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粒足以载入赛季十大进球的高空轰炸出炉后,伦敦媒体集体变脸。∷,

    正经一点的《泰晤士报》《伦敦标准晚报》《每日邮报》,喜欢哗众取宠的《卫报》《太阳报》,还包括华人报纸《华时报》《华闻周刊》,被同时戮g点一般,连篇累牍,不眠不休,极尽吹捧之能事。

    其实尤墨本场比赛的进球效率一点也不高,8次射门才进1球的水准跟他以往0%左右的射门转化率压根不在一个档次上。这些媒体在此时一拥而上使劲吹捧,当然也不是真实态度的体现。

    所谓的,捧的越高,黑的越狠。

    媒体喜欢噱头,诸如“特训归来”“更衣室话语权争夺”“打脸与反打脸”,都是他们的盘大餐,错过了自然可惜。

    “特训归来的王者之战!o用一粒个人色彩浓厚的进球霸气回归!”

    “谁说华人身体素质不行?足球场上同样有飞人驾临!”

    “来自国的核弹头爆发出恐怖能量,o一雪前耻!”

    “o率领阿森纳的替补们绝境重生!”

    “榜首大战前的强心剂!阿内尔卡还是o?”

    虽然媒体炒作的热闹,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尤墨不可能在周末首发。

    下半场那种作战方式并不是阿森纳的常规武器,在这样一场至关重要的比赛,温格不可能用对手最擅长的方式来踢。

    不过不可能归不可能,一家人总算扬眉吐气了一把。

    有时候就是这样,对于外界的批评与非议,当事人不在意是因为相信自己有能力扭转这一切,身边的亲人朋友没有这份底气。难免会顾虑重重。尤其像王丹这种心比天高且脾气急躁的家伙,即使知道媒体的德行都差不多,也难以遏制心的火苗蹭蹭往上蹿。

    这次尤墨不只被英国媒体黑的一塌胡涂,国内媒体也不遑多让。对这样一个不服从足协管教的家伙,媒体们捧起来的时候小心翼翼,黑起来那是毫无顾虑。

    毕竟表现再好也不能抹杀“拒绝为国足效力”这种大杀器!

    阿森纳队的比赛虽然国内能看到直播的不多。但欧洲冠军联赛受众面极广,资深球迷个个耳熟能详。这场无关大局的比赛本来吸引不了多少国人的关注,但之前更衣室斗殴这种猛料实在让人欲罢不能。于是为了看这家伙在重压之下有何表现,球迷们果断牺牲睡眠时间,睁大了眼睛,锁定了目标。

    结果自然纠结无比。

    狂放,霸气,舍我其谁,这些领袖气质在国内球员身上比凤毛麟角还要稀有。此时见了能不心痒难耐?

    热热闹闹地议论了一天之后,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卢伟进球了!

    能让所有人为之侧目,这粒进球自然值得大书特书。

    线刚过圈弧的位置,带球连过四人后,大禁区线上一脚低射破门!

    整个过程看似简单,但高速运动+高频变向+稳如狗的重心+黏如胶的皮球,简直就是马拉多纳附体!

    这样一粒精彩绝伦的进球不但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还帮助曼联队以1:0的比分确保了欧冠小组第一的位置。如此一来。本就热闹无比的榜首战前气氛俨然达到了高*潮。

    “e用一粒马拉多纳式的进球回应昔日的好兄弟,我们该庆幸还是惋惜。这样一对黄金搭档成了争冠对手。”

    “没有了昔日的助攻目标,e终于在沉寂后爆发!”

    “来自国的双子星同时闪耀欧洲战场!”

    “一战封神,曼联场再添杀器!”

