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夜无话那是骗小孩子。

    尤墨和丹妮娅其实打交道不多,相互之间的了解也比较肤浅,甚至连俄罗斯姑娘脱口而出的“如果是第一次呢”都无法证伪。不过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多数时候要看缘分,彼此印象都不错的时候,关系进展会远远快于对真实情况的了解。

    坦诚,直率,这两点是他们身上共有的特点,虽然被复杂的环境掩盖了不少,但同类人之间还是会有心电感应的。

    于是两人漫无边际的聊啊聊,聊啊聊,直到某个家伙先沉沉睡去后,另一个才心有不甘地躺在陌生且熟悉的臂弯里,慢慢睡去。

    睡前都能保持君子协定,睡着了可不管那么多,结果第二天两人同时醒来的时候,肢体纠缠不说,丹妮娅霸气十足地半边身子压在对方身上,尤墨当仁不让地握住对方一座山峰不松手。

    醒来后面色潮红的俄罗斯姑娘其实差点点就要动真格的了,可惜看到对方那一脸轻松的笑容时,念头顿时跑的无影无踪。

    什么都没发生才不会有心理负担,这样一句话既让人无奈,也让人感慨。

    “送上门的艳*遇你都能完整退货,怎么说你好呢?”丹妮娅赖在床上不起来,语带不甘,声音恨恨的。

    “我这个人最怕良心有愧,让我吃后悔药还不如直接把我毒死得了。”尤墨挺着雄赳赳气昴昴的兄弟直奔卫生间而去,完全不顾自身形象与说出的话有多违和。

    “早听说你是个感情丰富的家伙了,没想到居然不是个花心大萝卜。”丹妮娅叹了口气,望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一会。

    “多情最是无情人嘛,我已经当了两次了,事不过。”尤墨洗漱完毕。把自己的随身背包打开,拿了一套叠的整整齐齐的运动服出来,嘴里念叨着开始换衣服。

    “你把她们都娶了,也不算无情吧。”丹妮娅来了兴趣,被子一掀下地走了过来。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每个人都会有家庭和社会地位的追求,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下限在哪儿更是难以预料,因此产生的矛盾会随着人数增加呈倍数增长。把她们都娶了只是起码的责任感体现,不值一提。”尤墨刚好脱了睡衣在那研究衣服的反正面,结果说话的功夫胸腹两处被人吃了豆腐。

    “真不错,你这身肌肉。”丹妮娅拿出了空手道段的功夫来吃豆腐,结果自然顺利得逞。

    “抓紧时间换衣服吧,你不打算帮我热热身了?”尤墨没敢胡乱反抗,瞧着渐渐下行的毒手只能暗暗祈祷。

    “下午点的嘛,时间还早!”丹妮娅从镜子里发现对方尴尬的神情了。于是愈发得意。

    “尺寸又不合格,干嘛还锲而不舍的?”尤墨察觉到后背上贴过来的丰挺凶器了,面对迅速抬头的好兄弟只能含泪相望。

    “哈哈,你终于承认啦?”丹妮娅适时收了手,两个小跳闪到他的侧面,继续欣赏。

    “好啦,你别小瞧自己的杀伤力了,还有足足九天时间呢。说不定哪天就擦枪走火了。”尤墨挠了挠头,一脸苦相。

    “唉。实话实说一点也不好玩。”丹妮娅嘴在叹息,眉稍眼角却满是笑意,说罢还继续自言自语,“被他搂着睡觉都能一无所获,我该相信他的话吗?”

    “昨天那个是你的同胞,有何感想?”尤墨果断扯开话题。

    “胆小鬼。真没劲!”丹妮娅不买帐。

    “说对了。”尤墨一脸坦然。

    “好吧,你赢了。”丹妮娅有气无力。

    早饭吃罢就已经十点过了,两人于是在庄园里遛达了一个多小时,自觉腹食物不至于影响运动的时候,寻了片开阔的地方过手。

    丹妮娅受过长达五年的专业训练。实打实的黑带段实力放在女选手算是出类拔萃的了。虽然与同级别的男人不能比,但虐虐业余男选手完全没问题。不过由于尤墨一直牛皮哄哄地要找地下拳手过招,因此她还真没敢小瞧对手,热身完毕后神情肃穆的仿佛生死大战一般。

    “我的空手道流派着重于实战效果,小心了。”

    开打之前,丹妮娅的精气神迅速内敛,声音里的气十足。

    “谢谢赐教。”尤墨感受到那份庄重了,于是难得表情严肃。

    丹妮娅微一点头算是礼毕,再抬头时,眼神采陡然迸发,随着迅捷无比的动作一起直射过来。伴随着一声清吒,人未至,一记右扫腿旋风般甩了过来!

