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之后的第一场比赛尤墨坐在了替补席上。

    事情已经过去两周之久,外部环境随着上一场足总杯大胜缓解了不少,内部气氛则随着他的回归变得有些沉闷。

    原因其实有点难以启齿。

    眨眼之间就能折断别人手臂的家伙,谁见谁不怕?

    球员的确有很多悍不畏死的家伙,但那种血性是需要足够的刺激才能激发的,日常生活与训练可没有人随时绷紧神经,准备扛炸药包。

    这样一来,身边这位爷就有点难伺候了。

    毕恭毕敬吧,年龄资历在那摆着,心里肯定不甘。不屑一顾吧,万一没注意的情况下惹毛了咋办?

    只能敬而远之了!

    法国帮阿内尔卡的转会已经**不离十,这会还想以离开为由要挟俱乐部明显有些过时。维尔托德现在连主力都不是,挨了5000磅罚款后更是老实的很。唯一的战斗力佩蒂特虽然早就递了转会申请,但主教练随手束之高阁的举动无疑泼了一瓢冷水在他头上。

    除了这位之外,最纠结的莫过于英格兰人。

    这些以硬汉自居的家伙们,最值得自豪的就是带伤上阵,血染战袍。至于酗酒,打架,夜店鬼混,这些更是小儿科。按理说这种糙汉子应该理解同为性情人的家伙,可实际上潜意识里的排斥与危机感让他们宁愿坐山观虎斗,也不想让另一个刺头儿坐大。

    除此之外。德国国门廷斯*莱曼与俱乐部渐走渐近,据说这桩转会背后的推手就是这个家伙。这种状况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是这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在培养自己的势力。准备自立山头了!

    门将的位置对于一支球队的重要性无与伦比,即使大卫*希曼状态下滑明显,后防五老为首的英格兰人也不希望一个外国人把持球队的最后一环。

    而且有一就有二,平均年龄已经超过2岁的后防线更新换代在即,如果任由这家伙肆意妄为下去,那英格兰人的自留地俨然都不保了!

    这场对阵黑猫桑德兰的比赛前温特伯恩伤愈复出,被英格兰人寄予厚望的小将阿什利*科尔坐在了板凳席上。于是好戏从此开始。

    “嘿,说说看,最近干嘛去了?”

    阿什利*科尔剃着和尤墨差不多的圆寸头。眼睛也是细长型的,不过英格兰人的颧骨不宽,两道浓眉在偏窄的额头上左右横行,几乎贯穿。整个人乍一看觉得挺干净利落。但仔细一瞧。左耳上挂着的小圆钉和后脖子上的蛇形纹身就暴露了潮男本色。

    “没干嘛,打架去了。”尤墨瞄了他一眼,随口回答完毕,忽又想起一事,于是压低声音问道:“boss不允许带首饰的吧,你这怎么过关的?”

    阿什利*科尔听了前半句正发呆呢,后半句顿时让他得意起来,“没啥。想戴就戴,不想戴就不戴。“

    说罢。英格兰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瞧着对方。

    别以你那破转会纪录有什么了不起,咱看不上!

    “哦”

    尤墨随口应了一声,转过头继续看比赛。

    阿什利*科尔耐心等待了一会,渐渐变了脸色。

    搞毛搞,这算是什么态度?

    “哎,我说,听说你有个女朋友,能吃的消吗?”

    尤墨转过头,一脸认真地看着他,好一会,才点点头道:“羡慕吗?”

    “靠”阿什利*科尔心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最后只留下一排排整齐的脚印组成的大字。

    羡慕!!!

    “好好努力。”尤墨眼神鼓励了一番,神情郑重其事。

    “咳咳咳”

    英格兰人捂胸咳嗽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重组攻势。

    “听说你上个赛季拿了德甲金靴,有这回事吗?”

    听了这话,尤墨头都没转过来,语气更是稀松平常,“是啊,我提前预定了一下,最终运气还不错。”

    “呀,那可不妙啊,你现在!”阿什利*科尔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状说道:“我一直觉得德国足球水平不错,结果今年世界杯他们的表现太让我失望了。你做为德甲金靴,应该拿出些表现回应那些质疑声才对!”

