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次有些突兀的会面,帕特*莱斯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在此期间他燃烧了无数脑细胞,情绪从期盼到焦灼再到愤怒,最终得到了个蛋疼的消息。

    这家伙破天荒般登门拜访,居然既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自家球队!

    水晶宫是个什么档次的球队,他老人家再清楚不过,虽然同样身处伦敦,但两支球队压根没在一个层面上。眼前这种无事不登宝殿的行为显然有些唐突,球队正处于艰难赛程的情况下,他觉得对方有些搞不清楚主次。

    当然,既然开了口,面子还是要给的,帕特*莱斯满口应承下来,并且承诺会在几天内联系上水晶宫俱乐部的实权人物。

    他能理解身在异国它乡时对于同胞的亲切感,也很清楚眼前这家伙重情重义的性格,唯一让他想不通的,是你这货都拒绝国家队的邀请了,这两位也不是你的前队友,现在忙前忙后的为了啥?

    不过想不通归想不通,他觉得对方不可能大大咧咧到以为眼前这种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双方的关系没有到随意开口要求对方帮忙的程度。

    果然,会面快结束的时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家伙开口了。

    “大叔,这样冒昧地请您帮忙并不合规矩,我的两名国内朋友看来也不太可能进入温格先生的视线。这样吧,球队正缺一名当打之年的优秀门将,我在德甲联赛时看好了一个,您先试着联络一下吧。”

    帕特*莱斯一听这话,惊喜可不是一星半点。

    大卫*希曼太老,曼宁格太嫩,身为志在豪门之路的英超卫冕冠军。居然没有一名让人放心的门将镇守球队最后一环。这份隐患现在已经开始往漏洞的方向发展了,再不解决怕是整个赛季都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眼前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年轻新嫩,但在德甲无论人气还是实打实的影响力都无与伦比。即使看人眼光比不上老辣的球探们,可前锋与门将正面交锋时的感觉不会说谎。尤其是气场这种玄妙的东西,不是当事人很难确认来源所在。

    “方便告诉我名字吗?”帕特*莱斯因为惊喜,声音略抖。

    “当然。还得你们先联系一下,如果有阻力我再出面。”尤墨随口回答,“廷斯*莱曼,29岁,沙尔克04队,你们可能需要面临ac米兰的直接竞争。”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直接傻眼。

    29岁不算什么,对于门将来说正是出成绩的时候,沙尔克04也不难搞定。毕竟对方家底薄竞争力弱。可是,竞争对手居然是ac米兰?

    搞毛哦!

    不说历史有多辉煌,最近几年这支意甲豪门依然战功赫赫。

    意甲联赛在过去几年一支稳居五大联赛之首,有“小世界杯”的美誉,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可就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他们勇摘94年的意甲和欧冠的双冠王,96年的意甲联赛冠军,即使近两年成绩稍逊。那也是竞争对手强势崛起造成的,自身实力并未出现明显下滑。

    上一场让阿森纳几乎陷入绝境的欧冠对手拉齐奥队。严格说来实力还在这支球队之下!

    除此之外,巴雷西,马尔蒂尼,科斯塔库塔,和这些世界顶级后卫搭档是每一个门将的梦想吧?

    还有,你这家伙。装什么隐藏boss,俱乐部都搞不定的话,你上能行?

    “呃,ac米兰的话,不太好办”帕特*莱斯忍住无数槽点。欲言又止。

    “我们可是以豪门为目标的,能从ac米兰口里夺食,正是竞争力的体现嘛!”尤墨很有耐心,谆谆教导。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捂胸一阵咳嗽。

    大爷的,这是个19岁还不到的小子该对49岁的老头子说的话吗?

    这种语气是怎么回事?

    “那个,他有哪些地方打动了你呢?”

    帕特*莱斯之所以问这么多,显然门将这件事一直是个心病,如果能马上解决的话,之前答应要帮的忙实在不值一提。

    廷斯*莱曼之前有进入过他们的视野,可这家伙在球场内外的表现都不老实。爱出击,爱出风头,爱出格言行,这种家伙对于一支顶级俱乐部来说实在让人难以放心。

    不过转念一想,ac米兰能看上他,说不定是有什么更出色的地方被他们忽略了?

