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峰那张饱经风霜的脸看起来岁数不小,实际上他今年才51岁,正是男人收获事业成功的年龄。︽,事实上如果没有尤墨和江晓兰让他们夫妇俩牵挂不已,他断然不会就此放弃自己干了二十年的事业。

    不是退休年龄却过起了退休生活,这要在国内还好,走亲访友游山玩水的不闲着。现在这异国他乡处处陌生不说,语言也不通,一天到晚围着家里转悠的日子显然有些乏味。

    不过话又说回来,真正有事业心的人不会因为环境约束而停止脚步。即便时机未到不能有所行动,但明确的方向,深入的思考,积极的准备,这些是不会偷懒的。

    从张笑瑞开始,到后来的杨晨,孙寄海,范智毅,再到现在的李京羽,国内球员犹如走马灯一般的到访显然不会一直如此和谐。身为见识过国内足球圈子混乱现状的过来人,周晓峰深知如此发展下去迟早会惹麻烦上身。

    尤墨虽然在国内依然名声不佳,但圈人可不敢小瞧这家伙的能量,个别消息灵通人士早就从各种渠道获得消息,知道阎事铎一上台这家伙立马要打翻身仗。除此之外,像孙寄海范智毅这种性格的家伙,受人恩惠肯定不会藏着掖着,估计要不了多久整个国内足坛都会传遍消息。

    已经充分见识了职业联赛的巨大名利后,可以想象国内的家伙们现在胃口有多大。这要能有一条稳妥的出国镀金通道立在他们眼前,诱*惑简直无法抵挡!

    他们间有的是真心想在国外闯出一片天地来,有的只是想出来开开眼界,抬抬身价,还有更多的无非是想碰碰运气,看看自己能不能一挪成活。这些人鱼龙混杂不说。往往身后都有强大的国内背景,能量同样不可小觑。

    国人办事喜欢托人情找关系,讲究舌灿莲花,欣赏程门跪雪,经常会把别人的拒绝当成考验。这种心态驱使下,即使尤墨能硬起心肠将别人拒之门外。家人同样也会不堪其扰。

    阿森纳的更衣室本来就不太平,这要后院再一失火,影响状态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尤墨可没有孤身一人拯救国足球的觉悟,他只是舍不得以前的兄弟,不想看到他们就此沉沦在国内足坛的大染缸里。而且以这货的性格来看,顺着脾气适可而止的家伙也就罢了,真遇到不屈不挠骚扰不休的,当面给人难堪也毫无心理压力。

    如此一来,好事就成了坏事。甚至是祸事!

    怎么解决这个看似无解的问题?

    关门大吉显然不是解决办法,先走一步,有备无患才是正道!

    换句话说,就是立门槛。

    这种门槛既不是钱多,也不是关系好,更不是背景深,而是个人实力及上升潜力。

    只有达到要求,才能有进一步推荐的可能。只有顺利完成阶段性目标,才能得到持续的关注或者有效的运作。

    这些内容其实属于专业经纪人的工作范畴。尤墨亲力亲为的话显然有些奢侈。王丹这么个曾经的业内人士既有心,也有不错的交际能力,出头负责这一块工作再合适不过。除此之外还有周晓峰这么个老江湖在她背后当顾问,潜在的风险也能规避不少。

    事实上伴随着国脚大规模留洋,相应的国际经纪人这一块已经出现了强烈需求,而且随着国人眼界的逐渐提高。年龄更小一些的球员们也有很多想来豪门青训营试试运气的。

    这些人在没有正规渠道满足诉求之前,显然也只能托人情找关系,花钱买路子。如果尤墨这条光辉大道走不通,保不准他们会另辟蹊径,冒着上当受骗的风险去搏一把运气。

    分析到了这里。办法已经水落石出。

    成立经纪公司,把出国闯荡的渠道规范化,既对球员负责,也对有意向的俱乐部负责!

    现在冬季转会窗口打开在即,孙寄海与范智毅即将高调加盟英超水晶宫队。虽然个人荣誉没法比,但这两人在国内的人气可不是尤墨卢伟能比的了的。由此看来国内必然会随之掀起一股留洋热潮,乘机闻风而动的家伙们肯定会络绎不绝地找上门来。

    如果李京羽随后成功加盟法甲南锡队,那国脚留洋人数已经有5个,再怎么成活率不高,也不至于全军覆没了。时间再往后推移个一两年,国内足球市场会被这些有国球员活跃的俱乐部进一步开发,带来的效果会呈几何级爆涨!

