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们在。

    这话听着斩钉截铁,其实不无刻意拢络的成分。毕竟没有在一起同甘共苦过,只是出于当前利益考虑就做出立场完全一致的誓言,未免有些跨度太大,有些经不住时间考验。

    身为心性成熟的成年人,孙范二人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有另一点他们更清楚。

    眼前这句话带来的帮助,已经是外人之手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要知道,两人的履历只是在亚洲范围内有一定影响力,搁英超这片热土上几乎分不值!

    没有证明过自己,就无法要求些什么,他们两人都经历过菜鸟阶段,完全明白那种状况下让人无比憋屈的局面。

    明明觉得自己实力不差,却经常不受重用,处处被人刁难,有心想撂挑子不干,心又实在不甘!

    两人决意摆脱国内的安逸生活,其实已经做好了上述心理准备。可准备归准备,两人范智毅的火爆脾气在那摆着,随着年龄增大依然没有上锈受潮的迹象。孙寄海脾气性格稍好,但也保不准被老大哥连累,最后弄的里外不是人。

    有了主教练这句话,即使有点水分在其,明着被人刁难的可能性已经被抹杀。至于私下里会有何种较量,那属于球员之间的角力,boss不偏不倚的话,个人凭实力说话。

    初来乍到就能有这种氛围,待遇简直比国内转会还要夸张!

    意识到这一点,宾主尽欢的晚宴一结束,孙范二人已经远远不如最开始那般兴奋了。

    一股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

    两人在国内都是天之骄子,从来都是被人捧着顺着的,别人欠他们人情还差不多。欠别人这么大的人情可是头一回。如果都在一支球队也就罢了,低头不见抬头见,有的是机会慢慢还。可现在两支球队压根不是一个层级的,想帮忙都觉得力不从心。

    除此之外,两人从彼此惊讶的眼神瞧出了同样的信息。

    这家伙才来英超多久,为何影响力如此之大?!

    要知道。阿森纳俱乐部和他们可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关系,几乎没有任何理由帮他们铺路。结果两天时间还不到,这家伙居然能请到主教练温格的最得力助手来牵线搭桥!

    最开始他们以为也就是见个面聊聊天什么的,谁能想到请来的家伙如此有实力,居然一顿饭的功夫就摆平了两人最为担心的事情!

    两人现在的状况是人比人气死人不至于,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到是实实在在的。

    “你说,他这么帮我们图个啥?”

    一路沉默,直到回了酒店。两人才慢慢打开话匣子。范智毅是个直脾气,经常会有忘记自己老大身份的时候。

    比如眼前这种不耻下问。

    “我也不知道,不过可以试着用排除法来推理一下。”孙寄海显然考虑这个问题良久,被对方问到时丝毫不觉惊讶。

    “钱是最不可能的,第一个可以排除。”范智毅叹了口气,苦笑。

    “嗯?”孙寄海有些迷茫。

    不用任何理由,如此直接排除?

    “和挣多少没关系,我看人是通过心来观察的。和你们不一样。他这样的家伙,从来不会把钱看的有多重要。”范智毅像是瞧出来对方所想一般。耐着性子解释,“第一次上门的时候,他家人的态度才是家境的真实反应。他看见我们的礼物,表面上看起来兴趣十足,其实是不想驳我们面子。”

    “哦”孙寄海恍然,点点头。继续说道:“他要回国家队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压根不用拜托我们什么。而且他要是决定回去,那帮健力宝的家伙们得高兴的蹦起来,根本不用担心会被人排挤。”

    “是的,老朱。老阎,甚至包括主席老袁,这些实权人物都挺看重他。”范智毅深吸口气,继续补充:“还有一点让我至今想不通,他和卢伟两个以前关系多好,这突然一下分开了难道不想用这种方式聚聚?”

