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后评论一片飘红。

    两次惨案导致欧战缺席五年后,英格兰人实在是缺乏底气,难得这赛季两支球队出线在望,媒体自然一拥而上,逮谁夸谁。

    和阿森纳的状况差不多,曼联队在欧冠小组赛也取得了两胜一负的战绩,接下来场比赛有两个主场,出线难度不大。

    其实如果没有96年博斯曼法案的顺利实施,指望英格兰本土球员加上名外援依然难以在欧洲战场上有所作为。可谁曾想十年河东转河西,一向被技术流联赛瞧不起的英格兰糙哥俱乐部们越来越有钱,英超联赛的吸引力也渐渐超过德甲,呈坐望二的势头。

    现在球员转会越来越频繁,身价与年薪也越来越夸张,金元足球的趋势已经势不可挡。像阿森纳这种多国部队以前还呈反面教材为传统的英格兰人所不耻,现在随着支持者越来越多,影响力越来越大,态度上早就转了个大弯,由无脑黑变得接受现实,不再拿本土球员的数量来说事。

    当然,和承载英格人希望的曼联92班相比,阿森纳并不如亲儿子一般受恩宠,成绩好坏决定了媒体们的态度。

    其实严格说起来,客场从实力垫底的对手身上如此惊险地全取分并不值得骄傲,球队获取胜利的方式也没有从前那般华丽流畅,而且如果不是对手想拿分的话,平局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结果。

    媒体可不管这些曲折,反正赢都赢了,分不会说谎。

    “两名新援合力上演经典之作,分秒不差的传跑配合让人如痴如醉!”

    “自由人战术大放异彩,o用全能表现征服伊斯坦布尔!“

    “老将枯木又逢春。帕洛尔用实力证明自己并未老去!”

    “维埃拉单骑闯关破敌阵,霸气点球助球队绝杀对手!”

    “双线高歌猛进,兵工厂气势如虹!”

    这些评论若是放在以前,阿内尔卡很少会拿正眼去瞧,现在心头有根刺扎在那儿,自然变得敏*感无比。

    佩蒂特出面组织的联谊活动暂时让他们这个小圈子免于内乱。可任谁都明白,竞技体育是要靠实力吃饭的,相互间的关系再好,拿不出强有力的证明也是白搭。维尔托德其实就是个典型例子,若不是他早有远见拿了把柄在手,这家伙早就倒戈投敌了。

    现在把柄依然犀利,被人当众戳穿的感觉却让他分外不爽。

    越是年少气盛越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高调迈入豪门在即,阿内尔卡可以坦然接受“坏小子”之名。却绝不允许有人骑在自己头上撒野!

    晚上,estood酒吧vip包厢,阿内卡尔独自一人坐在偌大的沙发上,面前茶几上的酒已经空了好几瓶。

    “纱丽耶,是我,尼古拉。西尔万最近不太听话,帮我打听一下最近在想什么你也有察觉?哈哈,那再好不过。是时候敲打敲打这家伙了,不然不知道天高地厚!对了。他老婆依然不知道你的存在吧,利用好这一点,不要让他产生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挂了电话,阿内尔卡嘴角浮上一丝笑容,可惜没有维持多久,手机铃声响起。坏消息接踵而来。

    120万磅的税后年薪被拒,对方只肯出到80万磅。除此之外,球员肖像权一半归俱乐部所有!

    前者好商量,大不了折一下,100万磅也能接受。后者就扯淡了。

    阿内尔卡识字虽不多,却也明白圈内一些不成的规定,为了防止孤陋寡闻被人嘲笑,他还专门在包厢里的电脑上查了一下资料。

    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球员肖像权可不止单纯的一张脸,谈话,用品,以及任何可以形成商业价值的活动,都属于其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出席活动,拍摄广告,代言产品等诸如此类的吸金行为,仅仅因为这一条内容,就少了一半收入!

    越是明星级的球员,俱乐部给的薪水在收入的比例就越小。像阿内尔卡这种潜力巨大的超级新星,目标可是如日天的齐祖,如果因为急于转会把合同签成了卖身契,将来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克劳德,我知道你急用钱,不过就这么把我卖了不好吧?为什么不告诉我真实情况?为什么你不能像个真正的大哥一样为我考虑?别问我怎么得到消息的,你干的那些事情太龌龊,有人看不下去了!”

