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莉斯娜这么个现成的人选为何被两人忽略?

    答案其实很简单。

    经纪人这种职业,脸厚心黑是基本要求,舌灿莲花是常规武器,能忍善谋是攻城利器。克莉斯娜虽然在商业谈判这一块表现不错,但女人家精力有限,脸皮偏薄,手段也不够老辣。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非常重要。

    克莉斯娜可是卢伟和尤墨的经纪人,这要满世界乱飞找来一堆小妖往兵工厂里塞,那主教练,俱乐部,当然还包括一些消息灵通人士,任谁都不会忽略这两个家伙在其的作用。

    如此一来,还不如直接向温格建议,由俱乐部来操作更好一些!

    像莱曼这种年龄的家伙,其实并不符合开黑店的进货要求,尤墨以自己的德甲经历为由向主教练推荐,其实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几乎任何一支球队都会发生。但如果以此为由没事就往主教练办公室跑,天花乱坠般炫耀自己的眼光见识,那即使主教练的脾气再好,也无法容忍自己可能会被架空的可怕远景。

    因此,寻找新的合作伙伴就成了两人战略计划的重要一环。门德斯当然是个不错的人选,但这家伙神龙见首不见尾,鬼知道98年的时候他在哪儿,在干嘛。

    阿森纳的状况的确如同尤墨所说,想要在没有大笔资金注入的情况下自立更生盖起一座新球场,同时还要保证打法好看,成绩出色,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比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要不可能的,是在此基础上保持人员的稳定性。

    博斯曼法案之后,金元足球势头渐起。那些曾经叱咤一时的小国顶级俱乐部已经渐渐被抽干。无论是当打之年的球星,还是潜力无限的新秀,都很难在巨大的名利诱*惑下保持初衷。

    阿森纳虽有豪门之志,奈何自身造血功能不足,新球场建设一旦正式启动,资金链就成了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对于年轻人来说。从默默无闻到名动天下带来的刺激太大,少有能身处其而能保持平常心的。因此,原本有知遇之恩的俱乐部和主教练,在他们膨胀的个人欲*望支撑下难免会被置之一边,面对四处摇晃的橄榄枝心动不已。

    这种状况下与其强留,不如高价卖出,继续发掘潜力新星。当然,由于阵容过于年轻且变动较大,更衣室与成绩上的震荡再所难免。如果没有稳定的船长在其把持方向,开黑店的梦想不但完成不了,就此沉沦的可能性到是大大提高。

    换成其它人的话,这些俱乐部经营者考虑的东西可能想都不会去想,尤墨却完全没有自觉性,丝毫没有考虑自己在这家俱乐部的前景,认准了就会付诸行动。

    和永贝里提到的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是在99年的时候进入温格视野的。当时据说瑞典神塔以一句“兹拉坦不需要试训”气走了阿森纳的主教练。现在只有1岁的家伙还没有在成年队出场过,尤墨在此时提及。显然不是把这家伙当成闲暇聊天的谈资。

    事实情况和他预料的差不多。

    虽然这货声称自己只是偶尔听说过想了解一下,但说者有心,听者也没有不当回事。

    永贝里在国家队比赛日之前就回了瑞典,之后特意花了半天时间来到了马尔默俱乐部。瑞典人在阿森纳只是小字辈,潜力新人,在瑞典国内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尤其是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来到与自己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俱乐部,引起的局部反应堪称小型地震。

    一下车,他就被一堆人簇拥着往前走,一路上还要微笑着满足球迷们的各种要求。马尔默俱乐部的经理显然也搞不清楚这家伙来干嘛,热情接待的同时言语试探不断。

    最终。出现在训练场的他,没有避讳自己的此行目的。

    还没在一线队踢上球的家伙居然会被阿森纳这样的球队相,马尔默俱乐部经理显然有些喜出望外。

    他们只是小国联赛不起眼的一支游球队,与球员动辄上千万英磅身价的英超顶级俱乐部差了十万八千里。永贝里的出现被他们当成了对方主教练的旨意,如此一来,即使自家球员最终没能转会成功,这样的新闻也会明显提高俱乐部和球员的知名度。

    “尼古拉*阿内尔卡看来要被温格先生挂牌出售了吧?”