    “你说的太对了!”尤墨突然转过头,声音抬高八度不说,手还伸了过来,重重地拍在了英格兰人肩膀上。

    “靠啊”

    阿什利*科尔在心猛吐槽,好容易才在一片异样的眼神控制住情绪。可惜还没等说话,对方煞有介事的声音又来了。

    “我决定了,接下来的比赛我要以进球为已任,争取赶超阿兰*希勒!”

    “不是吧你,他都已经进了1个了,你才5个,拿什么赶超?”阿什利*科尔实在没忍住强烈的吐槽欲*望,脱口而出道:“我知道你在凯泽斯劳滕人气很高,队友们都愿意围着你转,给你创造机会。可这儿是阿森纳,你刚刚因为打架被停赛”

    温格面带不善的目光注视下,英格兰人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讪讪地停了下来。

    尤墨却连头都没朝教练席转一下,瞧着对方仿佛说完了,才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啊,你想,阿内尔卡在的话还好,我们不是同一个位置,比较起来有些牵强。如果阿内尔卡冬窗转会走了,我要是还拿不出德甲金靴的攻击力,那不得被他们黑成蜂窝煤?”

    这话一出口,不止温格一人,在座的所有教练和球员们都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阿森纳冬窗转会一贯只收小妖进门,如果阿内尔卡一走。那身背德甲金靴光环的家伙必然会被推向前台,承担起兵工厂破门得分的重任。到那个时候,即使没有更衣室火爆情节导致一走一罚。创造俱乐部转会纪录的家伙也会被单独摘出来,好一番比较。

    从前与现在的比较,他与阿内尔卡的比较,德甲与英超的比较

    这种比较必然是在放大镜下,有色眼镜下进行的,没有压倒性的优势对比,肯定无法平息更衣室斗殴带来的负面影响。

    想到了这些。在座的所有人面部表情同时放松下来。

    知道自己的处境就好,看你还怎么跳弹!

    帕特*莱斯同样也是人群的一员,不过老头儿头点起来就没完了。直到替补席上彻底安静下来后,他才转过头,凑到隔壁耳边,好一番念叨。

    场上。

    比赛已经踢了接近半小时。两队都没能破门得分。

    桑德兰队本赛季一直表现欠佳。目前15战仅积12分,保级形势岌岌可危。眼前这场比赛虽说拿分难度很大,但卫冕冠军也有打盹的时候,只要上半场守住,下半场没准就能爆冷。

    这种想法随着对手状态平平的发挥逐渐成为现实,到了这个时间段,双方的表现俨然看不出谁是卫冕冠军,谁是保级菜鸟了。

    对手确实不强。阿森纳队为何不在状态?

    原因很简单。

    人在心不在!

    随着冬窗转会渐渐临近,阿内尔卡满脑子都是入主伯纳乌的盛景。眼前对手压根没被他放在眼里。除他之外,佩蒂特也不再执着于面子问题,打算把明年夏天的事情提前,即使不能最终成行,也要把转会意向敲定。

    首发11人有两个心思不在的家伙,整支球队自然发挥欠佳。尤其是面对众志成城的保级球队时,双方态度上的巨大差距很容易体现在场面上,让人费解之余只能归功于胜负的无常。

    比赛第5分钟,久攻不下的阿森纳队后防线又出纰漏,桑德兰队利用仅有的角球机会破门得分。

    之所以用“又”字,原因自然是后防线的表现与上赛季相比,稳定性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大卫*希曼的状态下滑是老生长谈了,暂且不表。两名边后卫,温特伯恩与鲍尔德的助攻能力在全队状态平平时根本拿不出手!

    可强队打弱队边后卫怎么可能不压上助攻?

