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的记性其实不错,只是年代太过久远,一些细节上有所遗漏。

    原定于2000年6月举行的俄罗斯大选,因为叶利钦1999年最后一天的突然辞职而提前,最终2000年月普京成为第任总统。

    这货故弄玄虚的提醒并无决定性作用,商业天才不可能意识不到俄罗斯大选带来的危机。

    当然,拆分,甩卖,转移资产这种事情,早作打算与仓促决定之间的差距很大,他这个局外人提出的建议如果能顺利传到阿布耳,商业价值还是不能小瞧的。

    至于为何要这么做,随后和卢伟的电话聊天透露了几分信息出来。

    这货在阿森纳捅了这么大的蒌子,想不惊动老人家是不可能的。卢伟本打算圣诞节前两家聚会时再问问具体情况,结果雷哈格尔的电话直接打到了他的手机上,好一通询问。

    老头儿没问尤墨问卢伟,显然也是怕触及往事,情难自己。

    毕竟这一老一少脾气最相投不过,即使一年不打一个电话,彼此心里都会常常掂记。眼前这种事情爆出,毫无疑问自己的得意弟子在阿森纳过的并不愉快。他若直接打电话问起,得到的信息反而容易被刻意误导。

    卢伟当然明白他的心思,于是电话打过来之后提都没提雷哈格尔的名字。

    时间流走的太慢,感情丰富的家伙们伤口愈合更慢。

    尤墨刚好要找个人倾诉自己的悲惨命运呢,撞上枪口的家伙可不能随便放过,于是一通神侃之后,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历史向前滚动的车轮的确可以因为人为而改变,但个人力量毕竟有限,大势所趋不会变。想在潮头屹立不倒。就得看清楚潮来潮往的方向与力道,用积极参与的心态顺流而下,才能获得足够的助力,成功避开漩涡与暗礁。”

    “商业天才不需要外行在那指手画脚,无论我做了什么,阿布最终还是会放弃热刺选择切尔西。这样一来。顺水推舟得个人情岂不比自讨没趣来的有意思的多。”

    听到这么无耻而精辟的分析后,卢伟难得无力吐槽,于是任由那货继续神侃。

    “温格从骨子里痛恨蛮不讲理的金元足球,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处说,是身为权力最大的两个俱乐部主教练之一,他这种思想决定了球队的风格理念不会动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来人往旗帜不倒。”

    “坏处说,是越对比越寒碜。留不住人也就罢了,自身心态扭曲罪莫大焉!”

    卢伟忍不住提醒,“还有心思说这些?你这货快被扫地出门了吧,左拐打个酱油再来找我?”

    这样的提醒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尤墨当真沉默了足足两秒,才长叹道:“看情况吧,你们今年拿不拿的到欧冠还是两说。”

    听了这话,卢伟只觉心脏猛然抽紧。

    这么些年了。这种应激综合征的感觉依然是那么清晰。

    “你故意的?”

    尤墨即使隔着话筒也能听出对方的情绪变化,他甚至非常清楚卢伟的建议背后。包含着怎样的复杂情绪。

    为了帮兄弟实现梦想而饱受磨难,当事人可能会拍着胸口自豪无比,坐等成功果实的家伙呢?

    “哪有,我忽然想通了,觉得既然是豪门,那一年拿几个冠军岂不正常之极?要是继续坚持我在凯泽斯劳滕的做法。最终只会培养出一个个骄横跋扈的家伙出来,岂不扫兴?”

    听了这话,卢伟难得沉默。

    他们这一路走来,虽然在外界看来身份一直是球员,可实际上凡是被他们相的家伙们。无一不被当成幼苗在悉心呵护。

    换句话说,就是他们一直在兼任教练甚至主教练的职务!

    少年队的时候一切都比较简单,他们的一言一行就能影响一大票人,所作所为也不用太顾忌对方的面子问题。

    到了成年队之后,耐心培养,悉心照顾,这些东西对于起点偏低且目标不大的小俱乐部球员们来说非常合适,真正放在豪门俱乐部里的天之骄子身上,起逆反心理都是小事,反目成仇也再正常不过!

    你谁啊你,帮我目的何在?

    竞争越激烈,小团体的存在越容易扰乱秩序。尤墨若想成为阿森纳的旗帜人物,坐稳更衣室老大的位置,显然不可能延续他在凯泽斯劳滕时的作法。

    尽可能地一视同仁,当断则断,宁愿失血也不能容忍害虫继续留在更衣室,这才是豪门老大的所作所为。

    就像教父一样,手段与能力同进,仁慈与冷血并存。

    只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豪门尤其是只见新人欢笑不见旧人哭,以尤墨那悲惨的黑历史来看,怎么可能一视同仁的了?

