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队打弱队一旦破荒,剩下的比赛基调往往大差不离。?网w?

    这次也不例外。

    阿斯顿维拉在下半场继续顽强抵抗了十多分钟后,被奥维马斯一脚凌空世界波打消了全部想法。

    想法一消失,全力死守就显得不合时宜了,于是两队拉开了架式互爆防线,机会也开始频频出现。

    尤墨在比赛第68分钟被阿内尔卡换下,摄像机镜头一路紧跟着他,直到法国人的身影出现在镜头里,才舍得拉远一些仔细观察。

    “别得意了,以为我离开这儿就属于你?有你哭的时候!”

    阿内尔卡不等对方靠近,声音已经肆无忌惮地响起。

    尤墨在这一路上受到的掌声很实在,他也没有辜负球迷的好意,一路环顾左右,拍着巴掌快步走到了换人区。

    这副样子在法国人看来自然是春风得意了,于是心的邪火腾的一下燃了起来。

    “这身衣服你还能穿半小时不到,想想它比想念我来的更合适一些。”尤墨笑着点点头,手在对方肩膀上轻轻搭了一下就松开了。

    摄像机有些失望,阿内尔卡同样如此。

    面对这样的家伙,他始终觉得有心无力,明明痛恨的要死,却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有道理。

    他觉得自己的威胁分量足够,结果总是遭遇无视,这种状况让他不打算改变主意,但这句话提醒了他。

    在这座球场内他曾经获得过前所未有的荣耀,所以他觉得有必要用自己的表现回报这些球迷们。

    他的队友们同样如此认为。

    荷兰人嫉恶如仇不假,重感情也是一等一的,他们和他曾经一起哭过,笑过,痛恨过,奋斗过,现在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实在没必要因为那些过节影响了离别的气氛。

    英格兰人最喜欢怀旧。眼前这个身影即将离去,勾起的往事足以淹没他们的脑海。

    大家都没意见,对手也很配合,比赛于是成了个人表演。

    第2分钟。阿内尔卡反越位成功后接博格坎普路直塞形成单刀,最终一脚轻推帮助球队球领先。

    五分钟后法国人卷土重来,这一次是老将帕洛尔右路突破后送出了一记保姆球,路接应的他轻松推射入网。

    个人表演仍然没有结束,补时的第1分钟。大禁区前沿的任意球机会博格坎普让给了他,最终他用一记不输给大师的右脚弧线球完成了本赛季英的最快帽子戏法。

    19分钟!

    锦上添花的帽子戏法显然是有水分在其的,不过不能否认的是阿内尔卡确实是个锋线全才,与队友的配合也明显比尤墨来的娴熟的多。▼?◆网.?

    19岁零19o天的年龄,1999年第一场比赛,19分钟上演帽子戏法,以及赛后新闻布会上温格亲口承认这将是他最后一次代表球队出战,算是把离别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身为主教练,自己的得意弟子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将离开,换成是谁也不忍心恶语相向。于是新闻布会的最后阶段场面温馨感人。阿内尔卡几次都忍不住抹了眼泪。

    这样的告别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洗涮了他的恶名,记者们也十分配合地绝口不提那些尴尬话题,纷纷送上祝福。

    毕竟人已经不在英格兰了,表现好坏只能偶尔拿来对比一番,议论一番,无法支撑起媒体所需的话题分量,此时再针锋相对的话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第二天是赛后新闻席卷各大平台的时候。

    各种媒体,专家,资深球迷,都在出声音深表惋惜。甚至还有球迷起了联合签名来表示抗议,理由是俱乐部并未全力挽留法国人。

    尤墨在这一波声援浪潮毫无意外地被打成了反派,前几场比赛刚刚刷起的好感被瞬间遗忘,“导致未来巨星离开球队的元凶”这顶大帽子被妥妥地戴在了脑袋上。愁坏了一家人。

    “搞错没有啊,英国媒体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晚饭的时候王丹一脸的没食欲样儿,吃没几口就开始愤愤不平。

