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轮欧冠小组赛开打前,尤墨接到了克劳德的电话。∑,

    两人互留联系方式后还没有交流过,现在法国人主动打电话过来自然不是无的放矢。由于两人一点也不熟,于是一上来的时候克劳德故伎重施,逮着这货一阵猛夸。

    尤墨听清楚内容之后真心有些感慨。

    真是个人精!

    夸人的确是拉近彼此距离的好方法,但夸要夸的到位,要了解对方究竟什么地方最值得夸,什么地方最想被夸,以及怎么夸。

    尤其是生活在聚光灯下的球星们,如果夸的方向不准,内容不对,姿势别扭,那非但不能拉近彼此距离,反而会主动帮对方带上有色眼镜来瞧自己。

    像尤墨这种顶着光环来到球队的家伙,一味地夸他过去如何牛x并不新鲜,当事人即使没听够,也会对这种方式审美疲劳。克劳德于是对这货的牛x历史一带而过,先着重突出他强大的适应能力。

    很多球星级别的家伙初到他国联赛都会有水土不服,这货以19岁还不到的年龄,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能迅速适应鼓励身体对抗,判罚尺度宽松的英超赛场,这种无缝连接般的表现才是适应能力的真正体现!

    特别是判罚尺度这种东西,即使有了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时由于强大的惯性思维存在,极少有人能按捺住情绪,持续稳定发挥下去。

    球员状态总是会有起伏,高光阶段被人夸成顶级巨星,低谷时候被人骂成场上毒瘤的也不在少数,因此要想成为真正的巨星,强大的适应能力与稳定的发挥无疑是最重要的。

    这其实也是巨星往往拥有一颗大心脏的最主要原因。

    媒体和球迷们喜欢通过数据来衡量球员的表现,适应能力这种东西往往隐藏的比较深。很容易被夸张的评论遮盖,成为“天才”之类词汇的附属品。因此,克劳德在夸之前肯定下过不小的功夫。

    夸完隐藏属性一般的适应能力,法国人仍觉不够,话锋一转,继续感慨。

    “阿森纳队有您的加入简直如虎添翼!上赛季的冠军阵容现在个个对你刮目相看。以至于其有些人深感危机,都要想方设法给你制造麻烦了!”

    这段话算是承上启下,思路连贯不说,逻辑上也完全站的住脚,引出下面要说的内容自然也水到渠成。

    “上一场比赛结束后发生的事情尼古拉和我说了,听完之后我深感震惊。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为球队立下巨大功劳的球员呢,即使他是新来的没什么根基,也不能动不动就拿‘没有尽全力’这种低级问题来为难他!”

    逻辑继续合理,说话人俨然已经竖立起人格高度。

    “当然。我不是你们球队的一员,可能无法真正了解这种更衣室化意味着什么。但作为一个真心期望这支球队能越踢越好的人,我实在无法容忍别人在我面前商量如何对付您!”

    人格高度已经上升到普适阶段,顺便掩盖一下自己的真实目的。

    “我一直相信这么个道理,‘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他们现在视你为眼钉,只是因为畏惧您身上的巨大能量而已。相信未来有一天他们会后悔于自己现在的愚蠢想法!”

    不通过一味贬损别人人来拔高自己,这种方式无疑会给人留下好印象。

    “别的人我管不了。但尼古拉是我弟弟,我的话他不会不当一回事。”

    这句话一说,潜台词已经浮出水面。

    做了不说那不是这位大神的风格,做了不白做还差不多。

    “好了,背后议论别人不是我的风格,因此有些内容我并不方便透露给您。他们只图一时之快而损失长远利益的行为让人惋惜。希望咱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做了之后并不急于收报酬,反而把此当成消弥两人距离的筹码,这种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挂了电话之后,尤墨禁不住莞尔失笑。

