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想到,上半场战的如此焦灼的两队,下半场共同演绎了一场屠杀。

    当然,埃弗顿队要是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的话,下半场一开始就不会如此冒险了。

    足球比赛往往如此,双方的心气决定了比分的悬殊性,真正的实力对比反而退居其次。

    阿森纳队上半场最后时刻的进球已经把士气点燃至沸点了,埃弗顿却依然念念不忘于自己前45分钟的高光表现,认为对手只是运气加成才侥幸领先的。结果下半场一上来双方都撒开丫子打对攻,没几个回合比分已经成了2:0。

    进球的是博格坎普,破门方式并不花哨,只是简单地接倒角传贴地斩撞远门柱入网。

    这个球一丢,埃弗顿队立马坐蜡。

    按理说比赛还有整整40分钟,0:2落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努力扳回来就是。可上半场超水平发挥的情况下都输了一个,现在搏命般的对攻又输一个,接下来该怎么踢?

    要是客场作战也就罢了,索性回收继续打防反,场面难看点也不怕丢了面子。但现在全场四万多观众还在看台上翘首以盼,0:2落后了还没有停止给他们加油,甚至在他们的心底里,还依然在留恋与对手大开大合对攻带来的畅快感。

    如此一来,只能将错就错了。

    结果可想而知。

    不过,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剩下的40分钟时间居然成了阿内尔卡的个人表演秀。

    法国人在58分钟,69分钟,分钟各入一球,帮助球队5:1客场大胜而归。

    粒进球各有特点。个个堪称漂亮,如果抛开比赛背景来看,这40分钟里阿内尔卡的表现绝对世界顶尖。

    对比前一段时间他的表现来看,这个帽子戏法出现的毫无征兆,但事实上法国人一向以高天赋和全面性著称,这粒进球只是状态热的发烫的直接体现。并没有一战封神的飞跃式提高。而且其队友给予的帮助无疑是巨大的,对手的配合也功不可没。

    相比之下,打破僵局后并没有继续出彩表现,且65分钟就被换下的尤墨显然有点相形失色了。

    不过,英雄般的壮举出炉后,这货现在可是媒体眼的红人,场外已经获得了上至高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的一致认可。这场比赛又有进球的表现自然让人不能再满意,于是第二天的媒体报道。两人明显不在一个层面上的发挥被硬生生拉平,俨然成了势均力敌的较量。

    除此之外,救人事件的余温犹在,后续报道有关于这家伙的全方位介绍无所不尽其极,恨不得一夜之间把他塑造成全民偶像。

    阿内尔卡本来是阿森纳的当红小生,私生活与各种言论本是媒体们的最爱,现在这番光景却有些明日黄花的味道。

    两人本来位置就不同,特点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放在一起比较明显有些牵强,事实上这种评论其实也就是图个热闹。放在内行眼没啥价值。

    奈何有人当真。

    伦敦直飞伊斯坦布尔的飞机上,尤墨身边坐着永贝里,两人谈兴正浓。

    阿内尔卡离开座位,半倚在两人对面的靠背上,似笑非笑。

    这趟长途旅行博格坎普因为恐飞症缺席,奥维马斯赛后确认伤缺两至周。如此一来更衣室里俨然成了英格兰人与法国人分庭抗礼的局面。

    尤墨和永贝里现在自成一派,两人之前与英格兰人关系不错,现在也仅仅停留在不错的阶段,相互之间并没有进一步的进展。

    法国人自然不甘心看着两个家伙更衣室地位越来越重要,不过眼下对手风头正劲。正面对抗看来风险颇大。

    当然,对于无所顾忌的坏小子来说,只要触碰到了逆鳞般的痛处,其它的一切并不重要。

    “嘿,最近挺出风头嘛?”阿内尔卡久等不见对方的目光转过,于是主动出击。

    “是啊,羡慕吗?”

