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家伙在张笑瑞这儿待了两天之后,下一站是英国伦敦。◆网.w?

    李京羽的话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几人的心结,于是即将进行的英榜大战就成了挡不住的诱*惑。

    虽然两队仍然有多达八分的分差,但这场较量引的关注却没有因此逊色分毫。英国国内就不用说了,温格与弗格森的二人转已经上升到了国家德比的高度。尤墨与卢伟的大本营德国,两名荷兰大腿的同胞们,世界杯余热未消的法兰西国度,当然还包括心情纠结的国人们,都在密切关注着这场巅峰对决。

    张笑瑞因为荷甲联赛没有进入冬歇期而憾未成行,不过考虑到其它四位阿哥那蹩脚的英水平,他还是咬咬牙给尤墨打了个电话。

    如此犹豫不决并不是小胖子的性格使然。

    他很清楚他们的老大是个什么性子,大战在即还要分心考虑兄弟们的前程,自然会带来不必要的影响。

    结果尤墨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安排大嫂专程陪同也就罢了,主动问起他们五个的经纪人算是什么情况?

    他到是有心想问问原因的,结果话到嘴边忍住了。

    老大行事一项有长远考虑,既然问了那就如实回答就是,身为小弟好奇心不能太强,否则会乱了彼此关系。

    说完又随意聊了几句,张笑瑞主动挂了电话。

    这几年他在为人处世这一块长进不小,很多时候都会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前段时间尤墨都快被国内外媒体黑成煤球了,现阶段肯定在憋着股劲准备放大招呢。他把这几个货甩给对方已经够添麻烦了,再一味打听些什么自然不太妥当。

    告知了行程安排及注意事项后,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四个家伙迫不及待地离他而去。

    真是日了狗了!

    瞧着自己被弄成狗窝般的公寓,张笑瑞恨恨地想。

    1998年12月21日,伦敦,海布里球场。

    小雨,摄氏度,偏北风2级。

    看台上的四位阿哥都是见过世面的主儿。不至于因为85oo名观众制造出来的动静而动容,真正让他们瞠目咋舌的,是王丹随口念出的一串数字。

    全球12个国家,约21亿观众在同时收看这样一场比赛。

    为了让数字更形象直观一些。王大记者特意找了个对比。

    今年五月那场决出德甲冠军的榜大战,以15亿的收视观众远之前的8千万纪录,创下了德甲之最。

    如此夸张的差距让四个家伙久久回不过神来。『≤,

    国内的电视直播仍以意甲德甲为主,焦点战役能有个四五千万的收视观众就已经顶大天了,结果这场打个对折依然过亿!

    “那欧冠呢。是个什么样的收视水平?”李京羽现在算是双脚踏出国门了,眼界自然跟身边的位土老冒不能比。

    “欧冠决赛的收视观众大约在5亿人次左右,与世界杯决赛的58亿纪录相差不远。”王丹显然是做足了功课过来的,此时表情平静,语气和缓。

    其实心里早就乐不可支了!

    眼前这四位可都是她的潜在客户,虽说商人无利不起早,但她却真没有把报酬丰厚的经纪人提成放在眼里。

    她很清楚,走出来不算什么,站住了才是本事!

    但是无论如何,下定决心走出来始终是第一步。迈不出这一步其它一切都免谈。

    “欧冠的确水平够高,收视率直追世界杯不足为奇,可英只在五大联赛排名第四,为何有如此夸张的收视人群?”

    部队出身的两个家伙对于名声更为看重一些,上述这些让人咋舌的数字对他们的冲击力最大。李健在过来之前也算做了功课的,不过国内目前网络刚刚兴起,他们这些化水平偏低的人群还没怎么接触到那些新鲜玩意。

    “先是风格。”

    王大记者开始侃侃而谈,“你们都是从小踢球的,看球自然不会只看热闹,可实际上球迷不会踢球的居多。看热闹的也不在少数。那些反反复复的倒脚,传切配合,战术纪律,其实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比赛的激烈程度。”

    “简单点说。就是吸引不了外行观众!”

    “英在技术水平上确实落后于意甲和西甲,但这个联赛无论是管理者英足总,还是每个俱乐部,每个球员,都明白市场的巨大的作用。因此这个联赛的激烈程度最夸张,节奏也最快。悬念当然也最充足。”

    “其次是推广。”

    “任何一家联赛想要吸引海外观众,电视网络的覆盖至关重要。”

    “总不至于让人每周只看看报纸,就成为一支球队的铁杆球迷吧?”

