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被人黑的体无完肤,但尤墨打心眼里对温格的耐心表示感谢。¢£,

    顶级地下拳手的力量可不是盖的,即使肌肉足够厚实,碗大的拳脚砸了也够他喝一壶。这种硬伤在训练有意控制的情况下影响不大,真正到了比赛场上需要百分百投入时,差距会立马体现出来。

    连续两场替补算是给了他充足的缓冲时间,等到第场比赛来临,他站在海布里球场正央准备开球时,身体的感觉至少已经恢复了九成。

    唯一欠缺的那一成,大概就是进球势如破竹时那种无往不利的身体感觉。

    这场比赛是欧冠小组赛的最后一轮,对手是土耳其劲旅加拉塔萨雷斯。由于已经提前确保了小组第二的位置,阿森纳队本场几乎换上了全替补阵容迎战对手。

    除了尤墨之外,还有维尔托德,大卫*普拉特,帕洛尔,凯*阿什利,温特伯恩,迪克逊,曼宁格

    这么个老的老,小的小的阵容,如果遇见个无欲无求的对手可能不落下风。偏偏今年欧洲联盟杯与优胜者杯合并,欧冠小组赛第名将自动获得欧联杯16强资格。

    加拉塔萨雷斯国内联赛已经领先第二名9分之多,欧冠无法进入淘汰赛的话,欧联就成了希望所在,于是相比于大幅度轮换的对手,他们的战意要高昂的多。

    一方全替补志在练兵,另一方全主力志在必得,于是比赛从一开始就没能让人瞧出哪支是主队,哪支是客队。

    其实对于替补们来说,能在欧冠这种大场面下露脸相当难得,即使比赛胜负无关大局,个人表现欲*望也并不会减弱分毫。

    只可惜一场足球比赛,个人能力并不逆天的情况下,团队的力量要大的多!

    阿森纳队这帮场上球员都有着强烈的个人表现欲*望,甚至连尤墨这种懒货在长期没能出战后。脑袋里的想法都比从前要多出来不少。

    想的多有时候不是坏事,有的时候容易坏事,今天明显是后者了。

    反观他们的对手,想法只有一个。

    胜利等于继续。失败等于回家!

    想法上的巨大落差再加上配合上的默契缺失,导致上半场结束的时候,阿森纳队已经o:2落后了。

    联赛半程冠军提前两轮收入囊后,寄托了枪迷们最大期望的欧洲冠军联赛却踢成了这个样子,这下整座海布里都不干了。

    嘘声。谩骂,离场

    更不幸的是,这样一场看起来无关紧要的比赛,温特伯恩旧伤再度复,场结束前温格不得不用掉一个换人名额。

    法国人脸色很难看。

    无欲无求的比赛其实不好踢,赛前动员说重了容易引起逆反心理,说轻了容易轻敌。尤其是他这种不擅作秀的主教练,很难在一片乐观的气氛调节好弟子们的心态。

    眼前这场比赛说重要吧,与排名,积分。奖金这些毫无瓜葛,说不重要吧,毕竟是欧洲顶级赛事,受众面极广,而且四天之后球队就将迎来英榜大战。

    如果任由状况恶化下去,主场被原本小组垫底的球队拿走胜利甚至完成血洗,那士气上的损失暂且不表,刚刚好转的舆论环境会迅变的一团糟!

    眼前这家伙上一场仅仅踢了十多分钟就被媒体们喷的一无是处,这场出战虽然表现积极,但结果呢?

    球队气氛正在好转的时候遭遇这样一场失利。会不会让某些人对这家伙的行为愈不满?

