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夜里,estood酒吧贵宾包厢。

    “我x,这小子太狂了,我得找人修理他!”

    阿内尔卡刚刚几杯酒下肚就忍不住嚷嚷起来。

    今晚这次聚会不再是他和佩蒂特的二人转,克劳德,维尔托德,格里曼迪,当然还包括一众花枝招展的包房公主,把偌大的包厢折腾的热闹无比。其实维埃拉也在邀请之列,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最终没有现身。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自然是为了庆祝。

    法国帮自从尤墨到来之后难得有扬眉吐气的时候,这场大胜说成是法国人的胜利也并无水分。即使赛后风波影响了部分人的心情,也不能打消他们出来狂欢的念头。

    其实严格说起来佩蒂特的挑衅也算达到了目的,虽然有些失了风度,折损了些形象,但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甚至包括以后所有尤墨参与的比赛,每个人都会提高标准,看他是否言行如一。

    每支球队都是这样,不管氛围如何,口出狂言的家伙总不会有好人缘。尤其是这家伙已经得罪法国人的同时,又出言不逊惹恼了英格兰人。现在这件事情一出炉,无论是法国人还是英格兰人,都认为除了永贝里外不会有其它人愿意帮他了。

    “哎呀,老大,那家伙日子也不好过,您就宽宏大量这一次,别和他计较了。”维尔托德脸上的笑容很勉强,说出的话也缺了些底气。

    这家伙在尤墨同时得罪两大势力后迅速摇摆不定起来,利益上来说他觉得应该划清界线才对,良心上来说他又觉得自己有所亏欠,于是纠结的不行。

    “西尔万,你要是再帮那家伙说话。咱们以后有什么事情可都不会想着你了!”格里曼迪面露不屑之色,声音有些偏冷。

    对这位老兄来说,尤墨的出现进一步压缩了他本就不多的出场时间,现在甚至连18人大名单都进不了,因此产生些除之而后快的念头也是人之常情。

    “老大你的意思呢?”阿内尔卡并没有理会这两个家伙,目光一直紧盯着佩蒂特。

    “我吧。真不至于因为下午的事情对他怀恨在心。”佩蒂特边说边摇头,一脸惋惜之色,说完又突然变了脸,紧皱起眉头,“但是呢,说出去话泼出去的水,他自己说要根据对手不同来决定自己的体力分配,说的这么好听又做不到的话,大家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听了这话。阿内尔卡有点抓狂。

    老大,咱在问你要不要找人修理他,你光捡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来说有啥意思?

    “老大,要不要找人”

    阿内尔卡刚一开口,就被一旁的克劳德摁住了。

    “咳,我说,多大点事情,还用的到找别人来对付他?”

    “就是。我觉得他眼前这一关就难过!”维尔托德赶紧出声附和,说罢还满腹狐疑地朝克劳德打量了一眼。

    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该不会

    “西尔万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么着吧,这两场比赛结束之后,看情况再做定择。”佩蒂特面现得意之色,举起酒杯与克劳德碰了一个,“还是尼古拉的大哥说的有道理。对付这么个小家伙咱们真没必要用那些手段。对了,转会的事情谈的如何了?”

    “我们家尼古拉现在高居射手榜榜首,最近四场比赛进了五球,哪个豪门不眼红?皇马开始还牛气的不行,现在还不是乖乖地出到2000万英磅!”克劳德牛皮轰轰地吹了一通。忽又压低声音:“听说巴萨对你有意,有这回事?”

    佩蒂特吸了口冷气,四下扫了一眼,声音略有些不满,“正常接触,只是正常接触。转会这种事情,意向只是最初级的阶段,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啊?老大也要转会?”维尔托德刚刚反应过来,楞头楞脑地来了一句。

    “转会你个头啊,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佩蒂特有些恼火,转头瞪了这货一眼。

    “真的假的?”格里曼迪强忍住语气里的喜悦,作惊讶状。

    他可是佩蒂特的标准备胎,这是要顺利上位的信号吗?