    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离别,心还能正常跳动吗?

    “哦,说说看,在那里搞什么?”卢伟心不在焉地听他胡扯了一会,开口问道。

    “打黑拳呢。”尤墨才懒的仔细解释,随意糊弄几句后,话锋一转,“对了,我打算开始练习有球摆脱能力,有何建议?”

    如果说还有一件事情能让卢伟心情好转起来的话,那上述内容无疑是最佳选择。

    身为尤墨的狗头军师,他这一路没少劳心费神。从最开始的前锋到现在的自由人,从平时训练方法到赛后查缺补漏,从长远规划到阶段性目标,他那严谨细致的头脑发挥了极大作用。严格来说,除了为人处事这一块不用他指点外,他才是尤墨的球场导师。

    有球摆脱能力是进攻球员必备的素质,即使不能成功突破,扯出空间来一脚目的明确的传球也比扛住对手等待支援要主动的多。现代足球在往前高速发展,比赛节奏只会越来越快,进攻少打少的机会转瞬即逝,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放大反击威胁。那越高水平的对手越能轻松应对。

    尤墨在之前的阶段已经有了战术体系方面的大量学习,身为旁观者,他不需要投身其,只要在机会出现的一瞬间来到属于他的个人领域就行。但是随着比赛档次越来越高,对手越来越强,进攻组织多一人和少一人的差距势必会无限放大。成为比赛的胜负手之一。

    尤其是面对防守体系完整,单兵防守能力出色的意甲球队,他若不能在进攻组织给予帮助,那队友们所面临的防守强度肯定会上升一个档次,创造机会的可能性也会大大削弱!

    想成为真正的自由人,只是理解战术体系如何运转并不足够。能够在必要时投身其,又能在机会出现前抽身而退,静待杀机,这才是球场上的统治级表现!

    “阵地战做为支点以及面对包夹的时候。摆脱难度太高,对于你这种技术水平落后,学习能力平平的家伙而言不现实。”

    卢伟果断泼了瓢冷水后,继续缓缓道来:“不过在正常难度下的进攻组织,你若能插上一脚的话,战术选择无疑会多出来不少。尤其是以进攻路线繁复多变著称的传控流球队,更需要出其不意的发力点。如果只是为控制而控制且又缺乏犀利爆点的话,会把比赛变得乏味之极。”

    “是啊。当年我欣赏过一段时间巴萨和西班牙国家队的表现,后来看多了直打瞌睡。”尤墨果断点头。忙不迭地承认自己多情种子的身份。

    “那很正常,任何新鲜事物一出现总是容易吸引眼球,如果球员执行能力够强,取得的成绩还不错,立球迷倒戈的可能性自然大涨。”卢伟当然明白这货在担心什么,于是主动排忧解难。“放心,阿森纳的风格并不是多看重控场效果的那种类型。快速,直接,向前,进攻欲*望强烈。这才是标志性的风格。”

    听了这话,尤墨放下心来。

    这货自家人知自家事,真要长期待在一支倒脚倒的人昏昏欲睡的球队,上不上场都让人蛋疼无比。

    其实阿森纳队的比赛他也没少看,只不过戴着有色眼镜的情况下,评分自然不高,恶意揣测的可能性到是不低。

    “难怪防守这么烂。说说看,怎样的摆脱方式适合我?”

    “你的特点是身体灵活性高,控制力强,速度一般般,爆发力还不错。由于块头在那摆着,技术水平搁那放着,伊布那种脚下活你干不了。”卢伟逐一分析完毕,开始直入正题,“拿球摆脱第一要务,是停球的目的性与技术动作的准确性,你身边就是活生生的大师,不过可能已经被你传染,打人上瘾了。”

    听了这话,尤墨只能通过无语来表示钦佩了。

    不为别的,只为这强大的主角光环。

    “丹尼斯从小一直在水泥地上踢球,因此平衡感惊人,更为难得的是他的节奏把握非常好,停球之前的步点调整,身体姿态转变,球路判断都属顶级水准,停球那一下的动作举重若轻,完全把这种足球场上最基本的动作演绎的出神入化,直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境!”

