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呵呵呵想知道什么样的答案?”

    擂台央,两个人继续旁若无人。

    “不知道。”

    尤墨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努力站起来。

    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困难一些。

    尖锐的刺痛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去向何方,周而复始,不眠不休。仿佛渐渐开始习惯了一般,头脑清醒了一些,耳朵也听到了擂台下面传来的声音。

    应该有丹妮娅声嘶力竭的叫喊声吧,她在担心什么?

    “我喜欢弗格森,讨厌温格。”斯蒂芬这次伸出的手没有落空,不过即使把对手从地上拉起来,他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变化。

    声音也是。

    “足球是男人的运动,就像这擂台一样,应该以不断地追求极限,超越自我为目标,而不是漂亮,华丽,艺术感。那些太脆弱,经不起碰撞。”

    说话间,斯蒂芬身体一侧,右腿高抬,又是一记横扫。

    这次没有脚下留情,刀锋般的胫骨直奔对手颞额部。

    “不!!!”

    刺耳的尖叫声混杂在兴奋的呐喊声,战栗了灵魂,尤墨猛然惊醒,在耳边风声骤起时向右一个滚翻,险险避过。

    嘶哑难听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不惊不怒,无喜无悲。

    “跑酷是一项不错的娘们运动,很适合你。可惜我和这儿的人一样,讨厌一切规则约束,不喜欢任何表演,我们着迷于血*腥味儿。”

    尤墨这次站起来的速度稍快了一些,身体看上去也不再摇晃,只是眼神依然有些恍惚。仿佛渴睡一般,随时会阖上。

    声音摇摇欲坠。

    “受教了。你在等待什么?”

    “我?等待什么?呵呵呵”

    斯蒂芬大笑着后退了几步,急停,冲刺,左腿低扫甩出。

    终于站直了身体的家伙,在这快若闪电的攻势面前显得脆弱不堪。身体本能的保护动作刚做了一半。伐木机般的扫腿已经命他的小腿,于是整个人头上脚下侧翻在地。

    沉闷的响声遮盖不住声嘶力竭的尖叫声,尤墨在摔倒前很有闲心地看了眼擂台外面,想确认尖叫声的来源。

    不像是丹妮娅,难道是依莲吗?

    “你的注意力可真够奇葩的,任何事情都不能阻挡你走神吗?”

    斯蒂芬毒蛇般的眼神没有放过任何细节,瞧着对手摔倒在地后一动不动,很有闲心地走近了拍拍他的后背,轻声细语道:“你太温柔了。我要是你的话,早就把塔纳特的脑袋给踢爆了。”

    “不,你不能那样!”

    丹妮娅再也控制不住颤抖一路走高的心跳,双手用力一甩,摆脱了扶住她的苏格兰侍女,开始手脚并用地往擂台上爬。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会如此无力,也从来没有觉得心会如此的痛。

    只可惜没等整个身体爬上来,刚好睁开眼睛的尤墨瞧见了她。

    于是笑了笑。

    “没事的。他不会那么做的。”

    说完,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喝醉了一般,好一会才稳住身形。

    “怎么可能,他真的会踢爆你的头”丹妮娅瞧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笑容,楞楞地停下,声音里没了力气,越说越小声。最后和身体一样,保持沉默了。

    “只有靠自己才能活下来,你知道的。踢爆一个不能带来任何好处的脑袋不会让人觉得有趣,但如果一不小心误伤的话,呵呵呵”斯蒂芬站了起来。后退两步,身体开始绷紧。

    尤墨没有说话,眼睛微微眯起,身体同样开始紧绷。

    斯蒂芬左脚缓缓抬起,直至脚尖着地,双拳随之提起,停留在胁下。

    观众们瞪大眼睛,张大了嘴,无比期待地瞧着仿佛慢镜头一般的动作。

    尤墨绷紧的身体也很期待,只可惜最终落了空。

    斯蒂芬抬起的左脚缓缓落下,身体微倾,右脚开始缓慢升起。与此同时,提起的双拳也随之缓缓落下,升起。

    简单的动作拥有了奇妙的节奏,仿佛催眠术一般,放松着每一根神经。

    足足持续了一分钟之后,看的头晕脑胀的观众终于等来了电光火石般的一击!

    上步,右冲拳!

