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机前看完一场5:1的大胜后,尤墨接到了意料的挑战。∷,

    其实即使没有塔纳特与斯蒂芬*古兹曼的私人关系作祟,庄园里越传越神的客人也避免不了这最后一战。

    赢一场就不打了可以解释成侥幸,怕输。连赢两场后闭门谢客,目标俨然直指庄园内的顶尖高手。这种想法先集再发酵,等到来临的那一刻时,偌大的庄园里几乎所有人都蜂拥而至,把第二擂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晚上八点半,尤墨与史蒂芬准时现身,在一片鬼哭狼嚎到达目的地,开始热身。

    两人一个身高184体重8公斤,另一个身高190体重90公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是同一个级别的选手。不过眼前这场比赛一来没有巨额奖金刺激,二来庄园主反复强调了尤墨的客人身份,因此交战双方表情看起来都比较轻松,完全没有高手过招前凛冽的杀气肆虐。

    丹妮娅同样因为客人身份受到区别对待,擂台场边有一排高高的台阶算是vip包厢,既可以坐着观战,又能俯视0度角看比赛。对于专业人士来说,这样的视角可以避免选手的后背遮挡,能够更清楚地看到攻防双方的动作。

    她的左手边坐着庄园主诺伯特,右手边坐着脚踝上缠着绷带的约瑟夫,台阶下面站着依莲领头的苏格兰侍女们。比赛要到八点半才正式开始,这会是闲聊时间。

    “你的脚没事吧?”丹妮娅扭头上下打量了眼自己的同胞,开口问道。

    “呃,没事,就是韧带扭伤,估计再休息一周就能开始训练了。”约瑟夫有些拘谨。没敢转头看那灼灼的目光。

    “oke先生很注意分寸,没什么好担心的。”诺伯特热情洋溢地打断了两人之间稍显尴尬的气氛,边说边比划,“嘿,我还是第一次瞧见那么举重若轻的动作,小。快,隐蔽,效果好的惊人!”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他的灵活性与身体块头不成比例,就这样。”丹妮娅笑的合不拢嘴,仿佛对方是在夸她一般。

    “是的,我还是低估了他的动作灵活性,以为提高频率就能牢牢控制住比赛的主动权。”约瑟夫被人解围后语气正常了许多,讨论起自己被击倒的一幕时并无尴尬神色。

    “你在他的引诱之下犯了错误。怎么说呢,长远来看算是件好事吧。”诺伯特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越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人们越容易形成惯性思维。比如说高水平的地下拳赛,人们都认为一味的躲闪赢不了比赛,可实际上他在躲闪的同时引诱着你逐步加快动作频率,最终导致失误产生,局面无法挽回。”

    “是的。前面的交手,甚至包括我们两人那一次半途而废的较量。都是在布局。他让我觉得自己很强大,只要抓住机会命一两次比赛就会结束。”约瑟夫双手一摊,苦笑满脸。

    “没错,你在前面的攻势故意留下了空当,结果他不肯上当,态度坚决地躲闪防守。随着第一次你把他逼到角落却没能取得预期效果后。你的注意力已经被转移,更加执着于抓住对手痛扁一顿的快*感,完全忘记自己的动作严谨性,对手反击的可能性了。”丹妮娅适时插入进来,好一通显摆。

    对话的两人同时转头。一脸不可思议。

    这么专业?

    “ok,这是我们在较量结束后分析录像时,他告诉我的。”丹妮娅瞧着这一老一少同步惊讶的表情,憋不住笑。

    “这种风格?”诺伯特突然眼前一亮,仿佛想起了什么。

    “典型的机会主义风格。不过他不是被动地等待机会,而是主动出击,诱导对手犯错。”丹妮娅脸上笑容更加得意,说罢还朝目瞪口呆的同胞眨了眨眼。

    约瑟夫只觉得脸上躁热莫名,心跳都加快了,于是赶紧把目光收回,装模作样地瞧着场地央已经就位的两个家伙。

    “看来oke先生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人都比的,为了这场较量,他准备了很久吧?”诺伯特也跟随着他的目光瞄了眼擂台,不过抬腕看了下时间后,又转移注意力了。