    “是哦,怎么想的?难道两人有矛盾了?”孙寄海稍稍楞了一下,开始大胆猜测。

    “不知道,我觉得不至于。要是一直在一支球队踢球,挣老大位置或者其它利益冲突到是有可能。这都天各一方各自奋斗了,哪儿可能还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产生?”范智毅猛摇头,眉头紧锁。

    沉默了好一会,孙寄海像是突然来了灵感一般,信口问道:“那以你的经验来看,会不会他觉得健力宝那帮家伙们太过依赖他了,所以不觉得眼前这种状况下回归是件好事?”

    范智毅一掌拍在大腿上,声音徒然提高八度,“你小子真聪明!我想了这么久都没你这一句来的精妙,真是问到点子上了!”

    孙寄海被这老兄吓一跳,还没开口,又被他打断。

    “健力宝那帮小年轻除了张笑瑞顶着压力出去之外,其它的在国内个个混的人模狗样。可能也是太年轻缺乏眼力见儿吧,为个破甲a联赛挣的头破血流,压根没有什么长远打算!”

    “张笑瑞当时还不是他主动帮忙联系的,虽然还没打上球,但能在阿贾克斯锻炼锻炼,长球那是一定的!”孙寄海忙不迭的补充。

    “是啊,你说,国内要还是有我们这样的,他还会不会帮忙?”范智毅又叹气,显然今晚遭遇让他有点心气受挫。

    “我们和他有啥交情嘛,我和老朱的关系都比你们的老乡情来的踏实!”孙寄海经过这几日的锻炼,胆子逐渐大了起来。这话既是半开玩笑,也有些不给老大面子,直接挑战权威的味道。

    “嘿嘿嘿,你小子胆子大了啊!”范智毅一掌击在他的肩膀上,居然得意地眨眨眼睛,“放心。我的脾气虽然怪,那是看人的,要是瞧不顺眼,再在我面前装孙子都没用。你小子以前胆子不大,现在越来越对我脾气了!”

    “嘿嘿”孙寄海挠头傻笑。

    “你说的也是实情,老朱这个人太精明。绕来绕去的,我不太喜欢他。”范智毅仰头看了会天花板,像是在回忆些什么,旋又转回话题,“没有交情都愿意出这么大的力,看来他不回来的原因的确如你所说。这是盘大棋啊,他可没少因为这个受委屈!”

    “干大事的人嘛,眼光与韧性都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孙寄海神情同样严肃起来,显然已经得出的结论对他触动不小。

    比他还小两岁的家伙。除了成绩让人头晕目眩外,心性居然如此夸张?

    或者说,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这么说来,其实不是我们上门求他才出手相助,而是他本来就十分看重我们这次出国闯荡?”范智毅同样触动不小,绷紧的一张横肉脸和碗大的拳头一样让人望而生怖。

    “嗯,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看来他才是真正站在了国足长远发展的高度,一步步的谋划布局。直至越来越多的人脱离浑水,到真正适合的地方提高自己。”孙寄海脸色到是先一步平静下来。声音也一样。

    毕竟他的年龄还有赶超的可能,对面这位除了佩服之外,只能感叹岁月无情了。

    果然。

    “唉,本来以为自己这个大哥当的还不错,现在看来只是井底之蛙。”

    “范大你可别灰心,咱这一趟才刚刚开始。八字还没一撇呢!”

    “放心,老人家的好处就是善于调整情绪,骄傲起来不好办,消沉什么的不怕。对了,别范大了。毛的‘范大将军’,还是老范吧,‘老饭桶’一个!”

    “”

    搞定了孙范二人的事情,尤墨心里也踏实不少。

    这二人在国内的影响力远不是张笑瑞杨晨之流可比,真要在英超混的风生水起,那帮持续观望的家伙们还不嗷嗷叫唤着往外跑?

