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再舍不得,分别的日子也不会迟迟不来。●▼网w●不过还好,尤墨最为看重的几个家伙虽然这几年在国内一个比一个混的好,但总体来看面子工程都不大,只要说进了心坎里,从头来过的勇气都能拿的出来。

    当然,人比人气死人,彼此成就的巨大差距,彼此世界的种种落差,也足以让他们保持清醒。

    这种清醒对于二十刚出头的家伙们而言极为珍贵,说成是当头棒喝并不为过。

    职业球员的黄金生涯普遍在22至2岁之间到来,无论是大器晚成,还是年少成名,刚迈入这一阶段时的心性,环境,对自己的定位,阶段与长远目标,都会成为职业生涯含金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尤其是他们这种年少成名的家伙,在国内浮躁功利的环境已经被熏染了两年之久,此时若不能一棒喝醒,那穷极整个职业生涯,也不可能会有多大的提高了。

    年巴西留学带来的沉淀,并不足以支撑他们走完整个运动生涯,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再次把自己置身于虎狼环伺的险恶之地,才能真正磨砺出坚强的神经,才能有足够的勇气承担起责任,才能拥有匹配的实力去解决问题。

    竞技体育,实力为尊。无论是牌面上的硬实力,还是心理素质,技战术之类的软实力,都需要足够肥沃的土壤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国内环境他们已经触及了天花板,新地图的开启迫在眉睫,此时若能一步踏出,即使无法马上拿出成绩,积极的心态也会让他们受益终生。

    当然,留有后路难免更容易放弃,于是尤墨坦然背起责任,用自己做担保,断绝了一切侥幸心理。

    “会不会对他们太严厉了一些?”

    送走了四位客人,家一下子冷清了不少。晚饭时王丹东瞅瞅,西瞅瞅,现一个个的都有些怅然若失,于是忍不住出声打破沉默气氛。

    老实说。一家人在这一阶段被大起大落带来的刺激折腾的有些疲乏,现在高兴归高兴,心理上还是有些不太适应。尤其是对于老人家而言,铺天盖地的非议很容易让他们引起不好的联想,甚至夜不成眠。同样。接连爆带来的喜悦也会涣散心神,疲乏神经。

    风口浪尖的日子不好过啊!

    “他们几个和杨辰,老范,大孙不一样,他们刚进圈子,还没有看清楚泡沫背后隐藏着什么。”尤墨也察觉到老人们不佳的状态了,于是很是配合地展开了话题。

    “嗯,严厉?”王九经的筷子停在了半空,脑袋和意识都有些迟钝,此时总算一起转了过来。

    “是啊。他们花了整整年时间才从巴西学成回国,俱乐部于他们而言是有恩在身的,这刚踢完两年就闹着要走,难免会良心不安呐。”周晓峰算是看的最开的一个了,此时神情自若。

    “哦,原来是这样,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古人云,‘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了。?●网w?又或者说。‘贪图一时安逸,事后追悔莫及’。”王九经点了点头,脸色终于活泛起来。

    “我觉得他们几个还好吧,不觉得有什么坏毛病沾染上。一年之后岂不更好一些?”王丹朝父亲大人撇了撇嘴表示不屑,转头问道。

    李贴,隋东谅,李健,人与所属俱乐部的合同分别还有两年,两年半。两年,现在若是主动想走,对方俱乐部的价格与诚意缺一不可。但若把时间放到一年之后,状况无疑会好很多。

    “答案我都说了呀。”尤墨一脸蛋疼地问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多待一年半载就变坏了?”王丹梗着脖子嚷嚷,一脸不服气的表情看笑了一旁的江晓兰。

    “咦,兰兰你笑什么?”王瑶最近可不只着急上火,眼前这位准妈妈一举一动都让她挂心不已。

    “笑丹姐呗,每次和墨墨这么辩论都没个好结果,每次还是这么有精神!”江晓兰掩嘴偷笑,浑然不觉自己已成众人焦点。

    其实尤墨惹来大麻烦后,一家人最担心的就是她,结果事实证明他们小看了这个小姑娘。

    吃的下,睡的香,笑的甜,这份定力让人刮目相看。

    其实自家人知自家事,兰管家怎么可能不操心嘛,只是出于骨子里的信任,她从不担心尤墨的事业问题。

    “我就不信邪了,说说看,多个一年半载会出啥问题!”王丹无视了猪一样的队友,继续捋袖子叫嚣。

    “出不出啥问题谁也说不准,不过我当初是怎么出来的你还记的吧?”

