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贝里的运气不错,电话打过来时尤墨刚好拿起手机在看时间。~,

    这货自从手机被打爆之后就彻底改成了静音模式,每天晚上八点准时给熟悉的号码回个电话。其实要不是荒郊野岭不方便的话,他早就换个手机号了。

    听完了瑞典人的问题,尤墨不禁莞尔失笑。

    永贝里毕竟年轻,心性又直,理解不了从下位者一步变成上位者时,巨大的心理落差会带来些什么。

    就像家庭作坊式的小企业开始迅速扩张的时候一样,生活上的巨大转变与夸张的利益诱*惑会在不知不觉改变一个人的心性状态。最终无论选择保守稳妥,还是冒险激进,心理上的变化再所难免。

    冠军=资本,豪门=名利,一旦双双到手之后,心理上的懈怠很容易相互传染,形成风气,彻底改变更衣室气氛。阿森纳在前几年一直被曼联牢牢压制,即使温格上任后风格打法变得赏心悦目,但重用外籍兵团这一点依然被英格兰媒体诟病。于是直到上赛季夺冠前,整支球队一直憋着股劲,誓要证明自己。

    这种心态有点复仇的味道,动力来源更多是与外部环境较劲所得,能在短时间内聚集起强大的能量。可一旦目标成功实现,溢美之词铺天盖地而来,停下脚步,留恋忘返就成了必然。

    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心,即使拿了冠军也成不了王朝,遑论豪门。

    温格长于战术理念,人才培养,以及俱乐部长远规划建设。更衣室掌控这一块并不是其强项,球员心的威望完全是他耗费心血所得,并无投机取巧的成分。

    这一点上弗格森明显高出法国人一大截。

    曼联阵同样不乏刺头儿。但整支球队从来不会因为更衣室纠纷陷入长期震荡,这显然不是单纯依靠威望来压制所得。

    更重要的是,整支曼联队在他的统率下一向擅打硬仗,以至于球队的实力明明不如对手,技战术水平也没有与时俱进的味道,可球员们在场上表现出来的韧劲儿经常会颠覆比赛局面。把结果变得未知。

    上赛季决定联赛冠军归属的那场比赛,与其说阿森纳依靠实力击败了曼联,不如说是阿森纳依靠曼联的获胜法宝击败了曼联。

    话题回到原点。

    在尤墨看来,人都是利益驱使的动物,不能从根本上理解人心,小事就会变大,正事就会扭曲,最终无法挽回。

    “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一天还不是顿饭一张床!”

    这句著名的牢骚话就出自温格之口。时间点在今年夏天阿内尔卡再次传出转会传闻时。话的道理虽然浅显明了,但那是上了年纪看透世情后才能理解的,以球员的年龄与所处的花花世界来看,显然是老古董一般的过时之语。

    或许从这句话说出口之后,阿森纳阵志得意满的家伙们就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彻底走向了主教练期望之外的一条路。

    当然,新球场动工在即,家穷底子薄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拿了冠军有了资本的家伙们,完全有理由为自己宝贵的职业生涯谋一个好去处。

    道不同。不相与谋,这句话闪耀了几千年,至今仍然灵验。每个人的经历不同,能力不同,心性不同,想找到共同前进的道路本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再加上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来人往的时候想要一直维持健康向上的更衣室气氛,难度更是高不可攀。

    永贝里的思考到了这里已然结束,在他看来这是个无解的死局了。

    尤墨的回答一如既往地简单直接。

    “道路不同,的确不能取得信仰上的一致。但世界是多元化的,只要能取得利益上的一致,不相与谋也坏不了大事。”

    考虑到瑞典人的理解能力受化氛围所限,这货于是进一步解释,“我的看法很简单。眼下这支阿森纳队有拿冠军的实力,但没有一直把人留下的吸引力,所以不用担心人来人往流动频繁的状况会不断产生矛盾,制造混乱。我们所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以昨天的自己为目标,保持前进的步伐就行,实力会证明一切。”

    听了这话,永贝里长出了口气,接着问道:“你前面所说的,‘取得利益上的一致’,我觉得很有道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与是非观,用一些大道理来强行取得一致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容易掩盖矛盾或者直接激化矛盾。但是,怎样才能取得利益上的一致呢,物质上好说,赢球拿冠军谁都乐意,精神上呢?”

