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溯到六小时之前。…,

    曼彻斯特,一大早。

    弗格森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手咖啡已冷,目光却仍然不肯从面前的一张报纸上移开。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是生物钟引发了触电反应一般,墙上的老式挂钟还没有敲响,他就已经抬起了头,瞄了眼虚掩的房门。

    隐约有脚步声响起,既快且杂。

    没一会,房门被猛然推开。

    “好消息,特大好消息!”基德跟个报童一样,冲进来的时候嘴里嚷嚷着专业术语,手里挥舞着职业象征。

    “哦,这一路上高兴坏了吧?”弗格森难得没有表示异议,身体后仰,在椅子上晃了两下。

    不过没笑。

    “您居然不笑?”基德麻着胆子试探,声音里的兴奋已然去了一半。

    “有什么好笑的?”弗格森依然反应平平,右手伸出,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后,继续说道:“眼下来看是好事不假,长远点来看呢?”

    “长远?”基德显然还有些情绪激动,他快走两步凑到老头儿身旁,眼睛盯着桌子上报纸的大标题,忿忿不平地念道:“《天使还是魔鬼?o在更衣室里轻易折断队友胳膊,起因只是一句口角!》”

    “是啊,长远。”弗格森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这样一件事情足以让他的职业形象毁于一旦!阿森纳队接下来无论怎么处理,他在这支球队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基德真心觉得自己这次是赢定了,于是越说胆气越壮,“您的观点一直是我钦佩的对象,但这一次说什么我也要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噢?”弗格森来了兴趣,双手一撑椅把。坐正了一些,“说来听听。”

    “因为事件的受害者是阿内尔卡,所以意义不用我说您也明白,对吧?”基德边说边比划,像个乐队指挥一般,在那尽情挥洒自信。

    “嗯。不错,好对手。”弗格森点点头,笑容满面。

    “他们两人一直被媒体们拿来进行比较,方方面面,无所不及。所以不用刻意强调,所有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原因!”基德还没没试过在这位爷面前如此抬头挺胸过,此时只觉畅快。

    “是的,阿内尔卡虽然是个刺头儿,可前一段时间的表现在那儿摆着。任何一名前锋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做的更好。”弗格森继续点头,语气不容置疑。

    “呃,这样的话,不仅更衣室不和的传言被充分证实,而且一言不和就挥拳相向的家伙,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了吧?”基德不算敏锐的直觉发挥了下作用,开始的语气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过说着说着。他就被自己的声音感染了,于是加重语气继续挥洒。

    “或许从竞技层面上讲。这种性格的家伙能讨一部分人喜欢,可他们是阿森纳!”

    “他们讲究艺术气息,追求完美足球,从球员到教练,从俱乐部到球迷,都是一帮沉迷于美好幻想的乌托邦追求者!”

    “如此粗野的行径。肯定会瞬间摧毁他在阿森纳刚刚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您就等着看吧,接下来的各种评论!”

    一气说完之后,基德口渴的要命,不过心里仍然有些放心不下。于是站住了没动。

    弗格森饶有兴致地坐在椅子上晃动着身体,好一会,才慢悠悠地开口说道:“不错,以目前的你来说,真不错。”

    基德使劲挠了挠脑袋,眼神一片迷茫。

    这算是肯定?

    “找你来当我的第一助手,就是看你这份勇气了,以前让我有点失望,今天不错。”弗格森微笑着说罢,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临走前,漫不经心地丢了一句话下来。

    “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消息应该是阿内尔卡的经纪人放出去的。”

    基德彻底楞住。

    千算万算,唯独漏算了最重要的动机问题,这份表现无疑是不合格的。可是从弗格森最后的态度来看,他仿佛在不经意间完成了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得失之间翻转太大,他真觉得世事太无常了。

    与此同时,伦敦。

    帕特*莱斯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又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房间内暖气开的很足,不过当他看清楚那张熟悉的脸上许久未见的神情后,顿时觉得有股冷气从脚底往上钻。

    拧成疙瘩的眉头,深陷的眼眶,瘦削的脸颊上沟壑已经不止两道,嘴抿的紧紧的,仿佛一开口,就会有遏制不住的叹息溜出来。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也不是件坏事嘛,他太年轻,刚好吸取个教训。”帕特*莱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随意一些,可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有气无力。

    “是啊,换成其它人的话,或许吧。”温格抬头看了眼助手,声音里的怒气开始遏制不住,“可他是故意的!故意的,帕特!”

