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国内同行一样,尤墨对水晶宫队也是两眼一抹黑。◎,不过这货从来不怕陌生人,主动打交道攀交情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毫无压力。

    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是休息日,一大早尤墨就领着王丹驱车赶往帕特*莱斯家。他本来是打算领着兰翻译过来的,奈何王大妈横插一杠,自诩英如何如何了得,最终成功打动这货,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江晓兰现在月份大了,出门多有不便。

    英语口语这种东西在入乡随俗的情况下都是见天涨,现在一家人已经在英国待了小个月,水平普遍达到日常交流阶段了。王丹虽然比尤墨起点略高,其实两人也就是半斤八两。毕竟她的涉外活动也就是日常口语范围,比真正的翻译差的远。

    因为是周日,伦敦街头从一大早开始就热闹非凡,不知道是有名人活动还是公众聚会什么的,平常只需半小时的路程已经过去接近一小时,才走了一半多点。

    两人其实也不着急,打了个电话告知对方具体情况后,闲聊着走走停停。

    正侃的云里雾里,前面不远处传来了尖厉的叫喊声。

    “helpe!!!”

    身为曾经的新闻工作者,司机王大妈二话不说直接刹车踩上推门就下。尤墨深知这家伙的急脾气容易惹麻烦,于是也不敢耽搁,前后脚下了车,小跑赶往事发地点。

    到了地方,两人同时有些傻眼。

    还以为有什么突发案件呢,结果就一大龄产妇羊水破了,吓的坐在位置上不敢动弹。

    开车的家伙看起来年龄要小的多。也不清楚是不是她老公,反正一见着汩汩流出的透明液体就吓的不行,幸好遇上堵车,不然这副手脚哆嗦脸色铁青的样子铁定要出状况。

    尤墨与王丹的动作够快,围观群众还没聚拢,两人已经一对一开始心理辅导了。

    结果没问两句。男的直嚷嚷头晕,最后干脆趴在方向盘上不动弹了。女的显然了解过这方面的知识,最开始的惊慌过去之后,嘴皮子已经能顺利交待情况了。

    女的名叫海琳娜,5岁,男的并不是她老公,只是临时叫来帮忙的一个朋友。王丹听了之后忍不住八卦一句“那你老公呢”,结果遭遇对方沉默。尤墨见状赶紧岔开话题,询问医院还有多远。有没有其它异样感受。

    心对自家这位都已经懒的腹诽了。

    此时围拢过来的群众已经有人拨了120,还有些经验丰富的也在旁边不停地安慰着当事人。

    风波看似即将过去的时候,前方不知何处又传来了巨响!

    围观群众呼拉拉跑了一多半不说,当事人已经好转的脸色顿时又苍白起来。

    不用看也知道,前面肯定又出状况了!

    果然,腿脚麻利的家伙唯恐天下不乱,边往回跑边嚷嚷,“出车祸了。十字路口有辆车横在那里,也不知道出没出人命!”

    对于这种家伙尤墨真心觉得无语。眼前这位吓的已经魂不附体了,你老兄能不能不要火上浇油?

    “怎么办?”一旁的王丹也傻眼了。

    出车祸意味着已经拥堵的路况短时间之内肯定无法疏通,按理说羊水破了半小时内送到医院就行,可眼前这位的状况哪儿敢耽搁?

    “我们走着去吧?步行大概也就十多分钟事情,抓紧时间的话不会耽误什么。”尤墨没理她,转头问孕妇。

    “我试试。”海琳娜听了这话。心里稍稍踏实一些,于是试着起身。

    “怎么可能,羊水破了最多下个楼梯,走动多了羊水流出的速度会加快,没有足够的羊水。胎儿随时可能会窒息的!”王丹继续叫唤,顺手还在尤墨脑袋上敲了几下。

    这话说的颇为专业,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只是这种时候叫唤起来,显然有把人往坑里推的嫌疑。

    尤墨真想一脚踹在这败家老娘们pp上,奈何时间紧任务重,只能秋后算帐了,“别听她的,下了车我抱你走。”

    “啊?”一圈人同时惊呼出声。

    高龄孕妇鲜有体型苗条的,眼前这位也不例外,光是目测,很多人已经怀疑的一塌胡涂了。

    起码有150多斤,抱着走10多分钟?能不能别吹牛?

