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补席上看曼联打阿森纳,尤墨的思绪一不小心就飘远了。网.?

    川,岛国,巴西,德国,一桩桩,一件件,一张张脸,一份份情

    感情丰富的家伙记忆力往往都不错,他也不例外。五年多的时间在人生并不算漫长,可于他而言,却像走过了一道轮回。

    最开始上路时,他依然保留了一个资深球迷的心态,觉得国足病在根部,治无可治。

    后来产生的一系列矛盾也进一步验证了这种看法。

    国内足球这几年市场虽然繁荣无比,实际上水平进步有限,大赛成绩更是少数群体拿来邀功请赏的工具。随着时间推移,问题越积越多,爆是迟早的事情,即使司法介入,大佬伏法,也只是制止了状况进一步恶化而已,距离真正的职业足球相距甚远。

    面对各种非议,甚至牵连家人的谩骂,没有人能无动于衷,所谓的卧薪尝胆,隐忍图谋,那是不得已而为之,其滋味没几个人能泰然处之。

    有足协控制着国内舆论,他不指望球迷能真正理解,但是面对昔日兄弟那一张张期待的脸,他无法独善其身。

    贝肯鲍尔代表德国足协摇来的橄榄枝诱*惑十足,他也同样心动不已。可能任何一个在国足圈混过的家伙,都非常清楚个人力量与庞大的官方背景博弈时胜算几何。

    他不是受虐狂,也不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身为职业球员,他很清楚一步走错的后果会怎样。

    为了别人的前途与理想,搭上自己的前程,值得吗?

    或许999%的人都会选择说不,可惜他偏偏是那剩下的o1%!

    因为他不忍心看到自己高举大力神杯时,那一张张曾经熟悉无比的脸上,会流露出怎样的情绪。

    失落,茫然。或者愤怒,欣慰

    既然还有机会一起为一个目标而奋斗,有什么理由扔下他们不管了呢?

    “在想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帕特*莱斯已经坐在了他旁边。

    老头儿早就注意到他那异样的眼神了。不过原因到是没想到,担心的理由是昔日兄弟成了争冠对手,会带来怎样的心理冲击。

    “五年一晃就过去了,生的事情太多,都没时间停下来好好看一看。整理一下思路。”尤墨楞了一下,才实言相告。

    实际上他并不是个喜欢与人分享不良情绪的家伙,只是眼前这位老头儿显然已经心力憔悴了,他不想让对方继续担心下去。

    “哈哈,你才多大年龄,居然像个老头子一样喜欢回忆过去!”帕特*莱斯也楞了一下,才勉强开口笑道。??网.?

    老头儿是来安慰他的,结果听到这么个意料之的答案后反而觉得语塞。

    凯泽斯劳滕的辉煌依然历历在目,现在各自单飞也就罢了,双双坐在替补席上看别人比赛会有怎样的心情?

    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吗?

    “还好吧。这一路走的太快,缓一缓有益于身心健康。”

    尤墨注意到老头儿尴尬的神情了,于是笑。

    温格有个好助手,可惜并不适合豪门俱乐部。

    “嗯,看的出来你有能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上一场比赛累坏了吧?”帕特*莱斯也笑了起来,心踏实了不少。

    眼前这个家伙有着越年龄的成熟,虽然过于成熟同样可能会带来些不必要的麻烦,但心态上的平稳会把情绪波动控制在一个比较合理的范围。

    紧张,失落,愤怒。这些情绪对于竞技体育来说是大敌,年轻人少有能轻松越过的。

    “是啊,太久没有踢完全场了,累的不轻。”尤墨没有拒绝对方的美意。顺着台阶走了下来。

    “嗯,加油。”帕特*莱斯没有多说什么,起身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尤墨点了点头,目光变得专注起来。