    “好了,这样的上半场结束,大家想必都听到了看台上传来的嘘声,这对我们来说既是坏事。也是好事。”

    “球队必须以整体的方式作战,竞争力才能充分挥出来,对手拥有比我们多的多的斗志,并且最终把它体现在场上比分上。”

    “下半场比赛还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自我救赎,希望你们能用真正的表现,回报看台上不离不弃的球迷们。”

    温格的讲话告一段落。在座的家伙们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

    越是顶级俱乐部,边缘球员越不好混。这种感觉就像是住在土豪隔壁一样,满眼都是诱惑,满眼都不属于自己。

    尤其是年龄偏大的老将们,时日无多的情况下难免会有力不从心的感觉。

    大卫*普拉特,帕洛尔,凯*阿什利,迪克逊,这些年过o的老将是清一色的英格兰人,他们在这座球场拥有很高的人气,也留下过美好的回忆。现在这副景象看似司空见惯,于他们而言打击不小。

    球队的主力阵容越来越年轻化,除了后防线外,其它各个位置上老将几乎都没有什么竞争力,这种现状导致他们这些英格兰人既没面子也没里子。

    这个赛季球队在联赛和欧冠的势头都不错,他们坐在替补席上虽然不甘心,但总归希望还在。现在这样一场难度不大的比赛居然踢成了这副模样,心的自责在场哨响那一刻起席卷而来,低垂了他们的脑袋,拖慢了他们的步伐,迷茫了他们的眼睛。

    主教练有些出人意料地没有大雷霆,算是给了他们不小的面子。可是面子不能一直拿来当饭吃,眼前这场比赛还有整整45分钟,难道指望那些耻高气昴的法国人与清高孤傲的荷兰人来拯救他们?

    后防不稳,进攻组织混乱,得分点缺乏,难道指望那个爱出风头爱惹事的家伙?

    “好了,下半场看你们的了。∮,”

    温格也瞧出来老家伙们低落了情绪了,可惜他并不擅长在这种状况下表一番激*情澎湃的演讲,于是加快度讲完之后转身离开,把更衣室交还给了弟子们。

    “呃,最近,还好吧?”

    大卫*普拉特语气有些迟疑,目光也只是停留在对方身上一下,就远远地闪开了,仿佛继续看下去会灼伤眼睛。

    他在这支球队已经彻底沦为边缘人物,明年夏天被扫地出门的可能性极大。尤墨这段时间负面新闻缠身。他自觉应该站起来表达些什么,最终碍于压力没能成行。

    眼前这场比赛他们这些老家伙虽然踢的郁闷之极,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态已经不足以在球队待下去了。所以心并不十分难过。对面这个家伙刚刚惹了大祸,现在正是挽回形象损失的时候,踢成这样可能会一蹶不振吧。

    他觉得。

    “还好。”尤墨正努力用深呼吸来对抗沉闷的气氛,被人打断了自然乐意奉培,“哦。对了,还没谢谢你呢。”

    “谢我?”大卫*普拉特有些摸不着头脑。

    讲反话?

    “哦,看来丹妮娅没有告诉你我干嘛去了。”尤墨挠了挠头,顺便凑近过去,压低声音作神秘状说道:“我找地下拳手们过招去了,那叫一个过瘾,差点躺着回来!”

    “靠!”

    大卫*普拉特被这劲爆的消息惊住了,先前的担心与无奈顿时跑的一干二净。

    自己居然会担心这么个家伙,真是吃饱了撑的!

    “斯蒂芬*古兹曼,你听说过没。太牛x了,一记扫腿直接让我飞出去两米远!”尤墨说着说着自己都有点难以相信了,于是亮了亮肱二头肌,看看是不是比以前粗了一圈。

    结果很悲催,这货养伤期间无法保持力量训练,肌肉不但没有变粗,反而看起来像是瘦了一圈,而且轮廓也不如从前那么分明了。

    “你这家伙,真够没心没肺的”大卫*普拉特还是没能忍住吐槽的强烈愿望,说罢只能摇头叹息。

    “咦。在干嘛呢?”

    维尔托德不知何时凑了过来,虽然声音听起来还算自然,可躲闪的眼神比大卫*普拉特还不如。

    上半场踢成这样,法国人的表现的确要背不小的锅。

    球队在场上没有真正的进攻组织者。他这个脚下技术不错的小个子自然责无旁贷,结果在他的组织下,球队进攻简直惨不忍睹!

    堂堂英半程冠军居然踢了45分钟才脚射门,说出去丢不丢人?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既简单又直接。

    他在上一场比赛替补出场仅仅分钟就完成了一脚世界波,下来之后兴奋的整晚没睡好觉。这场比赛虽然重要性远远不如下一场,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不济他也能在世界观众面前刷刷脸!