    于是问题来了。

    桑德兰队打死不出洞,阿森纳队前场空有控球率创造不出有效的威胁,这种状况下老两名老将自然豁了命地频频助攻。

    套边,下底,传

    职业球员年龄一过0,运动机能的下降是妥妥的,尤其是靠身体吃饭的传统英式后卫,0岁往上已经不太适合作为边后卫而存在了。两位老将虽然身体素质一流,但自然规律在那摆着,进攻投入过多精力肯定会留下不小隐患。

    今天这场球本来难度不大,结果踢着踢着全队像是踢在了铁板上一般,撼不动对手防线不说,自家边卫助攻后留下的空当成了重灾区,频频引爆海布里球场内揪心般的惊呼声。

    这次丢球并不是边卫的锅,两名卫,亚当斯和基翁盯人不紧导致了最终丢球。

    不过说老实话,后防线出问题往往都是相互影响的,频繁失位,被过,传球失误,必然导致队友补祸。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自己的分内事情往往容易出差错。

    场哨声在不久之后响起,温格黑着脸进了更衣室。

    两连败的阴影犹在,这场对阵保级弱旅的比赛重要性远远不止分。如果不能顺利拿下,已经渐渐消停的媒体们肯定会旧事重提,从个人到整体,从更衣室氛围到排兵布阵,从转会策略到阵容老化,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争冠的两个对手,利物浦队和曼联队在昨天的比赛都取得了胜利,两队目前在多赛一轮的情况下分别落后阿森纳队5分和分。一旦这场比赛兵工厂马失前蹄被对手爆了大冷出来,原本一骑绝尘的卫冕之路顿时会变得坎坷起来。

    说不定会成为整个赛季的转折点!

    领跑者的压力开始扑面而来。

    温格在场休息时没有做出人员调整。

    整个上半场其实没有哪个家伙发挥失常,用半场换下这种方式表示惩罚的话明显过重了一些。而且丢球表面上看起来是后卫的责任,但前场光打雷不下雨的状况也充分说明了整支球队的问题。

    下半场一开始,尤墨和阿什利*科尔就被叫去热身了。

    两个家伙其实一点也不熟,奈何年龄相仿,长相类似,再加上之前双方在替补席上的交流俨然对路,于是跑道上来回热身的时候,两人又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交流了。

    “没想到啊,桑德兰居然如此难啃!”

    阿什利*科尔在瞧见球队落后时就看到了上场希望,不过他毕竟是纯新人一个,被人捧的再高,在这支球队也没什么根基。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可以不把老家伙们的热捧当回事,但不能当众表露出来。

    “是啊,咱们看来都有机会上场。”

    尤墨的回应平平淡淡,说完都没朝他看一眼,目光依然盯着球场上火花四溅的比赛场面。

    桑德兰成功零封了半场比赛后,现在目标直奔爆冷而去了,目前阶段的他们体力稍有下降,因此为了长远打算,他们开始频频使用犯规战术来瓦解对手的进攻。

    “你好像不太兴奋,是很久没打比赛身体缺乏感觉吗?”阿什利*科尔有些不爽这货的态度,于是停下来仔细打量了几眼。

    结果果然有发现。

    这家伙跑动的时候左右脚受力不均匀,左脚承重明显比右脚要轻一些。

    对于右脚选手来说,左脚长期作为支撑脚存在,灵活性可能稍差,但平衡感是明显要比右脚强的。

    眼前这种状况不用问也清楚着。

    这家伙好像真的是去打架了!

    “哈哈,你在酒吧和人打架了?”阿什利*科尔一脸夸张的笑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他对尤墨的世界兴趣浓厚,奈何两人没什么交集,从英格兰同胞口听到的内容自然以负面居多。不过说老实话,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他也看不惯同胞们时时把拿着大英帝国的光荣挂在嘴边。

    “哪有,我都很久没去喝酒了。这趟找了几个职业拳手陪我过招,身上挂了点彩多正常的。”尤墨早就察觉这家伙在研究什么了,于是实言相告。

    “职业,拳击手?”阿什利*科尔显然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了一遍后总算从对方肯定的眼神得到了确认。

    不过语气依然不太肯定,“你肯定是花钱找他们陪你玩儿的吧,我才不信你敢和他们真刀实枪的干一架!”

    “是啊,闹着玩的。”尤墨可没打算吓唬小盆友,随口说罢又转过头去,继续看比赛。

    “喂,我忽然觉得你蛮有意思的,怎么样,一起上场的话不如做个约定?”阿什利*科尔眼珠子转了几圈后,凑过来压低声音好一通说道。

    “好啊,刚好我今天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需要有人大力支援。”尤墨耐心听完,点头示意成交。

    阿什利*科尔顿时乐不可支。

    “哈哈哈,你很干脆,ok,就这么定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