    “是啊,他做事的认真劲儿完全不符合他的年龄,斯蒂芬的资料都快被他翻烂了。又不是视频录像之类的东西,我真搞不懂那些字资料能脑补出什么样的画面”

    丹妮娅脸上笑容愈发灿烂,声音也越来越大。很快,一直在和同伴谈笑风生的依莲不干了。

    “真奇怪哦,oke先生与丹妮娅小姐的房间里一直闻不到那种味道,怎么闻都闻不到”

    咳嗽声顿时响起,约瑟夫忍不住偷偷转头看了眼脸红脖子粗的美丽同胞。

    “变*态,淫*荡,偷*窥狂,去死吧!“丹妮娅压根没注意他,此刻正双拳紧握,眼神杀人。

    已经脑补了无数画面的诺伯特赶紧出声打圆场。

    “呃,呃,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或许oke先生是把这段经历当成了修行,而不是享乐或者显摆了。”

    这话顿时把丹妮娅从狂暴状态拽回,讪笑道:“是啊,他最开始找到我,就是说要找个地方修行。要知道他平时可没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态度上自然严肃的多。”

    “平时没有这样的机会?看来oke先生是个大忙人。不过我听说足球运动员每年都有两个假期的,为何”诺伯特显然起了疑心,不过内容实在夸张了一些,让他不太敢确定。

    “oke这样的足球运动员,即使有假期也很难有大把的时间以供挥霍。当然,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也是一抓一大把。”丹妮娅注意力压根没在他身上,说完不忘眼神挑衅前面笑靥如花的对手。

    “东方面孔,伦敦踢球。有假期也没时间挥霍,难道oke先生还有个别名叫o先生吗?”诺伯特脸上的惊讶再也掩饰不住,声音也止不住地高亢起来。

    一直到现在才敢确认,其实也是拜天高地远的福。

    地下拳手本就不是些正常人,足球这种热门话题在庄园里也没什么市场,因此庄园主虽然考虑过这种可能。但出于为客人保护**的必要一直没有主动确认过。随着两场让人惊讶无比的较量结束,他心的怀疑也越来越指向终点。

    现在到了最终确认的时刻,诺伯特的血压难免有些上升。

    “啊,是的,他其实也一直没有刻意隐瞒些什么,只是你们看起来不太关心英超比赛。”丹妮娅稍稍迟疑了一下,点头承认。

    “噢,我的老天爷呀,不关心足球比赛也不可能不知道凯泽斯劳滕这个名字!不看德甲也不可能不知道o这个名字!他可是神奇的代言人!”诺伯特实在难抑心激动。边说边手舞足蹈。

    “嘿嘿嘿”丹妮娅一脸的得意笑容,心暗爽。

    这种关键时刻自曝身份的感觉简直堪比金牌卧底!

    “啊,我听说斯蒂芬最喜欢的球队就是曼联队,而且他们的主教练也是苏格兰人,有这么回事吗”

    依莲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十二月的寒风一般吹走了之前热闹的气氛。

    丹妮娅有些难以置信地瞧着庄园主,好一会才从对方渐变的脸色意识到危险来临的预兆。

    她想站起来,冲过去。喊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有动弹。

    因为她看见。场地的两个人已经结束了交流,凝聚起气势,移动着脚步,开始属于他们的舞台了。她若冲过去抢戏,显然有些不自量力之嫌。

    场地正,擂台上的两个人在缓缓移动。

    斯蒂芬自从登台后就内敛了全部气息。直到时针指向终点,才开始向外缓缓释放。

    沉默的眼睛埋藏在深邃的眼眶里,发出漆黑的光,棱角分明到雕塑一般的脸庞,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手。扰人心神的脚步声有节奏地踩在垫子上,发出沉闷无比的响声。

    这种感觉就像是灯光幽暗的夜里,从黑暗渐渐走来一只沉默的野兽,无声地打量着猎物,静静地思考从哪儿下口会让自己的胃口大开

    一股寒意迅速扩散开来,离擂台最近的拳手们禁不住打了个寒噤,有些人还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惊疑不定地瞧着地狱来客。

    渐渐地,整个擂台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尤墨也安静下来了。

    那种充满毁灭意志的沉默,不可避免地让他心神恍惚了一会。不过还好,地狱来客显然不打算让对手的地狱之行轻松结束。

    他抬起头,直视着那双沉默的眼睛,试图从读出力量来源。

    结果是徒劳的。

    里面只有哀伤,暴虐,以及无尽的空虚。

    哀伤自己的过往?