    “哎呀,多大点事,老大你想走就走,没必要管别人怎么说。我和老大一走,西尔万,吉尔斯,你们抓住机会好好表现一番,也没必要在这家破俱乐部待了!”阿内尔卡颇有些不以为然,语气各种老成。

    “唉,头儿待我不薄,这刚拿了几个冠军就走,未免有些”佩蒂特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两眼左顾右盼。

    “你该不会觉得这支球队有希望拿欧冠吧?或者说,在职业生涯最黄金的阶段,不想通过转会抬抬身价?”克劳德一眼就瞧出对方的小心思了,于是不再拐弯抹角。

    “为什么没希望拿欧冠?”维尔托德适时跳出来抢戏。

    “是啊,为什么?”格里曼迪问完了又皱眉,面露不善地瞪了眼抢戏的家伙。

    “为什么呢?”克劳德果断卖了起了关子,手里的酒拿起晃啊晃的,就是不见下一步动作。

    “要是我冬窗不走的话,也拿不到?”阿内尔卡一脸的不服气,说完还不忘举例,“上赛季可没人看好咱们,最后咱们还不是用两个冠军把他们的脸打的啪啪的!”

    “嘿嘿,啪啪的!”维尔托德毫无配角的自觉性,说着还动起了手,在身边一位妖艳女子的丰臀上轻轻拍了几下。

    娇声浪语立马响起,空气的荷尔蒙迅速开始分泌。

    “西尔万你个老色*鬼!”格里曼迪恨恨地瞪了眼这货的地海,忙不迭地搂了个相已久的女子。

    “喂,你们两个家伙滚一边玩去,这儿说正事呢!”阿内尔卡一脸不耐,语气也是各种恨铁不成钢,“老大。瞧这两个家伙的没出息样!您觉得眼下这支阿森纳队能不能拿不到欧冠?”

    “我觉得吧,这赛季可能性很小。”佩蒂特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了下克劳德,心琢磨不定,“以后呢,要盖球场,可能性就更小了。”

    “以后的事情我不管。这赛季有几成把握,你觉得?”阿内尔卡失了耐心,径直问道。

    “我觉得听一听你大哥的看法也不错。”佩蒂特手一摊,指向克劳德。

    “他?”阿内尔卡一脸的不以为然。

    “旁观者清嘛,不要小看你大哥的眼力。”佩蒂特果断捧起臭脚。

    克劳德看着时机已然成熟,于是不再卖关子。

    “单纯的一场足球比赛嘛,总是什么可能都有。但是放大到几场,十几场,几十场。规律就出来了。赢球靠进攻,冠军靠防守,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在头重脚轻的情况下笑到最后。”

    “你们这支球队进攻不错,防守曾经也不错,但那是放在英超这个水平线上来看的。真正到了欧洲顶级战场,尤其是欧冠淘汰赛,偶尔踢出一两场漂亮的比赛根本不足以拿下冠军。只有稳固的防守,持续的稳定发挥。才能笑到最后!”

    “要是能继续上个赛季的发挥,你们大约有成把握拿下欧洲冠军杯。但现在球队是何种样子你们比我更清楚。防线问题在哪儿是人也都瞧的出来。你们该不会觉得,自己的进攻已经强大到足以弥补酒鬼希曼状态下滑带来的损失吧?”

    话音一落,偌大的房间陷入沉默,四位听众神情各异。

    佩蒂特脸上的惊讶掩饰不住,心的就更甚了。

    其实这么个结论他也有想到过,可由于双冠王以及世界杯冠军带来的自信在那摆着。因此他一直不太确定。眼前这位球员时代只达到业余水准的家伙居然眼光如此精准,让他惊讶之余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审视经纪人这个职业的能量了。

    任何一名球员都不可能适应所有环境,如果短短的职业生涯老是遇人不淑,被人忽略,遭人误解。那最终的结局几乎没有任何悬念!

    一名出色的经纪人对于职业球员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说成是幕后英雄亦不为过。阿内尔卡当初被温格以区区50万英磅转会费就带到了阿森纳,据说就是克劳德在背后四下游说后的结果。

    两年时间身价居然翻了40倍,这种夸张的效果显然不只是球员实力的缘故。

    阿内尔卡脸上的表情就更复杂了。

    他和克劳德之间虽然相互利用的成分居多,但两人毕竟是亲兄弟,隔夜仇这种东西是没有的。而且他现在毕竟只有19岁,大他10岁的家伙说不定真是为他长远考虑呢?

