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实话总是让人无话可说。★???.?

    尤墨长期以此加害于人,这次算是棋逢对手,当了把受害者。

    新球场动工在即,俱乐部会有非卖品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所谓的非卖品,往往是俱乐部的旗帜人物,在不缺钱的情况下,有很高的上升空间或者没有合适的替代品,才能满足在商业社会里近乎绝迹的个字。

    非卖品?

    四个条件里尤墨只有后面并列的两条可以勉强挂钩,不过即使球队下半赛季锋线缺人,也不保准在赛季结束后俱乐部就将他拱手让给金主。这种状况下球员本人的意愿并不足虑,反倒是对他有意的金主们会在意他的真正想法。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高价买回来个“儿x梦”的家伙难免让人头疼。

    丹妮娅看似胳膊肘往外拐,其实说出的那句“他没那么容易动心”反而真正打动了阿布。

    薪水不高,环境不好,遭人非议,未来堪忧,这对一个刚刚19岁的家伙而言实在有些残酷,能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巨大的诱*惑不动心,心态,品质,意志力,都非常人能及。

    弗格森与阿布的关系在那摆着,挖角曼联显然只是尤墨并不成功的嘴炮还击而已。而且即使卢伟同样让金主们唾涎,弗格森也没有温格那些烦恼。

    于是,阿森纳与温格在他们口俨然成了待宰的羔羊,只是不想让尤墨觉得尴尬或者激起逆反心理,才说的比较含蓄一些。

    现在问题已经抛出,只等当事人表态了。

    “不贪心的人或许也能成功,但往往做不到极致。这一点上您是我们的榜样,或许也是阿尔塞纳最羡慕您的地方。”

    起码的礼节尤墨没忘,说完之后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张开双臂给阿布来了个熊抱。

    丹妮娅有些不解,于是转头问道:“羡慕?”

    “最痛恨的对手身上往往有自己最欠缺的东西,但总不能让阿森纳的主教练亲口承认这一切吧。”尤墨笑着回答完毕。大步走向丹妮娅所在的位置。

    俄罗斯姑娘听的有些楞,瞧着他走近了更不知道该干嘛了,于是脸上微微有些烫。

    结果这货大大咧咧地坐在她旁边,熟练操作起来。口还不忘念叨,“也不弄个界面,太不专业了”

    阿布与弗格森对视了一眼,面色微变。●网.?

    两人其实没打算只通过见一面就搞定关键问题,但是说老实话。两人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思维方式有明显的侵略性,碰了这么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后反而激起了斗志,想进一步试试这家伙的深浅。

    弗格森在听到那句“今年将会是你生命最美好的一年”后,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兴趣。眼前这种私下会面并不符合英足总的规定,不过尤墨即使要走,曼联队也不会是他的第一站,因此老头儿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说说看,你在法国人心值多少钱?”

    老头儿的问题一出口,空气顿时有股微妙的气息涌动。

    浓雾被冷风吹散了一些。虽凉,看的却清楚了。

    “您呢,觉得我值多少钱?”尤墨不假思索地问罢,转头朝阿布笑笑,复述了自己的问题。

    冷风钻进了衣领里,接到问题的两人面色愈凝重。

    “你的特点需要合适的平台才能充分挥,就目前阶段来说,阿森纳做的并不出色。凯泽斯劳滕奇迹已经证明了你的价值,即使这半年来长进不大,你仍然有很高的上升空间以及可塑性。在我看来大概2ooo万英磅吧。”

    弗格森给出的答案有些夸张。但也不排除只抬不买的心理作祟,故意往高了说。

    尤墨以11oo万英磅转会阿森纳之后,外界普遍认为这个价格有些偏低。当然,大罗在前年创造的世界纪录也才29o万美元。折合英磅不过2oo万,2ooo万的话实在有些抬价嫌疑。

    “哇,打了一架居然身价翻倍了吗?”丹妮娅不无嘲讽地说罢,伸手抢过了麦克风。

    尤墨伸长脖子瞅了眼歌名,果断败下阵来,“好吧。承蒙厚爱,您呢?”