    尤墨张口就来的回答让方十几平米的范围内咳嗽声大作。

    你这家伙,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

    “你”阿内尔卡楞了一下,转头扫一眼队友们的状态,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英格兰人笑的肆无忌惮,法国同胞忍的很辛苦。

    不过还好,他的目的本就是挑衅,眼下对手虽然占据了主动,但火药味已经点燃,他的下一步计划已经没有任何阻碍了。

    “羡慕?我为什么要羡慕你?”

    “不羡慕你这么问?”尤墨依然在那绕来绕去,顺便转头欣赏忍不住笑出声来的维尔托德。

    这位老兄赛后果断皈依大脑袋神教,现在只差与同胞们正面抗衡的勇气了。

    “你西尔万,是不是记性不好,需要我提醒你些什么吗?”阿内尔卡噎的够呛,想反驳又实在无词,只能把气撒在无辜的家伙头上。

    效果还是不错,维尔托德显然记起了些什么,脸色一暗,埋头研究手里的杂志。

    “弗雷德里克,听说你记性不错嘛,汉语学的怎样了?”尤墨果断转头,胳膊肘搭在永贝里肩膀上,找正在看戏家伙的麻烦。

    瑞典人现在无论是场上场下都像个跟班一样,学汉语更是被当作头等大事,时不时地拽一句出来吓唬人。这种场合换作以前他可能已经噤若寒蝉了,现在压根没当回事。

    “哦,那我来一句。‘泥嚎,几个菜吃,supper?’”

    “大哥,有见面的时候问别人晚饭吃了几个菜的吗?”尤墨一阵蛋疼,对这家伙的语言天赋有些绝望。

    “咦,有什么问题吗?哦,是不是太直接了一些!‘泥嚎,吃没有,supper?”永贝里显然没他想象那么菜。脑袋瓜一转,立即顺溜起来。

    “不错不错。”尤墨立马眉开眼笑,转头欣赏对手表情的同时,依然不忘诲人不倦,“晚饭,晚饭。晚饭!”

    阿内尔卡那个气啊,脖子都憋出青筋来了。

    他是摆明了要来挑事的,假惺惺的姿态刚一摆出,对方第一句话就把他的目的给挑明了。这还不算,几句交锋之后,双方高下立判不说,对比也太鲜明了。

    跟着他混的家伙需要随时提醒才能保持态度一致,跟着对方混的家伙俨然地位平等,关系亲密。法国人虽然没有英格兰人那么好面子。眼前这种对面拆台的行为实在难咽恶气。

    “看来还是需要有人教他些更衣室的规矩才行。你说是吗,埃曼努埃尔?”

    佩蒂特是少数几个脸色难看的家伙,听了这话自然当仁不让。

    “没错,现在的年轻人太喜欢出风头,有点教训更有助于成长。”

    这话一出口,原本热闹的场面顿时有些冷清。胆子小的已经把目光转移,只留双耳朵继续保持关注,胆子大些的也适时收口。只是目光时不时地转向面无表情的亚当斯。

    佩蒂特虽然现在打不上主力,但更衣室地位一直稳居前。除了队长亚当斯是雷打不动的老大外,他和其它几个老家伙基本上平起平坐。眼下客场重要比赛在即,荷兰人已经全面退出,法国人如果这时候闹将起来,后果显而易见。

    老实说,即使尤墨看似主动地抛来了橄榄枝。可一向傲慢挑剔的英格兰人依然觉得他诚意不够。尤其是他自始至终坚持的自由人踢法,以及最近俨然自立为王的作法,更是让他们觉得威望受损,更衣室秩序不在。

    眼前这件事情明显是阿内尔卡挑衅在先,尤墨的还击即使火药味十足。双方交锋依然保留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对于球队老大来说,这种口角要么不理,要么各打五十大板。可随后法国人搬来的救兵态度明显,分量十足,那么以亚当斯为首的更衣室元老们如果继续置之不理,就意味着他们准备拿新人当祭品,继续维持之前那种脆弱的平衡了。

    果然,后防五老只有鲍尔德嘴皮子动了动,最终依然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阿内尔卡显然早有所料,脸上笑容前所未有的灿烂,转头,走近尤墨所在的位置,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怎么样,明白自己的处境没有?”

