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莲毫不掩饰的惊呼声,两人迅速战成一团。

    尤墨的抢攻看起来声势浩大,最开始那一声狮吼也确实让他占了些先机,但训练有素毕竟是训练有素,没有要害部位被重击的情况下,迅速稳住阵脚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地下拳手们对于疼痛都有极强的忍耐力,尤墨这种野路子出身的家伙动作灵活性可能超乎想象,重击能力却必然有限,正面进攻即使短时间内占了上风,可距离真正ko对手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不过由于这货前面挖的坑太大,以至于目前这种平分秋色的局面都让观众们惊叹不止了。

    塔纳特在远距离攻防没有占到便宜后,立即选择了距离作战,拳,膝,肘,头,所有能在这一范围内攻击到对手的部位,都被他拿来当成武器,没有任何保留地施展出来!

    其实对于他这个档次的拳手而言,单凭腿法是很难彻底击垮对手的,距离多样化的攻击手段以及贴身后的阴损招数才是安身立命之道。不过由于对手的客人身份在那摆着,凭实力出风头的念头在那吊着,他还不至于用些下滥的手段来投机取巧。

    娴熟的距离攻击具有很强的观赏性,打好了直有行云流水般的流畅感觉。塔纳特虽然年龄偏大,上升空间有限,但这些量身打造的攻击手段没有疏于练习。初步适应对手那随心所欲的攻击方式后,他迅速地发挥出了特长,没几个回合就用一记腾空膝撞命了对手的腹部!

    尤墨被撞的连续后退步才站稳,打架经验同样丰富的家伙没有犯低级错误,即使有翻江倒海的疼痛从腹部涌来,他在后退的同时依然把目光紧紧锁定在对手身上。直到确认对方无意追加攻击后。他才站定了深呼吸,顺便继续消化刚才这一阶段的身体感觉。

    距离的格斗术对于距离感的要求非常高,身体里可以用来当做武器的每一个部位长短都不相同,攻击时发力关节的活动范围也大不一样。如果没有良好的距离感,攻守之间的平衡就难以掌握,很容易在进攻时留下漏洞。防守时顾此失彼。

    他挨的这记膝撞就源于做动作前没有看准双方距离,贸然采用高鞭腿的结果。

    这种距离感源于平时的针对性训练,和步法一样属于基本功范畴,他在此时才注意到的话,明显没有即插即用的可能性。

    不过还好,他的目的本来就不是学习格斗术。

    距离感与步法的结合在足球比赛同样至关重要,特别是各种条件下的射门动作,很可能只因为支撑腿位置靠后了一公分不到,就导致击球部位稍有偏差。最终射门差之毫厘!

    现代足球的发展趋势越来越倾向于高速运动或者对抗完成动作,尤其是在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顶尖球员与一流球员的区别往往就在于这两种极端情况下的动作完成质量。

    换句话说,就是在需要精准度与细节把握的时候,顶级球员们下意识的动作就可以完美无缺地解决问题!

    被人称为“人间凶器”的家伙,除了上肢无法参与比赛之外,全身的任何部位都能成为破门得分的利器。如果能有随之配套的步法相结合,那些看起来匪夷所思的动作就有了精准度上的提高。最终破门得分的可能性也会随之大大提升。

    除此之外还有精神上的收获。

    眼前这个对手存心想踩他上位,动作不但毫无保留。发力也十足到位。和这样的家伙来一场没有规则的较量,畅快淋漓是可想而知的。

    两个阶段为时一分钟不到的较量,他真真切切感受到身体里潜藏的某种东西开始苏醒。塔纳特这一记膝撞仿佛开瓶器一样,把躁动不安的东西释放到了血液,让他只觉得浑身畅快无比!

    就像一直压抑的情绪突然得到了出口一般,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他在这时才明白。离开了凯泽斯劳滕,离开了雷哈格尔,离开了卢伟,他只是把真实的情绪掩藏起来而已,就像面对来访的库卡与克莉斯娜一样。明明心有千言万语要说,最终却只能微笑着一两句话送别对方!