    阿森纳他是不准备待下去了,如果不去皇马,意甲就是最佳选择。不过说老实话,意甲顶级球队并不缺前锋。当打之年的家伙一抓一大把的情况下,谁又愿意斥巨资冒风险买个未来巨星呢?

    格里曼迪仍然沉浸在自己快要上位的喜悦,对于球队能不能拿欧冠暂时无感。维尔托德显然短期内也没什么大志向,相比于球队的前途,他更在意奥维马斯复出后自己的主力位置还在不在了。不过由于两位大哥级人物都是一脸沉思的模样,他们两个小弟自然不敢太放肆,于是也作深沉思考状。

    “怎么样,诸位,对自己的未来打算更清晰一些没有?”

    克劳德对于自己震慑全场的表现很满意,不等听众回来神来就开口点名,“西尔万,你近来虽然表现不错,但奥维马斯马上就要复出了,有什么应对办法吗?”

    维尔托德最近一直在愁这件事情。

    阿内尔卡的位置曾是他的主要目标,可现实是无情的,他一没速度打不出快速反击的突前效果,二没身体撑不起前场支点,没头球无法称霸禁区。除此之外他最擅长的两个位置,左前卫与影锋,都是队大佬级人物一直把持的位置,真正依靠实力来竞争他简直毫无胜算!

    “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办法,克劳德大哥,您能帮我出出主意吗?”维尔托德情商虽然不高,脑子却不笨,上面这一段精彩演讲显然包含了相当的足球战术水平,他自认达不到这种程度。

    “你的特点是有球技术好,缺点是身体条件平平,所以前场支点这种干脏活累活的差事就别想了。”

    克劳德上面一席话说完,周围一片点头正色,于是这家伙继续趁热打铁。

    “防守也不是你擅长的事情,那就不要在防守努力找存在感。不要被自己的场上位置束缚住,找机会多参与进攻,只要你每一次都在进攻竭尽全力,没有人会责怪你防守不力。而且进攻机会多了进球可能性才大,只要有进球,你还怕谁来抢你的位置?”

    “我呢我呢,帮我瞧瞧!”格里曼迪沉不住气了,听完之后忙不迭地问道。

    “你嘛,上场机会不多,我的建议可能水平有限。”克劳德假模假样地谦虚一番,继续口若悬河,“你的特点与埃曼努埃尔比较接近,优点是年轻,能跑能撞,缺点是经验缺了一些,踢的不够合理。”

    “是的是的,您继续说!”

    “你的动作比较大,犯规偏多,所以在防守的时候要更聪明一些,尽量在禁区外围活动。其它的时候即使要犯规,也尽量在双方距离比较近的时候,用一些隐蔽的手段。裁判又不是神,你老是一脸无辜的样子朝他施压,该给的牌都掏不出来。除此之外,温格喜欢进攻意识强烈的球员,所以不要吝惜体力,即使没什么机会也要往上冲!”

    两个小字号心满意足了,两位大佬显然也有些按捺不住。

    这两位显然不需要在如何比赛这一块请教这位大神。

    “皇马这几年成绩很不稳定,是什么原因你说说看。”阿内尔卡语气稍稍有些迟疑。

    “皇马的问题在于高层不稳定。他们是会员制俱乐部,球迷的喜好几乎能决定一切。任何一名主席要想坐的稳,持续引进大牌球员都是最有效的方法。你们都是内行,也该明白一支球队进攻球员过多,名气一个比一个大带来的后果吧?”

    克劳德话音刚落,佩蒂特带头鼓起了掌。

    好一会。

    “精彩,确实精彩,那我也来凑个热闹。巴塞罗那最近几年国内战绩还不错,可欧冠上除了94年0:4大败给ac米兰外,到现在为止,再也没进过决赛”

    “王朝过后总会有段时间处于低谷,巴塞罗那在92年之后就没有染指过欧洲冠军杯。现在一晃六年过去,球队已经渐渐走出了低谷。范加尔在9年入主之后更是带来了大量的荷兰元素进去,把球队的技战术风格进一步强化了。不过每一支球队在这种情况下都需要磨合,现在时间已经快过去两年,正是出成绩的最好时候!”

    “这么说来”

    “明年夏天吧,冬窗尼古拉多半俱乐部会放行,再多一个怕是不会松口。”

    “那我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