    海琳娜却像是捞着根救命稻草一般,虽然没说话,眼神燃起的光芒动却已经说明一切。

    已经期盼了很多年,这又辛苦了十个月,要是一朝因为运气影响了宝宝一辈子,那真的哭都哭不出来了!

    “能行么?”王丹的神情比周围议论纷纷的群众要好些,只是问完之后又忍不住回头打量了下孕妇。

    长的还不错,就是身材和皮肤差了点,应该构不成多大威胁?

    “试试吧,不然怎么办?”

    尤墨这话一出口,周围立即鸦雀无声。

    的确,破了羊水的孕妇只适合平躺,要是有副担架的话到可以几个人一起抬着走,可眼前事发突然,谁会没事在自家车里放那种占地方的晦气东西?

    救护车过来最快也得十分钟以后,万一再耽误些时间,母子的生命安全可能都不保!

    “要是半路突然体力不支,你可别逞强啊!”王丹扶着孕妇在车外站定,转头叮嘱活动身体的家伙。

    周围群众的议论声本来不算夸张,毕竟人命关天,嘲讽什么的实在缺了些道德底线。可随着尤墨准备活动做完,准备人力轿车发动时,不知何处喊出的一嗓子顿时哗然了一大片。

    “o?”

    被人叫破真身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然戴了墨镜,但几下准备活动很容易就暴露了职业运动员的身份。

    尤墨没时间搭理这些人,托住海琳娜后背慢慢将其放倒,自己也随之慢慢蹲下。确认对方已经躺好之后,双腿腰背手臂一起发力。一秒钟之后已经健步如飞了!

    围观群众还是有大局为众的家伙,一见这副场面顿时自发行动起来,在前面负责开道。后面的家伙自然落个清闲,dv相机什么的拿出来,忙的不亦乐乎。

    王丹开始还有些担心的,后来一瞧见新闻价值刚刚的。顿时把那点儿担心扔到了一边去,小跑跟上的同时,不忘采访自家男人。

    “怎么样,要不走慢点儿?”

    “不用,累了我知道休息。”

    听了这话,看热闹的家伙们都有些默然。

    出风头人人都想,可一来没有实力出不了,二来没有自知之名容易演砸,眼前这位在大城市伦敦还算不上个腕儿。但这份心态可不敢小瞧!

    “你怎么样,海琳娜?”王丹继续问。

    “他走的很稳,我很舒服,最主要的,心理很踏实。”海琳娜显然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头枕在厚实的臂弯里,眼睛眯眯着东瞅瞅,西瞧瞧。心慌乱早已不知去向。

    “那是,我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王丹顿时化身怨妇。说完还白了尤墨一眼。

    “大姐,能不能干点正事,帮人擦把汗什么的?”

    尤墨简直要吐血了,150多斤啊,又不是杠铃般可以随意玩耍的东西,抱着走这么一会。额头上的汗都要把眼睛蒙住了。

    “哟,抱得美人归还吵吵累!”王丹嘴上还在念叨,手里早已忙活起来。

    一片闪光灯照耀下,两人的相互吐槽被忠实纪录如下。

    “亲爱的,累不累?”

    “不累。有你在身边我永远不觉得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适当的曲折果然是成功的良好铺垫,尤墨抱着走了约莫五六分钟,救护车的声音已经在不远处响起,此时众人早已过了车祸现场,前方逐渐开阔起来。

    没一会,孕妇海琳娜已经躺在单架上和尤墨挥手作别了,之前吓的魂不附体的家伙也像满血复活一般,握住两人的手谢个不停。

    好事者还在嚷嚷“干嘛不送到医院,这样更有感染力嘛!”,尤墨和王丹却没当回事情,掉头就往回走。

    这时围观群众到不干了,紧追慢赶地拦住两人,合影留念采访闲聊折腾了足足半个小时。

    尤墨瞧着车流也没有动弹的意思,索性放下心来,往路边的绿化带一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到了最后,真正的记者都被召来了。

    一位名叫“克莱尔”,自称是《卫报》体育版记者的家伙,激动之下语速快的惊人,重复了遍之后,尤墨才在王翻译的帮助下勉强搞懂意思。

    “身为公众人物,眼前这种事情是在做秀呢,还是发自内心的想帮助他人?”

