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场比赛结束后伦敦媒体只是变脸,这一场结束后只能用“翻脸”来形容了。★网w?

    铺天盖地,连篇累牍,不眠不休,大有不把牛皮吹爆就不歇气的架式。

    “争冠夜双星闪耀海布里,o无人可挡!”

    “秘密特训?不,火星归来!”

    “杀手嗅觉震惊全场,迷一样的进球预兆杀星降世!”

    “级锋肆虐红魔防线,弗格森分美梦差点变成11分噩梦!”

    “温格收获圆满回报,11oo万英磅的每一个子儿都值!”

    “o分钟上场时间,1oo分的表现,o用神奇表现一手掐灭曼联队的赶希望!”

    诸如此类的评论充斥于各种媒体,一眼望去让人亢奋莫名。

    其实本场比赛阿森纳队的整体状态只是一般,尤墨的第一个进球运气成分十足,第二个纯属对手准备不足而已,如此夸张地吹捧显然有败人品的嫌疑。而且曼联队看似没能拿下6分关键战役,实际上全队通过这样一场正面较量已经完全走出了上赛季的阴影,信心与士气随着最后时刻的神奇进球重回巅峰。

    8分的差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联赛还有整整2o轮的时候,实在无法用“胜负已分”来形容冠军归属。

    当然,需要操心这些的不包括尤墨的四位昔日兄弟。

    看比赛的时候他们还觉得没赢下来太可惜了,看完之后只觉胸豪情满怀。

    原来国人同样可以站在世界之巅!

    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是例行假期,尤墨本打算领着四位老兄去科尔尼基地转转的,结果永贝里打电话过来说要请客吃饭,于是这货完全不管瑞典人那可怜的薪水,大大咧咧地询问能不能带几个兄弟过来。

    永贝里好意思表不同看法吗?

    答案显而易见。

    他是球队的小字辈,身上既没有耀眼光环,又没有自带庞大气场,面对这种脸皮厚若城墙的家伙,他只能甘拜下风。

    其实能让博格坎普开口。瑞典人就已经觉得受宠若惊了,此时真没心思考虑尤墨的行为有何深意。

    事实证明他高估了那货的下限。

    晚宴设在了伦敦一家顶级会所内,为了活跃气氛,他还专门请了乐队与主持人过来。?●网w?打算把晚宴办成一场派对。

    这种性质的聚会有接纳新人的意思在里面,于是博格坎普破天荒地主动和几个队友打了招呼。最终亚当斯和鲍尔德代表英格兰人友情出席,维埃拉代表他自己前来,奥维马斯自然不会缺席。

    能在目前的更衣室状况下请到这么多大佬级人物,按理说已经足够让人惊讶了。可谁也没想到那货居然一气带了四张陌生面孔过来!

    更让人无语的是,四个家伙按理说是局外人,语言又不通的情况应该显得拘谨才是,结果四人在那货的带领下俨然把这次聚会当成了学习机会。四下参观不说,什么乐队成员,派对主持人,甚至连调酒师都不放过,统统搭上线,聊上天,海吹神侃好一番。

    那货也不顾身份。随时随地把自己当成了翻译,忙的鸡飞狗跳,上下不宁!

    永贝里实在搞不懂他想干嘛,不过身为主人,主随客变才是待客之道,瑞典人礼节上尽到之后,索性眼不见心不慌,直接端起酒杯招待其它客人去了。

    男人们心照不宣了,女人还是很好奇的。薇拉瑞安一直和江晓兰保持着联系,本来得知对方因为产期临近未能前来还有些遗憾。结果见着五个家伙的行为实在有趣,于是忙地偷闲地过来打趣。

    “嘿,听说前段时间你去特训了,是打算和他们一起转行做派对策划师吗?”