    说实话,吹捧尤墨的可能居心不良,追捧卢伟的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声音。

    想想看,大开大合惯了的英超赛场上。突然冒出来一个过人如麻的小个子,无论从比赛的观赏性还是球队的实力提升来讲,都让人兴奋无比。

    其实卢伟在这支场好手如云的球队并没有坐稳主力位置,距离凯泽斯劳滕时场核心的地位更是差距甚远。弗格森在经历了阵痛般的联赛开局后,在他的使用上谨慎了许多。

    出场时间锐减。与球队风格不搭,再加上体能与力量的弱势,直接导致他的各项数据直线下滑。十轮联赛与六轮欧冠战罢,他的进球数虽然有个,但助攻只有两次,从效率上来说用“沉寂”二字再合适不过。

    不过说老实话,相比于年轻球员的使用,弗格森更擅用当打之年的球员与老将,技术型球员的使用也不如温格。卢伟毕竟只有18岁,来这支球队时间尚短的情况下,曼彻斯特媒体与曼联球迷们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与理解。

    再加上他那从不张扬的性格,干净利落的球风,以及出色的颜值,来曼联队半年不到的时间里,他已经赢得了很多人发自内心的认可。

    这粒横空出世般的进球算是极大地满足了他的支持者们,同时也让所有关注这支球队的人们看到了让人无比惊讶的可能。

    既然在这支球队不适合承担组织重任,那就摇身一变,路爆破手!

    曼联队边路不缺突击手,唯独路进攻比较单一,如果卢伟能继续这种程度的发挥,那整支球队的战斗力都将上一个档次。

    同理,尤墨与球队的风格不搭也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那能不能以此为鉴,更大程度地发挥空霸威力?

    答案是显然的。

    阿森纳队在之前的两个赛季经常会遇见久攻不下反被咬一口的时候,比赛时间不多的情况下,他们同样只能寄希望于更简洁直接的进攻方式。

    于是问题来了。

    技术流的球队头球与远射往往是弱项,尤其是前场进攻球员,身高与爆发力上的弱势会在很大程度上浪费球队的定位球机会。

    尤墨的存在算是完美解决了这一问题,灵活使用的话。完全可以为球队提供宝贵的战术变化。

    意识到这两种可能后,伦敦与曼彻斯特媒体极为难得地取得了一致。

    两支球队虽然在国内是争冠对手,相互之间的比赛堪称国家德比,但放在欧洲战场上两队都是小字辈。英超联赛影响力日增的情况下,两支球队的实力代表了整个联赛的竞争力,说成是“为国争光”那是一点水分都没有!

    伦敦与曼彻斯特两地媒体一家亲了。国内媒体苦逼了。

    怎么评论两个家伙的表现?

    反复强调他们不愿意为国效力会不会有些审美疲劳?

    要不要深度挖掘一下他们为何拒绝德国国家队的召唤?

    他们所在的两支球队马上就要举行一场榜首大战,这到底是国人的荣耀还是其它什么玩意?

    苦逼的媒体们最终只能各凭屁股发表看法,和球迷们一样,他们本来打算打死不低头的气概出现了明显的松动,现在就差合适的时机了。

    1998年12月16日,荷兰,阿姆斯特丹。

    张笑瑞来到这支球队也已经快半年了,比赛虽然打的不多,可生活过的非常充实。

    日常训练。跟队比赛,语言学习,化学习,混熟一些后还有逛街,购物,旅游

    远离了国内的纷纷扰扰,他在这支球队找回了最开始从事这项运动时的快乐。至于为国人所不耻的留洋经历,以及最后一刻落选国足世界杯阵容的遗憾。在他心早已烟消云散。

    不知为何,离开了国内足坛那个大染缸之后。即使没在尤墨和卢伟身边,他也觉得从前那段时光就快回来了。

    今天无疑是这种预感显灵的一天。

    隋东谅,李健,李京羽,李贴,四个正处于甲a联赛冬歇期的家伙结伴出行。第一站就到了他这里。

    四人李京羽的转会合同已经敲定,法甲冬窗一打开就将奔赴法国南锡,开始属于他的留洋生涯。

    李贴眼睁睁地瞧着小伙伴们一个个的走出国门,心思自然也活络起来,目前虽然还没有哪支球队向他摇起橄榄枝。但出来走走看看说不准就会有艳*遇的嘛。

    真正纠结的反而是前面两个家伙,李健,隋东谅。

    八一队毕竟是军人的球队,球员转会涉及到的利益不是普通俱乐部能比的,两人现在肩膀上扛着少校军衔,顾虑自然多出很多重来。

    虽然只是职。

    两人这趟出来名为散心,其实也不无试探俱乐部态度的意思。毕竟现在国脚留洋已成潮流,能在国外打拼下一片天地来,不也一样为部队争光吗?