    阿内尔卡怒气冲冲地挂断了电话,抓起茶几上的酒猛灌了几口,放下时随手按响了服务铃。

    过了一会依然无人问津的状况让他暴怒起来,喝了一半的威士忌被高高扬起,狠狠地砸在地上,“咣啷”一声巨响后,房间外面传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尼古拉斯先生,出什么事情了?”

    “你们这些欠x的英格兰婊*子,除了钱啥都不认的杂*种们,拿去,都拿去!”阿内卡尔显然已经喝了不少,边骂边从兜里掏出一打皱巴巴的钞票,用力朝门口扔去。

    先过来的这位看起来经验挺老到,瞧见客人已经醉的不轻,于是转头吩咐身后的小跟班去唤保安,自己转身开始劝说身后围观的人群。

    有随地乱扔的钞票在那诱*惑着,围观人群自然不肯轻易退却,正在交涉的时候,屋内的阿内尔卡又骂了起来。

    这一次虽然用的已经不是英语,但狰狞的表情在那摆着,没有谁听不出来。

    “喂,我要是英格兰人的话,早进去揍他一顿了,真是的,花钱在这丢人吗?”

    人群一位个头高挑的金发女子撇了撇嘴,继续对身旁的家伙抱怨。“俄罗斯也盛产醉鬼,和英格兰人有一拼,里面这家伙是谁,听口音像个法国佬?”

    “他叫尼古拉*阿内尔卡,我队友,法国人。”

    尤墨的回答即使压低了声音。依然让丹妮娅惊讶地张大了嘴,久久合不拢。

    这两个家伙自从上次一起看了场地下拳赛后算是认识了,虽然没有更进一步的交往,偶尔的电话联络还是有的。今天这次会面是大卫*普拉特安排的,目的自然是更衣室风波后探探这家伙的口风。

    人聊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英格兰人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也没能想出个两全齐美的方案,索性自己潇洒去了。这两个家伙对格斗的兴趣都很浓厚,于是多聊了一会。赶上了这出闹剧。

    “怎么办,要把老酒鬼叫回来吗?”丹妮娅回过神来,往里面仔细打量了一眼。

    她其实认识球场上的阿内尔卡,奈何有的球员场上场下形象差距颇大,距离远了不注意的话压根认不出来。

    “叫老酒鬼来揍他一顿?”尤墨点头,竖个大拇指过来:“好主意!”

    “你跟他不和?”丹妮娅来了兴趣,转头怂恿:“一直听说你身手不错,不如进去揍他一顿给我瞧瞧?”

    “对不起。你们两位请往后让一让!”一旁维护秩序的家伙听不下去了,赶紧过来挡在两人身前。

    “唉。真没劲,走吧,换个地方唱歌去。”丹妮娅其实也就是随口一说,她可明白这些职业球员有多金贵。

    “太晚了,下次吧。”尤墨掏出手机瞅了眼时间,果断摇头。

    “喂。难得见你一面,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好不好?”丹妮娅果断撒娇卖萌一起上,大眼睛忽闪着,抓住这货的胳膊一阵穷摇晃。

    尤墨被折磨的没办法,刚准备出声进一步商量。身后有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

    “fxxk,一群人围在这乞讨吗?穷鬼们?”

    来人约莫二十五六,块头不小,西装革履虽然整齐,但歪在一边的领结与满嘴的酒气暴露了真实状况。

    “我靠,谁他么是要饭的?”丹妮娅从萌妹子瞬间变身混世魔王,袖子一捋继续叫板:“有钱很了不起吗?”

    围观群众本来还有保持清醒准备走人的,一听这话顿时停住脚步,强势围观。

    “嘿嘿,这小妞还挺有个性。”来人看清楚说话者后不怒反喜,斜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转头拽住身旁服务生的胳膊:“打听一下,有你好处。”

    服务生一脸为难,指了指里面仍在发酒疯的阿内尔卡,“克劳德先生,要不我们先把尼古拉斯先生安顿好,再回头帮你打听?”

    “去你*妈的,给脸不要!”