    “即使是故意的,可能也不会想到有这种后果吧?”帕特*莱斯没有放弃努力,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温格渐燃的怒气没了出口,于是也拿起了电话,结果拨通之后却一直无人接听。

    “没人接吗?”帕特*莱斯挂断了电话,忍不住皱了皱眉。

    “都找不见他其实也不是坏事。”温格脸色愈发冰冷,呼吸也随之粗重起来,“让他尝尝自己犯错影响他人的滋味,会更有助于形成深刻印象!”

    “英足总那边表示会适当介入此事,您的意思是?”帕特*莱斯在心叹了口气,脑海里浮现那张熟悉的笑容。

    眯眯着眼睛,笑容可掬的家伙,知不知道自己已经闯了大祸呢?

    “已经罚款停赛了,还想怎样,召开听证会?”温格粗声粗气地打断了助手的回忆。用力敲了敲桌子上的报纸,“这里,如何解决!”

    “只有用时间来冲淡一切了,我想,任何辩解都于事无补的情况下,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应对方式。”帕特*莱斯苦笑着摇了摇头。双手一摊,问道:“球员情绪肯定会受不小影响,要不要专门为此事召开一次会议?”

    “好的,时间你来安排。另外留意观察一下,我不希望看到他们因为这种事情变得兴奋或者气馁,那不是职业球员该有的态度!”温格逐渐消退的火气又有点燃的趋势,说罢腾地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

    “尼古拉的转会”帕特*莱斯紧追了两步,欲言又止。

    “他就不能消停会儿?”温格顿住脚步。一脸的不耐烦。

    “皇马会不会临时压价?”帕特*莱斯压低了声音问道。

    “你的意思是?”温格显然意识到助手的话含义了,于是瞪大了眼睛。

    “会不会因为他们私下达成了协议,才这么肆无忌惮地把消息捅给媒体?”帕特*莱斯环顾了下四周,把声音压的更低。

    两人周围已经有工作人员出没了,温格却视而不见般提高了音量,“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占小便宜终究要吃大亏!”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忍不住在心吐槽。

    动辄上百万英磅呢。也算小便宜?

    仿佛看出来助手的想法一般,温格摇了摇头。“眼前利益看的太重,哪儿还有心思放在当下,未来?”

    “是,是,您说的是。”

    帕特*莱斯随口应和着向外走,没一会。迎面走来的家伙让他脸色又难看起来。

    佩蒂特!

    这家伙想干嘛?

    “这是我的转会申请。”

    简单的招呼之后,佩蒂特直入主题。

    话一出口,帕特*莱斯和温格同时脸色难看起来。

    事情明摆着,面前这家伙是来补刀的!

    可即使明白这家伙想干嘛,他们也无从开口劝阻。

    “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状态下。我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竞技状态。”

    这样的回答从眼前这家伙口说出来再正常不过,以至于两人对视了一眼后居然同时保持沉默了。

    佩蒂特显然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转会申请递到主教练手后,打了声招呼就走人了。

    温格转身快步走回办公室,把手的纸摊开,逐字逐句地细瞧起来。

    “您有什么打算?”帕特*莱斯等了好一会也没等到答案,于是只好开口询问。

    “他这是在要挟我?”温格气的够呛,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忍不住爆发了,“他也不想想,离开了阿森纳的战术体系,他的个人能力算的了什么!巴塞罗那是支什么样的球队不能只看表象,西甲与英超也完全不同,他凭什么认为自己能闯出一片天?”