    暴虐现实的无情?

    除此之外,只有空虚?

    如此专注的眼神,是因为生命的意义即在于此吗?

    一旦倒下,即是结束?

    尤墨觉得自己仿佛触摸到一些冰凉入骨的东西了,不过还不够,还不足以让他感受到灵魂的折磨。

    “承受多少痛苦,拥有多少力量。你大概是,觉得自己已经停止不前了吧?”

    仿佛瞧出来对手所想一般,沉默的地狱来客终于开口了。

    声音嘶哑难听,偏有深入骨髓的疼痛感传来。

    “是的,我来,寻找力量。”

    尤墨一开口就觉得嗓子发干,不由自主地沙哑了自己的嗓子,有点想喝水。

    敏锐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位地狱来客对他的了解已经超过了在场的所有人。

    包括最近与他朝夕相处的丹妮娅。

    不可遏制的好奇传了上来,让他脚步猛然一顿。

    “正面偷袭吗,呵呵呵”

    伴随着嘶哑难听的笑声,尤墨抬至一半的腿放了下来,“好像对你没用,继续说吧。”

    “来自灵魂深处的疼痛,是真正的力量来源,它让你**,嗜血,疯狂。让你获得想要的一切,或者,毁灭你所想要的一切。”

    话音刚落,斯蒂芬右脚抬起,一记快若闪电的侧踢准确命尤墨的左髋部,让他打着横飞了出去。足足跃过了两米多远,又在垫子上弹了一下,滚了两圈,才算止住。

    疯狂的呐喊声顿时响起,“杀了他”之类的建议开始肆虐。

    可惜没能奏效。

    斯蒂芬在离尤墨一米远的地方站住,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手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上的折磨只能暂时麻醉自己,或者让你高估自己。”

    斯蒂芬的声音不大,偏偏在震耳欲聋的叫喊声清晰无比,直往骨头缝里钻。

    尤墨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左边身体像是失去知觉了一般,要用手才能帮助左腿直立起来。

    额头上的汗水迅速开始滴落,连带着声音也有些颤抖。

    “既然知道我是谁,也明白我想要什么,为何还要配合我?”

    “配合你?我不觉得那有什么意思,我看过你踢球,也想看看你被当成球踢的样子。”

    斯蒂芬说到做到,不等尤墨完全稳住身形,又是一记侧踢准确命他的右侧大腿。这次用的是左脚,速度与力道和上一次不相上下,尤墨只来的及用眼角发现一道残影。最终他凭着耳朵听到的风声做出了判断,右脚用力一蹬,向身体左侧翻滚而去。

    “哦,呵呵呵,会动的皮球。”

    斯蒂芬这次快走了两步,在尤墨起身前出现在他面前一米处。

    停顿了大约一秒。

    “我要是这么再踢一脚的话,皮球大概会有反击的机会了,站起来吧。”

    尤墨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缓缓站了起来,“是啊,可惜没能逃过你的眼睛。”

    “和你交手蛮有意思的,比踢钢管有意思的多,呵呵呵”斯蒂芬笑着笑着,甚至弯腰伸手,想拉对方一把。

    尤墨忙着调整呼吸,没有理会悬在半空的手,“是啊,我也有同感。”

    “挨踢也能让人上瘾,世界真的太奇妙了。”斯蒂芬笑着摇了摇头,直起身子站定,神情归于沉默。

    让人浑身冰冷的气息顿时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仿佛之前的交流都是闲扯淡一般,影响不了任何肃杀的气氛。

    尤墨显然被麻木的左髋拖累了整个身体,结果在对手线路清晰的攻势下依然没能完全避开,身体再次打着横飞了出去。

    这次被踢的是右大腿外侧正,疼痛感不是很强,只是皮下破裂的毛细血管迅速麻木了整个大腿外侧。

    “多好玩的皮球,就是质量不太好。说说看,你还有什么打算?“

    斯蒂芬站定了,笑嘻嘻地问。

    尤墨抬起了汗水淋漓的额头,居然也笑。

    “没什么打算,只是心里有点好奇,想知道一些答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