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格坎普在比赛第19分钟的进球既打破了僵局,也让接下来的时间比赛场面不再是一边倒。

    两名荷兰人+瑞典人的前场组合传控射都有一套完整的运转体系,面对实力不如自己且回收很深的对手,人俨然挑起了球队的进攻大梁。这种状况连温格都觉得吃惊,格拉汉姆就更不用说了。

    每一名教练都不会在赛前疏于对对手的研究,尤其是高水平且分量十足的比赛前,研究的细致程度会精确到每一名球员的特点。

    防守反击的战术定下来之后,奥维马斯,博格坎普,阿内尔卡这位危险人物是需要特别关照的,场上位置飘忽不定的尤墨是不能不防的。

    结果悲催的事实证明,这些看起来颇有针对性的布置依然赶不上对手的变化。本方左路永贝里与博格坎普的默契配合一再打乱他的布署,右路奥维马斯的突破虽然不再像以前那般频繁,可一旦皮球发展过来,负责保护的球员总是到不了位置。这种状况下,皮球的运转方式显然超出了他们的思维运转速度,导致大部分防守都无法做出有效的提前预判。

    没有预判的防守带来的被动局面是无法用人数优势弥补的,格拉汉姆心知肚明这一点,心懊恼不已。

    从哪儿钻出来的家伙,一点也不像个青涩的一年级新秀!

    比赛第19分钟的丢球已经是对方第5次门框范围内的射门了,如果照这么个状态维持下去,血洗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对于格拉汉姆和热刺队来说,输给阿森纳不可怕,可怕的是输的体无完肤,输的让人完全看不到希望!

    托特纳姆热刺队不想变成活在曼联队阴影下的曼城队。他们的目标是切尔西,是在伦敦这片天空下扬起自己的大旗。眼前这场德比大战无疑是格拉汉姆证明自己执教水平的关键战役,他可不想在几万人的叫骂声就这么憋憋屈屈抱个零蛋回家!

    站在场边连声吼了几嗓子之后,英格兰人大手向前频频挥舞。

    场上热刺球员本来有些垂头丧气的,接到如此明确的指令后精神都是一振!

    德比大战双方都不缺士气,这其实也是一些差距明明很大的比赛弱势一方能有超水平发挥的重要原因。热刺队本身并不擅长防守。他们的风格和这支球队的名字一样,喜欢用锋芒毕露来给自己贴上攻势足球的标签。因此防守反击的策略虽然看起来对路,实际上却压抑了他们的天性,让他们踢的束手束脚。

    现在压出去打对攻绝对是凶多吉少,但既然是比赛,就没有百分之百的胜负。心知肚明对手弱点在哪儿的他们,接到进攻指令后俨然看到了胜利的希望,开始用饱满的热情投入每一次拼抢。

    技术比不过对手,那就更多利用身体来解决问题;常规手段发挥不了作用。那就用上非常规手段来限制对手,必要时犯规也成了常规武器,频频祭出。

    阿森纳原本流畅无比的进攻遭遇到骤然提升强度的逼抢后,场面变得有些焦灼。

    仅仅15分钟不到的时间,热刺队已经连续吃了张黄牌,交出了四次前场定位球!

    比赛顿时变得有些支离破碎。

    目前形势看似对于阿森纳队极其有利,但熟悉这支球队的人们心开始有些忐忑。

    该不会节外生枝吧?

    其实强队打弱队最怕的就是迟迟打不开局面,眼前这种状况只要坚持大方向不变。比赛主动权依然是掌握在阿森纳队手的。可是对阵同城死敌的兴奋不只是热刺队员有,枪手们同样热血澎湃。面对对手如此蛮不讲理的比赛作风。前场球员还没有开始失去理智,后场的老家伙先按捺不住了!

    马丁*基翁。

    这位老兄本来就是个火爆脾气,自身又是阿森纳血统的代表人物,对阵死敌热刺这种球队的时候,他的情绪就像个火药桶一般,轻轻一点就能爆炸。

    本来队伍还有亚当斯。鲍尔德这种老家伙能够压制他那股邪火,让他不至于在眼前状况下情绪失控。奈何比赛第2分钟时发生的一个小插曲,让他顿时回忆起不愉快的经历来。

    前场右路,永贝里接维埃拉传球后通过重心晃动摆脱了防守,结果皮球传出去之后。对方呼啸而来的铲球完全收不住脚,从侧面把瑞典人铲翻在地!

