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想到,一月之期还没到的时候,两个家伙已经分出了高下!

    目睹整个过程的人们,大都认同了马丁*泰勒的结论。

    切尔西的阵容虽然强大,但并不是一支成熟的球队,面对对手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他们的应对方式不够灵活,有些意气用事。

    眼下球队士气低落,人心浮动,说没有矛盾那是骗鬼!

    毕竟伊布只是上赛季蹿红的新人,还没有带领球队取得任何荣誉,也没有任何资历与对手叫板。由于平时作风一惯的狂妄自大,场上表现再出色,也很难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眼下这件事情虽不是他主动挑起,可处理方式显然不够妥当,口出狂言之后被对手用事实打脸,身为队友也会觉得面上无光。何况球队的排兵布阵受到直接影响,占据了23轮的积分榜首就此拱手让出,心中能没有怨气?

    而且有怨气也没地方说理去,只能憋在心里!

    因为穆里尼奥人前人后没少夸奖伊布,俨然以心腹大将看待瑞典人,实际行动同样有所体现。眼前这件事情换作任何一名主教练都会觉得棘手,他们若不分青红皂白一通乱怼,秋后算帐的时候可没有好果子吃。

    心中有气出不了,场上还能超水平发挥?

    欧冠能顺利出线,联赛没有爆冷输球,已经是相当不错的结果了,哪能指望他们心无旁骛,心中只有胜负。

    眼下总算熬到了月末,从伊布打死不松口的态度来看,两人这一战难言胜负。切尔西人已经为他的成长交了学费,自然希望通过这一战找补回来,于是随着时间临近,球队气氛渐趋正常,穆里尼奥紧锁的眉头总算松开了些。

    “打扰一下,可以和您聊聊吗?”

    周二的训练结束后有一会了,穆里尼奥依然在办公室里忙碌,由于门没关,敲门声响起的同时,一个稍稍有些陌生的声音响起,让他从各种报表中抬起头,瞧了过去。

    兰帕德面色如常,没有因为对方好奇的眼神产生任何迟疑,确认自己可以进去之后,又问道:“需要把门关上吗?”

    “好的,关上吧。”穆里尼奥稍稍有些惊讶,停下手头的工作,站了起来。

    后天的比赛对这支球队来说意义重大,能不能打个翻身仗在此一举,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出声表达支持,就连现场观战都有些多余。

    因为穆里尼奥对外态度强硬,对内一直在淡化这件事的影响。可惜伊布并不领会主教练的良苦用心,几次出声还击都没有事先打招呼,把球队原本良好的气氛变得让人摇头。

    眼下更甚,整支球队除了阿内尔卡像个小弟一样跟在瑞典人身后之外,其它人都有些刻意保持距离!

    这种做法看起来有些无情,实属人之常情。

    伊布从来都不是个领袖,虽然场上冲锋陷阵是把好手,场下言行却一直为人诟病。表面上看,面对对手的挑衅还击的越犀利越好,实际上这么做会把自己瞬间抬高数个档次,俨然成了领头羊,一举一动都代表着球队。

    何况对手不是别人,金球奖什么分量谁都清楚,瑞典人这种鹤立鸡群的做法只会让自己显得孤傲,被队友隔离很正常。

    面对这种状况,穆里尼奥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比赛结果。

    因为他也上了贼船,明里暗地都表达过对弟子的支持,眼下球队士气低迷,更衣室里杂音渐起,不少人看起了笑话。这种情况下,身为主教练也不能拿架子压人,还得努力平息事态,让所有人的注意力不被分散。

    效果自然平平。

    其实他和伊布一样,对这支球队来说都是新人,能有眼前这种地位靠的是优异的战绩。一旦球队状态下滑,人心浮动,原本就不坚固的信任会迅速土崩瓦解,除了受重用的家伙,其它人难免会有怨言。

    兰帕德当然不在此列,这种节骨眼上找来,是为了帮他出谋划策吗?