    这种被刻意压制的情感并不会挥之即去,相反,现实的强烈对比反而会在潜意识地加重他对过去的怀念。阿内尔卡朝他扬起的拳头其实没有任何威胁,换作以往他多半只是制服对方就收手了,不至于出手伤人。

    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给温格,帕特*莱斯,阿森纳俱乐部,以及所有关心他的人以怎样的困扰。他突然意识到,这种行为的背后是他赖以创造奇迹的耐心与冒险精神在远离的结果。

    或许,强迫自己在短时间内接受这样一家俱乐部,本身就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他的性格最主体的成分依然是率性而为,从不勉强自己做任何决定。如果老是拿凯泽斯劳滕的成功来要求现在的自己,显然会走入死胡同。

    或许,应该换一种思路,从追逐足球比赛的最原始乐趣出发,通过时间的沉淀来消弥彼此之间的距离,会更好一些。目前这个阶段没有必要背负过重的压力,也无须把别人的责任抢过来扛起。

    或许,对于温格的同情让他好心办了坏事,最终不但没有取得主教练的信任,反而弄丢了自己一贯的安身立命之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如同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一样,法国人决定在自己任期内给这家俱乐部盖一座球场的时候,就注定要走过一条崎岖坎坷的路。外来的帮助可能会让这条路上的拦路虎更少一些,但过于积极的帮助显然有越位之嫌。甚至一不小心还会让位高权重者心生警惕,刻意拉远彼此之间的距离。

    现在,是桥归桥,路归路的时候了。

    场上。

    塔纳特显然觉得对方有些认怂了。于是站定,眼神各种睥倪。

    尤墨其实也不着急。

    他不是来求胜负的,他只是想让自己体验一下站在擂台场上面对危险无比的地下拳手时,身体的潜能是否还在,心的危机感能否转化为积极的动力,帮他度过这样一段不适期。

    又对峙了约摸一分钟多钟后。塔纳特自觉已经把光辉形象深入人心了,于是不再继续装x,正面大大咧咧地靠近过来,抬脚就是一记正踹!

    这种踹法有种明显的居高临下感,如果成功命对手,搁观众眼里就是妥妥的实力碾压。不过凡事有利必有弊,正踹若想完全发力,身体必须后仰才能保持平衡。塔纳特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可在他眼对手即使体力已经恢复大半。心理上肯定快崩溃了,他只要表现的更强势一些,压根不用费力就能搞个完胜出来。

    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一直小碎步移动的尤墨,突然一个箭步迎上,身体在左脚迈出一步后迅速降低重心!

    塔纳特只觉得眼前一花的功夫,对手已经不见人影!

    心知不妙的他赶紧收腿站定,可惜还没等右脚踩实地面。左脚后跟处传来的剧痛就让他只能在天旋地转回味刚才发生了什么。

    右腿低扫,俗称“扫堂腿”!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所有围观者都有些傻眼,甚至连不远处正踢钢管的家伙都忍不住抬起头,瞄了眼擂台场之后,跟着他们一起发呆。

    什么情况?

    这家伙不是吓的要尿裤子了吗,怎么能尿完了回来就变成超人了?

    塔纳特也是的,命一个膝撞就以为比赛胜负已定。可以随意拿捏对手了?

    太大意了吧?!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

    诺伯特*维纳嘴里念叨个不停,心里却乐开了花。

    在他看来,塔纳特戏演全套,逼真度堪比影帝。客人肯定会对过程满意无比!