    马尔默俱乐部经理显然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主儿,坐在永贝里旁边瞧了一会儿训练,主动开口询问起来。

    “他的传会传闻是不少,具体情况还不太清楚。”

    永贝里和这位老兄并不熟,于是话只说了分不到。其实有关于阿内尔卡的走与留问题,尤墨已经给了他明确的答复。

    快则一个月多后,慢则明年夏天。

    “温格先生对于年轻球员的选拔眼光独到,能在他手下踢球,前途真是不可限量!”俱乐部经理继续追捧,顺便察言观色。

    永贝里一直看的很认真,此时像是察觉到线索一般,渐渐变了脸色。好一会,才点点头,开口说道:“相比于其它顶级俱乐部的主教练,温格先生对于年轻球员的使用更有耐心,付出的信任也更多。”

    “以您的眼光来看,兹拉坦有能力在顶级俱乐部立足吗?”俱乐部经理敏锐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变化,于是趁热打铁。

    “他的特点非常另类,身高能有190往上吧,可这么高的个子不但脚下技术细腻,身体的灵活性,柔韧性简直超乎想象!”永贝里的声音难掩惊讶,心巨大的疑问也渐渐水落石出。

    眼前这个家伙,与让自己来看他的那个家伙,特点虽然不尽相同,但踢球风格实在相似的可怕!

    随性。自由,想象力十足!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样的家伙如果来到阿森纳队,肯定会成为那个家伙的得力助手!

    “是的,兹拉坦身高192。体重88公斤,在这里很少有人能和他产生良好的配合,我们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能力不够还是太过。”俱乐部经理脸上狡黠的笑容一闪而过,继续作皱眉状,“但他毕竟才只有1岁,进入专业体系训练也仅有年时间,踢球风格肯定会和科班出身的小家伙们不一样。”

    “看的出来。”永贝里不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主儿,此时点点头,继续说道:“他有着欧洲人。不,确切说应该是北欧人的身体,风格却无限接近南美街头足球。想和他产生良好的配合,需要理解他的踢球方式才行,这一点显然很少有人能做到。”

    “是的,兹拉坦拥有无与伦比的天赋,无论是身体还是球商,技术。他都远远地超过了同龄人。”俱乐部经理很是兴奋地加重了些语气,瞧见对方频频点头后。试探着开口问道:“那温格先生的意思?”

    这话算是问到了永贝里的难处。

    老实说,他也没料到自己这一行会闹出如此大的动静,现在颇有些骑虎难下的味道。不过瑞典人是个爽利性子,没有的事情不会瞎扯些理由为自己开脱。

    “叫我来观察兹拉坦的另有其人,一开始我十分不解,不知道一个年仅1岁的小家伙能给球队带来些什么。现在我想明白了。”

    “阿森纳追求的是进攻摧毁一切的足球风格,兹拉坦这种类型的球员无论年龄多大,踢球的方式是吻合球队风格的。因此,我相信温格先生会听取他的意见,正式与你们接触的。”

    马尔默俱乐部经理乍听之下显然有些失望。听到最后一句来了兴趣。

    “‘他’是谁,方便告诉我一下吗?”

    “o。”

    “果然。”

    这样的回答让永贝里觉得有些小瞧对方了,于是瑞典人转过头,认真地瞧了对方一眼。

    年龄不大,约莫40出头,天庭饱满,眼神充沛,真诚的笑容让人一见之下顿生好感。

    “诺顿*门德斯,马尔默俱乐部经理。”

    被人用这种眼神打量意味着双方的关系有必要更进一步了,俱乐部经理于是再次自我介绍。

    “弗雷德里克*永贝里,阿森纳现役球员。”瑞典人主动伸手,与对方紧紧握在一起,顺便开口问道:“您在听说我的目标之后,大概就猜到他们两人的风格惊人地相似了吧?”

