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躺在床上度过了自己的最后两天假期。∮,

    他的伤势不重,都是些皮肉硬伤,真正导致卧床不起的还是精神上的疲惫。

    所谓的超越极限,其实就是拿出拼命的劲头,放弃一切适可而止的想法,忍受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在绝境激发自己的潜能。那些所谓的极限测试,其实并不能真正模仿危急关头人的真实反应,也就无从考证那种状态下人的真实状态。

    尤墨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经历。

    当时的感觉奇妙无比,像是身体里充满了动力不竭的能量一般,下来后却觉得整个人都被掏空了,除了睡觉啥也不想。

    他的性格偏被动,控制欲*望较弱,喜欢随遇而安。这种性格放在小俱乐部里自然大受欢迎,放在顶级俱乐部里明显不适合承担核心角色。就像他以前的进球方式一样,典型的机会主义风格在内行们看来价值连城,看热闹的家伙们则会留下投机取巧的不良印象。

    摇身一变成场绞肉机后,他在场上的存在感明显多出来不少。不过足球始终是以追逐皮球为主的游戏,单纯的破坏与防御并不是强者的象征。

    那些所谓的“球王”“球皇”“球圣”,无一不是进攻见长的家伙们,最不济也要用全面性来弥补数据上的不足。像他这种以破坏为主,进球刷数据为辅的家伙想要登堂入室成为传奇,难度可想而知。

    简单点说,就是球队的进攻质量决定了他的成就。

    要是放在以前,他宁愿更多地相信队友,也不愿为了自己的存在感而努力抢镜。现在随着自己昔日的小弟们渐渐走出国门,他的目标也不再局限于联赛。欧冠这些俱乐部荣誉,个人想法自然随之改变。

    想带领一帮世界流水平的家伙们在世界杯上有所作为,无论进攻还是防守,他都必须要比以前做的更多,更好。

    要知道成年队不是发挥起伏不定的少年队,世界杯比赛也不像世少赛。世青赛,奥运会比赛那样经常爆出大冷。成年队的比赛强弱分明,大赛想要笑到最后摘得桂冠,球队的硬实力必须过关。

    以国足目前的水平来看,与世界顶尖球队交手时如果倾尽全力防守且双方发挥正常,那最后输个0:1,0:2的可能性非常大。想要改变这种可能性,他和卢伟两人都必须拥有逆天般的个人能力。

    换句话说,就是现阶段的他们不必追求比赛胜负。也不用照顾队友情绪和更衣室氛围,他们只须尽可能地提高自己对比赛的统治力即可。

    只有把上限抬高到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随着阿森纳防线逐渐老化,球队想要取得胜利,开放式的对攻是最好不过的局面。而且一旦阿内尔卡转会成功,他在球队的开火权也将被无限放大。

    这种可以预见的状况下,他在此行之前站在了十字路口。

    到底是把自己变成一块砖。哪儿需要往哪儿搬,还是把自己变成一把双刃剑。伤敌伤已两不误!

    前者对于集体目标的实现无疑更有利一些,后者则更倾向于个人能力的充分开发。

    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之后,他想清楚了。

    这支阿森纳队需要的是热血,激*情,蛮不讲理,而不是容忍。退让,精雕细琢。

    现在他开始尝试融入体系,有球摆脱训练也纳入了接下来的计划,如果一切顺利,球队的下半程比赛他将化身球霸。场上场下寸土必争!

    “昨晚睡了个好觉,醒来后觉得你那些狗屁理想实在没什么重要的,我要忙我自己的了。”

    临走前一天晚上,尤墨拨通了卢伟的电话,开场白很是劲爆。

    “靠!我有说过让你帮我实现理想吗?”卢伟比他反应激烈多了,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是你自己自作多情,觉得温格这辈子不拿个欧冠就死不瞑目好不好?”

    “你说的也是,我这人有点同情心泛滥。”尤墨点头承认错误,话锋一转道:“我把你心爱的阿森纳先是闹的鸡飞狗跳,后来又变成实验田胡搞八搞,你不报复一下,表示表示?”