    “我对跆拳道的了解不多,个人见解可能距离实际情况很远。”

    客套几句之后,兰帕德没有绕圈子,开始直入主题。

    “好的,其实我和你一样,都是门外汉。”

    穆里尼奥对眼前这位新人的大将之风颇为欣赏,可惜对方资历太浅,在这支球星云集的球队里排不上座次,即使场上表现优异也需要时间沉淀才能服众。

    眼下球队状况不容乐观,身为新人能有这种责任感是件需要鼓励的事情。

    “出于信任,我们和您一样,都认为兹拉坦*伊布希拉莫维奇能够战胜对手。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一个从未练过跆拳道的家伙,不可能通过一个月还不到的训练,战胜一个拥有十五年资历的黑带五段高手。”

    兰帕德没有刻意停顿,也没有仔细观察主教练的反应,像是早有准备一样,语气平静,声音流利。

    穆里尼奥却观察的非常仔细,闻言点了点头,没说话。

    这种交流于他而言并不陌生,但在这支球队却是件新鲜事儿,需要仔细品味才能掌握火候,了解人心动向。倾听是最好的了解方式,主动引领话题会让交流变味,尤其是双方地位不对等的情况下。

    兰帕德脸上并无喜色,见状继续说道:“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了对手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事实上Mo一向以出人意料闻名,只是这一次太过夸张,以至于所有人都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状态受到影响。”

    “是的,我也很惊讶。”穆里尼奥点了点头,一脸释然。

    与弟子不同,葡萄牙人对外以狂人形象著称,对内却从不展现自己的狂傲一面。这种对外拉仇恨的做法显然会招致一片非议,也会让球员们觉得愤怒,认为主教练蒙受了不白之冤。随之而来的危机感与动力会让球队凝聚力十足,战斗力爆表。

    眼前这位刚来球队不足一年的家伙,却像是看穿了他的真实目的一样,目光如炬,声音沉稳。

    “面对未知,所有人都会产生恐惧,尤其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眼前,产生动摇也很正常。”兰帕德缓缓说罢,声音一转:“不过从这件事情我们完全可以看出,Mo能取得眼前这种成就没有任何水分,或许这才是球队表现不佳的最大原因!”

    “看来在你心中,李*鲍耶的行为纯属自找?”穆里尼奥脸色稍冷,声音也变得凌厉起来。

    状况明摆着。

    兰帕德这番话显然不是对自己人有信心的体现,相反,很可能会进一步恶化更衣室气氛,让伊布处于被隔离的状态!

    节骨眼上为对手唱赞歌,这是想干嘛?

    “是的,不看过程,只看结果,是这样的。”兰帕德沉声说罢,目光坦然,仿佛担心对方记忆力不佳一般,又补充道:“虽然我和李*鲍耶曾经是队友,但不代表我认同那种做法。”

    一听这话,穆里尼奥原本凌厉的眼神却突然变得柔和,声音也是,“没错,过程有时很有趣,有时却会让人忽略结果。对竞技体育来说,一味强调过程,忽略结果,是件不负责任的事情。”

    兰帕德微一点头,继续说道:“所以在我看来,球队利益需要所有人用心维护才能最大化,没有牺牲精神的团队没办法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生存壮大。”

    “好了,你的想法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穆里尼奥扬声说罢,起身,留了个背影给弟子。

    兰帕德显然有些失望,不过站起来的脚步却没有任何迟疑,“好的,那您继续忙吧。”

    结果手刚放在门把上,身后传来声音道:“我忽然有些好奇,你是自己一个人过来找我的吗?”

    “是的。”兰帕德转过头,声音不卑不亢,“因为我并不认同他们的观点,所以就自己来了。”

    “很好,这种独立思考是非常宝贵的品质。”穆里尼奥面无表情地说罢,又问道:“我愿意倾听你的真实想法,现在还有心情告诉我吗?”

    兰帕德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点了点头。

    “我在想,如果兹拉坦赢了,我们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一路高歌猛进吗?”

    ......