    “在你们面前我只是个外行,评估球员价值只能凭着感觉了。如果单纯从场上表现来判断的话,我觉得15oo万英磅更恰当一些,如果包括了阿历克斯和阿尔赛纳最为看重的地方的话,25oo万英磅。”

    阿布若无其事地说完,坦然面对两道不可思议的目光。

    弗格森,丹妮娅。

    音乐声已经响起,俄罗斯姑娘手里的麦克风却拿着没动,直到看清楚旁边家伙的表情后,麦克风成了烫手山芋,被她毫不犹豫地递了过去。

    什么人呐这是,居然连一点点惊讶都没有?

    难道对于创造世界转会纪录的数字都不感兴趣?

    还是怀疑眼前这位金主的含金量?

    转会费与薪水可是直接挂钩的,这家伙前不久不还吵吵着自己薪水太低吗?

    “好了,两个答案一个比一个夸张,我的经纪人该从梦里笑醒了。?网w?”尤墨随手接过,开关上摁了一下,表情依然平静。

    “罗曼如果是外行的话,99%的足球记者都不合格。”弗格森脸上的惊讶一晃而过,熟悉的笑容迅挂在了嘴角,“好了,问题回到原点。法国人心的价位呢?”

    “就目前来看,给2ooo万英磅阿尔赛纳也不会卖,明年夏天就难说了,15oo万有可能轻易买到手,25oo万有可能买不下来。”

    说罢,尤墨把麦克风物归原主,满脸微笑。

    爽朗的笑声彻底驱散了迷雾,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

    挖人墙角这种事情毕竟不够光彩,无论最终得没得到明确答复,彼此印象都有可能因此打个折扣。顺其自然,水到渠成,这才是友好合作的前提。

    “25oo万买不来,我期待这个结局。”弗格森笑的同样开心。嘴都咧开了。

    老头儿并没有获得最佳结果,不过目前状况仍值得庆祝一番。

    阿布的到来必然加英军备竞赛,虽说曼联队的财力也可能不是对手,但他们的家底不是阿森纳能比的。这种状况下。与其忧心忡忡于未来的不可预知,不如准确把握风向,利用信息的不对等来获得局部战争的胜利。

    比如提前扎紧篱笆,比如提前搅乱转会市场,比如提前扩大商业开力度

    红魔可不是待宰的羔羊!

    “同样。我也很期待越25oo万英磅的挥。”阿布脸上的笑容也很灿烂,说完还隔空伸手,与弗格森击了个掌。

    俄罗斯人不是败家子,相反,高调入主英后,他需要的就是火箭升空般的爆炸效果。如果到时候用低于预期的价格买入眼前这个家伙,他想要的效果达不到不说,捡人破烂的印象到是妥妥的。

    1ooo万英磅而已!

    “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不知道您有没有答案。”尤墨瞧这两个家伙一个比一个笑的开心,忍不住有些挠头。

    这样的对手一个都够温格头疼半辈子了。两个简直要了青春!

    “说说看。”弗格森正指挥服务生开酒,听到问话也不转头。

    “一个联赛想要长期健康展下去,几支球队具有常规争冠实力最好?”

    尤墨的问题一抛出,之前热络的气氛顿时有些降温。

    弗格森先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才微笑着说道:“德甲联赛你也看到了,拜仁的一家独大把其它球队变成了它的青训营,最终制约了整个联赛的竞争力。西甲状况稍好,但两支球队的表现,以及他们之间的胜负关系太大,甚至赢得了联赛的同时还得在直接较量压倒对手才行。这样一来。整个联赛仍然缺乏看点。”

    稍作停顿,苏格兰老头儿扭头看了眼另一个听众。

    阿布听的很认真,目光里有股渴望掩饰不住。

    “意甲的模式很不错,目前的几大联赛排名顺序也证实了这一点。不过说老实话。拥有争冠实力的球队越多,彼此之间的较量就会变得越保守,再加上意甲球队本来就注重防守,因此继续展下去,整个联赛的吸引力会逐渐下降。”

