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的声音不大,咬字也不是很清楚,吵闹的球场除了维尔托德外,其它人可能都没搞清楚他在对谁说话。

    不过还好,当事人听清楚就行。

    “谢谢。”

    维尔托德深吸口气,努力平抑住起伏的胸口,转过头,看了尤墨一眼。

    两人的目光都很平静,仿佛眼前正在进行的不是一场激烈的较量,而是悠闲的下午茶时光。

    比赛并不等人,对手界外球迅速抛出,硝烟弥漫的战场再度点燃。

    埃弗顿队战术打法并不出彩,球队实力也仅仅排名游,场面如此焦灼的原因,不外乎面对卫冕冠军时打了鸡血般的兴奋,以及破坏为主的防守策略。

    这两招看似普通,可前者提升了士气,后者降低了比赛观赏性,对于阿森纳这种华丽场面下表现出色的球队来说,针对性相当到位。

    场面难看的时候,除了极少数异类外,多数人的发挥往往难以出彩。这种状况好比跳水比赛时选手之间相互传染一样,失误往往接连出现,精彩场面也容易高*潮迭起。埃弗顿队自知无法与对手正面抗衡,索性踢的更加简炼,无论前场还是后场,处理球时都是“稳”字当头。

    这种策略并不讨喜,但实用性极强。尤其是脚下技术并不出色的球队,强行铺开了走地面的结果,很可能是被对手接连抓住失误,直接打成筛子。

    压力不大时,他们在进攻也会走地面,但套路绝不复杂,皮球只要一过半场,五脚之内必然直奔对方球门。

    这种进攻模式想要开花结果。显然需要很强的运气成分。

    自己的,对手的。

    个人能力爆棚或者对手失误送礼。

    今天的比赛到目前为止两者都没有出现,反而是阿森纳队在奥维马斯受伤下场后,左路攻防水准都比平常下降了一个层次,最终导致两队进攻严重右倾,机会虽然频频出现。可质量一直平平。

    这种情况对于阿森纳队来说有些自废武功,埃弗顿队则有些计谋得逞的味道。

    英格兰本土多出产右脚球员,右路攻势对于他们来说重要性无与伦比,像眼前这种档次的对手,他们在赛前模拟训练时就明显侧重于攻右路,守左路。这场比赛成功遏制对手左路攻势后,他们的防守重心也随之左倾,利用人数优势来降低双方实力差距。

    如此一来,温格紧锁的眉头显然指向明显。

    维尔托德和尤墨。永贝里一样,已经渐渐成为这支球队重要的轮换力量,随着赛程深入,球队伤病来袭,这人的发挥将直接决定本赛季的收成如何。温格在人身上倾注了不少心血,机会给的也同样不少,目前球队左路缺乏人手的情况下,维尔托德既是客串。也是证明自己能力的绝佳时机。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包括当事人。于是,重压之下法国人并不坚强的神经渐渐趋于崩溃。

    维尔托德并不是擅长用脑踢球的家伙,可位置感生疏的情况下,他还要强迫自己在比赛不停思考。如此一来,优点没发挥出来,缺点到是越来越突出。如果他是六十分钟时正常换人出现在这个位置也就罢了。发挥无论好坏都不会有太大压力加身。

    可惜不是。

    比赛时间还很漫长,漫长到赛后评论他的一举一动意义都会被放大,成为职业生涯难以磨灭的印象。

    每一个渴望机会来临的家伙往往都是这样,真正的机会降临时,他们才发现。状况和脑袋设想的不太一样,自己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尤墨的话一如既往地简短,平淡,不是深陷困境的家伙可能会一笑置之。唯有黑暗徘徊已久,就快要失去信念的家伙,才会觉得醍醐灌顶。

    原来,没有做好准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多少力气就出多少力,其它的,随风去吧!

    上半场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进攻端留给他发挥的空间已然太小,那就用态度来弥补不足,先从防守做起!