    与其到了那个时候被人挤破门槛,不如现在就把门槛立起,标准定好。

    万事开头难,难就难在不知路在何方,况且球员的职业生涯如此短暂,一旦走了弯路,再想回头就难了。其实尤墨口头上的“道义上的责任,一锤子买卖”说的轻松,实际上了解内情的圈内人怎会不明白其的分量?

    由此可见,无论是道义上的责任,还是兄弟情谊,当然也包括防患于未然,成立经纪公司并开始规范化运作,都是刻不容缓的事情了。

    “凯泽斯劳滕那边的工作我干脆辞了吧?”

    饭还没吃完,王丹已经兴奋的直想开溜了。

    对她来说,尤墨出国踢球前的遭遇依然历历在目,因此即使过去了两年多,即使当事人并不在意,她也无法平息心的怒火。

    她一直迫切地想要国人看看到底谁对谁错,但却只能按捺住暴躁的心情慢慢等待。现在有这么个绝佳的机会摆在面前,她仿佛已经看见那些愚昧落后的家伙们自己掌自己嘴的画面了。

    于是她更加迫不及待。

    “不急,你还得考经纪人资格证,有俱乐部关系的话会轻松的多。”尤墨哪能瞧不出她的心思,笑着出声提醒,“其实我觉得你当业务员并不合适,克莉斯娜出面会更好些。”

    “不错。丹丹你的身份在那摆着,和墨墨出面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克莉斯娜和你们是雇佣关系,很多话能拉下脸子说在前面。”王九经旁听良久,此刻精神头儿倍足。

    他老人家和夫人一直赋闲在家,可没少花心思讨论女儿的未来事业问题。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们真有点担心王丹年龄太大将来不受宠。因此事业这一块是增进夫妻关系,提高家庭地位的不二之选。

    “是啊,这件事情是肯定要借助克莉斯娜的。一来时间仓促你来不及考经纪人资格证,二来你的身份不合适,容易给人造成误会。”周晓峰没想到对面的家伙会这么燃,于是笑着提醒。

    “有克莉斯娜出面的话,那丹姐还用得着考资格证吗?”江晓兰一脸疑惑,摇头说道:“刚到德国那会我们了解过考试内容,好像真不是几个月努力就能考下来的东西”

    “是啊。用的着吗?”王丹随口问了一句,渐渐变了脸色,“你该不会怀疑”

    “你想多了。”尤墨果断出声打断她的胡思乱想,笑道:“让你考资格证是为了熟悉经纪人工作内容,其包括了不少法律方面的问题。咱们成立经纪人公司,即使不求做大,也不至于外行领导内行吧?”

    “我可以跟着慢慢学嘛,反正克莉斯娜也闲的发慌”王丹松了口气。继续负隅顽抗。

    “刚好有个家伙我需要进一步接触一下,你去试着打交道吧。”尤墨顿了顿。一本正经地说道:“是个没什么名气的葡萄牙经纪人,叫豪尔赫*门德斯。”

    周末到访海布里的球队是水晶宫队。

    联赛已经过去了1轮,他们目前依然徘名第16位,状况岌岌可危。孙寄海与范智毅早已回国办理各种手续了,预计一个月之后就会出现在这支球队。

    特里*维纳布尔斯显然不会指望阿森纳队在这种情况下网开一面,因此他的球队从比赛第一分钟开始。就在球门前摆起了大巴车。

    温格考虑到这两周赛程比较轻松,索性继续冷藏尤墨和永贝里,以备即将到来的十二月份魔鬼赛程。球队的老家伙们前一段时间出场机会寥寥无几,这一段也刚好平衡一下。法国人的这种作法源于对年轻球员的保护和对老家伙们的照顾,本来无可厚非。可惜球队有人会错意了。

    连续进入首发名单的佩蒂特显然有些误会。

    他觉得尤墨在场休息时主动要求出任卫的作法犯了主教练忌讳,当时答应只是给对方面子,现在是秋后算帐的时候了!

