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温格打心眼里一百个不情愿,也无法忽略这样一个对手。↖,

    是的,弗格森还在不远处虎视眈眈呢,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在冲冠一怒之下做出让敌人窃笑不已的决定?

    而且不但不能冲动,还得主动出面沟通,把内部停赛这种容易引起轰动的新闻给遮掩过去!

    因为伤病也罢,有事请假也罢,反正不能让真相透露一分一毫!

    尤墨在这一点上看的很清楚,所以压根没担心自己在这支球队的未来,眼下有两周多的时间他不用为比赛做任何准备,因此如何安排这段时间就成了头等要事。

    晚上临睡前的时候,帕特*莱斯主动给他打了个电话。

    身为过来人,老头儿既没有苛责尤墨在这种状况下采取的行动,当然也不会有任何鼓励之意流露出来,只是语气平静地征求对方意见。

    到底是按时随队训练以保持状态,还是深居简出以免是非不断。

    之所以有这两种选择,其实还是托尤墨前一段时间疯狂刷脸的福。

    只是一场比赛没上场就已经让媒体炸了祸,如果又让媒体拍摄到这家伙在训练的高水平发挥,那肯定会让麻烦升级!

    接下来还有足足场比赛,除非球队一场比一场赢的漂亮,否则等待所有人的都是无止尽的质疑!

    因此只训练不比赛带来的风险有些不可控,反而不如戏做全套,干脆让记者们找不到人影。

    不过,后者听起来像是在度假,可实际上职业球员在赛季进行随意断训练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万一停赛结束找不到比赛状态。就此被打入冷宫也纯属自找。

    以帕特*莱斯对他的印象来看,多半会选择第二种了。

    结果果不其然。

    尤墨的选择没有丝毫停顿,一听说可以有接近两周的假期后忙不迭地答应了。那份急吼吼的模样简直让帕特*莱斯淡定不能,连声提醒他不能忘了保持身体状态。

    老头儿的好意他自然心领,不过拍胸口保证就不用了。

    秘密特训在等着他,能不把自己弄伤就是万幸!

    “明天开始到11月0日。十天时间,我要开始闭关修炼。”

    挂了电话,尤墨第一时间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王丹听的哭笑不得,想问问究竟却又生生忍住了。

    更衣室里遭遇这种对待,暂时远离也不是件坏事,全当出去散心了罢。

    “哦,是打算出趟远门吗?”王丹难得仔细考虑了一会,才开口问道。

    由于之前家门口被记者围住的状况依然历历在目,她也猜到尤墨的大致打算了。

    既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又不能窝在家里不出去,更不能因此疏于身体训练,几下一综合,隐居山林就成了不二选择。

    “是啊,这段时间是非不断,实在没心情应付记者。我打算寻个地方搞搞特训,看看还能不能突破在德国时的状态。”

    尤墨的回答让王丹顿时燃起了希望。

    特训?

    “好吧,我会努力说服他们的。记得每天打电话回来。”

    第二天。

    顺利搞定家人之后,尤墨第一时间联络上了丹妮娅。

    俄罗斯姑娘和他见面之前还一头雾水。了解他的打算之后头摇成了拨浪鼓。

    “如果你不了解那些家伙的可怕之处也就算了,可实际上你完全清楚人命在那些家伙心的分量。他们才不管你是谁,疯起来真的会杀了你!”丹妮娅只觉得他的提议太过荒谬,就差伸手到他额头上试试体温了。

    “又不是和他们做生死搏斗,只是陪练而已,干这一行见钱眼开的家伙多了去。10天万英磅,帮我联络一下,你有额外0%的介费。”尤墨当然明白眼前[家伙的软肋在哪儿,于是也不绕弯子,直接开价。

    如此夸张的价格果然让丹妮娅有些心动。犹豫不决了好一会,才勉强开口道:“我知道你的胆量和决心远远超过一般人,可是万一,我是说万一,出了点岔子,我的良心会非常不安的!”