    “观赏性始终是这项运动赖以生存的土壤,即使有外界的强大资金注入。目标也不会局限于赢得奖杯。”

    再次停顿之后,老头儿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

    这一次的对象是那个听的很认真,表情却没什么变化的家伙。

    “就目前来说,英联赛的整体技术含量甚至比法甲联赛都低,但是足球运动是建立在身体和对抗之上的,热血与激*情的碰撞同样可以吸引很多关注的目光。”

    “我们把该死的利物浦拉下了王座,阿森纳则在很多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对着我们的屁股来了一脚。这种交替频率很有意思,符合人们的审美需要。”

    “在我看来,到四支球队具有常规争冠实力最好,太少会因为垄断造成比赛看点不足,太多则会因为内战消耗太大,导致其它战场失守。”

    “好了,我的话讲完了。可以请你解释一下问起这个问题的用意吗?”

    说完,弗格森仔细瞧着那张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脸。

    可能的答案让他微微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好奇。仿佛一张迟到的明信片一般,让人迫不及待地想瞧瞧里面有没有惊喜。

    “您站的高度让很多人望尘莫及。”尤墨点点头,伸了个懒腰,起身。

    “阿森纳像一屡清风一样,虽然在您眼里不够坚韧,但无可否认的是,他们的存在给这个外界褒贬不一的联赛以新鲜空气,并且带来了巨大的关注。”

    “如果他们在联赛没有真正繁荣起来前像流星般划过,你们之间的竞争会不会少了点什么?”

    语气很平淡,也没有什么身体语言,两位听众却彻底变了脸色。

    落井下石是击败对手的最好方法,这在竞技体育无关道德,只是巨大的利益在其生作用而已。眼下英联赛展度突飞猛进,各支球队在巨额转播费分成的刺激下纷纷招兵买马,竞争力日境。

    这种背景下,阿森纳想在没有外界资金注入的情况下靠自身造血能力修建一座新球场,说成是自掘坟墓并不为过。即使阿布不来,以曼联队的家底仍然可以迅抬高门槛,把受制于资金压力的对手越甩越远。

    可是,阿森纳像流星般划过了,打倒利物浦又是弗格森一生最大的目标,那其它球队除了阿布即将入主的那支,还有没有能形成足够竞争的对手呢?

    喜欢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利兹联?

    牌面看起来不错,挥却远低于正常水准的纽卡斯尔?

    其它高举高打的传统英式球队?

    显然,那些球队最多构成第二梯队,无论从实力还是观赏性角度来说,都远远赶不上阿森纳队。

    “好了,看来我们今天算是不虚此行。”

    弗格森微笑着端起酒杯,用热情洋溢的声音结束了短暂的沉默。

    苏格兰老头儿是个爽利性子,不可能有确切答案的事情不会反复纠结。温格既然自己选择了一条崎岖无比的道路,他们实在没必要用落井下石来彰显自己的底气不足。

    当然,此一时彼一时,真正威胁到王座安稳的时候,不择手段也不会有心理负担。

    “是啊,为这个难得的夜晚干杯!”

    阿布也放下了心事,神情轻松起来。

    阿森纳偏软的风格不是他的菜,但是若论及比赛观赏性,英确实无人能出其右。这样的球队如果被他一来就拆的四分五裂,心里始终还是会觉得遗憾。

    没有同城死敌的刺激,硝烟弥漫的战场也会因此缺了几分血性。

    “好啊,为了英的明天,干了这杯。”

    尤墨才是真正放下心事的人。

    这两位爷一个有人脉,一个有金矿,若不是用英联赛的整体利益去打动他们,说不准两人就会在某种程度上达成联盟,把整个英联赛变成他们的二人转。

    当然,如果不是温格主动作死要修球场,那阿森纳肯定还是会成为他们要打倒的目标。而且两人今天的表态同样有时间限制,或许本赛季结束就会有所变化。

    对于他来说,今晚才是不虚此行。

    只可惜,第二天不是个好天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