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等你的好消息

 热门推荐:
    欧冠第五轮小组赛开打在即,阿森纳仍然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

    球队的两名荷兰人已经把尤墨当成了自己人,矛盾爆发之后,他们自然而然地与法国帮对立起来。这两位爷虽然数量不占优势,但个顶个的大腿粗壮,无论球员还是球队管理层都要卖几分面子给他们。

    除了他们之外,永贝里现在也牢牢把持住主力位置,人气一路看涨。这种希望之星在更衣室同样具有一定的话语权,上至教练下至球迷都不会视而不见。尤墨的行为可能让他有些不解,可不解归不解,毫无保留的支持态度不会动摇。

    事关形象问题,新人初来乍到自然不能给人以墙头草的印象。

    这种揣测是英格兰人与法国人的看法,实际上球队没几个人真正了解他与尤墨之间的关系。

    不但不了解,很多人还有些好奇。

    抱大腿居然能抱出爆发般的表现出来,这是什么新姿势?

    更衣室斗殴事件发生后,温格在一周内连续召开了几次球员教练联席会议,结果想象一边倒的谴责并没有出现。

    法国帮心有鬼,声音虽大底气却不足,论点论据也老掉牙的让人摇头。英格兰人始终是一副看好戏的念头在那保持立,既不会顶风竖敌,也不会姑息养奸。如此一来,态度鲜明的荷兰人及瑞典人的发言就显得分量十足了。

    温格其实心也明白,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上赛季的双冠王及世界杯后遗症。这种夺冠后的自然松懈几乎没有人能完全避免,法国人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结果有意无意间却忘记了自己的国籍在更衣室的负面影响。

    年轻人好勇斗狠不计后果算是常态,一棒子打死这种事情他干不出来。因此这一周多的时间里,即使媒体把黑锅扣牢。球迷吵的乌烟瘴气,他依然没有改变初衷。

    主教练是这种态度,第一助理帕特*莱斯又忙着跑上跑下消除负面影响,于是事件爆发后就直奔雷声大雨点小而去了。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周有余,球队内部气氛渐渐不再剑拔弩张,各小团体之间也逐渐放开了谈笑尺度。仿佛事情已经翻页一般,无人再提。

    只可惜这种表象下面,酝酿的是无法调和,甚至只有分道扬镳才能解决的矛盾!

    荷兰人都有点精神洁癖,平日里最瞧不起的就是仗势欺人的主儿。如果没有牵扯到自己也就罢了,职业态度决定一切,可现在他们在这支球队最要好的朋友遭遇了他们最憎恨的事情,心不窝火是不可能的。

    即使尤墨的反击让他们觉得大快人心,也无法弥补双方关系彻底破裂带来的直接影响。

    职场上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彼此之间的负面印象一旦定型。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出发点的改变,或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真实无比地存在于场上场下了。

    场下自不必说,场上表现带来的影响显而易见。

    博格坎普主动申请红牌的事情算是典型案例,这场欧冠比赛骤然响起的埋怨声也不算新鲜。

    比赛第25分钟,场上比分还是0:0的时候,拉齐奥队球员受伤,队医小跑入场。

    前场寂寞空虚的阿内尔卡开始嚷嚷。

    “西尔万。弗雷德里克,别他么起高球找我了。脚下不行吗?”

    这场比赛博格坎普由于恐飞症缺席,维尔托德出现在影锋位置,左右前卫依然是奥维马斯与永贝里的组合,后腰是两名法国人,维埃拉与佩蒂特。

    争夺欧冠小组第一的焦点大战,四名法国人同时以主力身份出现。这份满满的自豪感再结合一周前刚刚暴出的更衣室斗殴事件,阿内尔卡这个当事人自然不会放过复仇的好机会。

    上面的喊话虽然把维尔托德放在前面压阵,可实际上没有人听不出他在针对谁。

    面对这种程度的挑衅,绝大部分头脑冷静的新人会衡量一下双方实力对比,最终以默认居多。

    当然也不排除就势捧住臭脚不放的可能性。

    结果谁都没想到。

    “他们抢的太凶。先缓过劲再考虑走地面。”

    永贝里的声音没什么情绪,表情也一样,只是说出的内容让所有人楞了下神。

    这家伙知道不知道自己在更衣室的状况,还敢跟法国人对着干?