    当然,过犹不及,那种状况其实也不是啥好事情。这要真出现那种局面,他少不得还要费些心思在这上面。

    对这两人,他真不担心会帮助太过。毕竟在此之前彼此没有交情,顶多当时会有些面子上挂不住,心理依赖这种事情明显不可能发生。而且这两人都在国内联赛摸爬滚打了好几年,真正需要的其实就是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其它能力并不缺乏。

    健力宝的那帮兄弟就没有这份经历带来的好处了。

    比如张笑瑞这种,据雷哈格尔的了解来看,其实就是缺了些主动和人打交道的能力,导致无论教练还是队友,对他的印象都很平淡。实力上既然没有压倒别人一头的表现,荷兰人自然先考虑锻炼自家人了。

    其它像李贴大羽这种,太过念旧,一心想着捧个甲a联赛冠军回馈父老乡亲,压根没觉得时间不等人。还有李建隋东谅这些,军队出身,集体荣誉高于一切,联赛冠军没拿下来之前不会考虑个人荣誉问题。

    这种旁观者清的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无法出言提醒的情况下。

    另外一个被他重点关注的对象,姚厦,同样泥足深陷于金牌球市的辉煌之,不知何时才能开窍。

    至于像汪嵩嵩,商一,黄勇,孙治这些,实力上的差距在那摆着,如果只是抱着学习提高的目的出来,那到也不枉此行。可惜这几位在地方上混的同样不错,怕是不太能接受天堂到地狱的落差。

    其它几个适龄家伙像郑知,李伟峰,吴承英这些,实在是不熟,想操心都无从谈起。

    国内足球于他而言始终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即使承认自己能力有限,也无法一直选择冷眼旁观。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2000年亚洲杯是次小考,2002年世界杯算是大考,想要个好成绩,基础已经需要抓紧时间打牢了。

    “这两个家伙开始还很兴奋,后来咋都不说话了?难道觉得你帮他们还不够?”

    临睡前,王丹开始吹枕边风。

    说实话,孙范二人的颜值实在拉低印象分,王富婆现在可是随时留心时尚界的人,对于二人的评价几近于负分。

    这要安心在国内踢球也就罢了,出来见世面好歹也收拾一下,整整容什么的,不然国人的脸面多不好看?

    和这两人相比,自家这位就不多说了,虽然五官偏粗犷,但气质身材在那,往哪儿一杵都有范儿。卢伟更是标准东方帅哥一枚,艺气质球员罕见。其它像杨晨,张笑瑞这种,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就是意识到忙帮的有点大,心里不踏实,脸上挂不住了呗。”尤墨真不知她心思,不然的话能喷她一脸血。

    幸亏来的是英超,这要在意甲混,那不得戴个面具上场比赛?

    “哦,我就说呢。”王丹释然,又问:“那你日后要是回国家队,他们会不会帮你铺铺路啥的,投桃报礼?”

    “国字号队伍的战场可不止比赛场,队员其实不难搞定,其它不确定因素我估计以他们的影响力也够呛。”尤墨瞧着旁边眼神雀跃的家伙,继续浇冷水,“现在可不比9年了,那时候职业联赛还没开始,钱都是小钱。”

    “比那个时候还夸张?”王丹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嘴撅起扮萌,“也是,职业联赛花了四年时间养了一堆暴发户出来,足协据说内部问题严重着呢。”

    “看老阎的吧,估计得到明年夏天。”尤墨不忍继续打击她,给了个好消息出来。

    “老阎?你这么看好他?”王丹果然一点就着,身体一侧,大眼睛瞪过来。

    “他这人粗有细,政治斗争这一块他老人家没你想象的那么菜。”尤墨打了个哈欠,眼睛闭上。

    “不许睡!还没回答完问题呢!”王丹双手齐上,掐住这货脖子准备谋杀亲夫,“既然你这么看好他,为何这么久不联系,不回国家队也不打个招呼解释一下?”

    尤墨显然没心情开玩笑的,双手握住对方的细嫩手腕,还没使劲儿王丹就开始叫唤了。

    “解释什么呢,他是个干大事情的人,我看好他也是这一点。如果一时的委屈都受不了,还需要别人解释安慰,那就更没必要联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喜欢和官字口的家伙打交道。”

    “干嘛心情不好?”王丹使劲捶了他几下,声音转幽。

    “一沟子混水想独善其身已经不容易了,他居然还要为了理想继续奋斗,这人其实挺不简单。”

    “你其实心里挺掂记他的吧?就像卢伟一样?”

    “知道还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