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希望的泡沫

 热门推荐:
    庄园主诺伯特*维纳其实只透露了一半内容出来。∏∈,

    能在这座庄园里进行日常训练的家伙们,无一不是经历过非人考验之后才得以成行的。就像新兵入伍后必经的考验一样,只有意志和身体都过关了,才能有出人头地的希望。

    至于那些用非人手段训练杀人机器的地方,其隐秘程度自然要高的多,即使丹妮娅算是个圈人,也不会有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带她进去参观。

    诺伯特*维纳之所以有意忽略,目的自然是为了让客人不必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吃喝玩乐之余乖乖掏腰包就行。

    事实上像尤墨这种只看地下拳赛还觉得不过瘾的家伙早已有之,希望能与地下拳手们近距离接触的也不在少数,因此才诞生了他们这种俱乐部形式的组织,捞金的同时承担一部分洗钱任务。

    地下拳手的档次大致分顶级,高级,级,低级四档,每档又分a,b,c个级别,越往上走身价就越高。眼前这位俄罗斯拳手虽然没有正式战绩,但西伯利亚训练营的名头非同小可,内部测试的结果是把他分在了第档b级。

    这个档次的出场费用大致在5000英磅左右,相当于五大联赛角色球员的收入水平。通常情况下连续胜出个十场左右,拳手的级别就会上升一级,收入也会直线翻番,最高级别的拳手一场收入通常能达到10万英磅!

    如此夸张的收入水平刺激着拳手们的神经,至少让他们在完成自己的目标之前不会有任何动摇。当然,身为这个星球上最危险的竞技运动参与者,他们能达成自己目标的少之又少,能在达成目标之后功成身退的更加凤毛麟角。

    就像赌*博一样,所有的参与者都直奔10%不到的胜出率而去。赌上身家性命也再所不惜!

    眼前这位俄罗斯大块头还没有正式战绩就能达到档b级水平,听起来离成功不远,可实际上缺少足够的擂台经验带来的结果可能非常致命。因此在正式登台之前的训练,无论强度还是残酷程度都不会比正式比赛弱多少。

    所谓的“台上五分钟,台下十年功。”

    “别看约瑟夫块头很大,实际上他的动作灵活性远远超乎常人想象。在这座庄园里面除了斯蒂芬*古兹曼外,没有人敢言必胜”

    诺伯特*维纳在一边殷勤介绍的时候,忍不住在尤墨身上来回打量。

    真正见识过地下拳手们杀人不眨眼的一面后,参观者们即使好奇心再强,也基本上杜绝了想与他们过过招的念头。眼前这位看起来眉宇之间并无戾气,想来只是随口说说为自己壮胆。

    “你好。”

    说话间尤墨已经站了起来,微一点头的同时,快步走了过去。

    “你好。”约瑟夫原本绷紧的脸有些想笑,不过还是忍住了。

    对他来说。彬彬有礼的招呼声已经陌生到让他有些不适应了,因此他没有排斥对方陡然拉近双方距离的举动,同样点了点头,握紧伸过来的手。

    一股熟悉的粗糙感从手指间传来,约瑟夫定了定神,仔细打量对方。

    最少比自己矮了10公分的身高,块头也平平无奇,五官粗犷大气。眼神精光内敛,神情随和。

    疑问迅速涌上了俄罗斯人心头。

    面对危险至极的地下拳手。居然没有小心防备的心思吗?

    这是人傻还是心理素质出色?

    “我对你们在生死存亡关头爆发出的能量比较感兴趣,所以想近距离接触一下,了解了解你们的日常生活。”

    说话的同时,尤墨同样在观察对手。

    大块头他见的多了,眼前这位的确不同。

    正常情况下身高超过190的时候,人的动作幅度就会明显变大。随之而来的感觉就是各种各样的“慢”。这种慢是由于肌肉块头过长引起的,即使有意加强力量训练,也只是增加动作的力度而已,很难从根本上提高动作速度。

    眼前这位肌肉虽然发达,但无论哪一块摘出来都没有达到健美运动员级别。甚至以他的了解来看,对方的肌肉分布有些太过均匀,局部缺乏亮点。

    难道这种肌肉训练方式能够促进动作速率?