    眼前对手实力孱弱,自家又是主场作战,拿下比赛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他这段时间可没有疏于身体训练,自觉状态爆棚的情况下,自然要在比赛一血前耻。

    除此之外他决定双管其下。

    格里曼迪与维尔托德本场比赛都坐在替补席上,于是他在赛前很是仔细地叮嘱了一番。

    随着比赛的进行,局面不出所料的时候,两人的前者果断发话:“尼古拉现在进了几个球了?”

    “联赛刚好10个,杯赛还有个。”维尔托德显然有些不太情愿,奈何阿内尔卡事先有过吩咐,此时不敢不从。

    “呀,1场联赛进10个,15场比赛进1个,效率这么夸张?”格里曼迪作惊讶状,眼睛不时地瞟向右手边不远处坐着看比赛的尤墨。

    “是啊,这赛季他的状态真不错。”维尔托德苦着个脸不敢转头,看比赛也看的心不在焉。

    “看来德甲联赛水平很一般嘛,你说是不是,西尔万?”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目光齐齐转向尤墨。

    格里曼迪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偏偏咬字既准,说的又慢,以至于声音传递范围刚好覆盖整个替补席,却到不了主教练耳朵里。

    这话说的挑衅意味浓厚,如果尤墨装没听见,显然容易被人解读为认怂,可要跳出来反驳,似乎也没什么能支撑自己观点的论据。

    毕竟他是顶着德甲金靴光环并破了俱乐部转会纪录的家伙,现在既没有主力位置,数据也下滑严重,这种状况下无论什么辩解都显得苍白无比。

    “是啊,意甲战术水平高,西甲技术出色,和这两家相比,德甲确实落后不小。”

    尤墨的回答是对着永贝里说的,于是瑞典人迅速回应,“除此之外还有世界级球员的数量。”

    “反正就目前来看,意甲联赛老大的位置没人能撼动。”

    “是的,欧战经验他们也丰富的多。”

    瞅着两人越聊越远,格里曼迪心急如焚。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狡猾!

    明明是在讨论你这个金靴到了英超为何不灵的话题,结果给扯到意甲西甲去了?

    不行,得重整旗鼓!

    “听说凯泽斯劳滕上赛季是受了不小照顾才夺冠的,一开始我还不信,后来仔细想想才明白:对的嘛,拜仁一家独大有什么意思,德甲这么发展发下去就快没人看了。这不,你看看这赛季,又被打回原形了吧!”

    “呃,那个,只是猜测吧”维尔托德回答的很勉强,一脸便秘的模样让人不忍细看。

    两人这一唱一和虽然不太默契,但是要表达的内容却准确到位了。

    升班马夺冠的意义远远大于德甲班霸蝉联冠军,自从那场著名的涉嫌操纵比赛丑闻爆发后,凯泽斯劳滕明显地处于舆论制高点,因此获益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至于本赛季的发挥到底是卢伟和尤墨的离去造成的,还是缺了裁判照顾而引起的,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了。

    “其实我觉得吧,能让裁判不敢黑你也是种本事,你觉得呢,弗雷德里克?”

    尤墨显然兴致不错,说话间眉稍眼角满是笑意。

    瑞典人也笑,声音气十足,“没错,裁判都是人,有自己的是非观念,也有个人喜好和敬畏之处。真正强大到一定程度的话,裁判黑你是要冒着巨大风险的。想想真让人向往呐!”

    “继续努力吧。”尤墨点点头,继续问道:“听说只要是曼联队的主场比赛,只要比分对曼联队不利,补时的时间都会比较长?”

    “哈哈,这你都知道?”永贝里来了兴趣,扬声说道:“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赛时间这种东西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公平的。在我看来只有自信不足的一方,才会在领先后害怕长时间的补时!”

    瑞典人的大嗓门招来了教练们的注意,温格先是探头朝替补席看了一眼,听清楚内容后眉头紧锁,双手环抱。

    帕特*莱斯和球员们的关系比较亲近,此时快步走来一屁股坐在尤墨与永贝里之间,笑着问道:“不错嘛,两个小家伙挺有自信!”

    “不,弗雷德里克没听懂我说的意思。”

    尤墨摇了摇头,没有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