    这话虽然听着挺有道理,但究竟是不是故意而为呢?

    那个家伙还没回来,法国人能放过他?

    果然。

    “怕什么,年轻人没了冒险精神还能有多大出息?”

    佩蒂特的声音随后响起,让奥维马斯皱紧了眉头,

    荷兰人不擅言辞,尤其是针锋相对的时候,他的英一说快了就容易舌头打结。结果久而久之,面对这种情况他的反应往往是沉默压抑愤怒之情。

    不过还好,永贝里暂时不需要他的帮助。

    “那是你的个人看法,我不这么认为。”

    死球时间并不久,听了这话,所有人在各奔东西前心怀各异。

    阿内尔卡转身朝地面吐了口唾沫,一脸讥笑。

    他在最开始挑起事端时没有任何比赛战术上的考虑,就是随口一提。可实际上他给出的建议危险系数不低且困难重重。

    拉齐奥队本场只要拿下阿森纳队就可以提前一轮确保小组第一,如果打平则要看最后一场比赛,如果输球则注定小组第二。这种状况下即使没有压倒性的实力优势,他们也不会放弃一战定乾坤的想法,于是从比赛一开始,阿森纳队的进攻体系就受到了严重干扰与破坏。

    意甲球队本就擅长防守反击,场拦截十分凶狠的情况下,过于追求地面效果会让传球的风险与收益差距甚远。

    阿内尔卡是顶在最前面的支点,任何传球都不可能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舒舒服服地做动作。因此失误再所难免。永贝里是需要大范围回防的右前卫,防守压力颇大的时候,贸然追求进攻效果可能会导致多米诺骨牌般的崩溃效果。

    换句话说,就是法国人玩的起,瑞典人玩不起!

    阿内尔卡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没有被永贝里的回答刺激到。

    另外一个家伙就淡定不能了!

    佩蒂特自觉已是球队大佬一枚。法国世界杯上的高光表现更是大大膨胀了他的自信心。

    眼前算是怎么回事情?

    对着干?而且原因都不解释一下?

    真不把老人言放眼前吗?

    带有这样的情绪继续比赛,结果可想而知。

    阿森纳的进攻依然是老样子,永贝里依然固我,阿内尔卡也没有丝毫改变的意思。反倒是之前表现还算不错的佩蒂特,有些着了魔一般沉迷于路进攻。

    几次无果之后,惩罚在上半场比赛结束前来临。

    链式防守的重之重就是路防守,因此想在阵地战从路打穿对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反倒是瞧出对手跃跃欲试的态度后,经验丰富的拉齐奥队老将们就势回收阵形,让出了部分球权。伺机反击。

    最终攻的兴起的阿森纳队在佩蒂特路直塞被断后,用背景布一般的表现,衬托了对手的强大。

    后腰传威胁球未果被打反击导致丢球,这种状况其实在理解范围之内,丢球后也没有抱怨声立即响起,可所有人心都没有忘记之前的一幕。

    “怕什么,年轻人没有冒险精神能有多大出息!”

    “那是你的个人看法,我不这么认为。”

    这他么的也太打脸了吧?

    场休息的更衣室里。温格并不清楚球场上发生的这一幕。法国人显然对于眼前状况有心理准备,因此寥寥点评几句后就开始了下半场布置。浑然不见佩蒂特那喷火的双眼。

    永贝里仿佛尤墨附体一般,一直报以对方浅浅的微笑,丝毫没有受到威胁后的紧张失措感。

    这种反应加重了当事人的痛楚,下半场比赛一开始,佩蒂特就用一记凶狠的铲断赢得一张黄牌在身。

    随后的比赛法国人虽然有所收敛,但60分钟一过。已经看出哪儿不对劲的温格果断大手一挥,凯*阿什利上,佩蒂特下。

    事情看似已经告一段落,结果注定多灾多难的球队又有人不淡定了。

    英格兰人!

    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主人自居,这支球队获得的赞誉越高。他们也就越看重球队的英格兰元素。伊恩*赖特已经退役,帕洛尔被挤到板凳上不能翻身,眼前这支以攻击力著称的阿森纳队阵,进攻球员几乎不见英格兰人的名字。

    随着上一场比赛阿什利*科尔的横空出世,再加上这一场凯*阿什利背负重任登场,他们俨然看到英格兰人的春天即将来临!