    为了不影响家人心情,她其实没把话说完。

    这一波议论国内媒体也有参与,“球霸”这种美称毫无意外地落在了尤墨的大脑袋上,戴的结结实实。

    高级黑们就是这样。实打实的成绩面前他们并不否认对方的实力,只是有意无意地把话题往球品,人品,爱国之类的地方扯。

    名气越大,眼红的人越不在少数,国人始终信奉“枪打出头鸟”,说的其实就是现阶段尤墨的处境。

    其实国内舆论在德国元老访华以及国足惨败法国世界杯后,已经转向转的差不多了,如果他能顺水推舟地回国参加些无关紧要的比赛,那国内球迷们不至于被媒体忽悠着迅转黑。

    毕竟踢的再好也是为了高额薪水在帮老外挣荣誉,国内这一亩分地不会因为他而变成良田百顷。

    “全世界媒体德性都差不多,不过英国的更奇葩而已。”

    尤墨说完之后脑袋里浮现了一串名字。

    世界新闻报,卧底记者,酋长,埃里克森。¢£,

    都是些人才!

    “算了,意料之的事情,过一阵子就好了。”周晓峰的表情就淡定多了,说完转头问道:“昨天踢的不那么别扭了吧?”

    内行就是内行,看问题的角度始终不会局限于“表现怎样”这种肤浅层面。尤墨目前正面临着转型期阵痛,这种状况下人的本能反应往往会成为阻碍,场上动作也会因为思维方式的转变而变得别扭。

    想在阿森纳这种技术水平已接近世界一流的球队担任支点,尤墨需要提高的地方太多,目前阶段能努力克服这种不适,不至于半途而废就算不错了。

    阿斯顿维拉是个好对手,可惜这种类型的球队在英太少,欧洲战场上能遇见的都是顶尖球队。

    “还不错,不过感觉就像刚开始踢自由人一样,很难在组织进攻的任务完成后第一时间出现在机会来临的地方。”尤墨仔细回想了一番,给出了答案。

    他在以前只需要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思考,判断,最终选择机会出现可能最大的地方为自己的终极目标。这种跑位选择难度并不夸张,只要对球队的进攻体系有足够了解就行。

    今时不同往日。他需要先成为进攻组织的一员,完成自己的转作用后,第一时间来到机会出现的地方,再完成致命一击,难度可想而知。

    阵地战不是快反击。面对人满为患的禁区,何时插入,从哪条路线进入,扮演何种角色,都需要准确的判断与及时的反应为前提,过多的思考明显会遗误战机。

    “转型期这个阶段对你来说很重要,可能会因此牺牲一些数据上的东西,但长远收益会比眼前代价大的多。”周晓峰说着说着,有些摇头,“还真是不巧。目前阶段你成了焦点”

    老爷子话没说完,意思已经点到即止。

    最需要强有力的数据证明自己的时候,恰逢转型期需要牺牲部分数据,这两种需要产生的冲突可想而知。

    如果此时半途而废走回老路,球队的战绩肯定会受影响,个人数据却不会变得惨淡。

    如何抉择?

    “要是牺牲所有表现我可不干!”

    说完,尤墨低下脑袋,笑的很开心。可惜怀睁大眼睛瞧着一桌子菜的尤馨雅对他毫无兴趣,于是这货有点挠头,“一岁不到就想吃饭。看来你没少被人吊胃口!”

    这话一出口,众人笑完之后,个别人有些楞神。

    吊胃口?

    “好吧,被你打败了。”王丹先反应过来。一脸愤恨。

    她常年被这货吊胃口,尤其是当年能看不能用的时候,此时想来仍然痛恨不已。

    “哎呀,也不是坏事嘛,好菜慢慢上,一下子吃太饱。胃口就刁了!”江晓兰笑的眉眼乱放电,声音都颤了。

    “不错,有意思。火慢炖,精工出细活。”王九经拈须微笑,不住点头。

    “嗯,好戏不怕开锣晚,等不得的家伙也不值得在意。”周晓峰心怀大慰。

    “他们在笑什么?”张楠一脸迷茫,转头问王瑶。

    “有唱戏的,有做菜的,有做手艺活的,还有个被打败的”

    笑闹着吃完饭,尤墨的手机响了。

    号码虽然陌生,接起来一听声音却不陌生。

    丹妮娅。

    俄罗斯姑娘回伦敦后就没了消息,此时打电话过来显然是有事相告。

    言两语交流完毕,尤墨有些挠头。

    阿布来了,弗格森也来凑热闹,这阵容强大的让他简直没有拒绝的可能!

