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半场波澜渐起。

    比赛第52分钟,曼城队抓住前场定位球机会,由卫鲍里吉头球破门。

    再次定位球丢分显然让教练席上的温格有些不满,法国人迅速走到场边,唤来了右后卫鲍尔德。

    虽说比赛总结放在结束后进行更好些,但身为主教练,及时掌握第一手情况也很重要。毕竟球员才是真正的参与者,很多细节不是外人能知晓的。

    鲍尔德是温格一直看好的助理教练人选,丢球和他的防区关系不大,此时被叫来之后没有遮遮掩掩。

    “落点有些靠后,托尼和马丁可能没听清大卫的呼喊,干扰了守门员的出击路线。”

    这样的答案让温格皱起了眉头。

    表面上看,是门将与后卫之间欠缺默契,可实际上这些老哥们在一起踢了快十年了,怎么可能存在默契问题?

    很明显,是大卫*希曼迅速下滑的状态拖累了球队的整条防线,导致两名卫因为担心球队的最后一环,补锅不成反而背了锅。

    “保持耐心,减少禁区前的犯规次数。”

    温格下达的指示显然只是治标不治本的临时决议,鲍尔德也心知肚明原因所在,没有任何异议,第一时间回身传递消息。

    一支球队的防线即是如此,卫之间特点可以互补,边卫与卫之间可以相互补漏,唯独守门员这一环没有任何退路。因此,一条成熟的后防线,守门员无论风格还是默契,当然也包括个人能力,性格气质,都不能有明显的弱项。

    大卫*希曼在年轻的时候并不存在明显的上述弱点。现在状态下滑速度超出了预计,尤其是弹跳能力与活动范围的迅速下降,导致整条后防线在面对定位球时缺了些底气。

    简单点说,就是门将的锅任何人都补不了!

    尤墨提出的建议如果最终成行的话,无疑是对症下药的举动。温格本来还有些存疑的心理,随着门将这一环问题越来越突出而变得清晰起来。

    不能再犹豫了!

    1:2的比分让曼城队上下喜出望外。万多球迷的山呼海啸声,他们通过更积极的奔跑获得了更多的球权,以至于场面上来看居然压倒了卫冕冠军。

    可惜好景不长。

    相比于阵地战被对手击垮防线,定位球丢分显然不会过于影响士气。阿森纳的进攻球员本来状态就不错,脚风也颇顺,随着曼城队几次大举压上无功而返后,抓住机会一波快速反击就把比分变成了:1。

    进球的是佩蒂特。

    阿内尔卡禁区内倚住对手,接博格坎普直塞后一记轻推,给了队友重炮轰门的机会。最终法国人没有浪费同胞送上的大礼。右路大禁区前一脚堪称世界波的大力射门洞穿了曼城门将的十指关。

    进球后的佩蒂特非常兴奋,高速冲刺到角旗附近来了次五米滑跪。

    法国人如此兴奋也算情理之。

    赛季开始后没多久他就因伤缺阵,结果伤养好了主力位置没了。这种事情按理说很正常,努力抢回首发位置就是。可谁也没想到,占据他场上位置的家伙除了发挥出色外,球队的技战术打法俨然受其恐怖的进球效率影响,踢的更为简练直接了!

    任何一名主教练都不希望自己的球队进攻手段过于单一,因此这种与球队风格不搭的家伙是把双刃剑。用好了皆大欢喜,用不好自然劳心费神一场空。就目前情况来看。双方显然处于蜜月期,实在没理由为了照顾老将情绪而拿下这家伙的主力位置。

    这一场在赛前得知自己首发出场后,法国人并没有多兴奋。

    很明显,下周的欧冠比赛,甚至包括下周末对阵同城死敌热刺,两场万众瞩目的主场比赛。他的首发位置堪忧。

    不过,堪忧归堪忧,身为职业球员,想要改变主教练的看法唯有场上场下的优异表现。法国人深知这一点,这场比赛踢的异常卖力。

    一场比赛超过11公里的跑动距离对于经验丰富的老家伙们来说有些奢侈。可现在形势比人强,为了在竞争压倒对手一头,他没有保留体力准备下一场恶战的想法。法国人把不起眼的升班马当成了绝佳的垫脚石,至少为下周末的德比大战刷刷印象分。

    不要小看这种印象分。

    任何一支顶级球队,他们的每一场比赛,每个人的表现,都会被放大镜放大了仔细研究。假如法国人这场比赛表现非常出色,那后两场即使他没有得到首发位置,无形的压力也会让竞争对手未战先背包袱!