    瑞典姑娘今天穿了一件蓝色露肩长裙。纤细的腰肢与修长的脖颈不但衬托出美好的身材,眉宇间晚妆遮盖不住的书卷气也因此格外引人注目。此刻瞧见五个家伙刚好路过自己身边,她于是手酒杯微扬,隔空敬了一个。

    “是啊,你的身材看来也是特训成果。派对主持是我的毕生理想,他们四个是我的乐队成员!”尤墨同样举杯。一本正经。

    “哇,这身材,模特级别的!”李京羽目光紧盯对方下半身,口水泛光。

    “注意点形象!这里可是英国,绅士风度!瞧,我这样才对!”李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李刚?),说罢很是卖力地鞠了一躬过去。

    “艾玛,这气质,空姐都赶不上!”李健也看的目不转睛,浑然忘我。

    “靠啊,你们几个能不能别拉着我!”隋东谅悔的肠子都青了,此刻深恨地板没缝钻不进去。

    “要入乡随俗,懂吗?”李健大义凛然地教导完毕,也学着李贴的样儿鞠了一躬过去。

    薇拉瑞安实在不清楚这两个货到底是国人还是岛国人,于是只好还施一礼。?●★网.w▼一旁的王丹已经笑的快岔气了,手酒杯赶紧找个地儿放下,双手捂腰直喊爹娘。

    “好了,大致情况你们也都看见了,老外们在吃上不太讲究味道,但是环境,气氛,互动,这些是非常讲究的。要想让派对的档次提升,就得在细节上下功夫,否则花钱越多越被人当土老冒,冤大头!”尤墨俨然成了视察工作的领导,带着四人仔仔细细地转了一圈后,开始表讲话。

    “呃,那个,老大,咱们还八字没一撇呢,学这些会不会太早了点儿?”李贴实在搞不清楚这货想要干嘛,此刻代表其它两位表看法时底气很是不足。

    老大这个称呼在五年前没人叫出口,巴西留学那几年也没人这么称呼他,分开两年多之后,巨大的事业差距反而让年龄差距变得微不足道了。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距离远了神秘感就容易建立起来,“老大”这种称呼在当时还觉得突兀,现在只觉得这么喊才对胃口。

    当然,这么称呼也是因为国内球队依然浓厚的江湖气息使然,四人习惯成自然了。

    “你们可以瞧不起这种社交方式,但不能在一无所知的时候表现出这一点。”尤墨笑了笑。目光环视了一圈,缓缓说道:“只有真正融入一支球队,你们才能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为它哭。为它笑,和它一起战斗,为它释放所有能力。”

    停顿了一下,他的声音变的更加缓慢。

    “想要真正融入一支球队,就得放下所有面子上的活计。认真了解这支球队的传统,学习当地的语言,感受他们的化,甚至在球队的每一天,都要真真切切地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一员,与其它人没有任何不同。”

    “理想与现实永远都存在落差,有些时候是垂直方向上的,比如佛罗伦萨与南锡,有时是水平方向上的,比如半年前的我与半个月前的我。这种落差会带来巨大的不适。没有足够坚强的神经与充足的心理准备,很容易半途而废。”

    “其实所谓的‘时间还早,八字还没一撇’,那是侥幸心理在作祟,是没有做好真正准备的表现。”

    “既然有心想要出来,就不能让自己在刚出来的时候两眼一抹黑!”

    “这里的竞争的确非常激烈,你们有些人很有可能还没来及挥出真正的实力,就已经被淘汰出局了。甚至有的时候,被淘汰的原因只是对方觉得你们适应能力成疑,不如本地人来的省事省心。”

    “尤其是同一起跑线的情况下。”

    “没有比别人更积极的准备。没有比别人高出一头的实力,这样的外援去你们现在的球队,会受欢迎吗?”

    “答案你们比我更清楚。”

    “实力这种东西的提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暂且不说。积极的准备是眼下就能开始的东西。是‘好的开始等于成功的一半’。”

    “国内圈子里讲究兄弟义气,江湖味儿浓厚。但是说老实话,没到知根知底的阶段,称兄道弟那是虚伪做作的表现,反而不如眼前这种交流方式来的更让人心里踏实。”

    “绝大部分老外并不排外,但如果有人老是以局外人的姿态不肯融入。甚至以怕麻烦为由故意封闭自己,会受到怎样的待遇就不用我说了吧。”