    于是只好避重就轻。

    “弗格森约我出去谈谈,也不知道是不是卢伟闯祸了。”

    听了这话,一家人恨不得弗格森直接把他带跑得了,哪儿会出声表示反对。

    一小时后。

    estood酒吧贵宾包厢。

    据说地点是弗格森定的,尤墨实在怀疑这个苏格兰老头儿是不是对阿森纳球员的私生活比温格了解的还清楚。

    事实证明这种怀疑还是有价值的。

    “你迟到了整整五分钟,说说看,怎么惩罚自己?”

    弗格森一张红光满面的脸上笑容可掬,嘴里嚷嚷着,肢体语言却很热情,主动迎上来之后,单手抱住尤墨足足两秒才舍得松开。

    之前端坐沙上的阿布也站了起来,微笑着点头示意。偌大的包厢里不但只有他们两人,而且安静的不像话,面前茶几上的酒都没有开封,整齐地排列在一起。

    俄罗斯人年轻的脸庞干净爽利,笑容里有股很自然的亲和力。如果不是对他知根知底,尤墨实在怀疑这位爷是弗格森身后的小跟班。

    当然,仔细瞧的话还是能从两人专注的目光找到共同点。

    “我估计晚一点或许会碰到尼古拉也说不定。”

    不等尤墨表示什么,丹妮娅先咧嘴抱怨了一下,再转头问道:“阿历克斯你来干嘛,打算看这家伙大闹酒吧吗?”

    俄罗斯姑娘明显瘦了,精神看起来也不大好,这一路上既没开车,也没有许久未见后惊喜交集的情绪流露。

    反而像是刻意逃避什么一般,目光闪烁,眼神游离。

    “居然迟到了!”尤墨作后知后觉状,拍拍自己的脑袋说道:“老规矩,一百个俯卧撑!”

    说完也不管其它人在干嘛,这货直接往地上一趴,不用喊号子就能感受到的节奏瞬间涌了上来,动作直如行云流水般向前淌去。

    身后的酒吧服务生呆立当场,久久说不出话来,那两位爷却纷纷喜笑颜开,聊的很是热络。

    “看吧,这样的家伙遭人痛恨是件很平常的事情,谁让他们既有非人类的身体素质,又有一见之后就忘不了的心理素质呢?”弗格森乐得直拍沙扶手,脸上的皱纹都笑的不规则了。

    “是啊,能让丹妮娅掂记的吃不下睡不香,我真有些后悔当初没去德国看他踢球。”阿布也笑的直咧嘴,说完不忘转头瞧了眼丹妮娅。

    俄罗斯姑娘充耳不闻,自顾自地点歌。

    “当初我是真喜欢他啊,只可惜该死的劳工证卡死了入口”弗格森边说边摇头,脸上的笑容淡化了几分,“你也知道的,他和e如果还在一起的话,能量太过惊人,我不得不防着一些。”

    这话听起来半真半假,目的却昭然若揭。

    阿布急于转移国内资产以降低俄罗斯大选带来的风险,最终无论买下切尔西还是热刺,都会在入主之后大肆招兵买马搅乱英秩序。上述两支球队都在伦敦,如果想要有所作为,阿森纳这道门槛是必须要迈过的。

    如此一来,釜底抽薪就成了最佳选择。

    温格现在力主俱乐部斥资4亿英磅修建新球场,因此引财政危机再所难免,一旦对方抛出的价码难以拒绝,刺头儿一样的家伙被高价甩卖算是情理之的事情。

    “省省吧,他没那么容易动心的。”

    丹妮娅转过头,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阿布一脸的不置可否,只是饶有兴致地瞧着听耳不闻的家伙。

    尤墨总算大功告成,双腿一收,双手一拍,一个小跳直起身来笑道:“其实e才是罗曼心的理想球员吧,你们刚才谈的怎样?”

    这话一出口,弗格森居然直接笑出声来。

    “没谈妥呢,我可是狮子大开口类型的。”

    笑着说完,苏格兰老头儿仿佛自言自语般来了一句。

    “就是不知道温格会不会像我一样贪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