    “怎么不追加攻击呢,对手没有因为这一击丧失战斗力啊”

    丹妮娅瞧见场上两人又恢复对峙状态后,急的直拍大腿。

    她浑然忘了,尤墨被膝撞顶的直往后退时,塔纳特同样没有乘人之危。

    当然,两人的目的肯定不同,只不过以尤墨的性子来看,相同的情况下礼尚往来才是必然选择。

    “好帅哦”

    依莲从两人交手开始就处于花痴状态了,此刻更是目眩神迷。

    其实她一眼就看出塔纳特的小九九了,打心眼里她也不喜欢这么爱踩人上位的家伙,不过能因此见识一番这位神秘来客的身手的话,拿来当棋子也不错。

    “塔纳特大意了,这样的低扫应该在预料才对。”

    约瑟夫独自站在一旁,若有所思。

    俄罗斯人没有正式战绩,目前档次也差着场上家伙一级,按理说应该急着上位才对。可尤墨刚刚在他的气势之下当了逃兵,转头就能若无其事地放翻差不多档次的对手,这份心态让他震动不小。

    难道面对挑战的时候,看清楚自己才是真正的自信体现吗?

    或者说,放低姿态只是诱饵,真实的实力无须通过面子工程来体现?

    场上,塔纳特懊恼不已。

    他在个月前输了一场比赛,现在伤愈复出不久,正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时候。这要连个门外汉都能轻松将他干翻在地的话,一张老脸实在没地方搁!

    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他明白无误地因为大意在众人面前丢了一盘脸。如果再继续犯错送给对手机会,不能用真正的实力碾压对手的话,地下拳手这个行当显然已经不适合他了。

    不可能!!!

    对峙结束的很快,塔纳特眼精芒突然爆起,一直横向移动的脚步猛然向前跨出一步,左手握拳回收,右肩带着整条右臂划了一条大弧线!

    这记凌厉的右勾拳速度奇快,后退是肯定来不及的,身体后仰的话得幅度非常大才行。这样的两种选择第一种可以直接排除,第二种破绽太大同样不可取,因此硬碰硬的格档就成了唯一选择。

    任何一对一的较量,把对手逼的只有一种选择时,自己就成功了一半。

    塔纳特深信这一点,速度奇快的右勾拳其实力量并未用足,只要对手想当然地架起左臂格档,他那蓄势待发的左拳将会以更强的冲击力命对手下巴!

    简单点说,就是他的虚招用速度威胁对手,实招用力量解决战斗。

    尤墨的顿悟,从发现对手紧握的左拳时就开始了。

    一对一的对抗,双方速度与力量的对比是永恒的主题。

    速度快往往意味着动作快人一步,但若一味求快的话,重心自然控制不力,力量也无从谈起。

    对抗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带球方不断地用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干扰对手,明显的频率优势仿佛已经完全占据了主动权,可突破的那一瞬间如果不能把速度与力量完美结合起来,最终的结果很可能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同样,对抗过于强调力量,甚至刻意制造身体接触来放大力量的作用,最终的结果往往不是犯规就是就是被过。

    对于尤墨这种有球技术一般,脚下频率不快,速度也达不到顶尖水平的家伙而言,自然而然地在对抗更倾向于力量带来的效果。因此他在拿球面对防守队员时,极少通过假动作来搏取时间与空间,更多的选择是一脚传球。

    选择如此单一,防守方自然心无旁骛。可事实上他的肌肉爆发力相当惊人,短时间,小范围内,他完全可以通过并不复杂的变化来为自己搏得更多的选择空间。

    如果对手不上当,那他的队友就获得了宝贵的跑位接应机会,如果对手选择上抢,那对抗的力量优势会让他成为球场上的虎式坦克!

    一直以来,他在抢点射门武器花样百出,摆脱过人方面却一无是处,即使作为前场支点存在,也往往在皮球来临时交待于头球摆渡或者回传横传。这种畸形的状况直接导致他的收成下降了很多,也间接导致球队在他上场时战术选择单调了不少。

    是时候用一招鲜来吃遍天了!

    “哇,怎么回事!”

    伴随着一声惊呼,尤墨双手撑地,迅速从地上一跃而起。

    不远处,塔纳特像是失去知觉一般,滚个不停。(。。)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