    上半场比赛已经过半,场面仍然焦灼。

    弗格森没有抱着侥幸心理准备比赛,曼联队在过去的二十多分钟时间里始终保持了高压态势。这让阿森纳队即便控制球在脚,神经与肌肉依然绷的很紧。

    强强对话即是如此。

    双方都没有明显的短板,战术上也都知根知底,因此比赛的胜负往往悬于一线。这一线或者是个人能力爆,或者是揪住对手犯错的机会不放,或者只是意志上的较量。

    本场比赛曼联队的终极打算就是第种。

    所谓的“红魔时间”,其实就是一股逆天而行的心气,虽然并不是次次都能显灵,但只要比赛还没有结束,强烈的进攻欲*望会把所有人的潜能充分调动,达到对手难以想象的高度。

    温格虽然故意视而不见,其实心里非常清楚。他手下的弟子们在意志力上要差对手一线,他若郑重其事地强调一番,难免有主动示弱之嫌。

    法国人的如意算盘是曼联队因为急于追分而压出来打对攻,眼前状况虽然也在意料之,但随着时间推移,比分巍然不动,心下难免有些焦虑。

    教练席上又看了五分钟比赛后,温格起身,快步走到场边。●??网▲

    鲍尔德正准备掷界外球时,听到了主教练的指示。

    “减少盘带,踢的再简洁一些!”

    言下之意其实一听便知。

    赛前准备不对盘,现在若不主动求变,局面会越来越有利于对手!

    对付曼联队这种层次的对手,除非状态爆棚,否则单纯指望传切配合是行不通的。于是这样一场巅峰对决,合理利用明星球员的个人能力就成了重之重。

    可惜,温格想到的办法,弗格森当然不会忽略。

    曼联队右前卫贝克汉姆虽然人长的帅,但比赛态度勤勤恳恳,防守时的不遗余力堪称劳动模范,因此阿森纳队左路始终缺乏足够的空间让奥维马斯驰骋。

    右路则恰恰相反。

    永贝里度不快,防守能力偏弱,曼联队左前卫吉格斯个人能力一流,度奇快。如果放开了让他猛攻老将鲍尔德把持的阿森纳右路防线,比赛平衡很有可能因此被打破。

    左路没空间,右路有后顾之忧,于是阿森纳队的进攻始终不够犀利。如果继续按照赛前布置进行比赛。就得通过更多的个人盘带来解开困局。

    要知道这里可是身体冲撞判罚尺度最松的英赛场,过多的个人盘带是件危险系数极高的举动,受伤与被断可能同样致命!

    虽然踢的更简洁一些并不符合阿森纳队的一贯风格,但目前状况下的确是降低风险不二选择。

    弗格森在场边也听到了老对手的布置,不过他的打算依然不变。

    曼联队的风格一向以简单粗暴闻名。即使现阶段英劲旅们的技战术逐渐开始大6化,但相比于阿森纳队来说,他们无疑更适应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局面。

    果然,上半场的后15分钟时间里,曼联队明显占据了场上优势,大卫*希曼难得状态出色,高接低挡力助球队大门不失。

    整个上半场双方踢的虽然火爆,但犯规与粗野动作并不常见,高节奏的攻防转换俨然看傻了看台上的四位阿哥。

    “我靠,这么踢下去的话。下半场咋整?”

    李贴一向以跑不死闻名,结果只看了半场比赛他就有点担心自家长处变短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底气不足,毕竟场上队员个个身价都是世界一流水准,拿他这个国内鸡头来比较的话,在这里连凤尾都算不上。

    “咋整,瞎整呗!”

    李京羽一脸的幸灾乐祸,说完还得意洋洋地拍拍好兄弟后背。

    身板好是吧,放你下去遛一圈试试?

    “确实够夸张的,这么快的攻防转换度世界杯上几乎都看不到。”

    李健其实真没怎么看过英联赛,即使球队偶尔会去两广参加比赛。印象粗糙无比的英式打法也不入他的眼,因此眼前这半场比赛对他的冲击确实不小。

    他作为门将自然重点关注两位世界顶尖门神的表现,结果现如此夸张的高节奏比赛,门将的作用更为夸张。

    45分钟内几乎都在不停的移动与注意力高度集下度过。这得是多么坚强的神经才能承受的住?