    这话一出口,王丹立马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垂了脑袋。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半了,但那个下午生的每一幕都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脑海里。甚至有时午夜梦醒,她依然会被吓的魂不附体。

    现在经历了如此多的风浪洗礼,她其实也明白了一件事。

    以尤墨的性子来说,当时用这种方式斩断过去未尝不是件好事。同样,这些家伙们还没有真正报效恩情就提出转会申请,等于是主动挥刀割爱,真要混不出个人样来,一张脸往哪搁?

    年少多金最易留恋繁华,只有经历了足够的痛苦折磨,苦行僧般的生活才能成为享受。

    一句话秒杀了对手之后,尤墨继续笑着说道:“他们现在没有资格好聚好散,凭他们的能力,国内再踢个十年也就在亚洲范围保持些竞争力。至于家乡父老的期盼,到底是俱乐部荣耀值得一提,还是国家队成绩值得一书?”

    “是啊,你们在凯泽斯劳滕创造的奇迹再辉煌,在国人心也不如一个小小的亚洲杯来的重要。”周晓峰笑着看了眼战败而归的王丹,摇头轻叹。?网w?

    “所以呢,更要抓紧时间了。”尤墨点了点头,抓紧时间吃饭。

    “嗯?”王丹顿时有些激动。

    “还有一年零1o个月,你觉得他们现在出来好,还是一年后刚出来就得回去打亚洲杯好?”

    “我马上打电话给阎事铎!”

    “也好,事先让他和俱乐部通通气,省的有人油盐不进。”

    “这边呢?”

    “交给你的工作啊。你可是他们将来的经纪人!”

    “忽然觉得鸭梨好大!”

    “哦,对了,兹拉坦看来是来不了阿森纳了,回头帮我打个电话给诺顿*门德斯。”

    “来不了还打电话干嘛。表示歉意?”

    “帮他联系买家嘛。”

    “对我们有啥好处?”

    “秘密呃,省的有人打我主意!”

    “阿森纳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

    “好歹来这里一趟,总不至于江河日下吧?”

    “”

    新年到来之前,欧冠16分之一决赛抽签结果出炉。

    仿佛是上半赛季透支了运气一般,阿森纳这次遇见了拦路虎。

    国际米兰!

    别的先不提。罗伯特*巴乔,罗纳尔多,雷科巴,光是这个名字就要吓跪绝大多数号称欧洲劲旅的球队了。

    这支上赛季刚刚捧得欧洲联盟杯的意甲豪门联赛战绩虽不稳定,杯赛表现却一贯出色。这赛季他们更是把这种风格扬光大,联赛渣的惨不忍睹,杯赛猛的势不可挡。小组第一出线后,他们与ac米兰,尤图斯,拉齐奥共同组成了意甲豪门军团。夺冠呼声远远过了西甲二人转与德甲独角戏。

    至于英的两位小弟,目前真不入他们的法眼。

    这样的结果对于阿森纳队来说不算好消息,但说老实话,小组第二出线还指望捏软柿子这种心理,实在不是一支想在欧洲战场有所作为的球队应该有的想法。

    温格心知肚明这一点,抽签结果出炉后第二天就召集球员们开了个短会。

    欧冠淘汰赛虽然要到2月初去了,但相比于难度不大的联赛来说,欧洲战场取得突破才是阿森纳队这一年最值得骄傲的事情。如果前脚高高兴兴出了线,后脚就被人一脚踹回老家去,那即使联赛冠军卫冕成功。也难以摆脱“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不良形象。

    而且除此之外,还有个人不能不提。

    博格坎普!

    荷兰人在9年出人意料地放弃ac米兰选择了国际米兰,本意是不想生活在“荷兰剑客”的阴影之下。结果他不但没能在梅阿查球场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反而因为意甲最高薪水成为了媒体与球迷们肆意攻击的目标。

    黯然离开之后,还有人在背后落井下石。

    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兼老板,马西莫*莫拉蒂。

    “如果这个球员可以一个赛季打进1o个进球,那我就谢天谢地了!”