    这样的家伙能从一场场残酷的厮杀活下来吗?

    “呃”约瑟夫有些挠头,目光游离着转向了丹妮娅。

    异国他乡对于同胞的出现还是很敏*感的,目光既有疑惑和不解,又有渴望与向往。

    “是的,想在关键时刻爆发出惊人的能量,警惕感的保持非常重要。他们的目标是上擂台挣大钱,但如果一不小心在训练被队友废了的话,那就让人遗憾无比了。”诺伯特*维纳也适时走了过来,瞧见约瑟夫在那张口结舌,于是出声解围。

    由于长期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地下拳手们往往都不善言辞,除此之外他们的化水平也不可能有多高,尤墨的问题显然有些问错了对象。

    随意又聊了几句后,约瑟夫领命离开。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不大不小的声音。

    “希望有机会能在实战体会你的实力。”

    俄罗斯人转过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眼当事人,又把目光转向诺伯特*维纳。

    庄园主真没想到自己番五次劝阻依然没能起效,听了这话禁不住有些摇头,“既然您如此坚持,那约瑟夫你准备一下,明天下午点,第二擂台,不要让我们的客人失望了。”

    话音一落,马上准备跳脚的丹妮娅还没有发出声音,就被随即而来的狡黠眼神给按捺住了。

    朝他使眼色的正是提醒约瑟夫“不要让客人失望”的家伙,诺伯特*维纳。

    俄罗斯姑娘顿时明白过来,有些哭笑不得。

    她还在那穷操心呢,结果别人早有安排!

    放下心事之后。晚宴气氛更加融洽,一直吃到了点半才收工。丹妮娅和尤墨都是胆大包天的主儿,充满不可预知危险的情况下依然没有丝毫的含羞露怯,仅仅一顿饭的功夫,反倒让诺伯特*维纳有些刮目相看了。

    顺便也起了些疑心。

    这两人气质谈吐不凡,出手更是阔绰大方。怎么看也没有富二代的纨绔相。

    目的究竟何在?

    “二位不辞辛苦远道而来,恕我接待不周。”诺伯特*维纳起身的同时举起酒杯,面带微笑。

    “都在英国,也不算远,这儿比我想象漂亮多了,谢谢您的款待!”丹妮娅心最担心的事情已经被对方暗化解,此时不无感激之色。

    俄罗斯姑娘开始还是小口抿着喝酒,后来完全放开之后尽显民族本色,豪爽的劲头让一老一少两个男人都自愧不如。现在已经酒足饭饱。自然有些蠢蠢欲动的心思在那抓心挠肝。

    “这儿的招待很周到,您太客气了。”尤墨听出了对方客气劲的疑问,于是也不故作神秘,开门见山道:“我是个不入流的足球运动员,可能是家境太好的缘故,总被人说成危机感不够,场上表现缺乏爆发力。这趟过来就是想见识一下那些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家伙们,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我所缺乏的东西。”

    听了这话。诺伯特*维纳顿时恍然。

    运动员的话,气质上自然比普通的富二代们强不少。而且难怪一心想和对方切磋一下。原来是缺乏危机感,想体验一把生死边缘的感受!

    “哈哈,人不英雄枉少年,oke先生是好样的。不过论及酒量的话,丹妮娅小姐让男人们惭愧了!”

    俄罗斯姑娘一听这话顿时高兴,大眼睛朝尤墨眨了两下。笑着说道:“您真是太客气了,相信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会在这儿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噢,没问题,没问题,四星标准。包您满意!”诺伯特*维纳哪能不知话含义,此刻语气与表情一并夸张。

    尤墨有点挠头。

    这货一听说有假期就屁颠屁颠地溜出来了,完全忘记孤男寡女单独相处十天会有何后果。

    尤其是明知对方有意的前提下,他的举动简直暗示味道十足!