    与跆拳道夸张的观赏效果相比,空手道的威力往往体现在硬碰硬,俄罗斯姑娘虽然体重仅有60公斤,但这一记扫腿的份量足足超过00公斤!

    除此之外,扫腿负责击打对手的部位是小腿的胫骨正前方,刀锋般锐利的骨面会像伐木一样砍倒对手!

    丹妮娅这记扫腿算是低扫,目标是对手的膝关节,发招不仅突然,速度远远超乎想象。尤墨还是高估了自己面对女人时的心肠硬度,最终没有选择硬碰硬,连续两个侧滑步退开。

    丹妮娅一击不并没有急于进攻,腰腹一扭卸去惯性稳住重心,双拳前后立起,微眯着眼睛仔细观察对手。

    如此电光火石之间仍能轻松避过她的攻击,这份反应速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让她不得不更加慎重起来。

    她的身高比对手低了8公分,体重轻了18公斤,如此大的差距在那摆着,即使对手肌肉块头并不夸张,但抗击打能力是有先天优势的。如果她的进攻不能持续有效地命,那就得稳住节奏来抓对手失误。

    结果却并不遂她所愿。

    尤墨比她还沉的住气,双拳同样立起,移动速度虽然不快,但充满弹性的身体后肌群让他的移动充满了变化的可能。

    又僵持了约摸十秒,丹妮娅算是反应过来了。

    这家伙压根就没打算强攻拿下对手!

    他明白自己身体上的巨大优势。因此根本无须担心持久战的结果,只要做好防御,最终的胜利明显会以体能高低来决出。

    “赖皮!”丹妮娅忍不住在心鄙视了一下,加快步伐准备进攻。

    她本来是打算试探对方的身手的,结果没想到自己的老家底先不保了,于是接下来这一记高踢明显有些挑衅味道。

    正面直冲对方下巴而去的右脚背带起了凌厉的风声。精确到厘米的进攻线路选择极为刁钻,饶是尤墨格斗经验丰富也不敢就势展开反击,只能左脚向后侧滑一步,身体后仰避过。

    不料,丹妮娅的右腿并没有因为惯性高高扬起,迅速落下之后刚一踩实地面,等候以久的左腿迅速踢出!

    可惜,在她觉得对方避无可避时,尤墨早有准备的右肘挡在了她的右脚背上!

    一声闷响后。自以为得逞的俄罗斯姑娘痛的差点尖叫出声。

    “再来!”

    已经被激起血性的家伙浑然不觉自己有多可恶,一声爆喝吓了丹妮娅一跳。

    不过还好,俄罗斯姑娘不是个轻易动摇信念的主儿,吃了暗亏依然没有丝毫后退的想法,稳住身形后第一时间一记冲拳迎上!

    弃用威力巨大的腿脚功夫改用威力平平的拳头,原因其实简单着。

    距离越远,攻击的突然性就越差。由于双方的身体条件差距太大,对手不露破绽的情况下。她只有充分利用自己速度优势才能破开局面。

    此时两人的距离已经颇近,丹妮娅索性打算进一步拉近了贴身短打。于是这记冲拳同样留有后手。

    尤墨的反应不出她所料,面对威力平平的冲拳不闪不避,只是手臂横过来打算来一记格档。

    丹妮娅强摁住奸计得逞的笑容,一记悄无声息的膝撞,在此时阴损之极地朝他的命根子顶去!

    已经仿佛听见对手惨嚎的俄罗斯姑娘又一次失算了。

    街头打架经验丰富的家伙完全没有疏于防范,身体只是后退一步。向右一倾,就轻松化解了这记阴招!

    丹妮娅真心有些气馁了,不过眼下好容易近身,她才不愿意放弃优势来重组攻势,于是身体继续欺上。手刀挥起砍往对手脖颈。

    对于空手道黑带来说,手刀的威力是远远超过拳头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应对经验,这种状况下看似坚固的喉结都可能被一击敲碎!

    她这一击是屡屡受挫后含恨使出,并未像前两次般有所保留,因此目标虽然明显,但奇快的速度让对手退无可退!

