孙继海与范智毅虽是私人来访,但由于两人在国内足坛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即使尤墨不愿深究,家人之间也能通过其它渠道得知一些消息。+◆,

    足协主要领导班子再过一年就要开始换届,这些即将空出来的职位可是众人眼的香饽饽。如果能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做出些总局甚至央领导都眼前一亮的成绩,那带来的直接效益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这一年里,除了国内联赛和明年的女足世界杯,男足奥运会预选赛之外,并无值得一提的大赛。国内联赛就不用说了,虽然乱就一个字,但各方面势力已经渐趋平衡,想一举打破,甚至建立王朝,称霸亚洲,都不是短时间能奏效的事情。

    女足世界杯到是寄托了国人的最大希望,奈何分量不足,地位有限,即使有看起来不错的职位空缺,也无法和男足这边相比较。

    男足奥运会预选赛算是个硬性任务,但硬归硬,即使顺利出线,那也只是及格表现而已,距离国人期望依然差的老远。

    如此一来,这一年想要拿出些政绩,唯有国脚留洋带来的影响力值得期待了。

    阎事铎从9年健力宝选拔赛开始,就已经坚定不移地走在这条路上了,现在俨然时机成熟。这几年来他老人家或明或暗,或直接或曲线,算是在国脚留洋出了不小的力。

    甚至包括尤墨和卢伟能如此顺风顺水的发展,都有他在暗助力的功劳。

    当然。两人在法国世界杯后依然拒绝国家队的召唤,也让他老人家背负了不小的压力。可奇怪的是,一向关系不错互有往来的他们。居然在此事发生后没有通过任何途径沟通一下!

    这种看似好心养了白眼狼的事情没少让他被人暗地里嘲笑。

    不过,嘲笑归嘲笑,他老人家依然坚定不移地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孙寄海与范智毅是国内两支顶尖俱乐部的当家球星,此次能够一路放行至两人直接奔赴伦敦实地考查,他亲自出面斡旋的作用堪称分量十足。

    周末一大早,国家体育总局办公厅。

    非上班时间依然房门大开随时准备接客的,就是这位黑脸辽省大汉了。

    阎事择今年46岁。正处于官场生涯的黄金阶段。一年后的这次机会,对于所有志在职业体育领域有所作为的家伙而言都是价比黄金的,他也不例外。

    相比于其它竞争者。他的筹码分量足够,但领导是要看成绩的,单纯的远景效益无法收到立杆见影的效果。

    “阎主任早。”

    和正襟端坐,不怒自威的黑脸大汉相比。进来的这位脸上笑容要谦卑多了。当然。如果仔细看他的眼睛,还是能从魔都男人的低调外表下找到精明强干的影子。

    朱广护比阎事铎大岁,已经从健力宝留学初归的惊艳表现慢慢回落,现在正以助手身份帮助鲍比*霍顿适应国足球。足协内部正处于风起云涌的阶段,他的低调内敛并不能完全掩盖留洋派代表人物的风头。

    “老朱今天收拾的精神。”阎事铎显然一直在等他,见了面之后客套话没说两句,就直入主题,“怎么样。一大一小两个家伙什么态度?”

    能让领导如此操心,国脚留洋的阻力可想而知。

    天时。地利,人和,者凑齐了才能满足一个愿望,阎事择现在算是明明白白体会到这件事情的难度有多夸张了。

    如果按他的原定计划来算,11个愿望现在只达成了两个,另外有两个在路上,两个在起跑线上。

    “前天去尤大脑袋家里做客了,电话里给我吹的神乎其神。昨天去阿森纳基地玩了一天,晚上就铁了心了。”

    身为留洋派代表,朱广护何尝不知其滋味。

    职业足球越往上走,竞争越残酷,淘汰率越高。身体,技术,意识,当然还包括心气,眼光,手腕,最后还要加上运气,仿佛颗龙珠一般,集齐了才能复制两个家伙走过的道路。

    给他打电话汇报情况的是孙寄海,两人虽然没能在巴西同甘共苦,但朱广护心里其实一直挂心这个与自己有缘无份的年青人,这几年私下里各种联系不断,关系比外人想象好的多。范智毅和他虽然是老乡关系,但两人在各自领域都是当惯了头儿的人,私交反而不如上面这位。