    “英转播事关整个联赛的含金量,因此从英联赛成立的第一年开始,英足总就展开了积极的自我推销。”

    “自我推销嘛,价钱好说,反正你看着不好白给钱也不会继续看,看着有意思了多给点钱也心甘情愿。”

    “就这样,英的覆盖面开始越来越广,下游球队得到的电视转播收入也越来越多,于是联赛的竞争不会像德甲与西甲那样,因为强弱差距太大而失去悬念。”

    连续说了这么一堆后,王丹抓起手的矿泉水猛灌。∏∈,

    四位听众的反应让她十分满意。

    没有哪位两眼放光到口水四溢的,反而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摆起。

    “这么看来,职业足球的商业化与规范化非常重要,国外这些联赛能长盛不哀的繁荣下去,球迷的需求是被重点考虑进去了。”

    瞧着王老师进入场休息了,好学生隋东谅自然踊跃言。

    眼前这副景象让他想起了五年前的那个秋天,他们这些人在奔赴岛国的路上,万米高空的那一番谈话。

    只是那个时候讨论的是戚家军,目的是怎样挥出团队的战斗力,现在却是各自为战,讨论如何在竞争激烈的环境更好的展下去。

    想要振兴国家足球,任重道远呐!

    “是的。商业化是把双刃剑,过度了也会带来伤害。但是说老实话,没有商业化,职业球员哪儿来那么高的收入。足球产业靠什么维持?”王丹点了点头,目光仔细地打量了对方一眼,继续说道:“国内到也不是不注重商业开,但是说老实话,一支球队几年内人没什么变动。名字换了好几个,你们觉得这算是商业化吗?”

    “泡沫化。”李健果断摇头,一脸不屑。

    “没错,不注重提高联赛整体水平,忽略了球迷的需求,最终一切都是镜花水月。英联赛现在影响力日增,顶级球员纷纷看好这里的前景与市场,随之而来的自然是持续的繁荣。”

    王丹说着说着,注意力开始溜号。

    现场的大功率音响开始播报出双方的出场名单,虽然心早已知晓答案。但总归还有一些侥幸藏在心底。

    事实证明侥幸是没有市场的,两支球队目前阵容齐整,为了备战这场关键战役,他们纷纷在上一场比赛时派出了多半替补队员。

    现在自然是全主力上阵。

    曼联队依然主打442,阵容和慈善盾杯两队遭遇时并无两样。阿森纳队4411阵形祭出,只是用两名小将,阿什利*科尔与永贝里代替了温特伯恩与帕洛而。

    轴线没有变化的话,球队的战术打法不会有多大变化,王丹虽然就是她口的“不会踢球的球迷”,但还是耳濡目染了不少专业知识。

    尤墨和卢伟上一周都是出战打满全场。而且两人都有能力在有限的替补时间里改变比赛走向,因此目前坐在板凳席上算是情理之。

    只是昔日的小弟们都结伴来看了,这副排排坐吃果果的景象岂不让人遗憾?

    好在张笑瑞提前打过招呼了,四个家伙也很清楚这种状况的原因何在。所以才没有大惊小怪地嚷嚷起来。

    “唔,真够快的!”

    十分钟还不到的时候,见过世面的家伙们间有人忍不住了,感慨出声。

    隋东谅。

    这位可是国内足坛的顶尖快马,自然能从看似简单的动作找到难点所在。

    “嗯,不光是动作快。比赛节奏也快的惊人。”

    李贴其实也是个急脾气,这种无须试探直接操家伙上的作风深合他意。不过说老实话,他的动作频率可不够快,最擅长的远射也需要多花点时间校正准星才行。

    “是啊,观察,思考,判断,这些容易拖慢动作的东西都被最大程度上强化了,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和比赛经验,动作肯定与比赛会脱节。”隋东谅有些奇怪地看了眼旁边一直沉默的李京羽,心里疑惑满满。

    这货不是话唠一个吗,今天为何如此沉默?

    “这种踢法对于身体素质的要求很高,大羽幸亏你没选择这里,否则小身板扛不了俩月就得进医务室大修!”李贴也有些奇怪,于是拍了拍那货的肩膀,半开玩笑说道。

    “我在考虑东西呢,搞毛打断我?”李京羽一脸不爽地转过头,一看见那梳的倍直的偏分就觉得更不爽了,“李打铁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哈,也不想想,两个老大如果在的话,比赛会踢成什么样?”