    想通了这些,维尔托德不再关心正在快速流失的体能,放下了野心,缩小了自己的横向活动范围,就此化身为一颗镙丝钉,出现在并不熟悉的左前卫位置上。

    拖泥带水的盘带不见了,看似犀利其实想当然的传球没有了,反而是自家半场到角旗附近的狭小区域内,经常晃动着他的身影。

    效果很快影响到比赛本身。

    两队之前的平衡是建立在此消处彼长基础上的,并不稳固。埃弗顿队利用战术完美弥补了个人能力上的劣势,很多时候给人的感觉像是场上多了一两个人一般。

    这种感觉在摄像机镜头尤为真实。

    战术的作用就是实现局部多打少,优胜劣,积累优势以成胜势。埃弗顿队没有个人能力极为突出的爆点,所能倚仗的只有人数优势。成功遏制住对手左路攻势后,他们的进攻显然有恃无恐,即使自家左路防守压力颇大,那也比双线告急来的踏实许多。

    他们的对手阿森纳队显然对于一条腿走路的状况很不适应,尤其是一直擅长的地面渗透缺了左路攻势支撑,刻意把进攻方向右倾的话,无论机会的创造与把握都显得别扭。

    维尔托德的及时回归比赛改变了这一切。

    埃弗顿队右路攻势正盛时,遭遇了这家伙像是变了个人一般的表现。虽说防守不是法国人最擅长的事情,可实力上的差距在那摆着,而且尤墨也不是光说不练的主儿。

    攻势频频受挫,防守压力顿时加大,本来双方只是四六开的局面,随着阿森纳队防线趋于稳固,埃弗顿队板斧抡空变得一边倒。上半场快结束前,连续的门前险情让古迪逊公园球场彻底失去了开场时的热情。多数人已经看的心不在焉,时不时地抬头瞧一眼高悬天空的时针,心默默祈祷主裁判人老眼花,忘了补时。

    可惜,明察秋毫的第四官员适时举起了手电子牌。

    分钟!

    满场沸腾的议论声有不少嘘声响起,不过很显然。主场球迷有些选择性遗忘了。

    奥维马斯受伤下场最少耽误了有两分钟,那时的他们可是乐得眉开眼笑的。

    “哇,居然有弗格森时间?”

    尤墨很有闲心地朝永贝里嚷嚷。

    “什么?曼联队的主教练?阿历克斯先生?”瑞典人摸不着头脑,喘着大气问。

    弗格森时间虽然早已有之,但真正被人命名却是04年的事情,这时候念出来显然有些考验听众智商。

    尤墨自知失言,索性光棍到底,“是啊,有他在。补时的时间总是成为话题。”

    “想不到你对英超居然如此了解。”永贝里显然没时间和他闲扯淡,甩了一句感慨后迅速投入战斗。

    “干的不错,埃弗顿球迷已经害怕了!”

    尤墨没有放弃,继续小跑着找人闲聊,那副悠闲的模样让人一见之下顿时心生错觉。

    这货是来干嘛的?

    “啊?真的?”维尔托德用衣袖抹了把汗,咧嘴笑。

    埋头苦干了十多分钟后,法国人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努力给比赛带来些什么变化了。现在虽然全队攻势正盛,他却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冲到最前线去贡献一份力量。

    球队的进攻他当然有参与。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可不想把好不容易找回的存在感轻易抹杀。进攻他的选择总是稳妥为主。活动范围也小的可怜,动作更是规矩。

    严格说起来他这种表现更像个上来帮忙的边后卫,而且是一直站在拿球队员身后准备支援的那种。

    老实说,身为边前卫居然会有这种犹豫也是罕见,维尔托德显然有些纠往过正,忘了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本了。

    “是啊。上半场分钟补时居然让他们非常不满意,你说这是不是心虚了?”尤墨饶有耐心,跑近了解释。

    “你的意思是说,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好机会?”维尔托德听的清楚明白,顿时兴奋起来。

    这家伙平时脑袋就不太灵光。比赛更是喜欢闷着头踢,尤墨的行为放在别人眼里显然有些白痴,搁他这儿简直如同人生导师。

    “就等你了!嘿!”

    “好!”

    两个家伙一拍即合,完全不管周围英格兰人的异样眼光,脚下速度加快,双双奔赴第一战场。

    补时第一分钟,永贝里的传被远点阿内尔卡回敲给路抢点的博格坎普,荷兰人的头球果然远逊于脚下功夫,不错的落点却顶出了个绵软无力的高飘球,最终被埃弗顿队门将轻易化解。

    尤墨和维尔托德双双跑了空趟。

    补时第二分钟,博格坎普路直塞,阿内尔卡倚住对手接稳皮球,余光瞄到对方右路空当后,一记准确的斜传球给了高速插上的维尔托德一对一突破的机会。谨慎保守了很久之后,法国人心的火焰“腾”的一下燃了起来,流畅无比的两次变线直接把对手拧成了麻花!