    听了这话,尤墨还没有所反应,永贝里脸色先难看起来。

    哪支球队都不乏老油子们欺负新人的状况,眼前这种局面并不让人意外。真正让瑞典人难以接受的,是英格兰人的不作为。

    口头上的大局为重,掩盖着的其实是混淆黑白,颠倒是非。

    “明白了。说说看,准备给我什么样的教训?”

    尤墨的表情依然平静,语气也平淡的让人察觉不到火药味,只是这话一出口,昕清楚的家伙们顿时睁大了眼睛。

    前一句“明白了”,显然是他认清了英格兰人的立场,就此划清了界限。后一句“准备给我什么样的教训”,明显是打算和法国帮直接宣战了!

    “什么样的教训?嘿嘿”

    阿内尔卡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一声怒喝打断。

    “闭嘴!”

    发出声音的是亚当斯,脸色铁青。

    虽然永贝里一直期待的声音已经发出,可所有人心里都明白。

    此一时,彼一时。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彼此关系微妙的状况下,如果该开口的时候没有开口相助,那无论事后再怎么补偿,裂痕已经永远摆在那里!

    真诚,永远是交流最关键的要素,事后补偿这种事情对于缺乏原则的家伙们可能用处颇大,心高气傲的顶尖球员不可能买帐。

    这就是所谓的第一印象,往往可以存在很多年,甚至一辈子。

    能在这支球队立足,在座的所有人智商都不低,能想到这一点的显然不只是与当事人感同身受的家伙们。

    一直冷眼旁观的大卫*普拉特有些按捺不住,乘着所有人都在保持沉默的时候,轻轻咳嗽一声,开口说道:“o,状况也不是你想的那样,这里是英格兰,法国人即使有些自大,也不会凭空让你吃些苦头的。”

    听了这话,阿内尔卡立即抬头仰脖,怒气满满,结果话没出口就被佩蒂特使了个眼色给摁住。

    很显然,普拉特这句话并不会得到所有英格兰人的认可。

    亚当斯身为队长,即使对法国人有看法,依然选择了大局为重,如果不是如此,之前阿内尔卡搬救兵时他已经开口制止了。普拉特为了挽回英格兰人形象所做出的努力显然有进一步激化英法矛盾的可能,自觉忍辱负重的更衣室元老们并不接受这一做法。

    “大卫,事情过去就算了,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吃点苦头的确不是坏事。”

    鲍尔德与普拉特私交不错,此时发出声音既有息事宁人的打算,又有强调英格兰人态度的意味在其。

    和亚当斯不同,鲍尔德对于球队管理知识的学习获得了温格的首肯,现在俨然是在往助理教练的方向发展了。

    能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他除了球场上兢兢业业外,私生活方面堪称楷模。也就是因为洁身自好的一贯作风,尤墨这种类型的家伙留给他的印象并不好,尤其是与普拉特鬼混的事实更是明确了他的看法,眼前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双方都需要给点教训才对。

    当然,和队长一样,他也头疼于如何在顾全大局的情况下给法国人点颜色看看。

    “是啊,都得吃点苦头。”

    最终,尤墨的回答让所有人都有些无语。

    你这家伙不是硬气的很吗,为何最后软下来了?

    不是看清楚英格兰人的态度了吗,为何还指望他们帮你出头撑腰?

    不是无所畏惧敢于当面宣战的吗,为何还坦承会吃苦头?

    带着这些疑问,几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屑。

    当然,永贝里和维尔托德例外。

    后者不知有何把柄掌握在阿内尔卡手,现在恨不得缩头乌龟当到底,自然无心询问什么。前者则光棍到底,思考了一会话含义后,果断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所有人都会为此吃些苦头?”

    对这份悟性尤墨真心没话讲,伸了个长懒腰之后,又打了个哈欠,最终在一片疑惑的目光闭上眼睛,轻叹口气,给了个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答案。

    “是啊。忍辱负重这种东西,需要搞清楚方向才行,不然只是往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