    “嘭”的一声闷响后,尤墨再次飞出去一米多远。

    “呵呵呵有进步。”

    斯蒂芬甩了甩手腕,快步上前,右脚高抬,迅速落下。

    “咣”的一声巨响后,被人判了死缓的家伙触电般翻滚了两圈,单手撑地,半蹲半跪。

    原本完好无损的左臂软软地垂了下来,失去知觉一般随着身体的动作晃荡。

    恐怖的冲击力让他即使用了左臂格档加翻滚卸力也不能幸免于难,整个四肢现在只有右臂还能正常发力。

    “怎么不说话了?边打边聊不是你所向往的吗?”

    斯蒂芬摇了摇头,一脸失望。

    脚步没有因为声音而产生任何迟缓,紧走两步后左脚踩实地面,右腿向后高高摆起,用一记标准的开大脚动作,朝着对手的下巴猛踢过去!

    又一轮尖叫声,尤墨身体后仰着倒飞出去。

    丹妮娅双手捂住了眼睛,任凭泪水不断地涌出,滑落,消失无踪。

    “没有,斯蒂芬并没有踢!加油啊!”

    依莲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天籁一般,让她不知身在何处。

    “他已经渐渐能跟上对手的动作了,还有希望,还有希望!”

    “别放弃,o,你还有我们,你还有我们!”

    丹妮娅没有说话,她用手背狠狠地抹了把眼睛,看着场上。

    斯蒂芬这一脚抡空还是带来了些负面影响。往前走时两条腿明显地一上一下受力不均。

    他的对面不远处,尤墨在一片怀疑目光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站了起来。

    身体依然摇摇欲坠,四肢依然酸麻无力,心却是一片清明。

    他从未试过像今天这般彻底把自己置于生死边缘,也从未想过能从这样一场较量得到些什么,他只是凭着直觉。通过这种死里求生的方式,去寻找身体里潜藏已久的能量。

    身体上的,精神上的。

    那种冲破一切束缚,爆炸般的能量,必须有足够的刺激才能被诱发。

    现在,来吧!

    “你好像找到了些什么,说说看。”

    斯蒂芬察觉到了对手的变化,于是停下脚步,头一偏。咧着嘴笑。

    “我没试过这种感觉,正在抓紧时间体验。”尤墨抹了把眼睛上的汗水,也笑。

    “挨打的感觉吗?呵呵呵”斯蒂芬越笑越夸张,身体仿佛支撑不住过低的笑点,渐渐弯了腰。

    尤墨眼顿时有幽芒闪过,虽快,但没能逃脱对手的眼睛。

    猎豹般蹿出的身影,定格在右脚被铁塔般的手肘挡住的那一瞬间。惊呆了所有观众,却惊呆不了对手。

    斯蒂芬轻松挡住攻击。先咧嘴一笑,再接一记右冲拳奉还。

    尤墨不闪不避,双手向间一合,刚好在对手命身体前扣住了铁锤般的拳头!

    接下来,悬在空的右腿迅速收回,踩实地面。左膝向上一顶!

    “喀嚓”声没能如愿响起,斯蒂芬一改先前动作随意的作风,在刚猛无比的膝袭命自己前,同样提膝,间不容发地来了一记膝撞!

    原本差距甚远的力量被仓促的动作抹平。两人在这次碰撞谁都没能占到便宜,各退几步后站稳。

    “挨打之后果然长记性。”斯蒂芬挑衅味儿十足地勾了勾手,站在原地没动。

    “对我来说,疼痛是美妙的醒神药。”尤墨也没动,不过他不是不想动,而是被震的右腿酸麻刺痛,还没有缓过劲来。

    “是啊,没了痛感,灵魂就已经死了。”斯蒂芬摇了摇头,主动走了过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被夸张的步伐一晃而过,只有一米左右时,两人同时抬起右腿,又交换了一次侧踢。

    这一次是斯蒂芬发招在前,尤墨出招在后,时间差导致受力点不同,最终的结果是前者仰面跌倒,后者侧翻摔倒。

    斯蒂芬丰富无比的经验让他在这种状况下占了便宜,倒地后右手一伸,一抓,再一甩,尤墨那足足8公斤重的身体仿佛羽毛一般,被扔到了擂台的另一侧!