    这种过人看似简单,其实不然。

    想要突破,迷惑对手的同时必须保证自己动作的高度流畅,尤其是空间与时间都很狭小的状况下,平时练的再熟的动作,拿出来展示时总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打些折扣。

    不是时机把握不准,就是急于求成导致自己脚步踉跄。

    所谓的比赛状态,其实就是身体与比赛的节奏是否合拍。

    比赛场上瞬息万变,能在大部分时候明确自己要做些什么,并且能够合理运用自身能力,完成比赛要求,基本比赛状态就算合格了。维尔托德被尤墨一句话点醒后,算是做到了这一点。

    任何选择都会有两面性,能够出人意料的同时尽可能地保证动作的实用性,真正的比赛状态就出了。法国人在左路空当颇大的情况下,果断选择简洁有效的个人突破,带来的效果顿时被人为放大!

    埃弗顿的防守一直严重左倾,这都已经防了45分钟没出岔子,自然不可能因为一个发挥平平的家伙改变策略。维尔托德高速插上时就已经甩脱了一名防守队员,接稳皮球后的动作更是大大出乎对手预料。成功突破后他们的防线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无奈所有人距离都有些远,等到真正能形成干扰的家伙跑拢面前,他的位置已经到了大禁区纵线与小禁区横线的交汇处。

    快速突破到这种地方,传球考验的已经不是脚法了。

    时间!

    短,平,快,谁能抢到第一点谁就是胜利者!

    维尔托德不再出人意料,眼角瞄到红白相间的身影后,左脚划出一记弧线,高度刚刚越过面前防守。

    尤墨在高速奔跑几乎没有起跳,只是左脚尖稍微垫了一下,额头就刚好够到皮球,最终顶了个快若闪电的近角攻门出来。

    场休息前一分钟,满场咒骂声,维尔托德骑在尤墨后背上耀武扬威。

    这粒进球看似无比简单,其实不然。

    首先以阿内尔卡的脾性,如果看清楚是这个家伙在高速插上的话,传球肯定不会那么不假思索。

    法国帮坏小子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个言行与长相都很土的家伙,信任更是无从谈起,至于两人之间存在的竞争问题压根没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就凭你?

    阿森纳的地面渗透想要打出致命般的穿透效果,传跑配合的默契程度要求甚高,阿内尔卡只要稍一犹豫,这次进攻即使没打水飘也不会有如此惊艳的效果。

    同样,维尔托德的行动在之前很少出现,算是迷惑对手的同时,也迷惑了一把队友,这算是误打误撞。

    其次,是闲聊结束后,尤墨敏锐地察觉到了这家伙心升腾的小火苗。

    这种火苗和刚上场的那种完全不一样,简单点说,就是前者是虚火,没有足够的状态作支撑,后者是实火,以积蓄到一定程度后爆发出的能量为燃料。

    两人的高速插上在尤墨的有意而为下保持了很高的同步性,看似在赌,其实胜率已经远远超出想象。

    所谓的冒险精神即是如此。

    没有准备的冒险只是鲁莽,看准之后的行动方能加上“精神”二字。其实在尤墨丰富的与人交流经历,这种大起大落的个人状态早已司空见惯,当事人可能恍如隔世,他却是小菜一碟。

    当然,面上可不能表现出来。

    “太神奇了,你真的太神奇了”

    维尔托德趴在尤墨背上语无伦次。

    这份过于激动的表现显然有些出乎队友们的预料,跑过来一同庆祝的家伙听清楚之后脚步都有些迟缓了。

    至于吗?那么简单的一个头球?

    “是吧,我早上起来沐浴焚香,祈祷了足足半个小时!”

    尤墨胡扯的毫无心理压力。

    “哇,是真的吗?教教我!”维尔托德顿时上当,那副深信不疑的表情顺便打消了队友们的疑虑。

    这两个神叨叨的家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