    急促的哨声再次断了比赛,主裁判快速跑过来,毫不犹豫地对躺在地上的热刺队员亮了张黄牌。

    现场顿时嘘声大作,阿森纳队员们也有些情绪激动,纷纷围拢过来想要个说法。亚当斯身为队长,在这种状况下头脑还算冷静,快步向前拦住了激动的队友们。

    马丁*基翁自然是其一员,情绪不用多说,肯定是愤怒到难以自抑。

    很明显,永贝里的发挥让对手感到恐惧。热刺队员利用他对英超比赛经验缺乏的事实,想用这种带有恐吓意味的动作让他丧失战斗力。

    这种事情其实很普遍,新人们几乎都要经历过这种考验才算过了门槛。不过有些时候犯规动作过大,伤势比较严重,同样可能会给当事人带来永久的心理阴影。热刺队不朝奥维马斯,博格坎普这些老家伙们下手,单单选择一年级新生永贝里作为实施目标,显然也是怀了满满的恶意在里面。

    其实离事发地点不远的主裁判看的很清楚,铲球队员只是动作过大而已,既没有双脚离地,也不是背后铲球,直接给红牌的话明显过于严厉了一些。

    当然,给完黄牌之后他也有些心里没底。

    当事人的状况会不会很严重?

    万幸,永贝里在那一瞬间眼角余光发现了对手,传球之后双脚没有在地面上踩死,被铲到的虽然是脚踝这种容易出状况的关节部位,但有效的保护动作让他只是受了些硬伤。

    瑞典人显然在比赛前接受过这方面的忠告。最初的剧痛过去之后,面色很快平静下来,甚至连对手假模假样地询问过来的时候,他依然以实情告知。

    这份非常职业的反应让马丁*基翁心的邪火“腾”的一下燃了起来!

    上次比赛结束后,更衣室内关于比赛方式的讨论内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脑袋里。他痛恨这种被人侵犯后依然彬彬有礼的反应,他要以牙还牙。他要让队里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们瞧瞧,什么才是男人般的举动!

    于是,上半场比赛结束前,机会来临的时候他没有犹豫。

    这是一次热刺队通过长传发动的反击,皮球落点控制的不错,在越过后腰维埃拉之后,在地面上反弹了一下,出现在左前锋大卫*吉诺拉的面前。

    这位绰号“奥斯卡大帝”的法国场是个意法混血儿,父亲是意大利球员。母亲是法国美女,他则同时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当然,老天爷的公平劲儿在他身上再次发挥作用,在199年11月代表法国参加一场对保加利亚的世界杯预选赛时,因为运气不佳,他用一次低级失误断送了所有前程。

    法国队进军94年美国世界杯的美梦,他在法国国家队的美梦。

    随后即使他获得了94年法国足球先生,法甲最佳球员称号。也没能让他入选98年法国国家队。

    这样一位悲剧色彩浓厚的人物拥有华丽而不失协调的左右脚功夫,宽广的视野。极高的脚下频率,代表作是左路盘过两名防守队员后,划出一脚让守门员没有任何办法的内旋弧线球。

    这次也不例外,全场机会平平的法国人几乎在读秒声停下了皮球,开始长途奔袭!

    右路鲍尔德第一个迎了上去,结局毫无意外。

    吉诺拉高速启动后一个轻巧的变线就晃过了阿森纳的右后卫。随后两人并驾齐驱了五米左右的时候,法国人依靠更高的速度拉开了距离。

    不得已,负责保护的亚当斯迎了上去。

    皮球依然被法国人稳稳控在脚下,阿森纳队长不敢托大,且战且退一路到了右路大禁区前。吉诺拉在此时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合适的传球选择后,急停,向路变向!