    说完还觉得不过瘾,卢伟于是又补充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冰王子飞起来是为了停球,坎通纳飞起来是为了踹人。’”

    满满的嘲讽跃然纸上,尤墨只能哭丧着脸的表示两人都是好样的,自己木有那么大的目标。

    这货停球水平不能说是一停几米远的档次,可比赛不是训练,实战传给他的球往往是不得已的选择,停球的难度也往往花样百出。上刀山下火海他不怕,拿起绣花针伤人于无形他可不办不到,尤其是身边一堆技术流的家伙在那看着,说不丢人那纯属脸皮够厚。

    卢伟当然明白他的心思,难得没有肆意嘲讽,反而破天荒地安慰道:“你的球感其实不差,有球技术的缺点来自于身体对抗带来的负作用,过于追求发力技巧的同时,力量控制自然不到位。严格说来还是因为一贯的自我定位不同,让你在皮球来临又不能射门时,第一时间考虑的是如何把皮球安全转移。”

    这话一说。状况立即豁然开朗。

    有球摆脱能力追求的是进攻的锐利度,追求的是风险投资带来的巨大效益。身为标准糙哥一个,尤墨在前场拿球的时候极少会做出冒险选择,这其实与性格无关,只是因为以往的自我定位和踢球方式有关,改变起来虽然艰难。但明确了目标之后心里自然有底气的多。

    “明白了,找丹尼斯学习打架,哦不,停球技术,对吧?”

    卢伟对这货的屡教不改也早已习惯,此刻不慌不忙地说道:“停球之前的观察决定了停球的目的性,停球的目的性决定了停球动作,停球动作的质量高低决定了摆脱的可能性。所以不要自惭形秽,个子太高不是你的错。起点太低也不是件坏事。”

    绕口令一般的步骤让这货有点晕,于是继续问道:“是让我找丹尼斯学习停球技术吧?”

    “和射门技术一样,停球也是千锤百炼下到功夫才能成大师的,有高人在一旁指点干嘛不用。”卢伟对这货的死脑筋很是头痛,疾颜厉色教训一番后,有些感慨,“其实说起来你去阿森纳我来曼联也不是坏事,至少平时面对的家伙们或多或少都有点绝活让人眼馋。”

    尤墨一听这话马上心知肚明。

    这家伙是看上贝氏弧线了!

    “哦。你看上王老吉的单骑闯关了啊,行。我找个机会和他说说!”

    不等卢伟咳嗽声响起,这货又继续自导自演。

    “不对,突破水平你不比他差,远射才是你的弱项,斯科尔斯吗?没问题,我和他一点都不熟!”

    “不熟说个蛋。还是说说你自己吧,打算怎么善后?”卢伟懒的和他胡扯,生硬地拉回话题。

    “善后?善什么后?”尤墨扮天真无知纯洁状。

    “后方的后。阿森纳更衣室,俱乐部不算在内。”卢伟话一出口,自己先皱起了眉头。

    国内那帮黑子又该倾巢出动了吧?

    “家里还好。其它的随它去了。”尤墨才没他那般考虑深远,随口说完就急匆匆挂了电话跑去开门。

    这货本来说要帮丹妮娅打饭的,结果俄罗斯姑娘时刻不忘保持警惕,坚决把他拦下自己出了门。

    “和谁打电话聊这么久?”

    丹妮娅端着个大托盘进来,一脸怀疑。

    “阿历克斯嘛,聊聊你的身材。”尤墨满嘴跑火车,注意力全在食物上。

    “e?“丹妮娅轻扭腰肢,抛了个媚眼的同时,给出了答案。

    尤墨真心佩服女人的直觉,于是果断伸了个大拇指回敬。

    “除了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人能让你这般轻松。”丹妮娅愈发得意,大眼睛眨啊眨的,未语先笑,“等待的时候我给罗曼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居然知道你!”

    “靠,人怕出名猪怕壮,我得减肥了!”

    “自黑也要有点水准好不好?”

    “你该大的地方大,你说的对!”

    “嘿嘿嘿,和你聊天简直太愉快了。对了,我遇到约瑟夫了,他主动提出想和你打一场。”

    “好啊,省的我还要主动约他。”

    “靠,你好像从没有主动约过我吧!”

    “老婆孩子热炕头,约什么约!”

    “罗曼告诉我,凯泽斯劳滕神话让他对足球的兴趣更浓厚了,说不定将来会买下一支球队哦!”

    “”

    “说不定还会把你买下来哦!”

    “”

    “可惜曼联是不可能了,阿森纳可能性也不大”

    “”

    “说句话要死啊?”

    “唔,切尔西吧,势头正旺。”

    “是哦,这赛季2:0赢的你们没脾气!”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