    “没有拜托那个家伙出面,再仔细了解看看?”阎事铎心一块石头落了地,另一块又飘了起来。

    事情太顺利了总会有隐患留下,他老人家为官多年,深谙其道理。

    凡事不能太过,适当的曲折才是成功的良好铺垫。

    “我也纳闷呢,去的时候我还专门吩咐过,相信尤大脑袋也不会不卖我个面子。这怎么着,才两天功夫,正主儿没见着就打定主意了?”朱广护心理也不踏实,原因同上。

    “两个家伙我其实更担心老范,小孙反而比他还稳妥些,是什么原因你问过没有?”阎事铎沉吟了一会,没能找到思路,于是开口问道。

    “问了,说是开了眼界,觉得只要能出来就行。”朱广护难得有些挠头,显然觉得自己给出的答案有些弱智。

    开了眼界就能轻松舍弃国内的安逸日子?

    开了眼界就觉得自己没问题,肯定能混个出人头地回来?

    两人加起来都50岁了,难道还跟叛逆期的少年一样,无比渴望自由?

    “哦”

    阎事铎却没有表示异议,又是一阵沉默后,开口说道:“必要的提醒还是要给的。老范听不进去也没什么,小孙不能头脑发热。”

    朱护点点头,没说什么。

    范智毅虽说是国足一哥。毕竟年龄在那摆着,上升空间十分有限。孙寄海才是真正寄托了在坐两人巨大期望的正主儿,除了年龄外,心性上也和两个成功案例相当接近,目前看来是国内这个年龄段最成熟的职业球员。

    “依我看,这一趟做客肯定看到了或者听到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尤大脑袋这几年背着我们胡搞八搞,捣鼓出来的东西看来比我们的话管用多了。”阎事铎像是已经结束长考了一般。说着说着笑了起来。

    “阎主任和我想一块去了!”朱广护一拍大腿,不用脑补就已经笑出声来。

    两人关系随着工作内容交集反而变得不如从前,“老阎”的称呼随着朱广护调入成年国家队后在公众场合消失无踪。私下里却并没有疏远。眼前这种交流虽然是在办公室里,两人却俨然有种茶余饭后的休闲感。

    不过很快,门前一晃而过的身影让两人的好心情打了折扣。

    薛明。

    这位仁兄最近几年一直混的春风得意,触手更是四处伸开。遍及各个角落。职位现在是炙手可热的甲a联赛组委会主任,同时还是足协常务委员会成员之一。

    眼前的机会对他来说可是志在必得,不过他的筹码都在职业联赛上,想要抗衡留洋派显然不能走正规途径。

    “你说我们是不是操心的有点过了,放手不够?”阎事铎很快收起笑容,说罢已是一脸严肃。

    朱广护楞了一下,心仔细斟酌一番,依然难以确认眼前这家伙是不是故意说给外面的有心人听。于是打着哈哈说道:“是啊,不过也不能怪。现在的球员们可不比以前了,人穷自然愿意听人劝,得志了难得有几个能听进去逆耳忠言。”

    “不,你看那两个家伙,走过的路是不是每一步都超乎想象,是不是从来不会拒绝别人的帮助,也不会因为别人乱了自己的步子?”阎事铎缓缓摇了摇头,声音变得的低沉。

    “嗯,的确。”朱广护略略有些惊讶,目光从门外转回,看着眼前这位闭目沉思的黑脸大汉。

    粗犷的外表下面,有凝重的思考在流动。

    “路是没有办法复制了,榜样在那立着,还是放手吧,让他们自己多些思考,也能应付将来更复杂的局面。”

    “懂了。”

    “对了,贴子和大羽那儿打招呼没有?”

