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什么?!

    只有眼力高如同档次的拳手,才能看清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塔纳特右平勾拳在前,目标是对手的太阳穴,左上勾拳在后,目标是对手的下巴。两拳前者所走路线较长,但速度奇快,目标又是致命部位,即使力量不大也不能不防。后者所走路线较短,又是后招,因此有充足的发力时间和隐蔽效果。

    两拳无论角度还是时机都拿捏的天衣无缝,强如约瑟夫在那一瞬间也只能采取守势,通过自己对塔纳特的了解,用连续的格档化解攻势。

    结果尤墨的选择让他大开眼界!

    右脚向前踏出一步,以右腿为轴,180度逆时针旋转,左肘挥出!

    右平勾拳本来就是逆时针弧线攻击,如果目标也在逆时针旋转的话,即使命,力道也会被卸去大半力道。左上勾拳是后招,本意是蓄力后隐蔽出招,结果拳头刚刚挥出,对手的身体就主动凑过来了。

    如此一来,塔纳特的右拳最终抡空,左拳虽然命,但由于挥拳距离过短,应有的威力完全发挥不出来!

    所有的攻击动作都有最适合的距离范围,太长则招式用老,太短则威力发挥不出来。尤墨的应对策略是通过旋转把对手偏长的攻击线路进一步放大,偏短的攻击线路进一步缩小,虽然只是简单无比的迈步转身,但效果好到难以想象!

    除此之外,高速的旋转,平平无奇的肘击作用被充分放大,仅仅只是一击,塔内特就躺在擂台上足足十秒没爬起来!

    其实如果现场有高倍摄像机的话。约瑟夫就会发现自己的判断还是不够全面。

    尤墨的肘击在命对手之前肩关节是处于收缩状态的,直到旋转完成大半时才开始外展,等到双方前胸快贴着后背时,强大的背阔肌迅速爆发出惊人的力量,瞬间就把速度平平的肘击变成了伤人利器!

    “寸劲”的技巧已经被他融汇在每一个动作当,追求的就是短时间。小空间内的爆发力。约瑟夫,塔纳特这些欧洲拳手们可没有经历过这种训练,实战也未曾遇到过这样的对手,看不出来正常之极。

    不过现在看不看的出来都不要紧了。

    塔内特在十多秒后站了起来,就在众人瞪大眼睛以为两人还会继续较量下去时,他抬起的左臂像是牵扯到痛处一样,软软地垂了下去。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应该是伤着肋骨了。

    如果这是一场正式的地下拳赛,那这种伤势并不足以就此结束比赛。即使赢面很小,塔纳特也绝不会放弃。

    可惜这样一场比赛输赢只是面子问题,心再有不服,较量也只能点到为止。

    果然,还没等他主动表示些什么,诺伯特*维纳的声音就响起来了。

    “好了,到此为止,约瑟夫去把奎林叫来。给塔纳特瞧瞧。”

    声音里有满满的惊讶以及长出一口气的畅快感。

    对于庄园主来说,送上门的金主是万万不能得罪的。管他是侥幸还是实力所至,目的达到就行,塔纳特的个人情绪简直不值一提!

    至于肋骨受伤这种小问题,放在庄园里的头号拳手身上可能会造成不小的损失,放在档a级拳手身上压根没人当回事。

    塔纳特同样明白自己的处境,眼的恨意即使能够掀起滔天巨浪。这会也只能乖乖地装孙子。

    和他相比,约瑟夫就纯属打酱油了。

    俄罗斯人依然念念不忘不于两人对峙时的紧张气氛,本以为这场较量结束后就有机会大显身手了,结果没想到自己居然成了跑腿的了。

    不过还好,见识过对方的身手之后。他觉得自己已经有收获了,还有较量机会当然最好不过,没有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太棒了,有什么收获?”丹妮娅毕竟是专业出身,兴奋了一会就果断收了笑容,仔细打量了一下刚从擂台上下来的家伙之后,问出的问题颇有深意。

