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伦敦的大本钟敲响新年钟声的时候,1998年走到了最后一刻。◆●?网w▼

    对于一家人来说,这一年生了太多的事情。

    有辉煌,有无奈;有激动,有伤感;有温馨,有遗憾。这是充实的一年,却也让心脏每每游走于危险边缘;这是收获的一年,却没有时间让人停下来品尝胜利果实。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是精彩绝伦的一年;对于上了年龄的人来说,这是喜悦与担忧并存的一年。

    对于尤墨来说,上半年迅猛无比的冲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爆。虽然外界对于他没能出现在法国世界杯赛场上颇有些遗憾,但自家人知自家事,这样的冲刺对于身体的消耗是全方位,负荷的。

    好在足协自认为有了可以叫板的本钱,固执己见了一把,不然他即使去了法兰西也是两眼一抹黑。

    队伍不熟,环境不熟,身遭非议满满,自身状态欠佳,这些负面影响下,人也会飞不起来。

    也就是心知肚明这一点,整个夏天他不但没有丝毫懈怠,反而比以往练的更多,更全面。

    力量,体能,柔韧,灵敏,爆力,神经反应,有球训练,这些赖以生存的本钱都被他彻底打磨了一遍。

    他很清楚,对于职业运动员来说,盛名之后意味着更高的要求以及更低的容错率,稍微的松懈都会引蝴蝶效应,甚至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以肉眼可见的度向下滑落。

    只可惜,足球始终不是个人运动,即使做好了一切准备,仍然会有能力之外的事情砸在头上。

    以创俱乐部转会纪录的身价来到双冠王阿森纳之后,化学反应不但没产生,更衣室原有矛盾因为他的到来变得的尖锐化了。

    单纯从场上表现以及各项数据来看,他在阿森纳的半个赛季表现勉强合格。在各项赛事,他出战了1场比赛。一共收获了1o粒入球,平均每124分钟攻入一球。这样的效率虽然远远不及他在凯泽斯劳滕时恐怖的8分钟一粒入球,但对于一个年仅18岁的英一年级新生来说,算是个完全可以接受的数字。

    不过。一支球队的战斗力并不局限于牌面实力这么简单。他曾经被人传为美谈的领袖能力,在这半年时间里并没有挥多大作用,反倒是前段时间被媒体曝光的斗殴事件造成了破坏性的影响,以至于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处于放大镜与有色眼镜之下。

    对于1999这么个让人心情复杂却又满怀憧憬的年份,他肩膀上的担子更重了。

    法国帮人心涣散。阿内尔卡离队在即,球队冬窗已经破天荒地进补了一名世界级门将,其它位置不可能还有强援到来。他作为球队目前最强的火力点,破门得分的压力将会远上半赛季。

    阿森纳队目前仍处于四线作战,联赛与足总杯需要卫冕,欧冠需要突破,唯一的鸡肋联赛杯也已经进入了半决赛。如此高密度,大强度的比赛频率,又没有冬歇期的情况下,他的体能和意志都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领跑者并不好当。网?尤其是追赶者快马加鞭卯足了劲的时候,如芒在背的感觉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了的。这支球队的凝聚力远远不如他之前所待过的任何一支,这在无形之加重了他的担子。

    除此之外还有昔日的伙伴们。

    范智毅,孙寄海,杨辰,这位他可以放手而为,张笑瑞,李京羽,李贴,隋东谅。李健,这五位他不可能视若无睹,即使不能实地考察观摩,第一手资料的掌握也是必不可少的。

    “阎主任听说你们要回来打亚洲杯。高兴坏了,隔着十万八千里我都能想象出他咧嘴傻笑的模样!”

    阳历年家宴的时候,王丹放下热的烫的手机听筒,笑的合不拢嘴。

    虽然还有整整一年零十个月,但她的心思早已飞过千山万水,直达那一片爱过。恨过,每每在梦里缠绕过的地方。

    以及那里的人们。

    “呀,忘了和那货说一声了。”尤墨拍了拍自己的大脑袋,一脸恍然。

    “这都能忘?”王丹顿时有点泄气,不过信心还满满的。

    毕竟在一起生活过整整两年,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不近人情。

    “忘了他已经不是单身汉了,以前的话真不用。”尤墨聊表歉意后继续大块朵颐,压根没打算马上打个电话什么的。

    “卢伟以前不是有说过想加入德国国家队的吗,真不用问问?”王丹听的直叹气,瞬间脑补了无数画面出来。

    尤其是迪纳尔海滩上两个货手牵手的时候,周围那一声声支持同性*恋的口号,喊的她心都碎了。

    后宫佳丽人也就罢了,男宠算是怎么回事?