    四人选择张笑瑞的地盘做为第一站,显然也是经过考虑之后的打算。

    毕竟两位老大事业都那么成功的,主动过去拜访他们自然有无事不登宝殿的嫌疑。

    出国踢球可不是小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是真正下定了决心的家伙,难免会仔细衡量,考虑再。

    结果事有凑巧,他们结伴出行前刚好赶上国内热炒两人的欧冠表现,于是和张笑瑞一碰头,话题就集在两人身上了。

    张笑瑞驱车接走四人,还没到接风洗尘的地儿,气氛已经是闹哄哄的了。

    “老大那场比赛你看了没,真可惜呀,那些队友都不了解他的习惯,传球太没眼力见了!”

    李京羽这几年变化颇大,无论言谈举止还是穿着打扮都成熟了不少,不过和这几个家伙在一起时,他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那个秋天。

    “是啊,没办法,温格照顾老乡,更衣室自然问题多多,老大在那里肯定不如凯泽斯劳滕。”

    张笑瑞的变化反而不大,只是经历了诸多波折之后,声音听起来沧桑了一些。

    “太神了,我前段时间又重温了一遍凯泽斯劳滕神话,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一支球队!”

    李健比隋东谅要健谈的多,算是对的起他的名字。这些年他们两人变化都不大,毕竟是部队的球队,风气上比其它俱乐部球队要好的多。

    “两位老大在一起,那可是火星撞地球,不碎不罢休!”李京羽瞧见隋东谅仿佛要开口说话,于是抢先一步。

    他们两人本来关系就一般,现在他已经敲定了留洋合同,自然有些看不上待在国内不肯挪窝的家伙。

    “靠,想不到大羽你现在居然出口成章了!”李贴感慨了一句,伸手拍拍张笑瑞肩膀,笑道:“笑瑞现在比以前稳重多了,大羽你学着点儿,不然人国外的姑娘瞧不上猴急猴急的家伙!”

    “法国妹子?”张笑瑞头也不回地说道:“我不得不说,大羽你这趟艳*福不浅!”

    “靠啊,在聊老大呢,你们岔到沟里了!”李健一脸的不忿,说罢还扬了扬拳头示威。

    “老大娶了个老婆,我一直在以他为榜样好不好!”李京羽得意地眨了眨眼睛,伸手挠了挠李贴脑袋。

    曾经的鸡窝头现在梳的倍直,发胶用的一看就不少于半斤。

    “凯泽斯劳滕是平民球队,两位老大待的肯定舒坦。不过说老实话,人太舒坦了不是啥好事。”隋东谅说罢,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是在说别人还是在说自己?

    “唉,算了,也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事情。尽人事,知天命!”李健哪能不知他所想,听了这话立马伸了个大手过来拍在他后背上。

    “或许两位老大再这么疯下去,你们部队也该闹腾了!”张笑瑞显然在听说这两位要一起过来时就有过这方面的考虑,此时说来颇有些侃侃而谈的味道,“你们想嘛,世界杯上遇见不怎么样的对手时,咱们都踢的那么烂。欧洲冠军联赛可是世界最高水平的联赛,他们能在那种大场面下扬我国威,你们军队领导难道能视而不见?”

    这话说的在情在理,其它人纷纷点头称是,唯独李贴一脸苦笑。

    “说的是这么个理儿,只是看来这么些年过去,咱们还是没变。”

    “没变?”

    “还是得指望老大呗,你们说有变化吗?”

    听了这话,四人同时收了笑容,一脸的若有所思。

    好一会,仿佛又回到天不怕地不怕阶段的家伙,出声打破了沉默。

    “他们做到的事情虽然很难,可能已经无法复制,甚至严格来说,我们这些刚出来的,想出来的家伙,都会被拿来对比,造成一些负面评价。但我真心觉得有人可以依靠不是件坏事。”

    “没有人能一辈子只靠自己活下去,只要明白那种依靠并不值得骄傲就是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