    结果脸到是刷了很多次,失误与背景布成了主打。

    尤墨本来应该是他的助攻对象,结果让对方多次跑了空趟之后,法国人简直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了。

    “在聊美女呢,有兴趣吗?”

    尤墨到是来者不拒,瞧见维尔托德扭扭捏捏的样子也不觉有异。

    “美,美女?”法国人目瞪口呆。

    显然他当真了。

    “丹妮娅和你一起去的?”大卫*普拉特才懒的理这个墙头草一般的法国人,不过他开的话题貌似不错。

    “是啊,我和她还过了招呢,感觉还不错,女人当算是高手了。”

    尤墨继续大大咧咧地说道,完全不管旁边竖起的耳朵与偷偷打量的眼睛有多诧异。

    “呃,下来再聊吧,好像时间不多了。”大卫*普拉特朝尤墨眨了眨眼睛,起身。

    “哦,好,不过最近家里管的严”

    “啊,那个,不好意思,上半场我踢的太独了一些,下半时我会注意的。”维尔托德瞧见两个家伙仿佛要起身走人,于是有些着慌。

    他可是非常看重这场比赛的,上半场已经证明他的努力方向出了问题,下半场自然要抱紧大腿来弥补过错。

    “阿什利*科尔正在外面热身呢,你和他商量商量,边路突破了往我头上砸。”尤墨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眼法国人。

    维尔托德顿时眼睛一亮,加快了脚步,“我还以为你不在乎这样一场比赛呢,真是的,我居然怀疑你的职业素养!”

    “喂,我说,需要右路的支援吗?我是说,互相帮助?”帕洛尔的声音差不多同时响起,迅吸引了一票人围观。

    这位老将其实最为不甘。

    居然在还差半年才到o岁的时候,被一个身价仅仅12o万磅,来队上才几个月的小家伙抢走了主力位置?

    真是丢尽英格兰人的脸了!

    “当然没问题。”尤墨点点头,笑着竖了个大拇指回敬。

    眼前这副景象对他而言已经有些久远了,重游旧地的感觉自然不错。

    虽然有些物是人非。

    “两翼齐飞,下底传,路包抄,ok,齐活!”大卫*普拉特顿时有些激动,声音也随之高亢起来。

    “哇哈哈,怎么听起来我们像是曼联队?”维尔托德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自己刚才那副尴尬的模样了。

    这话一出口,刚刚热络起来的气氛顿时有点僵。

    英格兰人好面子,模仿对手这种事情自然有些羞于启齿。虽然迫于形势不得不为,但心里总归有些别扭。

    “只会一种踢法的球队哪能走的远嘛,大卫,想不想看看我的特训成果?”尤墨才不理会身后那些家伙在纠结什么,高声说罢还加快了脚步。

    仿佛不远处的球员通道出口,是一道通往幸福时光的大门。

    “哈哈哈,当然!”大卫*普拉特怒吼了一嗓子,同样加快了脚步。

    “特训成果?”维尔托德撒开脚丫子冲到了队伍最前面,一脸天真无邪地问道。

    其实法国人心里有些没底。

    那场对阵桑德兰的比赛,阿什利*科尔与永贝里在边路最起码传了十多脚球找这个家伙,结果这货不但抢点到位率低,射门的准星全无!

    这场比赛球队的进攻便秘,突破与传次数锐减,这样一来即使下半场有所改善,但实打实的两个球差距能拉回吗?

    所谓的特训,难道就是临阵磨枪练的停球技术?

    “丹尼斯告诉我,任何一场比赛都需要把自己的全部信仰投入进去,才能让灵魂随之共振,身体为之狂。”

    “在他的眼里,我还没有在锋位置上做到极限就开始分心其它位置了,这是对竞技之神的不尊重。”

    “所以我决定。”

    “像巴蒂goaL那样,让所有看过的人第一眼就记住!”

    “这是属于我的荣耀,但是同样需要你们的努力。”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呢?”

    没有大喊大叫地宣称自己的哲学,也没有低声下气地奔走呼吁,平静的声音像是一道穿过岁月的长河,就快到达那一片绿色海洋。

    “Ready,go!!!”(。)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