    “是啊,直线冲刺与折返跑一趟接一趟,真不知道我下去踢的话能不能坚持到o分钟。”

    隋东谅也是看的直摇头,他的目标就更明确了。

    奥维马斯与吉格斯都是世界顶尖快马,恰巧两人和他一样都是左边锋。单纯从无球度上来说他有自信赶两人,但人球结合技术的差距就不是一星半点了。尤其是高运动还面临身体对抗的情况下。他简直觉得自家那点东西拿不出手。

    “是啊,看惯了这里的比赛,再转过头看其它联赛简直觉得不过瘾!”

    王丹其实有心想拿国内联赛来对比的,话到嘴边忍住了。

    这不戳人伤疤嘛!

    “是的,从外行的角度出,眼前这种比赛确实刺激。不过说老实话,即使是内行,也无法否认这场较量的水平的确很高。”

    李贴老实人说老实话,即使觉得李京羽的嘲讽要被他自己打脸,也没有半点欣喜涌上心头。

    差距实在大的不容乐观呐!

    “是啊,如果想慢的话两边都能慢下来。但一支习惯于慢节奏比赛的球队,怕是很难提高到这种节奏。”

    李京羽也没有众人想象那般没心没肺,说完居然叹了口气。

    “大羽,这不是你的作风哈!”李健听的真切,赶紧转身一巴掌拍在那货后背上。

    这才刚上路就泄气了,丢不丢人呐!

    “叹什么气,丢人巴拉的。”隋东谅才不会藏着掖着,一张嘴就把李健心所想给说完了。

    “靠,我在想两位老大要是在场上该多好!”李京羽梗着脖子亮起拳头,声音虽然不忿,但话一说完立马安静了其它四位。

    比赛刚开始时这种感受不算强烈,见识过半场比赛后所有人难免心生遗憾。

    凯泽斯劳滕的比赛他们当然也没少看,只不过从电视里看的感觉哪儿比的上现场的感觉。而且表现再好那也是以前的事情了,他们迫切想知道两位老大现状如何。

    “哎呀,下半场肯定会有机会的,你们还替他们操心上了?”

    王丹左看看右看看,确认那一张张脸上的表情后,心下有些不忍,于是大大咧咧地出声打断了沉默。

    “那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李京羽的二货本质显露无疑,话一出口立即招致围殴。

    好一会,才被眼尖的家伙给解救了。

    “呀,他们两个居然还聊上了,真是佩服死我了!”

    能让王丹如此大惊小怪的,自然是板凳上的两位老大。

    卢伟和尤墨正在圈弧处热身,两人和队友打了声招呼后就凑到了一起,像从前一样边踢边聊。

    完全不管海布里球场响起的巨大嗡嗡声。

    “情况不妙啊,你们这么踢下去。”

    卢伟在板凳上看比赛的水准不是尤墨能比的,此时一上来就直指真相了。

    阿森纳队能做出的应对确实不多,最理想的办法就是半场换下佩蒂特,换上尤墨力拼场。但以温格的一贯作风来看,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是啊,这么踢双方的体力消耗都大,比赛越往后情况对你们越有利。弗格森o分钟把你一换上,我们这边的老卫们哪儿跟的上。”

    尤墨其实也看的清楚局面,不过应对办法这一块比卢伟差了一截。

    这货的想法是温格直接半场换下阿内尔卡,把他换上去用冲击型打法火拼算了。

    “输,你们是输的起的,温格就怕折人又输阵,所以宁愿保守一些也不打算送给对手长远利好。”

    听了这话,尤墨有些楞神。

    战略眼光这一块他拍马也赶不上卢伟,因此难免会有些遗憾涌上心头。

    如果

    “我比你更适合混豪门,你觉得呢?”卢伟瞧出来对方欲言又止的心思了,于是难得笑容满面。

    “是啊,赤条条无牵无挂。”尤墨苦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指了指看台,“李京羽,隋东谅,李贴,李健,四个家伙都在上面,有何感想。”

    “靠”卢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好一会才幽幽叹息出声。

    “你这个老大当的不合格啊,小弟都聚齐了,你给人看颠球表演?”

    尤墨也叹气。

    “谁说不是呢,好戏不怕登台晚,就怕观众不识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