    “您的打算是?”帕特*莱斯明显不是头一次见识了,听着听着忍不住又问。

    “谅着吧,没空理他!”温格把转会申请扔进抽屉,余怒未消,“都是些见风转舵的高手,帕特你说的没错,刚好可以借此机会看看有哪些人在心不在的!”

    “圣诞赛程很快就要开始了,您还是”

    帕特*莱斯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廷斯*莱曼的转会尽可能的加快进度,当事人的承诺有时候并没有多大作用!”

    家,午饭前。

    尤墨虽然不是不告而别,但走的也够匆忙的,一家人都感受到了些异样,于是这一上午的话题就没离开过他。

    直到午的时候,闲来无事的江晓兰打开了电脑,才发现更值得讨论的事情被所有人忽略了。

    “从天使堕落成恶魔,从救人英雄到伤人凶手,o的转变让人可惜,可叹!”

    “入队仅仅五个月不到就尽显球霸本色,阿森纳的更衣室面临剧烈震荡!”

    “阿内尔卡因伤缺席两至周,东方少年为何下手如此之狠?”

    “据悉伤人事件原因早已种下,后续还会有劲料爆出!”

    江晓兰的小心脏哪容她一条条地读完评论,刚念了没一会,就头晕目眩地躺倒在沙发上了。王瑶在一旁看的清楚,扶她躺下之后不无担心地询问了好一会,总算收获了还算踏实的答案。

    “没事的,我相信墨墨。”

    与她相比,王丹的反应就激烈多了。

    身为记者,看同行报道的角度自然和普通读者不同,弗格森一眼就瞧出来的事情同样被她第一时间分析出来,算是给一家人吃了颗定心丸。

    事情明摆着,阿内尔卡转会这件事情上,阿森纳队现在是别无选择,不得不卖。即使温格心念念地想卖个好价钱,也架不住舆论重压。

    毕竟这只是职业足球而已,又不是真正的战场,实在没理由让当事人带着心理阴影继续留下。

    不过,即使阿内尔卡顺利转会,尤墨所面临的局面依然不会好转多少。

    要知道,球队内部数量庞大的英格兰本土球员依然视他为外人,这件事情一爆出,他们同样会拿了鸡毛当令箭,戴起有色眼镜看人。

    “怎么办呢,想来想去也没个好办法。”王丹被评论的尖酸刻薄劲刺激坏了,饭都没吃下去几口。

    “该来的躲不过,与其气的吃不下饭,不如把它们扔在一旁,该干嘛干嘛。”王九经显然也是经历过屈辱年代的主儿,此刻神情颇为豁达。

    “是啊,墨墨既然是有意而为,不可能觉得这件事情会一直隐瞒下去。”周晓峰略感诧异地望了一眼亲家,点头道:“目前来看真的什么也做不了,勉强为之的话还不如按兵不动。”

    “这些媒体看来都得了老年痴呆了,阿内尔卡是个什么货他们居然忘了吗?”张楠袖子一捋,架式摆起。

    “媒体就是这样,总会有意无意忽略一些内容,再刻意放大另一些内容,以此形成鲜明的对比来搏人眼球。”王瑶其实也是个圈人,此刻分析的头头是道,“他们其实也并不是一心盼着谁好谁坏,甚至在他们心,衡量对错的标准都可以随时改变。所以这种事情千万别和他们较真,不然很容易没玩没了地惹人生气。”

    说罢还觉得不够,又补充一句,“就像那些闻着血腥味的秃鹫一样,唯恐天下不乱,伤口不深!”

    “那以后呢,墨墨的形象还有办法挽回吗?”江晓兰心情稍稍好转了一些,不过担心还是满满的。

    “挽回?”周晓峰在一片摇头叹息反问了一句,顿时吸引来所有人的目光。

    “为什么要挽回呢?墨墨做错了什么?事情的真相都没有大白,谁先挑衅,谁先动手他们都没搞清楚!”

    ”对这些有奶便是娘的家伙们而言,只有真正的实力,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