    惊呼声伴随着踉跄倒地的闷响,刚刚还酒疯子一个的家伙威猛无比地扬起了拳头,对着地上晕头转向的服务生亮了亮,骂骂咧咧地进去了。

    “我靠,他怎么能这样?”丹妮娅顿时抓狂,若不是尤墨伸胳膊拦住她,早就冲进去大打出手了。

    “还不错嘛,你被人区别对待了。”这货好言安慰。

    “你能看下去?”丹妮娅不肯罢休,抱住他的胳膊嚷嚷。

    “你没事吧?”尤墨没理她,转头问被同伴拉起来的服务生。

    “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服务生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年轻的脸庞苍白无比。

    “来这儿打工一小时收入多少,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吗?”

    这货问罢,周围一片哗然,本来还想看好戏的家伙们纷纷转头。

    问这些干嘛,拦住别人搞毛,你这家伙还不如旁边的妹子呢!

    “一小时英磅。看运气吧,有时候会经常发生。”

    “看来比其它地方要高些。”尤墨点点头,把一张50英磅的钞票塞入对方手,随口问道:“里面这两位你认识吗。”

    服务生苍白的脸上顿时有了血色,面部表情也从悲愤转为惊喜莫名,“谢谢,谢谢您,您真是个好人。是的,他是阿森纳俱乐部的,咦?您?哇,您是o先生?”

    其实若不是丹妮娅老是跳出来抢镜,这货从包厢出来逗留这么一会,早应该被人发现真身了。当然,抢镜也要有抢镜的实力,俄罗斯妹子无论身材还是长相都是一流水平,出入这种场合风头自然远远盖过旁边低调装x的家伙。

    服务生显然有过一定从业经验,瞧出对方是名人后虽然兴奋,还依然记得压低声音,围观群众已经议论着慢慢散去,并没有人注意到真相。

    “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尤墨一脸的无所谓,继续问。

    服务生意识到自己差点闯祸,于是赶紧捂住嘴四下张望,确认状况安全后,凑过来压低声音介绍。

    “嗯,过来的这位叫克劳德*阿内尔卡,是里面这位的哥哥,据说还是他的经纪人。其实尼古拉斯先生脾气还好,今天不知道为何如此大发脾气。克劳德先生一贯如此,谁摊上他谁自认倒霉吧。”

    “这个姐姐要帮你报仇,怎么样,高兴吗?”尤墨指指身旁的家伙,小声问。

    “不,不,不用了,他们都是这里的熟客,老板知道了会重重责罚我们的!”服务生本来已经有了血色的脸顿时变的煞白,说着说着嘴唇都有些发抖了。

    丹妮娅刚准备出声反驳,结果发现对方这副模样后闭了嘴,若有所思。

    尤墨点点头,也没说话,个人于是一起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屋内。

    包厢里的两个家伙出人意料地没有一起发酒疯,克劳德在进去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满脸笑容不说,丰富的肢体语言与面部表情渐渐吸引了阿内尔卡的注意力。没过一会,两人已经坐回了沙发,斜躺着交流起来。

    瞧着状况已经好转,领班模样的家伙领着几个服务生进去收拾起来。

    “你不打算进去打个招呼?”丹妮娅看的索然无味,于是出声打破沉默。

    “不了,我和法国人关系不好。”尤墨摇摇头。

    “那你为何守在这儿?”丹妮娅有些奇怪,转头上下打量这家伙,“不急着回家了?请我玩通宵!”

    尤墨轻轻摇摇头,笑了笑,“咱们要是走了,刚才那孩子说不准还会被找麻烦,等等看吧,没事的话咱们就走。”

    听了这话,丹妮娅顿时有些发呆。

    刚才的那家伙的嘴脸还在她脑海里刻着,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没事的话”是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她本以为自己是个救星,结果要是现在拍拍屁股走人了,那就成了货真价实的灾星!

    “为何你看问题总和别人不一样?对了,你才比别人大多少,好意思用‘孩子’称呼别人吗?”

    “心理年龄嘛,这么较真干嘛。”

    “该死,果然不会放过他!”丹妮娅咬牙切齿地说着,顺便伸手捅捅旁边的家伙,“看嘛,阿内尔卡像是睡着了,那孩子又被那个混帐叫过去了!”

    “是啊,咱们群众演员当半天了,也该进去打个招呼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