    的确,两个赛季52场比赛仅仅打入11球的成绩有些不符身价,但是92和9年连续两年入围欧洲金球奖前的级巨星。缘何如此水土不服呢?

    身为俱乐部最高统帅,有必要对一个已经离开的名字如此嘲讽挖苦吗?

    球星云集却拿不到意甲联赛冠军的球队,真的只是运气不佳?

    除了当事人外,没有人知道答案,也没有人关心答案,只是这样一个名字勾起了一段尘封的往事罢了。

    “这样的对手让人有些期待。”

    训练结束后加练停球的时候,永贝里也加入了进来。最开始是难度不大的地滚球阶段,瑞典人觉得这是聊天的好时候。

    可惜话说出口好一会了,两个家伙依然听耳不闻般在那练习快一脚传递。

    这种小范围一脚传球是技术流球队的安身立命之本,动作要领并不复杂,但是想要连续传递并且严格控制误差,难度就开始直线上升了。

    球越快,皮球滚动的轨迹,力量,高度的偏差就会随之放大,这其实也是很多人在慢节奏比赛表现不错,骤然加快节奏的情况下就会出错不断的主要原因。

    尤墨的脚下技术弱点也在于此。

    习惯于大开大合的拉弓射箭,细腻到丝的球感肯定会受到影响。

    “还可以再放松一些,你的踝关节仍然有些紧。”

    一组练习完毕,博格坎普抬手抹了把汗。

    荷兰人脸色看起来并没有受到抽签结果的影响,声音也很平静,完全没有复仇目标近在眼前的亢奋感。

    “有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想把皮球传的更好一些,结果动作就开始有些变形了。”尤墨也抹了把汗,说完转过头问永贝里:“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瑞典人有些无奈地重复了一遍。

    “是啊,罗纳尔多,巴乔,雷科巴,应该还有德约卡夫,萨内蒂吧,确实让人非常期待。”尤墨45度仰望天空了一会,开始如数家珍。

    “呃,想不到你居然如此了解。我觉得若论纸面实力,其它几支意甲球队还在他们之下。”永贝里小心翼翼地说罢,没从荷兰人脸上现什么线索。

    “土豪想要成为真豪门,砸钱买名声自然是第一步嘛。”尤墨就没有他那份顾忌了,说罢还转头问博格坎普,“和咱们相比,丹尼斯更了解这支球队,有什么好建议呢?”

    荷兰人一贯冷峻的表情松动开来,头仿佛轻轻摇了摇,嘴角咧开,笑意一晃而过。

    “谁也不知道他们在一个多月后会以怎样的阵容迎接我们,所以现在没什么好说的。”

    这样的答案让两位听众一起摇头,不过永贝里的幅度明显比尤墨小的多。

    “弱点不一点来自场上,任何一支球队都是这样。”

    这货振振有辞地说罢,荷兰人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

    “是啊,谁说不是呢。”

    “比如说,弗雷德里克的弱点就是不会说谎。”尤墨一本正经地说罢,颇有些惋惜的神色望着瑞典人。

    永贝里只觉得一阵蛋疼,遂反驳道:“不会说谎在比赛场上面对有些对手时确实容易吃亏,但谎言总会带来捷径,走多了自然丧失说真话的勇气。”

    “我说的是假动作,你在场上时总让人一眼就看穿了!”

    尤墨毫不留情地直指真相,瑞典人当时就楞住了。

    这咋整!

    “哈哈,别听他胡说,我觉得你的假动作一点也不糟糕。”

    博格坎普果断出声打抱不平,永贝里顿时底气十足朝那货亮了亮肱二头肌。

    “来来来,一对一,一对一。”尤墨后退两步把皮球踢给瑞典人,顺便勾了勾小姆指。

    “靠,谁怕谁!”

    十分钟后。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永贝里欲哭无泪地望着直挠头的博格坎普,语声悲怆。

    尤墨笑的朱八戒灿烂多了。

    “每个人踢球都有性格的影子在里面,我喜欢和高手过招,那种感觉仿佛能延伸到他们来时走过的路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