    可惜,在手刀马上命尤墨喉结的时候,不知何处钻出的手像老虎钳子一般,紧紧地钳住了她的手腕!

    丹妮娅右手被制,本能的反应就是左手挥拳冲上,结果这种本能反应再次让她掉坑。尤墨身体稍稍一侧就已经轻松避过,接下来只是拽住对方的右手腕斜向下一拉,俄罗斯姑娘就摔了个四仰八叉!

    其实空手道高手不至于重心控制这么差劲的,奈何她右手被制,左拳用全尽力向右挥出,没有命的情况下自然带着身体与突然解放的右手一起,旋转了60度摔倒在地。

    好一会。

    “你太坏了!”丹妮娅依然不肯爬起来,在那有气无力地嚷嚷着。

    “不是吧,你好意思说我?”尤墨低头看了眼好兄弟,一脸蛋疼地反问。

    “你那是什么功夫嘛,怎么感觉四不像?”丹妮娅果断顾左右而言它,表情无辜的很。

    “本来就是四不像,和我这人一样,干啥事都有些随心所欲。”尤墨也懒得和她算旧帐,省的到了晚上兄弟又遭罪。

    “好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体力和以前真没法比。”丹妮娅索性手枕脑袋仰头看天,声音颇有些遗憾。

    “半途而废多可惜的。”尤墨走了过来,坐在她旁边。

    “有什么可惜,注定不是吃这碗饭的料!”丹妮娅语气懒懒的,表情颇有几分惆怅。

    “可以教小孩子嘛,不一定非要上擂台上证明自己。”尤墨笑了笑,也学着她的模样仰躺着看天。

    12月的爱丁堡,呼啸的大西洋海风弥漫。

    “你都不问问我为何吃不了这碗饭?”丹妮娅心有不忿,转头瞪了他一眼。

    “我这人最不喜欢问别人原因。”尤墨淡淡地回应了一句。

    “是啊,想告诉别人自然会告诉别人,不想告诉别人自然不想别人知道。”丹妮娅叹了口气,旋又瞪起眼睛:“我想让你知道,但是不想亲口告诉你。说说看,为什么我吃不了这碗饭!”

    “不够狠。”尤墨也叹气,摇头晃脑地说完,一脸欠抽的表情看了过去。

    听了这话,丹妮娅只觉身上更懒了,连假装对方没猜的戏码都拒绝上演,直接点头承认。

    “你想通过地下拳赛来刺激自己的好胜心,结果却陷入了豪赌的刺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在俄罗斯应该有个相对富裕的家庭吧?”尤墨收了笑容,自言自语般继续说道:“她告诉我自己是第一次,她说的是真话吗?”

    “讨厌,这样学别人好吗?”丹妮娅脸色微红,声音恨恨的,“怎么可能是真的,上次和你一起看拳赛的时候,周围那些人在干嘛你又不是没看到,你觉得那种场合里面会有处*女吗?”

    “哦,好吧。”尤墨一脸的不置可否,旋又转移话题问道:“大卫*普拉特应该不是你无意碰见的吧,我呢?”

    丹妮娅面部表情明显有些僵硬,好一会才缓过劲来,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能说说你的理由吗?”

    “没什么理由,只是直觉而已。”尤墨没有转头看她,眼睛似睁似闭。

    “我好像没有在你面前展现出任何目的性吧?”丹妮娅声音里充满了疑惑,神情也有些局促不安。

    “长期游走在地下城市的你,不应该有单纯到不谙人心和世事的表现。于是我大胆推测了一把,赌你的哪一面是真,哪一面是假。”尤墨睁开眼睛,嘴角含笑着望了过去。

    “结果呢?”丹妮娅心跳顿时加快,声音居然有些发抖。

    “有的时候,单纯是真,不单纯是假。”尤墨不再看她。慢悠悠地躺下,缓缓开口,“有的时候,不单纯是真,单纯是假。”

    “干嘛说成绕口令一样,我没你那么聪明,理解不了。”丹妮娅声音有些发冷,脸也转了过去。

    尤墨不以为意,笑容愈发灿烂。

    “地下城市是个大染缸,让你明白不单纯的好处。只是心里面还有一块净土,让你舍不得那个单纯的自己已经远去。”

    “是啊,阿历克斯*弗格森告诉我,你是他见过的球员最特别的一个。”

    “还好吧,我本来以为自己很像他,现在发现他是他,我是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