    “哦,我觉得他蛮有趣的,沙尔克04对他而言舞台太小。”

    尤墨脱口而出的回答又让老莱斯怀疑自己的老慢气要犯了。

    “有趣”?这是个什么评价?

    现在可是在讨论堪抵半支球队的重要位置人选,能不能正经一点?

    舞台太小是吧,ac米兰的舞台可比阿森纳大的多!

    “您没事吧,还是坐下来休息会吧,不用送我们了。”王丹见这两个家伙聊起来没完了,忍不住出声提醒。

    搞毛哦你们,老娘还得回去看看媒体上有没有把上午的事情传的天下皆知呢!

    “不用,不用!”帕特*莱斯立即满血复活,一把拉住尤墨的胳膊,声音急切,用力生猛,仿佛自己一松开,这货就扑楞楞地飞走了,“再说详细一点,这样我好更有针对性地向温格先生汇报!”

    尤墨瞧出来这份认真了,于是忍住马上秋后算帐的打算,开始侃侃而谈。

    “哦,我觉得吧,温格先生一直致力于‘inithstyle’(赢的漂亮),想做到这一点,门将与全队的节拍应该取得一致。英格兰传统门将普遍身材高大,门线技术好,但缺点是灵活性差,活动范围太过狭小。莱曼从性格上来说可能让很多人头疼,但这也从另一个方面反应他有能力适应豪门最后一环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帕特*莱斯听的很认真,态度也从之前的浮躁走出。沉下心来仔细考量,直到对方的最后一句话出口,他仿佛找到了灵感一般,连忙开口问道:“哦?看来你从他身上找到了与自己相似的地方?”

    “是的。”尤墨点头,微笑。

    “真想不到你对于场上其它位置都有如此深刻的理解,看来我对你的评价仍有些偏低。”帕特*莱斯不笑。一脸严肃。

    “低估总比高估好,不会影响心情。”尤墨依然笑容满意,暗却在和身边的家伙较劲。

    王丹无奈屈服于暴力之下,大眼睛做委屈状眨啊眨,可惜好一会仍没有泪花涌出。

    帕特*莱斯早瞧出来这家伙急吼吼想走的样子了,不过实在猜不出个原由,又仔细想了想,开口说道:“好了,不耽误你们约会了。我会向温格先生郑重建议的。希望你也能积极行动,为这件事情努力的同时,继续自己的良好状态。”

    “好的,您也多注意身体,天气转凉了。”尤墨收了笑容,静静地看着对方斑白的头发。

    49岁应该还在年富力强的范围,眼前这位大叔却像是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年一般,安详。迟缓,力不从心。

    帕特*莱斯察觉到对方有些异样的目光了。禁不住一怔。

    这种眼神?和年龄太不相称了!

    眼前气氛有些不对,身为主人,他很快回过神来。

    “这下够我忙活的了,那就不送你们了吧。”

    “打扰您了。”

    “不客气,再见。”

    “再见。”

    奇怪的道别氛围感染了一直心不在焉的王丹,直到驱车行驶在路上时。她才忍不住打破沉默。

    “你和他的关系看来不错嘛?”

    “是啊,好人一个,这种环境于他而言有些力不从心了。”

    “是吗,力不从心就不要操那么多心了嘛!”

    “谁说不是呢。”

    对话结束,沉默继续降临。王丹有些不太适应这种奇怪的氛围,于是没话找话,“看来你对国内足球还没有失去信心嘛,两个家伙你看好哪个?”

    “现在就失去信心?”尤墨大惊,把目光从窗外收回,坐正了,“现在大家都在起跑阶段,国内土壤虽然已经被人为污染,里面还是能挑出些不错。两个家伙我都看好,当然小的那个前途更大些。”

    “所以想尽快帮他们走出来?”

    “是啊,他们在成年之前经历的那些还不足以泯灭心智,可池子里泡久了,难免会同流合污。”

    “那为什么不主动联系他们,帮他们争取?”

    “那样的话本来成功率只有0%的事情会变得只有10%。”

    “好难”

    “是啊。”

    “我是说你。”

    “我知道。”

    “就不能谦虚点?”