    放长线才能钓大鱼,这位仁兄看来和自己颇有几分相象。

    如果不是心术不正的话。真不用劳心费神找什么门德斯了。

    周晚点半,巴黎圣日尔曼对阵阿森纳的第四轮欧冠小组赛正式开打。

    已经连续当了四场主力后,维尔托德被温格摁在了板凳上,上一场最后时段上去打了会酱油的奥维马斯重新回归首发阵容。这种轮换其实属于正常调整,奈何法国人刚得了高人指点,正欲上场一展身手时被人生生踩了刹车,心不爽那是显而易见的。

    其实说老实话,他这种实力不算突出,特点不够鲜明的球员,在应急时是一枚好棋,人员齐备时难免有些不上台面。温格已经给了他足够的表现机会,接下来的时间是真正依靠实力拿下首发位置的时候。但人心总是不足,维尔托德还是觉得主教练对于自己的信任度不够。

    当然,有意见归有意见,这场没能首发他也算有心理准备,不至于心理失衡到干些傻事出来。真正让他意外的,是身边这个家伙居然也没捞着首发位置!

    尤墨安静地坐在他旁边,看着场上,目不转睛。

    对于法国帮来说,这个消息喜忧参半。

    喜,是喜在主教练的心目,佩蒂特仍然拥有更靠前的首发顺位。忧,是忧在万一首发出场的家伙表现不利,替补上场的家伙表现出色,那不妥妥的打脸成功?

    意识到这一点的显然不止是场下的维尔托德,佩蒂特身为当事人就不用说了,比赛一开始就拿出了堪比上一场的精气神。比他俩还要上心的,是继续落选18人大名单的格里曼迪和继续出任单箭头的阿内尔卡。前者对于目前状况无能为力,后者当然不会只在口头上支持同胞。

    其实尤墨与法国帮结怨的源头就在阿内尔卡身上,愈演愈烈之后。佩蒂特的首发位置之争带来的矛盾简直有点小儿科。在法国帮内部协商决定通过两场比赛决胜负后,他按捺住暴躁的情绪,苦思冥想如何通过比赛让对方吃尽苦头。

    首发名单一出炉,情况已经明朗。

    维尔托德不在,维埃拉指望不上,唯一能够给予帮助的。只有他阿内尔卡了。这种简单的局面是不擅动脑的法国人的最爱,因此从比赛一开始,他踢的就和往常不大一样。

    地球人都知道,想成为顶级前锋就不能太慷慨大方,阿内尔卡本来是这一定律的忠实信徒,但现在情况特殊,不是追求自我表现的时候。

    其实身为前锋素质比较全面的类型,法国人在进攻组织能扮演的角色远不止终结者这么简单。掩护,接应。拉开,换位,做饼,这些活他都有能力干的不错。有意识地回撤观察后,他的大局观得到了进一步开发,场上表现除了活跃之外,威胁程度也比以往明显提高。

    毕竟法国人一直是以终结者身份出现在场上的,这突然增加了活动范围的话。对手显得有些猝不及防。

    巴黎圣日耳曼队踢的并不保守,他们现在积4分排在小组第。正是拼命抢分的时候。这场虽然是客场挑战苦主,但形势在那摆着,硬着头皮也要往上冲。

    这一冲,就把对手的发挥空间给释放出来了。

    阿内尔卡,博格坎普,奥维马斯。维埃拉,当然也包括法国国家队主力后腰佩蒂特,都是空间利用的高手。对手主动送上大礼,他们自然不好往外推。

    比赛第29分钟,数次机会没能把握住后。僵局还是被打破了。

    左路奥维马斯边路突破成功,在底线处传出了一脚弧线刁钻的传球,门将出击未果的情况下,后卫也没能把皮球顶远。禁区里的阿内尔卡本来是有起脚射门机会的,结果时刻不忘队友的家伙在关键时刻选择了横向带球!

    回过神来的防守队员一拥而上,用身体把法国人脚下的皮球挡出了禁区。结果开足马力往前冲的佩蒂特进了重炮发射区却没有得到皮球,反倒是右路大禁区外的永贝里有了不错的起脚机会!