    “我都报复了半个赛季,现在红鼻子老头儿一见我就头痛!”卢伟一脸的的深以为然。

    “我算是看明白了,那些成了传奇的家伙没有一个平易近人的,想成为他们的一员,我得好好改改脾气。”尤墨扳着指头数了数,越说越来劲:“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你好我好他也好,那是卖汇仁肾宝!”

    “靠”卢伟无力反驳,捂胸咳嗽。

    “现在转过头来想想,当时的阴差阳错真不是件坏事。环境太顺了人容易生惰性,只有大小挑战接连不断才是王道!”尤墨发挥话痨属性,继续狂轰滥炸,“老头儿用不好前腰,温格不喜欢刺头儿,这么一来,你我都成了他们的眼钉。其实要不是考虑到咱俩在一起基情四射的可能性,两个老头大概都想开仓甩货了!”

    听了这话,卢伟难得有些刮目相看。

    “老头儿用不好前腰那是战术风格与个人追求不同,以曼联队的技术水平如果强行走路,地面,会把比赛变得让人昏昏欲睡,你喜欢吗?”

    “那你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生存?”尤墨果断忘了自家事情,开始跑题。

    “效率,像你抓射门机会一样。”卢伟的回答一贯简洁干净,从不拖泥带水。

    “意思是放弃过多的盘带与突破,追求化繁为简的功力?”

    说罢,尤墨想象了一下,有些心痒难耐。

    他们两人这一路走来,一直都是以团队合作为目标,以尽可能地发挥队友的实力为前提。在场上场下尽心尽力。

    这么做的好处很直接。

    短期来看,他们作为球队的危险人物,受到的看防会严密的多。更多地把表现机会交给队友,自然可以牵着对手的鼻子走。

    长期来看,身为配角却能屡屡获得拿球空间,自信心的增加效果显著。对于一支志在千里的球队来说。角色球员的发挥相当于球队水平的下限。尤其是面对弱旅的时候,下限的高度与整支球队的发挥稳定性成正比,与对手爆冷的可能性成反比。

    可凡事有得必有失。

    过于注重整体性与角色球员的发挥,必然会压缩关键球员的发挥空间。真正遇见世界顶尖级的球队时,上限水平的明显差距会让比赛变得一边倒。

    所谓的“弱旅出门神”,即是此意!

    那些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单纯依靠核心球员的个人能力或许不能改变最终比分,但个人能力因此提高是毋庸置疑的。

    任何人想在金字塔顶起舞,除了超人般的意志与天赋。环境带来的便利同样重要无比。

    当然,像凯泽斯劳滕那样上限下限齐头并进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只是奇迹之所以称为奇迹,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以他们两人目前在球队的处境来看,说成痴心妄想并不为过。

    曼联队的进攻左路由吉格斯牢牢把持。右路则是贝氏弧线发威的地方,两翼频频下底传的话。卢伟在前腰位置上并不能充分发挥出作用来。这种状况下如果出于团队考量,应该减少个人盘带,用传球帮助球队梳理球队的边路攻势,并找准机会送出致命一击。

    卢伟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虽然效果并不理想,但曼联队的家底在那摆着。如果不是基恩因伤缺阵了五场的话,积分榜上阿森纳队并不能甩开六分之遥。

    “别那么干了,抓紧时间练练突破!”

    又闲扯了几句后,尤墨果断建议。

    卢伟听清楚后明显楞了一会,再开口时语气颇为无奈。“既然你不打算帮我实现理想,那我投桃报礼好了。”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尤墨一拍大腿,果断挂了电话。

    “你这家伙老是一惊一乍的,体谅下观众的心情好不好?”

    一旁的丹妮娅一句也听不懂,此时早已不耐烦了。

    尤墨卧床的两天时间里,俄罗斯姑娘化身小护士,天天伴君床侧。由于两人都不爱看电视,于是彼此的童年经历就成了消磨时间的好去处。现在眼看单独相处的时间已经不多,她可不想只听个半截故事。

    “哦哦,那咱们继续,讲到哪儿了?”