    “还是那句老话,把自己的位置换一下,主教练也行,队友也行,设身处地的想象一下,怎样的家伙会受到大家的欢迎与支持,最终成为球队真正的一分子。”

    “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酒香不怕巷子深已经是过去式了。观点不能改变,还是待在国内一亩分地好了。”

    “否则的话,即使出来了,也会觉得处处不适,哪儿都是有色眼镜,伯乐无处可寻。”

    话音未落时,之前还嘻嘻哈哈的四个家伙已经同时变了脸色。

    四人甚至包括已经转会尘埃落定的李京羽,状况的确如同尤墨所言,既心念念地想出来见见世面,又瞻前顾后地拿不出勇气。

    他们目前的实力在五大联赛只能达到下游球队轮换球员的水准,一切顺利的话,能像杨辰一样在法兰克福获得稳定的出场机会就不错了。

    这种状况下如果没有过硬的心理素质,没有充足的各种准备,他们很容易在激烈的竞争泯然众人。如果再加上国内天之骄子的地位,初来乍到的种种不适,几乎在没上路的时候,他们已经为将来的失败写下了伏笔。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没有人不懂这个道理,但真正落到自己的身上时,有几人能不抱怨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的?

    “长篇大论这么一堆,我自罚杯好了,其实说的这么多,最后还是一句话。”

    “事在人为!”

    尤墨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唤来侍者再要一杯时,李健上前一步摁住了他的手。

    “该罚的是我们兄弟俩,当断不断,犹豫不决,真是枉称‘军人’二字了!”

    “是的,已经21岁了还想着天上掉馅饼砸在自己头上,想想真是可笑。”隋东谅同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苦笑过后尽是决然之色。

    “对不起,老大,我让你失望了。”李贴面沉似水,一双不大的眼睛里光芒迅内敛。

    “好吧,老大,在他们面前我又有点飘飘然了。”李京羽耷拉着个脑袋,声音闷闷的。

    不过尤墨才不会担心这个货。

    “既然都有决心,那出国踢球一事就不能耽搁了,你们的俱乐部那边自己搞定,这边交给我。快则这个冬窗,慢则明年夏天,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有信心吗?”

    “有!!!!”

    一片怒吼声即使刻意压低了一些,依然引来了无数好奇的目光。不过四个被别人当成异类来看的家伙并不在意这一点,他们甚至都没起一丝一毫的好奇心,去问一下“这边交给我”意味着什么。

    他们本以为五年的时间足够冲淡一切,但却忽略了那颗拥有旺盛生命力的心脏,依然在每个人的胸腔不断跳动。

    只要合适的时机来临,跳动的节奏就能产生共鸣,熟悉的感觉就能回到身体,往日的荣耀就能亮彻底心底!

    别离,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这一次,他们明白了。

    已经很久很久没和书友们聊些什么了,感激的话也一直搁在心里,伴随着柴米油盐,平淡了初见的惊喜。

    书写到这个阶段,的确有遇到瓶颈的感觉出现,尤其像我这种没有大纲,喜欢肆意妄为的主儿,如何描绘海布里这一年的故事显得尤为艰难。

    很明显,这一年将会是个一无所获的一年,大书特书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我总是觉得,如果没有痛苦的沉淀,就没有持续的爆乃至建立王朝的动力。

    我们的主角因为出国踢球前那场遭遇积累了足够的力量,不过凡事有张有驰才是王道,一味冲刺的话,或许会像盖德*特勒一样,o岁不到就觉得世事了无生趣。

    历史总是在偶然彰显必然,阿森纳这样的俱乐部,温格这样的主教练,永远不缺段子与话题,也永远不乏理解与非议。新球场预算从1亿直线上升到4亿英磅,海布里公寓计划还没建成就遭遇次贷危机,球衣赞助合同刚刚缓解了资金压力,就遭遇阿布的金元攻势,球场冠名权好容易花落金主,曼苏尔来了

    人们总是记住成功者,历史却不会遗忘奋斗者。或许几十年之后,一切都只是冰冷的数字,唯一能让我们记住的,是融化在时光里感动。

    2o16年1月8日,夜。

    故事仍将继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