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酒吧秘会弗格森,两人言谈甚欢,似已达成口头协议!”

    这样一则消息仿佛漫天乌云一样,瞬间笼罩了之前还充斥着离别惆怅的阿森纳俱乐部。?网.■

    消息是几家影响力颇大的媒体同时传出的,可信度比《太阳报》这种或者准的出奇,或者偏的离谱的媒体要高的多。

    主教练私下接触合同保护期内的球员,违规的界限就是签定合同或者口头契约,否则只是私下打个电话见个面就要被处罚的话,每个赛季都会有一堆主教练和球员因此接到罚单。

    字合同这种东西极少在这种状况下被挖出来当证据,所谓的口头契约如果没有录音做为证据,开不开罚单就看英足总的态度了。

    以弗格森的威望和影响力,以及曼联和阿森纳队的欧冠表现来看,英足总网开一面的可能性非常大。真正因此受到巨大的影响的,是阿森纳以及它的关注者们。

    尤墨还没有转会来到这家俱乐部之前,弗格森横插一杠的可能性就已经喧嚣尘上了,最终卢伟花落曼联阵也直接证明了这种可能性。

    有谁不知道两个家伙合二为一时的巨大能量?

    现在一家一个看似和和气气,实际上两队交锋时两人同时大出风头的表现迅勾起了被遗忘的话题。

    如果

    同样,身为两支球队的铁杆粉丝,即使不去yy一下争夺战的胜利果实,也不可能忽略保卫战的必要性。

    现在由于阿内尔卡离去已成定局,媒体抹黑味道十足的报道又把两人的会面变成了尤墨个人意愿的直接体现,一来二去,激进派们纷纷喊出了“国人滚蛋”之类的口号,占据了各种平台,大骂不止。

    球迷即是如此,英格兰球迷更是极品,他们才不喜欢以大局为重。也不会考虑到尤墨真的滚蛋之后,弗格森与曼联球迷们会笑的有多开心。

    球员其实也不排除拥有此类看法的家伙,但俱乐部高层与主教练肯定不会如此意气用事。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尤墨就出现在温格的办公室里。

    “来了?坐。”

    法国人的气色还算说的过去。不过熬夜带来的疲倦还是满满地写在脸上,仿佛直接带走了几年光阴。

    温格是阿尔萨斯人,从小就被德意志化长期浸润,他的骨子里有股普通法国人并不常见的坚韧意志。

    眼前生的这件事情他并不觉得是尤墨主动所致,以他对弗格森的了解来看。这就是个设好的圈套!

    在整个英格兰,有谁能拒绝弗格森的共进晚餐要求?

    何况还有卢伟这重因素在,尤墨若不欣然赴约才是怪事了。

    “您好像已经知道答案了?”

    尤墨没有绕圈子避开什么,坐下来之后就直入主题。

    “对我来说,这件事情没什么值得好奇的。我在想,这下你不会再欣赏阿历克斯的行事手段了吧。”温格嘴角泛起苦笑,说完不禁摇头。??★网.w?

    法国人显然吃过这样的苦头,此时的平静看起来只是苦作乐的自嘲精神在挥作用。

    “阿历克斯对于人心的把握仍然值得称道,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不是他主动透露给媒体的。”尤墨缓缓说罢,耐心等待法国人飙。

    果然。温格直接拍了桌子。

    “不是他还能是谁?即使不主动透露给媒体,他那张脸出现在哪儿,哪儿还能没有眼睛瞧过来?还有,那个俄罗斯富商是怎么回事,难道他改行当掮客了?”

    阿布毕竟不是圈人,一张脸在英格兰几乎无人能识。事实上俄罗斯虽然地理位置划分在欧洲,但意识形态上的差异让这个国家始终被欧洲人拒之门外。于是温格即便从某些渠道获知了两个邻居可能会易主的消息,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直接地影响到阿森纳的一亩分地上。

    “这次您猜对了。”尤墨大大咧咧地说罢,双手一摊,很无辜的样子。

    “呃。真够狠的。”温格说完顿时楞了一下,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气已经消了大半。

    借刀杀人这种事情远比设套让人钻来的高明,以他对弗格森的了解来看。如果有这种可行性的话,那之前的猜测并不成立。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用这种方式胁迫别人离开,或多或少会让当事人在心理上产生抗拒。

    “是啊,不过弗格森帮您抬了次价。”尤墨真心觉得法国人起火来力度不够,于是只能强忍住吐槽的欲*望。一本正经地说道。

    “抬价?”温格一头雾水,旋又反应过来,恨恨地问道:“抬到多少?”