    尤墨这两天其实也没少听故事,对面这位小时候的经历同样丰富多彩,只是表达能力比较有限,没他这份添油加醋的功力。

    这样一来,一个主讲,一个适时补充顺便再对比一下,就构成了整幅画面。

    “讲到你10岁那年上树掏鸟蛋,结果老鸟刚好回来了!”丹妮娅作生气状转过头去,一脸怨怼。

    尤墨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只可惜越是知道越不敢往前迈半步。

    于是继续装没事人。

    “老鸟刚扑过来时我吓坏了,亲娘哩,它不会啄瞎我的眼吧?”

    “嘿嘿嘿,肯定不会!”丹妮娅顿时变脸,傻笑着转过头,在他鼻梁上刮了刮。

    “为什么?”尤墨一脸无辜状继续配合。

    “笨啊,它要是啄了你的眼睛,你现在就不会在我面前炫耀了!”丹妮娅只觉得触手处细腻柔滑,丝毫没有青春期男孩的粗糙感,于是舍不得放下,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关键是吓唬人啊,我那会才多大!”尤墨索性闭上眼睛,不去看那一汪清泉。

    “后来呢,你们谁赢了?”丹妮娅摸着摸着也觉得有些脸上发热,不过时间溜走的如此之快,脸皮不厚一点的话,记忆里会少很多值得回忆的碎片。

    “我这人从小爱看战争片,胆子够大。一开始捂住眼睛骑在树上不动弹,等了一会不见动静就明白过来了。”尤墨说到半路上故意来了个停顿,等待互动。

    丹妮娅手下不停,十分配合地问道:“明白什么了?”

    “老鸟见我块头那么大,哪儿有胆子和我一对一!于是它就翅膀支楞着在那上蹿下跳,叫唤个不停。”尤墨被摸的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心只能暗赞。

    难怪女人爱上美容院!

    “难道它在等待援军?”丹妮娅歪着脑袋想象了一下,顿时兴奋起来。

    “猜对了!”尤墨小鼓掌以示奖励。

    “后来呢,援军来了没有?”

    “来了,就在我觉得它没什么威胁,准备继续伸手去够鸟蛋的时候,又飞来了一只!”

    “哈哈,你被两面夹击了,怎么样,投降不投降?”丹妮娅兴奋的两眼发光,看着他的眼神各种睥睨。

    仿佛她已经长出了翅膀,可以自由自在地翱翔了。

    “你还真别说,鸟儿脑袋虽然小,心眼却不少。它们俩个头只比鸽子大一点,正面攻击别说啄人了,只要我眼睛睁着,它来一个我抓一个!”尤墨依然闭着眼睛讲故事,思绪随着声音飘向远方。

    “鸟儿才不笨!”

    “是啊,这两只鸟儿知道一个个上没什么用,搞不好还把自己搭里面去。于是就一起出动,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欺负的我在树上直叫唤!”

    “你敢小看它们,吃亏了吧!”

    “谁能想的到嘛,那么高的枝杈上又没地方躲!”

    “亲情的力量,还有爱情的力量,哇哦,好伟大!”

    丹妮娅放在他脸上的手停了下来,一脸神往。

    尤墨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思绪回到现实。身边美丽的俄罗斯姑娘轻轻哼了起来。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

    树叶儿也不再沙沙响

    夜色多么好

    令人心神往

    多么幽静地晚上

    尤墨闭上眼睛,凭着记忆,渐渐跟上了节奏。

    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

    明月照水面银晃晃

    依稀听的到

    有人轻轻唱

    多么幽静地晚上

    丹妮娅楞楞地停住,眼那一汪泉水再也忍不住,肆意流淌,于是歌声里带着哭腔,缓缓向前。

    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

    默默看着我不作声

    我想对你讲

    但又难为情

    多少话儿留在心上

    尤墨察觉到俄罗斯姑娘积攒到决堤的情绪了,可惜他的叹息只能留在心里。

    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

    衷心祝福你好姑娘

    但愿从今后

    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