    “打了。俱乐部这一关不好过,狮子大开口的。”

    “嗯,我来想想办法。”

    第九轮英超联赛战罢,尤墨觉得自己俨然成了半仙一个。

    先前刚和登门拜访的两个家伙说英超球队心气足,后脚就被找上门来的铁锤帮砸了个1:2出来。

    比赛过程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场客队通过死守觅得反击良机,最终通过个别球员的出色发挥以及运气加成,最终顺利拿下了比赛。

    8天连续踢了场比赛之后,尤墨这一场被温格冷藏到了5分钟。结果这货上场之前还是1:1,上场没两分钟,改写比分的任务就顺利完成了。

    可惜是对手主动改写。

    阿森纳队本场踢的并不差,奈何前两场连续的最后时刻扳平比分明显透支了运气,本场被对手绝杀的毫无脾气。

    球队的唯一进球出现在上半场结束前,由奥维马斯边路内切后世界波打入。两个丢球第一个出现在上半场第5分钟,任意球防守被对手抓住机会,头锤砸开了希曼的十指关。第二个出现在比赛第分钟,大举前压试图拿下对手的阿森纳队被长传反击打穿了防线,最终由兰帕德在禁区前沿重炮轰门得手,一举击沉了兵工厂。

    这样一场失利虽有些让人意外,但细细品来并无任何不妥,毕竟谁都有阴沟里翻船的时候,连番恶战之后对手发挥上佳导致主场失利,搁谁眼里也觉得不冤。

    尤墨和永贝里这一场比赛大半时间都坐在了替补席上,虽有交流,但往往几句之后就没了下。原因自然是对手的发挥实在无懈可击,以目前阿森纳队的状态来说,想拿下来实属不易。

    当然,这种大逆不道的念头两人通过眼神传递即可,真要在替补席上夸对手表现如何出色,脾气再好的教练也无法直视。

    遇到这种层次的对手拿不下来,阿森纳其实还是老问题。

    所有球员都尽力了,奈何这种程度的尽力只是发挥出自身水平而已,他们的潜能并没有被对手的血性激发,依然按照一贯的节奏在走。如此一来,自身因为赛程问题透支了运气和体力,对手因为挑战卫冕冠军带来的心气加成而上了一个档次,一来一去再加上贴身打造的战术体系成功发挥作用,爆冷也就成了并不让人意外的事情。

    双线作战必须依靠轮换来保持竞争力,这是个经过无数次验证的铁律,阿森纳队目前阵容厚度明显应付不了骤然上升的高密度高难度比赛,即使没有出现大面积伤病,进补与挖潜的必要性已然跃居水面之上。

    尤墨并不操心这些,这货听到比赛结束哨声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对手的进球功臣,想体验一把150+的智商水平。

    “恭喜你,进球很漂亮。”尤墨脱下球衣,用了个烂大街的开场白。

    “谢谢,你的表现也很出色。”兰帕德虽然只有20岁,但面相与气场都不像个新嫩,说话时双目神采丰沛,焦点集。

    “两年前你的右腿骨折过,现在让人一点都瞧不出来,怎么做到的。”

    尤墨显然也是有备而来,这个问题一开口,对手顿时有些惊讶。

    你这家伙刚来英超不去了解那些大牌球星,盯着我一个小球队新人搞毛?

    兰帕德在96年底代表西汉姆联对阵阿斯顿维拉时遭遇右腿骨折,一歇就是半年,直到9至98赛季才得以继续自己并不被人看好的职业生涯。

    毕竟,如此年轻就遭遇噩梦般的断腿事件,心理上的影响可能比身体都要大的多。

    “是啊,很不容易,我一度都想过放弃,实在是病床上躺着的时候噩梦不断,精神都要崩溃了。”

    “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走过那段最难熬的日子?”

    “呃,说出来可能让你见笑了。我喜欢玩游戏,各种各样的游戏,那段时间多亏了《实况足球》的陪伴,我才得以继续完善自己的梦想。”

    “完善?”

    “是的,在别人看来只是款游戏而已,可我觉得如果不动脑筋的话,有些对不起开发者的好意。”

    “我也喜欢玩游戏,有空再聊。”

    “谢谢,你比想象更让人觉得亲切。”

    “不客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