    “2ooo万英磅。”

    “哦”温格一张脸顿时又拉长了,他有预感,接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夸张的数字。

    果然。

    “阿布愿意出25oo万英磅,不过薪水没有透露给我。”

    “愿意出到这个价格,俄罗斯人不是疯子就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温格有气无力地冷笑了一声,拉长的脸渐渐回复原样。

    强烈的危机感从某个不知名角落里涌了出来,法国人顿时觉得有些冷。

    “要变天了。”

    尤墨转头瞧了眼窗外,静静地说道。

    一月初的伦敦,冰冷的雨在敲打着一切。

    温格胸一直憋着的那股气,被这样一句给全部抽走了,他于是打了个哆嗦,勉强站了起来。

    “是啊,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还好吧,过了五九就开春了。”

    “五和九?春天来了?什么意思?”

    “国人把冬天最冷的阶段分成九九八十一天,现在马上过半了。”

    “你在安慰我吗?”

    “不,只是说明一个事实。?●网w?听说莱曼来了,您不打算带我去认识一下吗?”

    “好吧,o先生,你的镇定让我怀疑咱们的位置是不是坐错了。”

    “您的幽默感比阿历克斯先生更值得称道。”

    “哈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上午的训练被安排在健身房里,得到消息与正在收听消息的队员们表情各异。

    其实对于职业球员来说,转会前与对方俱乐部头面人物私下接触很正常,只不过尤墨这次被曝光的时机实在是不好。

    前脚刚走一个。后脚就撂挑子不干,这意味着什么?

    以此要胁俱乐部?

    维尔托德与永贝里仍在康复室里挥汗如雨,此时状况不明,奥维马斯与博格坎普同时变了脸色。

    荷兰人心的是非观强烈的要死。非白即黑的观念深入骨髓。不过还好,他们与尤墨打交道已经不是一两次了,仔细思考了一圈后,很快与主教练最初的想法获得了一致。

    英格兰人没有这份耐性,他们已经受够了更衣室内此起彼伏的杂音了。此时只想置身事外。

    除了这些人外,法国人加尔德与维埃拉面无表情,佩蒂特与刑满释放的格里曼迪满面春风。

    只可惜这些人都不是主角。

    上午十点半,温格的身影出现在健身房里,在他身旁有个高大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廷斯*莱曼。

    德国人穿着一身颜色搭配丰富的运动服,正一脸好奇地在陌生的面孔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就如愿以偿。

    温格介绍的话音刚落,莱曼就兴致勃勃地冲了过去,打算让这家伙担任自己的翻译,好认识一下新队友们。

    尤墨对这货的不靠谱早有准备,此时一见人影出现。立即热情洋溢地握住了对方的大手,笑着说道:“欢迎来到阿森纳,我代表自己欢迎你。”

    “自己?”莱曼眼珠子转了转,怀疑道:“你不会混的那么差吧?”

    “说对了,我现在是伦敦小报们的最爱。”

    “哇哈哈,你的花边新闻的确够多,我要努力了!”莱曼笑着说完,转头四下打量了一圈。

    然后信以为真了。

    “尼古拉走都走了,他们还计较什么?”

    “今天早上的新闻,我昨晚与阿历克斯*弗格森见面的消息见报了。”

    “谁干的?”

    问完之后。德国人端起的拳头与警惕的表情逗笑了旁边一直观察他们的奥维马斯,荷兰人于是快步走了过来。

    “你们在聊什么呢,一副不逗人笑就不肯罢休的架式?”

    尤墨转头翻译完毕,继续一本正经地用德语说道:“谁干的不重要。咱们的a计划要泡汤了。”

    “哇噢,太棒了!”莱曼双眼放光地吼了一嗓子,接着频频向周围投来的好奇目光持续放电。

    好一会,才扭头问道:“B计划呢?”

    “软的不行,只有来硬的了。”尤墨双手一摊,很不情愿的样子。

    “哇哈哈。正合我意!”