    亚当斯早有所料,左脚向身体左侧猛跨一步,准备封堵接下来的射门。

    想象的射门并没有出现,吉诺拉只是向路前进了两步,就右脚一扣,继续变向!

    已经回防到位的鲍尔德心还在庆幸的时候,法国人和皮球已经从他身边一起溜了过去!

    高速运动流畅无比的动作放大了对手转身偏慢的问题,吉诺拉的过人看起来轻松无比,实际上却是节奏掌握已到巅峰状态的直接证明。

    但在怒火烧的马丁*基翁看来,这样的家伙是该好好教训一下了!

    横冲过来的阿森纳卫表情狰狞,接下来的动作让整场都在谩骂对手的枪迷们彻底住嘴。

    禁区内,皮球在对方脚下的时候,倒地滑铲!

    疯了吗???

    看台上同时住嘴的球迷们抱住脑袋,不敢相信地看着高高扬起的红牌,以及指向12码点的手。

    大卫*吉诺拉在马丁*基翁被罚下场后也没有出现在下半场比赛,他的左腿膝关节韧带受伤,无法坚持比赛。

    不过在死敌球迷的眼,法国人这笔买卖做的太划算了。

    比赛还有整整45分钟时间,1:1的比分,11打10,让本来没有悬念的德比大战顿时充满了未知数!

    更衣室内温格的愤怒咆哮无法挽回什么,难得失态的法国人其实也有心结。

    吉诺拉在9年夏天离开纽卡斯尔加盟热刺前,曾经拒绝了同胞的美意。

    理由很简单。

    不想做奥维马斯的替补。

    两人的风格的确接近,不过荷兰人的速度更快,年龄也更轻一些,上升潜力明显比法国人更高。

    吉诺拉到英超来是怀着迫切的心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球队实力再强,打不上主力也没有任何意义。温格其实也清楚这位早已成名的球星需要的是什么,自己不能保证的情况下,把人诓来也没意思。

    可是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最终加盟了热刺队!

    这可比乔治*格拉汉姆执教同城死敌带来的刺激大多了。

    尤其是眼前这种红牌+点球的方式,简直让人郁闷到抓狂!

    可抓狂归抓狂,比赛还有整整半场时间,胜利也不是希望渺茫到可以忽略的事情,眼下需要做的是告诉同样郁闷的弟子们下半场该怎么踢。

    以及,换谁?

    后防线不用考虑了,一个也动不了。前场还有博格坎普,奥维马斯,永贝里,维埃拉,阿内尔卡,尤墨。其前个发挥非常出色,排除;维埃拉是攻防枢纽,不考虑;阿内尔卡最近枪杆热的发烫且踢一场少一场了,不合适

    o?

    就在温格目光转来转去最终定格在他身上时,这货点了点头。

    “没问题,我来踢卫!”

    沉默

    其实有人很想笑,有人很想大声质疑,还有人很想当面嘲讽,可眼下气氛却不允许任何人发出声音来。

    因为暴怒的法国人陷入了沉思。

    身为擅长培养小妖的经济学教授,对于球员特点以及发展方向的研究是超乎常人想象的。尤墨这种顶着德甲金靴光环来到球队的家伙,按理说放在场都明显要承受媒体球迷砖家们的压力,更别说放在卫位置上搏人眼球了。可事实上法国人的确考虑过这个可能,只是没想到是在目前这样一种状况下实施。

    能行吗?

    温格的眼神疑虑满满。

    这可是火药味十足的德比大战,10打11的情况下对手肯定会像疯狗一样猛扑过来。身为卫,在没有任何相关比赛经验的情况下,一上来就置于这般险地,即使能力上能达到要求,心理上能承受住吗?

    而且,后卫之间的默契程度非常重要,尤其是两名卫以及同侧边卫与卫之间的默契,需要达到相当可观的程度,才不至于在区域防守时漏了人,盯人防守时人扎堆。这家伙与球队的防线虽然有协作,但只是负责正面保护而已,这突然一下转变角色,能融入后防体系并且随之正常运转吗?

    “我小时候踢过这个位置,放心吧。”

    面对疑虑满满的法国人,尤墨一脸诚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