    “我在努力向你学习。”

    “嘿嘿嘿,你其实也挺爱操心的!”

    “谁说不是呢。”

    帕特*莱斯和媒体的办事效率一样快。

    到了当天晚上的时候,水晶宫队主教练特里*维纳布尔斯和他一见面,就聊开了此事。

    事情本身不乏看点,其最惊人的莫过于如下两点。

    其一,是这家伙惊人的力量。

    身为足球运动员,尤其是英超这种对抗激烈的联赛氛围,身体素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150多斤的家伙,还是个破了羊水不敢乱动的孕妇,这样平抱着往前走了五六分钟都没歇气?

    这哪是出风头嘛,明明就是风头藏不住!

    有如此夸张的力量作基础,那些匪夷所思的动作显然不是勉强为之。

    其二,是这家伙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在他们的印象,东方来的客人比较古板传统,自己做了好人好事的情况下,即使不愿意大肆张扬,也不会给自己贴上个“爱出风头”的标签。

    可这家伙呢?

    娱乐的毫无压力嘛!

    这到底是成熟到难以想象呢,还是年轻到什么都不在乎呢?

    两人还没聊出个所以然,尤墨领着一干人等准时出现在他们面前。

    在座之人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家伙,礼节什么的自然不会有何不妥。即使孙范二人初来乍到,可两人身份在那儿摆着呢,面对未来的boss,自然态度端正的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再加上两人由于语言不通处处需要翻译,说出的话更像是加了保险一样,任何人听起来都觉得两个家伙态度不错。

    老实说,特里*维纳布尔斯对这两人是持怀疑态度的。

    国足的世界杯表现他看在眼里,虽说对这两个家伙印象不错,但球队现在可没有大把时间留给他们适应。一旦成绩不能马上好转,他和新来的家伙一样,都会面临心抱负还没施展就已经下课的悲惨命运。

    如果是两人已经在五大联赛有过不错表现,适应过水土的话,这份担心显然有些信心不足的嫌疑。可这两个家伙除了国家队的比赛能面对一些世界不入流的对手之外,压根没有任何高水平的比赛经历!

    经历都没有,经验更是无从谈起。身为后卫,经验缺乏带来的教训比比皆是,这对于一支已经不允许再犯错的球队来说,显然有些致命。

    带着这些疑问,他这趟应邀出席的心情是有些迫不及待的。结果除了第一印象不错外,两个家伙请来帮忙的人也的确够分量。

    帕特*莱斯在阿森纳俱乐部经常以老好人的形象出现,或许会让人觉得存在感不足。但熟悉温格的人都知道,这位老先生可是他的最得力助手,对俱乐部的影响力大的超乎想象!

    不要小看俱乐部之间的私人关系,这对于每一位主教练来说都是重要性仅次于经营球队的东西。尤其是他们这种保级困难户,关键时刻能有几位强悍的盟友帮忙狙击下对手,保级的压力无疑会小很多。

    每年的联赛越是到了收官阶段,出现上述可能的情况就越大,这也是那个阶段往往冷门迭爆的原因之一。无欲无求的情况下,虽说明着放水不可能,但以锻炼队伍为名派上一堆小年轻去吃经验,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反之,如果竞争对手的工作做到位了,对方派上全主力过来死磕,你输的也无话可说。

    阿森纳俱乐部自从温格上任之后就开始走高冷路线,和他们这些平民俱乐部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了。眼前这种事情看起来只是朋友托朋友帮忙铺路,可实际上只要俱乐部实权人物参与进来,意义就不是普通的私人联谊了。

    弗格森就是个个高手,影响力远远超过水面上浮出的部分。温格初来乍到被人联合起来针对也算正常状况,所以上个赛季的双冠王堪称含金量十足。

    现在曼联一家独大的局面已经被打破,利物浦,阿森纳,还包括切尔西,纽卡斯尔,热刺,利兹联,都开始加大力度招兵买马,竞争力日增。身为挣扎在保级线上的小俱乐部,生存压力可想而知!

    想到这些,维纳布尔斯心情大好,一场晚宴下来就已经给孙范二人吃了个定心丸。

    “我在,你们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