    尤墨虽然和莱曼一样不靠谱,不过还是要考虑身边朋友的感受的,于是德国人这一上午收获还不错。

    奥维马斯,博格坎普,永贝里,当然还包括满脸神秘笑容的阿什利*科尔,四个人成了莱曼刚来这支球队的落脚点。只可惜语言仍然是个大问题,彼此之间的交流没有那个货在场基本靠蒙。

    永贝里听到消息后的表情比荷兰人淡定多了,他才不相信一个连球员转会都想插手的家伙,会在这种状况下撒手走人。

    和他一样,阿什利*科尔神秘的微笑背后,隐藏着大胆的猜测。

    “怎么样,我给你的忠告生效了吧!”

    训练结束的时候,这位仁兄不请自来,压低了声音继续作神秘状。

    “是啊,居然找私家侦探跟踪我。”

    尤墨大大咧咧的回答让英格兰人有些傻眼。

    什么情况这是?

    私家侦探?

    “呃,难道?”

    “我在赴约途特意绕了几圈,最终确认了背后缀着的小尾巴,于是就带着去见人了呗。”

    尤墨的解释让阿什利*科尔更加摸不着脑袋。

    故意的?

    为什么?

    “确认了还带着去?”

    “我得确认一下对方有没有杀气啊,哪有你想的那么轻松!”

    坑爹的答案让英格兰人几欲栽倒,面部表情更是欲哭无泪。

    “大哥,你不是吧,难道你真怀疑他有胆量/雇/杀/手/来解决问题?”

    “小心驶得万年船。”

    阿什利*科尔忍不住咳嗽起来,好一会才努力忍住。

    什么人呐这是?

    胆子比强盗还大,居然好意思说“小心驶得万船”?

    “那你说说看,眼前这种局面对你有什么好处?”

    “Boss被惊动了,有些话能说了。”

    英格兰人显然是作足功课来的,听了这话顿时反应过来,一脸讶色地问道:“难道昨天你见的那个俄罗斯人真打算买下切尔西或者热刺?”

    “商业方面我不太懂,听口气有几分把握。”

    “那可是重磅消息,据说这个俄罗斯人身家高达上百亿英磅?”阿什利*科尔眼的兴奋一晃而过,脸上的忧虑并不符合年龄特征。

    “谁知道呢,反正从阿历克斯无比重视的态度上来看,对方的来头不小。”

    听了这话,阿什利*科尔眼的兴奋掩饰不住,声音也提高了不少,“这样一来,整个英联赛的环境都会受到影响吧?”

    “是啊,全方位的,除了比赛场上,还有转会市场,球员薪资,商业开。”

    “难怪Boss会那么紧张,对了,找你过去不只是为了喝酒聊天吧?”

    “当然不止,我还唱了歌呢。”

    “靠,别和我打马虎眼了,说说看,给你许诺了什么样的好处?”

    “等到赛季结束的时候,如果我的身价过25oo万英磅,他就会买下我,如果达不到这个数字,一切免谈。”

    尤墨开玩笑一般的语气说完,阿什利*科尔彻底楞住,眼神的火苗晃动了几下之后,彻底熄灭。

    好一会,对话才得以继续。

    “真的该说声‘恭喜你’才对,我觉得以我现在的水平,还达不到让人挥舞着支票本冲上来的程度。”

    “不客气,你会有那一天的。”

    “哈哈,这话我爱听!说说看,晚上想去哪儿潇洒?”

    “最近风声紧,计划暂时搁浅,以后有时间的吧。”

    “哦,理解。对了,那个德国人给我的感觉不太踏实啊,你确认他能成为咱们身后最稳固的一环吗?”

    “上赛季估计不行,这会来的刚刚好。”

    “为什么?”

    “他的性格比较跳脱,过于沉稳的局面下反而容易犯错。阿内尔卡一走,球队的人员配置失去了弹性,本来就下降的防守质量会变得更糟糕。”

    “弱旅出门神吗?”

    “那多没劲,咱们要往‘前场美如画,后场烂如渣’方向展。”

    “哇噢,简直让人期待!”

    “你看来并不喜欢防守。”

    “防守能为你赢得25oo万的身价吗?”

    “你要是相信的话,那就能。”

    “嗯,我相信你一次。”(。)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