    瑞典人的问题算是问到了关键。

    任何一支球队的更衣室里都有话语权分配,每一个人的名气与实力都会出现不对等的时候,任何人都不想在低谷时无人支持,困难面前没人帮助,失利之时独自背锅。于是无论场上场下,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言行能够影响他人,形象能够转化为资本,未雨筹谋。

    越是豪门,压力越重,越时时处在放大镜之下,这种作法越普遍。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在对方的认知里,你的存在威胁到了他的地位或者就是单纯的看不顺眼,那即使你的实力超出了他或者他的同伴,他依然会利用自己的种种便利来以权谋私,排挤他人。

    如此一来,精神上的利益俨然压倒了物质上的利益,成为双方无法调解的矛盾。

    怎么破?

    “能问到这个问题,看来你对人心险恶程度的认识已经达到一定水平了。”尤墨嘴角含笑,声音轻快,仿佛拿来讨论的是即将到来的圣诞大餐。

    “名利越夸张,环境越浮躁,精神上的需求也就越出格。我以前在凯泽斯劳滕的时候,一整年的时间里都在不断地和各种媒体打交道。算是见识了一番他们吹捧别人的水平与热情。”

    “豪门里的每一个人曝光率都不会低,赞扬与批评也比小球会来的夸张的多。一场踢好了成为英雄,一场踢的不好马上成了狗熊。长期处于这种环境下,精神上的重压是无时无刻存在的,如果没有办法合理减压,时间越久心性就越扭曲。手段也会越来越没有下限。”

    “认识到这一点,想办法给自己减压并不难,主动给别人减压则不太现实。因此对别人不按规则办事,行事不择手段,甚至主动挑起战争来达到目的,我们都要有充足的心理准备,见怪不怪,事情才能往正常方向发展。”

    “应对别人的主动挑衅,保持沉默不是解决办法。勾心斗角也不是长久之道,实力说话,现实打脸,这才是豪门更衣室的生存之道。”

    认真听完尤墨的每一句话后,永贝里心的石头渐渐落了地。正准备挂电话时,另一个人的身影在脑海浮现,于是问道:“难怪奥维马斯经常会因此感慨,他大概还是很难接受这种复杂的更衣室环境吧?”

    听了这话。尤墨收了笑容,语气有些沉重。

    “是的。我们球队的两名荷兰人都是嫉恶如仇的性子,我身上发生这种事情其实对他们的冲击力更大,尤其是有上赛季更衣室氛围作对比,他们的心理落差会更大。”

    永贝里听的心一动,继续问道:“为何我觉得你在面对这种事情时远比一般人要轻松自如的多,这是种天赋吗?”

    尤墨笑了笑。

    “人性的善恶永远是并存的。甚至换个角度来看,善意也可能造就恶果,恶意反而成了善举。我会从他们的利益出发,以最坏的可能为底线,得出自然而然的结论。这样一来。无论他们做什么,只要不触及法律界线,我觉得自己都有能力解决。”

    “荷兰人把人性简单地分为善恶两种,并且不可调和,更衣室的这种氛围对他们的打击很大,接下来的比赛会变得更加艰难。”

    “你呢?做好准备了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永贝里只觉得笼罩在额头的阴霾顿时烟消云散,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

    “ok,没问题!”