    于是随后的比赛,球队的攻势从一开始就严重左倾。

    其实足球比赛主打一路的状况很常见,发挥出色的情况下不失为比赛的突破口之一。只可惜英格兰人这种缺乏目的性的主攻方向既没有充足准备,也忽略了一老一少的实际问题。

    小的几乎没有高水平成年队经历,面对欧冠淘汰赛级别的对手,不被完爆已经谢天谢地了,频频压上助攻那是自寻死路。老的有经验不假,但久疏战阵带来的影响显然不会被连续替补出战淡化多少,尤其是高水平的比赛,任何缺乏磨合的零件都会成为对方的突破口。

    比赛第分钟,维耶里反越位成功,一脚轻松之极的禁区内推射解决了整场战斗。

    教练席上的温格满脸失望,摇头不断。

    失利在情理之,只是过程让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连续两场失利,球队都没有表现出赢得比赛的强烈渴望,仿佛逆风时不由自主地开始倒退一般,顺顺利利的就输掉比赛了。这种死水般的平静诱发了法国人心的强烈不安,比赛结束后的更衣室里,愤怒的声音足足维持了十多分钟才渐渐平息下来。

    场上队员无一幸免,甚至包括年仅18岁的小将阿什利*科尔。

    这样的过程与结果显然也让所有阿森纳队员们失望之极,就连场休息时还在思考如何给瑞典人点苦头吃吃的阿内尔卡,都停了念头,一脸木然。

    佩蒂特同样面无表情,只是有意无意的目光扫过时,会停留在某个目标上一段时间,再迅速惊醒般移开。

    永贝里察觉了看往自己的异样目光。

    和场上比赛时相比,瑞典人现在有些迷茫。

    他不明白法国人为何非要一条道走到黑,甚至从利益角度来看,他觉得两败俱伤最终只会让所有人一起跟着遭殃,实在不是件理智行为。

    他有想过下来的时候主动找到佩蒂特,解释一下自己的想法,省的双方误会加深。结果还没捞着机会开口,直觉上的冷感开始不断传来,让他既没有心情,也觉得没必要了。

    误会的源头在于立场,哪儿有可能因为言两语而消失?

    而且不但不会消失,贸然解释的结果,很可能收获恶意满满的嘲笑!

    “别往心里去,法国人就那样,我和他们共事一年多了,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

    走出更衣室后,奥维马斯主动凑了过来,语气虽然故作轻松,面部表情却一脸担忧。

    “我只是觉得不管其它,仅仅从双方利益考虑,也不应该把矛盾激化到这种程度!”永贝里长叹了口气,边说边摇头。

    “你以前没有在大球会待过吧?”奥维马斯也叹了口气,一脸苦笑。

    “是啊,瑞典联赛嘛,拿冠军的球队也不会有几个人知道。”永贝里自嘲罢,主动拍了拍对方肩膀,“其实我明白,大球会的更衣室就这样,任何一点小事情都很容易诱发矛盾产生,最终结果也往往证明这种矛盾的背后,还有更大的利益在其发生作用。”

    “知道为何还会如此失落?”奥维马斯心情振奋了一些,脸上笑容开始浮现。

    “大概是美梦破灭的感觉吧,我本以为来到了大世界后,到处都是自己学习的榜样。结果榜样的确让人惊讶,非议与矛盾同样让人大开眼界。”永贝里也像是被传染了一般,笑着摇了摇头。

    “你在有些时候很像o,这算是奇遇吗?”

    “哈哈,或许吧。”

    “尤其是今天比赛的时候,你给我的感觉像极了o那天在更衣室的样子。”

    “几天不见,我有点想他了。”

    “是啊,打电话也不接。”

    “丹尼斯怎样了?”

    “你居然主动关心他,真小瞧你了!”

    “说说看?”

    “你猜的不错,丹尼斯就是因为o受到的待遇而愤怒,最终导致情绪失控的。”

    “眼前局面boss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

    “是啊,让人无奈。”

    “我决定了,晚上找他聊聊!”

    “嗯,等你的好消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