    她观察的很仔细,尤墨虽然表情还算轻松,整个身体却像是超负荷运转后快要散架一般,从头到脚透出一股疲惫感。和这家伙打交道次数多了,她才不信他是为了显摆才来这里的。

    “累啊,累。”尤墨有气无力地哼哼着,仔细听的话仿佛有股98世界杯主题曲的感脚在里面。

    本来顺势挽住他的俄罗斯姑娘不疑有它,右手一环,左手一拽,184的家伙就倚在她身上了。

    “那就回去再说吧,晚饭麻烦送到我们房间来。”丹妮娅心知肚明原因所在,和诺伯特*维纳打了声招呼后,搀着尤墨开始往回走。

    与地下拳手这种极度危险的生物较量,体力上的消耗可能还在承受范围之内,注意力高度集所带来的精神消耗才难以承受。

    毕竟和平安全的日子过惯了,乍不乍来到需要考虑性命问题的擂台上,是个人都会觉得紧张无比。

    “哦,好的,有什么事情请随时吩咐。依莲,去帮帮忙。”诺伯特*维纳可不想再节外生枝了,说完不忘猛使眼色给苏格兰侍女。

    依莲早就兴奋的跃跃欲试了,这要不是考虑到眼喷火的塔纳特急需安慰的话,她才不会放弃傍金主的大好机会。

    眼下庄园主的眼色再明显不过,就是想让她横插一脚,省的客人一天闲的没事干!

    “不用了吧,我自己能行。”丹妮娅闻声转头,看了眼危险无比的竞争对手。

    “别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帅气的oke先生分量可不轻哟。”依莲话虽然是对俄罗斯姑娘说的,眼睛却一刻不停地在尤墨身上打转。

    目的简直昭然若揭!

    “多,多谢夸奖。”尤墨听声辨人的功夫非同一般,都不用抬头,两人话的醋意与媚意就被他准确接收。迅速派上用场了。

    他可不想让让丹妮娅情根深种难以自拔,因此成功竖立起花心萝卜的形象是件时不我待的事情。

    俄罗斯姑娘果然皱起眉头,瞪了眼主动扛起这货另一只胳膊的家伙。

    依莲真没有拆散他们的打算,奈何身旁这家伙神秘光环太过吸引眼球,是个女人都会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一掷千金也就罢了,居然还能横扫千军?

    她今年才20刚出头。正是姑娘家无限向往英雄的时候,地下拳手们再厉害,在她眼里就是些杀人机器。能用凡人之躯战胜他们的家伙,得有多少惊爆眼球的故事?

    只可惜是个东方男人,嫁给他是没指望了

    人各怀心事,默默无语地走了一截后,尤墨生怕自己演技露馅,于是继续火上浇油,“你们和这些危险之极的家伙们成天打交道。不会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吗?”

    依莲正拽着这货的手有意无意地往自己的胸前高峰上放呢,听了这话吓了一哆嗦,开口的时候就有点结巴:“还,还好吧,他们其实”

    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这么关心她吗?”丹妮娅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声音里的怨气足以让心虚的家伙肾都开始虚了。

    “我想了解一下那种恐怖的杀气背后,是种什么样心理状态。”尤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和理由正常一些,他可不想为了让俄罗斯姑娘知难而退就给苏格兰姑娘以无限希望。

    “哦。我猜猜看。”丹妮娅果然成功转移了注意力,皱眉沉思了一会才开口说道:“他们必须在平时的生活不断地给自己暗示。并且努力压抑正常的需求,才能在擂台场上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你想想看,一个拳手如果不能在每一场比赛都保持100%的注意力,被人ko甚至死掉都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是的,他们的生活往往单调的可怜,很多人甚至都不敢多看我们一眼!”依莲果断放弃了小心思。朝尤墨眨了眨眼。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越被拒绝越容易激起当事人的好胜心。苏格兰姑娘本打算满足一下好奇心的,被人用这种方式拒绝之后反而燃起了斗志。

    先来有什么了不起的!