    “就是,关系再好,也不能在这种大事情上不通知一声就替别人拿主意呀!”江晓兰果断出声支援,脑补的画面却是那两年卢伟与她交流的点点滴滴。

    那个真心把她当作朋友,希望她路越走越宽的家伙,在曼彻斯特的时候,会不会想起还有她这么个微不足道的存在呢?

    “很大件事吗?”尤墨有些迷糊,转头征询尤馨雅意见。

    小小姑娘正在用力吮着奶嘴,一副不爱搭理人的模样。

    “靠!正经一点!”

    王丹话一出口就知要遭。

    果不其然,娘亲大人愠怒夹些无奈的声音迅响起。

    “老王家的女儿,能不能有点淑女样儿了?”

    “唉,教子不严呐!”王九经被人点了名也不见着恼,反而乐呵呵地朝周晓峰显摆。

    结果当事人还没有啥反应,张楠开始猛使眼色。●?网w?

    王九经顿时明白过来,一脸歉意。

    居然忘了这老两口的心病了,真是言多必失呐!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卢伟可一样是我们的干儿子!”王瑶适时出声解了围,说完不忘转头瞅一眼江晓兰那傲人的小腹。

    准妈妈还有半个月就到预产期了,现在正是行动最不便的阶段。好在家里人手多,生活上不用请佣人都能照应的过来。

    “是啊,过年的时候说什么也要让他们过来住几天!”江晓兰咬牙切齿地说罢。依然有些耿耿于怀。

    其实两家人在圣诞节刚刚聚过,曼联队赛事频繁且有新年活动的情况下,再聚显然有些强人所难。

    “哎,说真的。他们还在俱乐部提供的住处对付着,不打算买房吗?”王丹忽然想起了一事,于是面带疑惑地问道。

    “他的风格来英展有些偏早了几年,看情况吧,也说不准。”尤墨其实也没有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过凭着对卢伟的了解来看,不排除在曼联队功成名就后主动转会走人的可能。

    “他不会想来阿森纳吧?”王丹一脸嫌弃地问道。

    “谁知道呢,直接转会过来没可能,曲线救国这种事情就说不准了。”尤墨看的一阵蛋疼,索性埋头吃菜。

    “墨墨去曼联多好的!”江晓兰肯定没少被郑睫忽悠,此时声援起来不遗余力。

    “不能砸招牌啊,想我老尤家代习武,可不能坏了好名声!”尤墨叹了口气,直摇头。

    一桌子人都淡定不能了,于是咳嗽声此起彼伏。

    好一会。

    “阿森纳有什么好的嘛。如果不是卢伟喜欢这支球队,你大概早就不想待下去了吧!”王丹才不是个有话憋在心里的主儿,此刻作童言无忌状大声表看法。

    “是啊,和曼联队与弗格森相比,阿森纳队不但抠门,而且温格简直太惯着那些家伙了!”这次声援她的不是江晓兰,曾经的圈内人王瑶站了出来,摇旗呐喊。

    张楠听完在那猛点头,两位老爷子同时陷入了深思,江晓兰则一脸关切地望了过来。

    “这支球队。这个主教练,这家俱乐部,确实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也就想通了。”尤墨笑着转头。看了一圈后说道:“运动生涯就这么短短十几年,黄金阶段更是十年都不到。这么短的时间里,运气好的话能在合适的时候遇见一支合适的队伍,运气不好的时候呢?”

    这话一说完,所有人都有些呆。

    是啊,哪有人一直走运呢?

    凯泽斯劳滕这两年的时光里。无论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天佑,都已经无所不尽其极了。如果因此提高了胃口,状况稍有不顺就想着换地方,最终的结果会不会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呢?

    俱乐部因为种种原因主动让球员走人是一回事,球员人在心不在,一心想挪窝又是另一回事。所谓的“砸招牌”,真的是句玩笑话吗?

    “看来墨墨是准备在这大干一场了,有什么计划说出来大家集思广议一下。”

    周晓峰最先笑了起来,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轻松。

    或许是同为职业运动员的缘故,他也觉得就这么撂挑子走人的做法有些不近人情。

    “先前尝试过在转会上打主意,后来现操作起来不是言两语的事情。而且目前状况下勉强为之的话,反而容易带来反效果。”尤墨脸上的笑容就憨厚多了,以至于王大记者看的一脸狐疑。

    这货皮厚腹黑是出了名的,可不能被他轻易忽悠了!