    “还真不好说。”李健接过话头,阐述自己的观点,“他们两人的风格和自己的球队都不太搭,真不知道当初转会是怎么想的。”

    “老大怎么想的是你能猜的吗?”李京羽面对这位又高又壮的守门员夷然不惧,说罢还亮了个小拇指回敬。

    “哎对了,嫂子,当时是啥情况,说来听听呗!”李贴仗着自己脸皮够厚,索性八卦一把。

    “哎呀,说出来估计你们不信哈!”王丹故意卖关子。

    “信不信另说,听听看!”

    “可不许对外讲哈,听好了。”王丹作神秘状压低了声音,其实周围一圈都是老外,能听懂才怪了。

    “你们老大是曼联球迷,卢伟是阿森纳球迷,结果夏天那会两家俱乐部一家缺场,一家缺前锋,最后就阴差阳错了。”

    这样的答案果然惊呆了四位阿哥。

    好一会,才由心大的家伙开口直指真相。

    “难道说老大来阿森纳是帮卢伟实现理想了?”

    李京羽说罢使劲挠了挠头,直到对方肯定的眼神及动作出现,才停了下来继续感慨,“老大做事情果然和别人不一样,不过这样一来,卢伟岂不欠他很大人情?”

    听了这话,李贴一脸不屑,“哪有,卢伟不也帮老大实现理想去了?”

    “难度不一样吧,你看看老大现在在球队的处境。”李健心思比较细腻,听了大羽的话没有立即反驳,反而静下心来仔细琢磨了一下,结果就直指真相了。

    “是啊,弗格森这么卢伟是为了保护他,毕竟曼联队的风格比较粗犷,与对手的身体接触比较多。他的身体状况在那摆着,年纪轻轻反复受伤的话影响太大了。”隋东谅楞了一下也跟上了思路,说着说着脸色严肃起来,“老大的状况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温格最得意的弟子居然被他在更衣室教训了,可见这支球队内部问题重重。”

    “是啊,谁说不是呢。”王丹叹了口气,定定地看着场上。

    曼联队顶住了阿森纳队的开场板斧,场上局势趋于缓和。

    两支球队的硬实力其实半斤八两,阵容变化不大的情况下,战术策略与临场挥成了比赛的胜负手。不过很显然,两位老家伙都没有低估对方的战斗力,因此场上比赛看着挺热闹,其实局面一点也不开放。

    曼联队已经落后对手八分了,这场如果只收获1分的话难免心有不甘,但强龙不压地头蛇,在阿森纳队的主场自然防守反击祭出。温格同样考虑到了这种可能,赛前布置时早就有所准备,目前时间还早,没有必要主动冒险把比赛局面变得不可预知。

    “我听说以前小的时候老大还救过卢伟一命,你们说眼前这事儿会不会给两人关系蒙上阴影”李京羽在这些家伙面前没能继续老成稳重下去,此时脱口而出后也知不妥,于是赶紧闭口收声。

    两位老大的关系其实没少被他们私下拿下八卦,结论也是千奇百怪不一而足,不过出于直觉,他们都觉得是尤墨的大哥作风所致。

    “是啊,予人太过不如不给,我不知道卢伟是怎么想的,不过他的那粒进球出现后,我觉得他好像变了。”王丹到是马上记起了卢伟去看心理医生这一茬,说完心下随之一动。

    如此有违作风的踢法,难道预示着两个家伙都在寻求突破吗?

    “嗯,有道理,与其勉强自己,不如挥所长,把选择权交还给主教练。这种作法比较成熟,应该是摆脱了心理阴影之后所为。”李健点点头,继续分析道:“帮别人实现理想,说白了就是帮别人打工。无论做的做的好不好,归属感始终差了一些,这种状况下到不如放开了追求自我。”

    “我就说老大上一场踢的也有些奇怪,难道也是这么想的?”李京羽瞪大了眼睛,心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只不过这种踢法对他们的个人能力要求很高,说白了就是出力不讨好!”

    “是的,他们两人没有放弃国足,他们在用这种方式磨砺自己。”王丹叹了口气,心五味杂陈。

    孤胆英雄的滋味并不好受,成功了自然颂扬一片,失败的时候呢?

    媒体的德性就不说了,国内球迷呢?

    “是啊,看来安于现状才是不负责任的体现。”

    隋东谅说出这句话后,只觉得心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