    尤墨仔细看了看她的眼睛,确认没有忧虑之外的情绪后,微一点头,笑着说道:“没有人能依靠一套功夫打遍天下无敌手,即使是那些开宗立派的传奇人物,在求索的道路上也总会博采各家之长来提高眼界,而不是挂在一颗树上吊死。”

    “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要故意把自己置身于险地。”丹妮娅叹了口气,旋又问道:“需要伪装下你的身份吧?不然会有哪个老板舍得朝一个周薪万英磅的家伙动手?”

    “2万8,税前。”

    尤墨适时哭穷的效果还不错,丹妮娅白了他一眼之后迅速掏出手机联络起来。

    状况的确如同两人所言。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自然有人相信有人怀疑,不过敢于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家伙胆子都比较大,各自报上自家招牌拳手之后,更有殷勤介绍自家条件设施的。

    丹妮娅其实接触地下拳赛时日并不久,有幸接触到的拳手档次也以低档为主,此时听到一票赫赫有名的家伙在那挥拳以待,心自然有些举棋不定。

    尤墨迅速瞧了出来,适时提醒:“越是高手就越能收放自如,只要不故意激怒他们,陪练的安全系数反而更高。”

    这话说的到是实情,丹妮娅本身也是修行空手道多年的主儿,不至于不明白这个道理,于是点点头,挑了个印象名气最大的家伙。

    斯蒂芬*古兹曼。

    这位年仅25岁的家伙据说战绩高达125胜负,击毙率达到85%!

    事不宜迟,两人与对方大致敲定合同后立即启程出发,下午五点不到的时候,就已经到达位于苏格兰爱丁堡的一座庄园内。

    庄园除了大之外并无特殊之处,此时虽然是万物萧瑟的隆冬季节。可海洋气候带来的温暖湿润犹在,园子里的冬青树与柏树正静静地与夕阳话别。

    两人其实都没有和地下拳手们近距离接触过,此时还没见着真人,就已经对风景秀丽的庄园美景心生疑惑了。

    那些甘愿让自己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家伙们,天天生活在这样一个宁静祥和的环境,会是怎样违和的一副画面?

    负责接待他们的家伙显然把这两位当成来此一游的土豪了。此时一边开车一边飞快地卖弄着嘴皮子。

    “两位如此高贵大方,一看就知道是社会精英,成功人士!不过干我们这一行,适当保持低调是非常有必要的,因此我的介绍绝无水分!”

    “地下拳赛是竞技体育最残酷的一种比赛方式,所有的拳手在场上的目的只有一个。”

    “活下去!”

    “这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呐喊会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帮助他们完成不可思议挑战,达到让人匪夷所思的高度!”

    “我们的斯蒂芬*古兹曼深蹲能达到惊人的900磅,一脚可以踢弯2英寸粗的实心钢管!”

    “当然。最让人热血沸腾的还是他们登台比赛的时候。那种转瞬之间击毙对手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简直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另一个星球上的生物!”

    “如果论及徒手杀人技术,他们无论手段还是心理都远远超越了特种兵,以至于他们和非地下拳手的交锋相当无聊!”

    听到这里,丹妮娅不无担心地转头看了尤墨一眼,随即问道:“我身边这位有兴趣和你们的拳手过过招,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对待?”

    “噢,没关系。以前有过先例的,放心吧。没有死亡威胁的时候他们就是一群正常人,甚至严格点说,他们算是正常人里面拥有强大自制力的人!”

    “你们可能会奇怪吧,残暴的地下拳手们居然拥有强大的自制力?”

    “哈哈,让我来帮你们解答这个问题!”

    “任何一项体育运动都是以人为本的,尤其是拥有直接身体对抗的项目。那些平时训练有素,生活极其规律的家伙们,身体状况保持的最好,场上犯错的时候也极少。换句话说,就是朴素的生活方式换来了闪耀的擂台风光!”

    “不过可悲的是。没有人能一直赢下去,打败他们的往往不是对手,而是时间。”

    “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带两位先去就餐吧,顺便把这里的负责人介绍给你们。”

    既然被人当成土豪,接待规格自然大气。丹妮娅与尤墨面对一桌子的苏格兰美食没有客气什么,粗犷豪爽的吃相直让庄园主人诺伯特*维纳笑的嘴都合不拢。

    一旁服侍的苏格兰美娇娘也不闲着,顶级玛歌庄园红酒不断地倒入两人杯,俨然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式。

    吃喝进程过半,丹妮娅先觉得不对劲了。

    身边这家伙难道真的打算花00英磅一天在这吃喝玩乐?