    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即使大声嚷嚷也无济于事了。

    “那多谢了,今天是坐了挺久的车,喝了酒之后困意上头,只能明天再继续领略这里的美景了。”

    四星标准其实有点水分,不过差距也不算大,至少以尤墨走南闯北的经验来看,地方特色的布置完全可以弥补硬件上的不足了。

    可惜这货四下打量了一圈后,偌大的房间唯一的一张床,以及卫生间传来的哗哗水流声将他拽回了现实。

    呃

    正在挠头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这货小心脏好一阵抽抽,深呼吸了五秒才伸手拿过电话。

    “我在苏格兰爱丁堡,这儿有个户外训练营,漂亮的很”

    好一通口舌之后,这货终于挂了电话,一脸苦相地瞧着面前蹑手蹑脚的俄罗斯姑娘。

    丹妮娅头上松松垮垮地挽了个髻,身上紧紧绷绷地裹了个大浴巾,胸前双峰没了束缚自然扎眼无比,隔着浴巾都能瞧见明显凸起的两点。皮肤不像普通白种人那般粗糙,常年锻炼的结果加深了肤色的同时,隐隐的血色让裸*露的皮肤变得诱人之极。

    不过还好,这货觉得自己只是纯粹的欣赏,没有食指大动的感觉往上涌。

    “打完了?”丹妮娅面对这样的目光自然抬头挺胸,湛蓝的大眼睛笑意满满。

    “是啊,你最近还是空床期?”尤墨挠了挠头,决定实话实说。

    “放心吧,不会让你有任何心理负担的。”丹妮娅脸色稍变,旋又释然。

    “什么都没发生我才不会有心理负担。”尤墨看的仔细,笑。

    “何必勉强自己,你明明知道,知道”丹妮娅脸色又变,不过这一次没有很快释然,反而愈来愈发苍白,声音也是卡了好一会,也没说出“知道”什么。

    “知道什么并不重要,我只是无法说服自己。”尤墨心有些不忍,目光移到窗外。

    星光闪亮的夜晚,应该有涌动的海潮作伴吧,只可惜房间隔音太好,除了空气希望的泡沫破碎声外,什么也听不见。

    “如果我是第一次呢?”丹妮娅紧咬下唇,脸色煞白。

    “心理负担会大的超乎想象。”尤墨略略吃了一惊,不过回答的很快。

    “哈哈,逗你玩呢,去洗澡吧,回来咱们聊聊天。”丹妮娅像是突然散架了一般,把自己扔在床上,动也不动。

    “哦,好。”尤墨楞了一会,起身脱衣。

    半小时后。

    丹妮娅已经穿着睡衣坐在了沙发上,手端着杯咖啡。瞧见尤墨裹着浴巾出来后,朝桌子上另一杯咖啡努了努嘴。

    “谢谢。”尤墨松了口气,点头谢过。

    “和你接触的越久,越发现那些报道是在胡说八道。”丹妮娅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嘴角泛起苦笑。

    “千人千面嘛,非要给人留下一个固定印象干嘛?”尤墨抿了口咖啡,笑着放下,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她旁边。

    “意思是说那些刻意维持自身形象的举动,都是出力不讨好的行为?”丹妮娅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需要压抑自己的真实情感和真实需求,这是维持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要法则。不过有的时候压抑的太过了,就会觉得太累,觉得自己的形象太完美简直无人可敌。”尤墨伸了个懒腰,捂嘴哈欠。

    “是无药可医吧,你的形容真够损的!”丹妮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嘴上不忘还击。

    “好吧,你的更好一些。”尤墨举手投降,起身,端过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后走到衣柜前换睡衣。

    丹妮娅灼灼的目光注视下,这货旁若无人地把浴巾解开,扔在一边。

    “靠”

    俄罗斯姑娘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纠结的心刚升起一丝希望,就被更大的可能性浇的冰冰凉。

    这家伙是把自己当成好哥们了吧?!

    “哎呀,忘了。”尤墨忙不迭地加快速度,手忙脚乱。

    “身材还不错,不过我估计尺寸大小不合格。”丹妮娅索性破罐子破摔,恶意满满地嘲讽道:“难怪拒绝我呢,家女人都搞不定吧?”

    “尺寸有什么用,不能用的时候还不都是摆设?”尤墨好容易把睡衣穿好,嘴里不忘还击。

    “晚上你睡哪里?”

    “你旁边呗。”

    “靠,你就不怕我来硬的?”

    “随便吧,你要是有想法,睡沙发上不也一样?”

    丹妮娅叹了口气。

    “算啦,搂着我睡一觉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