    听清楚问题之后,王丹脸色顿时有些不悦。

    虽说是同行,比较了解游戏规则,但一上来就把“做秀”挂在嘴边,如果缺乏心理准备的话没准一上来就把气氛搞僵了。

    “还好吧,幸亏我没有抱着个男人走上这么一段,不然明天就有一堆出柜新闻了。”

    尤墨一开口,等着看好戏的家伙们顿时咳嗽不止。

    你这货,问什么答什么就好,能不能不要这么天马行空?

    “那在你看来,什么样的评价适合你今天的行为呢?”

    克莱尔依然不屈不挠,问出的问题连围观群众都觉得有些异样了。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立场?

    一片议论之后,有见多识广的哥们找着了问题关键。

    《卫报》在19世纪创立于曼彻斯特,到现在依然有个别名叫《曼彻斯特卫报》,虽说现在总部已经迁至伦敦,但立场上无疑是靠近曼市的。眼前这家伙是阿森纳花重金买来的希望之星,说成是弗格森的眼钉亦不为过。

    身为地域色彩浓厚的媒体,曼联队的死忠自然要给老对手添添堵。

    即使眼前这件事情看起来无懈可击,没底线的记者依然可以变着花样玩出些想要的效果来。

    “爱出风头吧,这个评价比较合乎我的年龄。”

    尤墨的回答一出炉,周围的咳嗽声顿时加大,不少人开始捂胸。

    有这么评价自己的吗?你让人记者怎么写?

    《阿森纳队强力新援坦承自己救人是为了出风头》?

    搞错没有,这种标题一看就知道报纸的立场有问题好不好?

    “呃,有点意外。能允许我再问一个问题吗?”克莱尔有些乱了阵脚,瞧着两人起身欲走,忙不迭地站起来叫唤。

    “迟到一个小时了,不好意思。”

    尤墨的回答随风飘来,吹的看热闹的家伙们一阵无语。

    人压根没把眼前的事情当盘菜,一直穷追不舍是不是有点犯贱?

    “这儿的记者真讨厌,有这么明着把人往坑里推的吗?”

    上了车,王丹依然耿耿于怀。

    其实也难怪,发达国家这种凡事娱乐化的风气早已形成,再正经严肃的事情都少不了人来添乱。这要碰上个心直口快的家伙,没准做了好事还被人肆意歪曲一番,落个不雅名声出来。

    “和他们较真?大姐,说不定还有人开始暗调查我和那个孕妇是不是早有预谋呢!”尤墨一大早就累了一身汗出来,吩咐王丹开了空调之后,这会正在拿毛巾四下忙活。

    “太黑暗了吧?这些人的心理!”王大记者有些目瞪口呆,转头看了眼一脸无所谓的家伙。

    “很正常。喜欢被媒体牵着鼻子走的家伙都有强烈的窥视欲*望,平常的东西,水面上的东西,太简单的东西,都吸引不了他们的目光。”尤墨伸手敲在她的脑袋上,手指前方已经开阔起来的道路。

    “哦,猎奇心理,对吧?”王丹松了口气,声音有些无奈。

    没有强大的心脏,眼前这一切或许早已颠覆世界观了吧?

    “是啊,了解这些写手与看客的心理,你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怎么说了。”尤墨何尝不知她心里所想,只是身为过来人,这一切于她而言未免有些残酷。

    “我可能还需要些时间来适应这些吧,你呢,为何总感觉比我要成熟的多。”王丹难得有些神情黯然,问出的问题都是有气无力的。

    “受打击了?所以不要小看顶尖运动员嘛。”

    “能不能别这么坦然自若地吹牛皮?”

    “昨天我在比赛结束后采访了那个进球的家伙,智商有多少你猜猜。”

    “正常人大概90到110吧,120到140算是聪明人,150算是天才了。难道他能超过140?”

    “据说有150多,现在才20岁,和利物浦那家伙一样,刚捞着主力机会。”

    “呀,这么厉害?看来顶尖运动员的智商水平真不能小瞧了!”

    “是啊,智商帮你稳步提升实力,情商帮你创造良好环境,再加上不错的天赋,勤奋的态度,当然还得有些运气,这些东西凑到一起有多难,顶尖球员的身价就有多高。”

    “唔,这些东西太不显眼,都看见你们拿的薪水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