    刚准备欢呼出声的丹妮娅和依莲,只能张大了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还不错,这种感觉我同样也很久没尝过了。”斯蒂芬没有急着起身,更没有抬头观察对手,仰躺着说完这句话才起身。

    尤墨被摔的方向感都找不到了,起身使劲扭了扭脖子才找见对手在哪。急促的呼吸以及明显上行的血腥味儿让他说不出话来,于是微一点头算是认可。

    “你的表现配的上你的荣誉。”斯蒂芬人随声音而来,最后一个字出口时,一记横扫已经飞至一半。

    尤墨这次应对的比较轻松,右脚一蹬,侧滑步退开。

    “来吧,试试硬碰硬的感觉。”斯蒂芬热情地招呼着,又是一记低扫甩来。

    尤墨果然听话,身体稍退即进,擦着扫腿划过的弧线切入,一记上勾拳直取对手下巴。

    斯蒂芬同样说到做到,下巴不闪不避,右臂抬起,一记直拳捣了过来。

    双方都没有任何保留,也没有任何变招,交换的结果是斯蒂芬后仰着摔倒在地,陷入短暂的脑震荡。尤墨的右臂彻底瘫痪,连带着一直绷着的一口气走到了尽头,同样委顿在地。

    让人无比期待的较量以这样的结局草草收尾,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斯蒂芬醒来后一言不发,迅速消失在众人目光里。尤墨被丹妮娅背走好一会了,擂台周围依然人群密布,议论不休。

    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斯蒂芬既未尽全力也没有痛下杀手,但他为何要这么做?

    客人的身份并不是免死金牌,对于生死悬于一线的地下拳手们来说,只要感受到生命威胁,就没有任何保留的余地。

    这场较量两人的交流实在多的让人发指,虽然并不是每一次每一句都被旁观者听见,但人多力量大,凑在一起很容易就还原了真相。

    两人在寻找什么?

    一个安逸日子过够了主动找死的家伙,另一个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地狱来客,凑在一起还能研究些什么?

    没有人知道答案,塔纳特不能,约瑟夫不能,诺伯特也不能。

    晚上九点过。

    “醒了吗?口渴不渴?”

    丹妮娅一直坐在床边没怎么动弹,脑袋里过电影一般,不停地闪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直到耳边粗重的呼吸突然起了变化,她才惊醒过来,忙不迭的倒了杯热水过来。

    尤墨浑身都疼,唯独脑袋清醒的很,眼睛一睁开就转过头瞅时间。

    “靠,九点过了,干嘛不叫醒我?”

    听了这话,丹妮娅拿着杯子的手一抖,直接撒了半杯出来。

    大爷的,知不知道你身上的伤痕有多吓人?

    “呃,手抬不起来,帮我拨个电话。”尤墨刚一抬手就觉得有钻心的疼痛袭卷而来,声音都有些扭曲了。

    “一天不打有什么大不了的,你都这样了还有必要硬撑着吗?”丹妮娅看的真切,听的清楚,嘴一撇,甩手掌柜当起。

    “lan快到预产期了”尤墨一脸无奈,只能实话实说。

    “靠,更没心情了,我去叫依莲过来!还没洗澡呢!”丹妮娅恨的牙根痒痒,偏又发作不得,于是索性起身走人。

    “水,水”尤墨这会才记起自己冒烟的喉咙。

    “”丹妮娅走了一半又悻悻地转回头,服侍他喝完之后忍不住伸手敲了敲脑袋,“爱逞强的家伙,看你这次回去怎么向温格交待!”

    “皮肉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尤墨仰躺着回了一句,闭目养神。

    “你们这一场打的实在让人看不懂,我能理解成两个疯子在发疯吗?”丹妮娅来了兴趣,折身坐下,翻出他的手机来,拨号,递了过去。

    “他已经到了拳手的最巅峰,接下来的十字路口让他有些迷茫,和我一样。”尤墨伶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只觉得心安无比。

    虽然最后也没个人接听。

    “哦,难怪他和你聊的那么起劲,原来他也是个迷途的羔羊!”丹妮娅嘿嘿一笑,得意洋洋地挂断了电话。

    “你也是啊,好意思笑我?”尤墨一脸蛋疼转过脑袋,示意对方再拨一个。

    “行啦,lan是特殊情况。“丹妮娅才不吃这一套,手机随手丢在一旁,继续饶有兴趣地问道:“你在寻找什么呢?”

    “疼痛是灵魂还活着的声音,我一直以来都在潜意识里逃避那种疼痛,害怕失去眼前的一切。”

    “每个人都会害怕呀,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的记忆里贮藏着太多美好的瞬间,它们无时不刻地在我眼前晃悠,安抚灵魂一般,让我感觉不到疼痛。”

    “然后呢?”

    “被过去麻木的灵魂不会有激*情产生,死水一般,臣服于时间,流恋着过去。”

    “现在呢?”

    “挣脱枷锁的力量已经被释放出来了。”

    “接下来呢?”

    “回到我的世界,改变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