    “是的,凯泽斯劳滕神话已经永久地铭刻在百年足球历史。我们虽然是旁观者,难免也会心生好奇,想在自己的周围寻找那些被视为离经叛道的家伙,看看他们是否被世俗的眼光低估了。”

    “如此看来,兹拉坦在您心目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所有人了?”

    “您的坦诚让我不得不实言相告,是的,虽然他还没有在一线队获得出场资格,但任何人想从这儿带走他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我会如实转达的,谢谢您的接待。”

    “不需要实地接触一下吗?”

    “那并不合规矩,谢谢。”

    永贝里的回答让诺顿*门德斯结结实实地楞了一下。

    所谓的规矩是限制俱乐部经理与主教练的,他一个球员私下跑去接触其它俱乐部的球员并不受此约束。可是在受到隆重接待的情况下依然想打感情牌撬人,显然有些得陇望蜀之嫌。

    说老实话,转会这种事情,球员的个人意愿最少要占一半以上。即使俱乐部方面合同在手可以表现的强硬一些,但强摁人低头往往弄的两败俱伤。如果不是双方矛盾实在难以化解,极少会发生强迫球员签字的时候。

    于是在一桩势在必得的转会启动前,与目标的球员主动搞好关系就变得非常有必要。各俱乐部经理,主教练,以及一切能动用的力量,甚至八姑八大姨之类的家伙,恨不得纷纷披挂上阵,轮番轰炸,大有不点头就烦死你的架式。

    眼前这位年纪轻轻就已经在顶级俱乐部立足的家伙,居然在受人之托后依然不改初衷,主动放弃如此美妙的接触机会,性格上来说可能太过梗直了一些,但做为朋友来交往的话,不失为好人选。

    “不客气。”

    诺顿*门德斯最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眼前这家伙以及他身后的家伙在心默念了几遍。

    从瑞典国家队返回,永贝里第一时间找到尤墨,完完整整地汇报了所见所闻。

    这货的反应有些奇怪。

    居然对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的兴趣还不如诺顿*门德斯的兴趣大!

    搞错没有!!!

    仔细了解一番后,尤墨总算把注意力转回正题。

    “嗯,情况我们已经了解的八八,接下来就是如何劝说boss了。”

    永贝里从抓狂迅速恢复常态,没有马上回答,仔细琢磨起来。

    瑞典人如此上心也不是没有道理。

    他和尤墨既代表着阿森纳的未来,也代表着英法之外的有生力量。想要与保守排外的英格兰人,傲慢无礼的法国人分庭抗礼,单纯指望荷兰人的鼎力支持是远远不够的。

    只有压倒性的实力对比,才能彻底改变更衣室格局,成为这支球队的真正主人!

    “我觉得以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兹拉坦的年龄与身价差距太大,是这桩转会的最大难点。”

    “以你的了解来看,对方会出价多少,我们会出价多少,当前市场价应该是多少?”尤墨点点头,继续问道。

    “以我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对方的出价大概会在500万英磅左右,我们这边有阿内尔卡50万英磅的例子在那摆着,估计最多100万英磅吧。市场价不太好说,我估计00万英磅应该是个真实合理的价格。”永贝里显然功课做的很足,被人问起时回答的头头是道。

    “差价是出价的两倍,200万英磅,溢出还有200万英磅,这么看来转会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尤墨继续点头,继续问。

    “看来是的。指望boss突然改变策略,在一个还没有证明过自己,年仅1岁的少年身上投资00万英磅,不能说没有可能吧,反正希望很渺茫。”永贝里边说边仔细观察对方的反应,说完的时候心里已经踏实了不少。

    这家伙不会打没有准备的仗!

    果然。

    “足球世界的游戏规则要变了,boss即使不愿意被别人改变,也不得不接受多数人已经改变的事实。”

    尤墨的声音依然有些懒洋洋的,说罢还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永贝里长舒一口气。

    “是啊,懂得改变方法的理想主义者,才能更加接近成功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