    如果对手在重压之下表现不尽如人意,除了当事人被口诛笔伐外,主教练同样要背不小的锅。

    这种看似公平竞争的事情,由于对手的不同,先入为主的印象不同,其实并不对等。法国人清楚明白这一点,丝毫没有因为关键战役可能缺席有任何遗憾,反而在这样一场难度不大的比赛拼尽全力,最终达到了自己的赛前预期。

    这样一粒入球看似锦上添花,实际上在对手势头刚起的时候出现,作用堪比打破僵局的入球!

    因此,虽然时间还有接近半小时,但这粒入球实际上已经杀死了比赛。

    最终结果也的确如此。

    :1的比分让双方踢的都比较放松,在剩下的时间里两队各入一球,再次验证了那句老话。

    “不要和阿森纳队打对攻”

    当然,此时的兵工厂威名只限于英超联赛,放在欧战只是小弟级别,这话说出去有风大闪了舌头的风险。

    尤墨在5分钟替下了阿内尔卡,为球队的最后一粒进球贡献了一次间接助攻。他的头球攻门被对方将奋力扑出,皮球的落点几经碰撞后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大禁区前维埃拉拍马赶到的位置。

    这位老兄在歇了一场后显然状态不错,平时难得一见的重炮轰门用的是毫不拖泥带水。不等皮球落地,就是一脚速度与角度俱佳的远程导弹解决了战斗。

    几乎同样的进球方式连入两球,其虽说有运气成分,但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实力。

    比赛有时候就是这样,心态放松,状态出色。射门感觉自然爆棚,平时把握不大的远射在这种情况下比训练的水准还要高,连入两粒自然也不足为奇了。

    4:2的比分是个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旁观者,都有不虚此行的看法,因此赛后气氛相当不错。

    阿内尔卡,佩蒂特,维埃拉,员法国大将都有进球的表现自然让温格面子十足。面对采访时也对弟子们的发挥赞赏有加。

    相比之下,尤墨和永贝里这种前段时间出尽风头的家伙就有些受冷落了,无论是混合区的采访还是赛后新闻发布会,两人都成了看客。

    两个家伙的心思显然也没有停留在这场比赛,闲聊了几句就开始收拾东西往更衣室走。

    先来自然先走,结果两人刚推开更衣室的门往外没走几步,迎面走来了法国帮人组。

    阿内尔卡,维尔托德。佩蒂特。

    格里曼迪本场比赛没能入选18人的大名单,这会不知在哪个角落里暗自神伤。维埃拉自从上次更衣室方会谈后已经表明了立场。自然没兴趣和同胞们混在一起。

    “嘿,小子们,这场踢的不怎么卖力啊?”

    先开口的佩蒂特,一直等到两波人快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才出声。

    这种挑衅比较有技巧性。

    出声太早的话目的过于明显,旁观者眼自己的形象并不好。出声太晚了对方可能会装没听见,效果会打折扣。

    像这种类似打招呼又不是打招呼的方式来挑衅。旁观者会觉得没什么火药味,反而更像是老队员在提醒新人。对于当事人来说,距离如此之近的情况下充耳不闻,显然有些认怂。

    尤其是带着小弟的情况下。

    “是啊,留点力气准备下两场比赛嘛。”尤墨果然停下脚步。给出了个让人有些意外的答案。

    一支球队的更衣室由于每个人掌握的话语权不同,开玩笑的尺度也大不一样。像上面这句带些玩笑意味的话,由老家伙们在气氛良好的情况下说出来并无不可。

    毕竟他们已经在过去的岁月用职业态度证明了自己,不会因为一两句玩笑味十足的话让自己背上不够职业的负面评价。

    但是对于尤墨这种新人来说,这种玩笑就是大忌了。

    初来乍到的情况下,无论何时何地,积极的态度总是新人们的基本要求。因此,无论刚来的家伙有多大牌,在没有被更衣室真正接受前,每一场比赛,每一场训练,都需要有全力以赴的言行表现。

    否则的话,“不够职业”这顶大帽子会妥妥地压在当事人头顶,被别有用心的家伙肆无忌惮地传递开来。

    “哟,这么说来下两场比赛准备大杀四方了?”