    “哦,意思是平时物质与精神的匮乏培养了他们的**感,上擂台反而是种解脱了?”尤墨完全没有察觉到空气燃烧着的小火苗。依然沉浸在想象的世界里。

    “哪有,他们的训练环境你又不是没看到!”丹妮娅随口反驳之后,疑心顿起。

    依莲显然没有庄园主那般人老成精,听了这话立即解释道:“哦,那是现在。他们在训练营的时候可没被当成人来看,久而久之,性格上的影响就带到现在了。”

    “难怪。我们见识到的这些家伙都是些半成品,最开始的加工阶段要残酷的多。当然,那里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瞧瞧的,你可别又异想天开!”丹妮娅一脸恍然,转头警告身旁的家伙。

    尤墨才没兴趣研究那种残酷条件下的训练方式。

    一来是拖家带口的状态下,想要重现那种环境太不现实。二来凡事不能太过,过犹不及。他的战场依然在足球领域,涉猎其它战场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筹码而已。事实上对他来说,眼前这段经历真正有用的,除了正面交锋带来的体验外,就是高水平拳手们如何保持自身状态了。

    能领略金字塔顶端风采的家伙,天赋已经不是最重要的,方法上的突破与坚持才是决定因素。

    “斯蒂芬*古兹曼出去打比赛了吗?”

    话音刚落,两女一起惊呼,“不是吧你!”

    这货挠了挠头,解释道:“我可没打算和他来一场较量,只是想找他聊聊,看看能否有思路上的提示。”

    两女点点头,心思稍定,可没过一会,依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期期艾艾地开口说道:“塔纳特,就是今天被你击败的那个笨蛋,和斯蒂芬*古兹曼关系非同一般”

    丹妮娅听的心一凉,真恨不得拽起这货就回伦敦得了。

    还惜还没等她有所表示,让人蛋疼的声音懒洋洋地响起,“刚好啊,不然真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庄园主。”

    “靠,你不要以为自己侥幸赢了个档a级的家伙,就以为自己已经是顶级水平了!”丹妮娅心跳一阵加速,边说边咬牙切齿,“斯蒂芬*古兹曼目前战绩是95胜2负,水平已经到了最高档次b级水平,只要迈过百胜大关且输场不超过次,a级水平就拿下了!”

    “是的,级之上还有高级,高级过后才是顶级。老实说,塔纳特虽然有正式战绩,但上升潜力远远不如约瑟夫,今天他的状态也不太好,可能还有些轻敌”依莲也是边说边观察身边家伙的表情,说完又生怕自己的话引发对方不满,于是又补充,“其实您今天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如果还想切磋的话,找约瑟夫就可以。他的脾气比较温和一些,不像斯蒂芬那么冷酷。”

    “就是,你之前为何没开打就跑了,难道你也会紧张的腿发抖吗?”丹妮娅顿时记起关键情节来,没说完就开始捂嘴笑了。

    人此时已经回到了房间里,两女把他放在床上之后,俄罗斯姑娘当起了甩手掌柜,苏格兰姑娘则在一旁并不娴熟地伺候鞋袜。

    “是啊,好久没有那么紧张过了,真是怀念。”尤墨仰头看着天花板,一脸神往。

    “靠,有什么值得怀念的?”丹妮娅理解不了他的脑回路,只能一脸鄙视。

    “从凯泽斯劳滕毕业后,我就开始吃老本了,坐吃山空要不得!”尤墨只觉得脚上传来一阵清凉,于是双手枕头,给了依莲一个微笑。

    “场上比赛的时候太过紧张也不好吧?”苏格兰姑娘心如水般荡漾开来,脸上笑容更甚。

    “就是啊,腿抖了还怎么踢!”丹妮娅早就发现敌情了,这会念完了老梗的同时,脸一绷。躺在了尤墨身边。

    这货真心是习惯了,也没注意身边是谁,不由自主地伸个胳膊搂在怀里。

    居然先叹气,才开口念叨。

    “不一样啊。”

    “凯泽斯劳滕从乙级联赛出发,所有人心头都憋了一口气,都不缺紧迫感。所以我在他们间起的作用是缓解压抑气氛,让足球回归游戏本质。”

    “现在不一样了。”

    “阿森纳虽然不承认自己是顶尖豪门,但这赛季的家伙们其实都是这么认为的。如此一来,他们身上是放松太过,紧迫感不够。”

    “如果我还是保持原来的节奏混在他们其,时间久了大概人们就会找不见我了。”

    “激*情,热血,火爆,这些东西被我丢哪儿去了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