    “然后呢?”王丹决定先制人,于是不给对手考虑机会。

    “转会行不通,那就得转变整支球队的思路了。就像在凯泽斯劳滕时一样,赢着赢着,就现升班马夺冠不再是痴人说梦了。”尤墨才不会被这种考验难住,声音里没有丝毫犹豫,“就像一场比赛一样,有时候即使赢了,也无法赢得分之外的东西。有时候输了,却能得到分都带不来的东西。”

    “嗯,听起来不错,不过我听说温格是个非常固执的人,甚至还有些理想主义,改变起来怕是困难。”周晓峰先点头后摇头,面色凝重。

    “只要头脑保持清醒,固执一些不是坏事。他身上挑着整支球队还嫌不够,居然打算再扛一座球场在后背上,这种人不成为传奇,就成为别人口诛笔伐兼嘲笑的对象。但是我觉得一位拿到过经济学学位的老头儿,不会死守着一套解决办法来面对一切问题。”

    “就像一个国家的足球展一样,愿意扛起责任的人越多,话语权越重,整个国家的足球才有希望。”

    说罢,尤墨笑着转头,瞧了眼窗外。

    1999年的第一天,天气不错。

    阿内尔卡的告别战刚好是主场,而且对手不强。

    阿斯顿维拉队。

    虽然距离两支球队第一回合交锋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彼此之间的了解却不会因此变得肤浅,尤其是双方人员变化不大的情况下。

    温格是个厚道人,阿内尔卡转会在即,万一这场比赛不小心伤了的话难免让买家心寒,于是告别赛的主角被安排在了替补席上。

    其实球迷现在也没有得到确切消息,因此告别赛一说只是球队内部偶尔有人提起,并不足以改变整个球场的热闹氛围。

    当然,拉长了脸坐在替补席上的阿内尔卡不这么认为。

    告别赛居然不能风风光光地当一把主角,真是日了狗了!

    嚣张的家伙还能笑的出来?

    走着瞧!

    “算啦,Boss也是为你好。”

    正被一股邪火顶的头脑胀时,阿内尔卡听到了旁边传来的声音。

    用的是法语。

    由于永贝里与维尔托德同时伤缺,阿森纳的替补席上又有新人加入。

    雷米*加尔德。

    这位仁兄也是法国人,不过年龄已经岁了,本赛季开始前动了一次膝关节手术,养伤至今终于复出。他的场上位置一般是右前卫,帕洛尔的替补。

    他虽然也在年轻时入选择过法国国家队,但个人履历实在称不上耀眼,以至于温格把他从法国带过来时,很多人都抱着怀疑的眼光上下打量。

    结果他用了不到半个赛季就让那些人打自己脸了。

    这位身披19号球衣的法国人技术简炼实用,身体看上去并不强壮,但对抗能力一点也不弱,帕洛尔受伤后他在右前卫位置上越打越出色,最终居然把英格兰人摁在了替补席上!

    可惜岁月催人老,他和场上位置对称的大卫*普拉特一样,今年也在离队边缘了。

    “不关Boss的事!”阿内尔卡对这位老大哥级的人物还是表示出了一些耐心,尽管面色不善,但语气并不冰冷。

    “Boss坚持了那么久之后突然松口,其实也是看出来你们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了。既然这样,他也算间接帮了你的忙了,又何必再计较以前那些事儿呢?”加尔德放缓了些语,眉头紧皱。

    他一直在养伤不假,可身为球队的老资格,消息来源并不缺乏。眼前这位让所有人头疼的主儿同样让他挂心,只是双方已经越走越远,不算是一条道上的人了。

    “喂,你不用担心我干傻事,不过你也放心,我不会让人打完我的脸之后还笑的出来!”阿内尔卡扬起了下巴,一脸冷笑。

    加尔德脸色也有些转冷。

    “如果有那么一支球队,让你待上两年就身价翻了45倍的话,请记住它的好处多一些。你针对他,我没意见,可球队受到的损失会有多大,你想过没有?”

    阿内尔卡稍稍楞了一下,旋又昴起下巴。

    “你说的是有那么点道理,我不想让人说成忘恩负义。刚好克劳德也告诉我不要乱来,那我温柔一些总行吧?”

    “温柔?”

    “我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等着瞧好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