    佩蒂特稍稍楞了下,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笑容满面。

    挑衅的效果好到出奇,法国人难得有些乐不可支。现场气氛也非常配合,除了法国帮其它几人外,更衣室有不少英格兰人都是一脸的看好戏神情,静待事情进展。

    唯独尤墨身边的永贝里脸色有些难看。

    在瑞典人看来,佩蒂特的挑衅很低级,完全没必要针锋相对。或者不理,或者来一句“我的职业态度经的起任何考验”即可。

    现在因为反挑衅而将自己逼上险路,实在不是智者所为。

    更何况由于逆反心理的存在,即使尤墨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表现出色,所有人也不会真正地心服口服,反而会更加期待打脸的机会到来。

    如此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居然只是为了一时之爽,这种状况让他对身旁的家伙有些陌生。

    “哪儿有的事情,比赛嘛,谁不想表现的好一些,多进几个球。”

    尤墨的回答让一帮老少爷们面面相觑之余,神情古怪。

    这样一句话显然没有任何针锋相对的意思,反而像平常聊天一般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可问题是对方挑衅在先,这家伙反挑衅在后,真正到了需要押上赌注的时候,果断又往回缩了,这算是怎么回事?

    认怂了?

    “哎呀,真想不到你竟然如此谦虚!”佩蒂特作大惊小怪状,眼珠子乱转,“麻烦你告诉我一下,既然无法保证自己在接下来的比赛肯定有所作为,那为何瞧不起眼前的比赛?”

    这话一出口,法国人俨然占据了道德高点,以至于平常看不惯法国帮所作所为的家伙们纷纷点头,看往当事人的眼神颇有些不善。阿内尔卡早已放声大笑起来,就连开始没搞清楚状况的维尔托德也没能忍住,站远了一些咧嘴偷笑。

    永贝里脸上的失望之色更加明显,心已然叹息不已。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是的,瞧不起任何对手都会受到惩罚。”尤墨依然面色平静,听着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还抽空和走过来的两位荷兰人点头示意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可惜对手太多,层次也大不一样,任何人都无法保证自己在每场比赛都能100%地发挥自身实力”

    听到这样的回答,佩蒂特迅速出声打断,语气颇有些激动,“别用那些虚假的托辞来蒙骗观众!每个人都无法确认自己是否处于100%的状态,唯有充分的重视,不遗余力的发挥,才能持续不断地超越自己!”

    博格坎普与奥维马斯同时停下,眉头皱起。

    两人来的较晚,并不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此时立场虽然与从前大不一样,但盲目支持不是荷兰人的风格,以理服人才是他们的一贯作风。

    “您说的太对了。”尤墨居然先微笑着鼓了鼓掌,才在一堆人哑然失笑开口说道:“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我不打算说服你。不过吧,我觉得在一支球队,自己努力就好,拿自己的标准去衡量与指责别人并不合适。尤其是在表现出色的时候”

    “闭嘴!”佩蒂特显然有些恼羞成怒,再次出声打断了对方。

    尤墨没有丝毫愠色,被打断后索性收了声音,依然面带笑容地看着法国人。

    如此对比鲜明的神情让一边倒的状况顿起变化,远处观望的英格兰人同时摇头,显然眼前这件事情勾起了他们的不良回忆。两位荷兰人则眉头越皱越紧,奥维马斯已经胸口起伏不定,就要按捺不住了。

    “你我本是直接竞争对手,场上表现来决胜负就是,嘴仗打起来只是看谁口水多而已,没啥意思。”

    最终,尤墨摇了摇头,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人。

    “好,你等着!”

    法国人看起来是被气坏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