    “喂,咱们是来干嘛的?”丹妮娅又耐心等待了一会,结果发现自己的猜想可能真相了。

    “吃饱喝足睡好才有精神嘛,不然拿什么来见识非人类家伙?”尤墨依然在胡吃海塞,只不过杯酒已经很久没动过了。

    这货自从到了英格兰之后就很少喝酒了,原因无他,温格那严格到让人发指的禁酒令而已。

    虽然私下少喝一些并不会让第二天的主教练瞧出端倪,但自家人知自家事,这货可没有做了不敢承认的时候,因此索性不喝。

    “哦,你不说是来特训的吗,难道一上来就想和他们交手?”丹妮娅略略放下心来,眼神采开始飞扬。

    她可是一直盼望着能见识见识这家伙的身手呢,现在居然自投罗网了!

    “我哪有时间从最基本的练起,实战去体验是最快的方式了!”

    尤墨依然回答的漫不经心,庄园主诺伯特*维纳却听傻了眼。

    他没有认出眼前这位化了妆的家伙是谁,只是凭着眼所见开始忠告。

    “如果oke先生真是为了提高身手而来的话,实战带来的效果确实是最显著的。不过塞汀手下那帮家伙可都是出了名的下手狠,您确认自己能承受一群视生命为无物的冷血战士所带来的压迫感吗?”

    听了这话,丹妮娅眼的神采顿时暗淡了不少。尤墨依然没事人一般,笑着开口问道:“这儿的风景很美,食物与服务同样出色,不过让我弄不明白的是,那些游走在死亡线上的家伙们,会不会因为这些消磨了心志呢?”

    诺伯特*维纳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会才打了个响指,转头吩咐了一番。

    丹妮娅和尤墨不知道这位老头儿卖的什么关子,想问问又觉得对方故作神秘的举动显然是为了装x,真要问出口了绝对会得到个“surprise”之类的答案。

    于是在两人静静地等待,房间门被打开,一个身高至少在195以上的大块头钻了进来。

    明明拥有90公斤以上的体重,动作却偏偏灵活的骇人,被人有意放在路间的一把足足有一米多高椅子被他轻松地一个鱼跃前滚翻越过,起身后两个大跨步走到人面前站定,脸上无悲无喜。

    “约瑟夫,俄罗斯人,20岁。”诺伯特*维纳哈哈一笑,粗着嗓门介绍起来,“他是自愿过来受训的,目前已经通过了内部测试,很快就能获得上场机会。来,和我们尊贵的两位客人打个招呼。”

    尤墨和丹妮娅真心有些惊讶!

    按照两人的理解,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地下拳手们应该都是些危险之极的人物,负责他们饮食起居和平时训练的人们应该恨不得用笼子把他们锁起来才放心。

    眼前这一幕算什么?

    地下拳手兴趣学习班?

    “呃,真让我们有点惊讶,能告诉一下原因吗?”丹妮娅此刻完全没有见着同胞的喜悦之情,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哈哈,你们过来之前大概了解过一些资料吧,估计会把这里想象成人间地狱。”

    诺伯特*维纳虽然在笑,脸上却没有得意之色,稍稍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幽远。

    “我们也曾经试着用极度严苛的环境在训练他们,结果发现那种效果只能在短期内培养出杀人机器而已,用不了多久就会出各种问题。真正的精英,真正能为boss们带来巨额利润的拳手,需要迈过金字塔的一道道阶梯,才能在一场场战斗不断抬高自己的身价。”

    “只有意志力足够强大的家伙,才能不被巨额奖金动摇,始终保持着足够的警惕与动力。平时的每一次训练都随时可能终结他们的拳手生涯,因此没必要再用额外的压力考验他们了。”

    “没有强大的自制力,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泡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