    瑞典人可没有别的想法,瞧见禁区里人员太过密集,自己面前空无一人,自然娴熟地右脚一磕皮球,内切一步,左脚大弧线!

    直挂死角的皮球沸腾了整座海布里球场,教练席上的温格,替补席上的尤墨,同时一跃而起,兴奋地握拳挥舞。

    进球出现的有些水到渠成的味道,但无论场上还是场下的法国帮群众们,都有些不是滋味。

    怎么能漏算了这小子!

    这支球队里谁都知道永贝里现在跟着谁混,进球这种东西虽是个人荣誉,但更衣室地位的提升肯定会有一荣俱荣的效果。能在得罪法国人,惹恼英格兰人的情况下依然占据首发位置,这种家伙实在不该被忽略的。

    不过现在可不是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1:0领先后比赛会变得更加开放,牢牢抓住机会才是正道。

    “哎呀,你怎么比自己进球了还兴奋?”

    维尔托德依然记得老梗,此时不忘拿出来活跃气氛。

    “是啊,为什么呢?”尤墨难得有些挠头。

    这货真不是在装x,皮球即将钻入网窝的一瞬间,他真有比自己进球还要兴奋的感觉传来,忍不住就一跃而起了。

    这或许是当教练的潜质?

    “他和你是穿一条裤子的好兄弟嘛,高兴也是正常的。”维尔托德压低了声音,一副很懂的样子。

    “呃,忘了,t当惯了,不太习惯别人出来拉仇恨。”尤墨没太理会这家伙的废话,在那自言自语。

    “t?啥玩意?”维尔托德觉得自己坐的全身都痒了,忍不住在坐椅上扭来晃去。

    “扛怪的,因为颜值比较高,所以擅长用脸拉仇恨。”尤墨很有耐心地解释了一番,可惜对方完全听不懂。

    “算了算了,不和你扯那些。”维尔托德没耐心和他在那胡扯,于是迅速转移话题,“给出出主意啊,我在这儿坐的简直浑身难受!”

    “边路爆点每个教练都喜欢,只要传球靠谱,主力位置不是你能撼动的。”尤墨依然来者不拒,压低声音解释,“特点鲜明有特点鲜明的好处,全面有全面的好处,看看这场比赛的阿内尔卡,那才是你学习的榜样。”

    “他?没希望吧,我和他差太远了”维尔托德满脸沮丧,声音有气无力的。

    “靠,气球打一次气都能管好几天,你难道是漏气型的?”尤墨难得也有些有气无力。

    “唉,算了,不聊这个。”维尔托德摇摇脑袋,像是要证明自己不是纸糊的一般,提了提气说道:“你一直看的挺认真,有什么新发现吗?”

    “丹尼斯看出来阿内尔卡的想法了,有好戏看!”尤墨很是配合,作精神振奋状。

    “嗯?”

    “换位嘛,巴黎圣日尔曼本来就不太适应我们的新打法,丹尼斯肯定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听了这话,维尔托德再往场上看的时候多了个心眼。

    果然,阿内尔卡频频回收的情况下,博格坎普经常顶在了最前面。荷兰人本来就是前锋出身,锋即使不擅长,客串一下完全没问题。之前完全占据优势的场,在锋线尖刀到位率明显提升的情况下完全发挥出了威力,上半场比赛结束前,比分被再次改写。

    进球者虽然是博格坎普,但助攻者再次让法国帮群众们恨的牙根痒痒。

    永贝里!

    瑞典人和荷兰人一样,敏锐察觉到了阿内尔卡的心思,上一次果断吃了独食。发现效果不错后,这一次本打算自己来一脚的。结果在起脚前的观察,他看到了博格坎普高速前插带来的美妙机会,于是在大禁区肋部送出了一脚直传!

    荷兰人的射门功夫实在了得,角度很小的情况下楞生生用右脚外脚背划出了一记圆月弯刀!

    再度沸腾的海布里球场,进球后的博格坎普庆祝完之后主动走向永贝里,和他空击了个掌。

    法国帮四人众简直如同百爪挠心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