    这场较量的最终结果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是所有人津津乐道的话题,看客们普遍认为获胜方会在接下来的联赛中势如破竹,直至大局以定,联赛冠军到手。落败方不用说,输人又输阵,最后落个里外不是人。

    绝大多数人看来,两支球队这个赛季的走势已经被当成赌注了,以至于这一战将会成为转折点,成败在此一举!

    只有极少数人心理清楚明白,竞技体育哪有这么简单!

    拿切尔西来说,已经过去的一个月里球队受影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以暂且不论。如果伊布在较量中胜出,切尔西人扬眉吐气的同时,球队就能迅速回归已经偏离方向的轨道?

    复仇成功之后就能马上找回状态?

    更衣室氛围呢?

    一贯狂妄自大的瑞典人,会不会膨胀到让人难以接受?

    这些疑问需要时间来一一解答,不过在那之前已经有人察觉到形势的严峻程度了,切尔西真正需要的是军心稳定,而不是胜利后的狂欢。

    同样,已经联赛63轮不败的阿森纳队早已是英超公敌了。即使尤墨赢得了较量,再次证明自己无所不能,也无法改变这种局面。

    除非输球,纪录作古。

    因此这场较量如果胜出,对阿森纳来说是个奠定优势的好机会,能不能把握住要看球队的心脏够不够大。

    能不能笑到最后同样成疑。

    联赛杯,足总杯,欧冠,联赛,四线作战的情况下,只靠气势能笑到最后?

    “笑死我了,看来伊布真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

    周三晚上,临睡前,王*丹在电脑前笑的前仰后合。

    李娟也在她旁边凑热闹,不过英文水平在那摆着,还没看明白就被剧透了,只好跟着傻笑。

    尤墨没在房间里,管家伺候着沐浴中。

    明天就是一月之期的最后一天,两人将于晚上七点半在伦敦一家高级会所的健身房里展开最终较量。于是赛前都接受了采访,算是新闻发布会。

    尤墨已经放完了大招,现在正处于贤者时间,寥寥几句就打发了记者们。伊布被打脸后无法还击,正处于憋足一口气誓不罢休的状态中,接受采访时自然要放些狠话。

    被人问起了这场较量的影响时,得到的答案也不出意外。

    “姐姐的意思是说,他把自己看的太重,忽略了其它人的存在?”李娟跟着傻笑了一会,终于反应过来,开始提问。

    “表面上看,他是为了球队在拼搏,所作所为可以理解。实际上呢,他没有资格和你男人相提并论,这种拔高自己的做法,等于把其它人踩在脚下,哪能不犯众怒?”王*丹笑着说罢,靠在椅子上伸起了懒腰。

    “他也是年轻气盛,被人挑衅之后奋起还击很正常吧,身为队友能不支持?”李娟一脸疑惑,问完又补充道:“而且穆里尼奥曾经不止一次表示过支持,上一场比赛也没让他上场.......”

    说到这,自己反应过来了,笑道:“呀,这不正是享受特权的表现嘛,看来切尔西人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嗯,从一开始这件事情就是个套,你男人老奸巨滑,看准了伊布会上套才用的激将法!”王*丹一脸得意洋洋,说完之后右手探出,顺着身边家伙的领口钻了进去,很快就找见了樱桃粒,揉搓起来。

    李娟被骚扰惯了,也不反抗,哼哼两声又问道:“意思是说,无论输赢切尔西都不会像之前那么稳了?”

    “是啊,输了不用说,伊布没脸见人,球队也跟着没面子。赢了会风光很久,不过球队的更衣室秩序会被破坏殆尽,短期内很难重建。”王*丹说罢叹了口气,目光有些迷离,手上动作也停了下来。

    李娟顿时一脸好奇,问到:“姐姐干嘛叹气,难道担心墨墨明天赢不了?”

    王*丹摇了摇头,声音慵懒,“不够完美啊,要是对方主动挑衅那该多好。”

    话音一落,从开着的房间门外传来了懒洋洋的声音。

    “那样的话,输了也没有心理负担。”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