    客场完败给拉齐奥之后,刚刚回暖的更衣室气氛迅速转冷。

    温格在发完火之后态度还好,至少没有整天板着个脸示人。真正让球员们觉得郁闷的,还是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媒体与砖家们。

    当然,部分球迷也在此之列。

    本来其实完成了欧冠小组出线任务之后,很多人都觉得这支球队已经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结果一场比赛就被打回原形的状况,注定小组第二的结局,让他们的高预期变成了空头支票,除了批评与谩骂之外,压根没几个理性的声音出来。

    球员们可不是个个都有大心脏,面对这种一边倒的指责,少有能心平气和对待的。

    现在网络这种新兴媒体正发展的如火如荼,球员们的个人网站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迅速席卷开来。结果更衣室事件一曝光,两场比赛一输,这些网站顿时成了重灾区,流言满天飞,谩骂到处有。

    习惯了被人追捧的日子后,眼前这种状况让很多人郁闷的心里抓狂。

    都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这种想法不单单是法国人专利,英格兰人也不遑多让。

    其实在尤墨与两位荷兰大佬越走越近时,以球队主人自居的英格兰人已经心生警惕了。一直冷眼旁观的他们,在更衣室矛盾爆发后依然不改初衷,认为双方都吸取点教训是个不错的结果。

    结果教训吸取没吸取不知道,烂摊子撂下了!

    他们这些英格兰本土球员可是十分在意媒体评价的,严格说来,他们绝大部分人的职业生涯都不可能离开英格兰这片土地,甚至即使退役,良好的名声也能让他们更好地在足球圈再就业。生于斯,长于斯的他们,把名誉看的比任何东西都重,更衣室矛盾虽然没有他们的份,但身为球员的老资格,总还是要背一部分黑锅的。

    不作为?

    事实上这种猜测并无水分,无论是队长亚当斯,还是温格钦点的助理教练候选人鲍尔德,以及副队长希曼,都有上述评价的嫌疑。

    不作为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不希望他们的任何一方坐大,弄个两败俱伤最好不过!

    现在事件已经进一步发酵,黑锅大的全队都喘不过气来,他们于是自然而然地把矛头对准了逍遥事外的家伙,有心想给他点颜色看看。

    当然,那些都是后话,眼下足总杯16强战一触即发,身为这项赛事的卫冕冠军,他们可不想在联赛与欧冠两连败之后再收获一场失利。

    温格也是这么认为。

    低谷的球队想要快速振作,一场大胜是特效药。这场比赛他们的对手是英冠伯明翰队,按理说尽遣替补即可,但急于求胜的球队依然摆出了最强阵容,从比赛一开始就拿出了远远超出前两场的精气神,在上半场结束之前就把比分定格在:0了。

    粒进球阿内尔卡先拔头筹,维埃拉点射破门紧随其后,就在法国帮志得意满时,已经被他们视为眼钉的家伙出来抢镜了。

    比赛第4分钟,永贝里右路大禁区外接奥维马斯传球,一脚技惊四座的弧线球直挂死角入网!

    沸腾的海布里球场,瑞典人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兴奋,只是举起拳头用力地朝看台上挥了挥,就算是庆祝了。

    奥维马斯比他要兴奋的多。

    博格坎普红牌停赛,他在球场上俨然只剩瑞典人一个朋友了,能用这种方式联手贡献一粒精彩入球实在难得。

    “怎么不太高兴?”奥维马斯冲过去搂住永贝里肩膀,奇怪地问道。

    “昨晚我给他打电话了。”瑞典人答非所问,不过荷兰人听懂了。

    “哦?聊的什么,他怎么说?”

    “他告诉我,能不断取得冠军的球队,每个人都需要拥有一颗包容一切的大心脏,或许有点理想主义,或许很难,但我想试试看。”

    “包容一切?原谅那些可恶的家伙们?我可做不到!”

    “没有原谅,他们也不需要人原谅。或者换句话来表达会更清楚一些:理解他们所作所为的原因何在,相信自己有能力处理好一切不按规则发出的牌。”

    “哦我有点明白了。”

    “一起努力!”

    “ok!加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