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留在这里,你会得到所有想要的东西。网.w●”

    这样一句几乎脱口而出的承诺被生生忍住,温格只觉得胸口憋闷的慌。

    法国人来到这家俱乐部的第一年,就对低到让人指的球员薪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一举措虽有得罪董事会的可能,但因此获得球员们的支持与加倍的努力是实实在在的。

    加薪——稳定军心并增加球队吸引力——取得好成绩——低买高卖维持竞争力——新球场建设计划,这样一条看似光明的道路刚刚走了一半,就将面临突如其来的巨大考验。

    金元风暴!

    一出手就能破了世界转会纪录,这人如果不是疯子,就是铁了心的要在英搅动乾坤!

    弗格森可是顶级忙人,没有足够的利益驱使,至于亲自跑来当说客?

    既然能当说客,两人的关系肯定不简单,如此一来,阿森纳岂不成了案板上的鱼肉?

    想要的人买不来或许还能寻找替代品,不想卖的留不住就太伤元气了!

    人才流失就像慢性胃出血一样,开始的时候往往症状轻微,不经意间已经让整个身体为之顾此失彼,直至付出巨大代价。

    阿内尔卡的225o万英磅看似让俱乐部获利颇丰,其实若不是更衣室秩序严重影响了球队战斗力的话,温格并不打算这么快就让皇马如愿以偿。身为世界名帅,法国人很清楚球员的身价在何种状况下能达到巅峰,在他的原计划里,至少要等到职业生涯的黄金期到来,出售才能摆上日程。

    除此之外,赛程最密集的冬窗转会期卖了当家射手,带来的影响任何人都无法忽略。

    士气,战术,磨合,这些都是直接影响成绩的关键因素。8分的差距看上去不小,其实也就是场比赛的事情。如果尤墨不能顺利取代阿内尔卡的作用,外部因素先不说,球队的硬实力肯定今不如昔。

    这次事件的当事人已经成了部分球迷与专家们口诛笔伐的对象。阿森纳拿什么来挽留他?

    “您还不打算休息吗?”

    帕特*莱斯的声音在空旷办公室里来回转悠,好容易才钻入了温格的耳朵里。

    房间里的灯又暗了一盏,坐在椅子上沉思的法国人皱起眉头,看了眼时间。

    “好吧,糟糕的天气总是让人懒的动弹。”

    “计划被打乱了。动荡看来再所难免。”

    帕特*莱斯的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静,只是神情有些低落。

    他是个忠实的追随者与执行者,战略层面的事情难免出了能力范围。■网.?不过还好,自家人知自家事,他早已把雄心壮志抛到了不知名的角落,只要眼前这个消瘦的身影依然能直直地立在场边就行。

    “是啊,动荡。”温格转过头,看了眼自己的老伙计。

    银灰色的头在暗淡的灯光下失去了活力,软软地伏在额头上,皱纹爬满了眼角还不够。正在往额头和面颊肆意扩张。

    “看来我的退休计划要推迟了,哈哈,终于可以不去想退休后的生活了!”帕特*莱斯忽然笑了起来。

    “没必要,帕特,生活就像一场永不停歇的牌局,任何人在停止呼吸之前都有继续下去的筹码。换张桌子或许会失去很多东西,总比勉强继续下去来的更有价值。”温格站起身来,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

    “算了,赛季结束后再说吧。”帕特*莱斯轻轻摇了摇头,笑容止住。

    “他的表现太让我吃惊了。说真的,被这么大个孩子安慰的感觉真是怪怪的。”温格叹了口气,旋又摇头苦笑。

    帕特*莱斯的心情莫名地好转起来,脚步也随之变得轻快。

    “他的世界与所有人都不一样。可能我们所追求的东西,付出的努力,所下的决心,都不如他。”

    “但愿吧。我说,你好像他的忠实球迷一样?”

    “相信我,你也会有那么一天的。”

    “哈哈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他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

    “当然是红白相间!”

    凄风苦雨。阿森纳队来到了埃兰路球场,即将挑战目前排名第6的利兹联队。

    英对于身体条件的苛刻要求是众所周知的,其原因除了密集的赛程与宽松的判罚尺度外,恶劣的天气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冬天比赛本来就容易受伤,再加上雨水频繁光顾的话,受伤的机率无疑会进一步加大。很多南美来的球员往往不会把这里当成是职业生涯的第一站,其实担心的就是眼前这种情况。

    别的球员已经在阳光海滩下度假了,这些家伙们还要在冷雨寒风拼个你死我活!

    白衣军团在掌门奥莱利的带领下充分展现了“青年近卫军”的风采,阿兰*史密斯,哈塞尔巴因克,哈里*科威尔,史蒂芬*麦克菲尔,这些平均年龄仅仅22岁的家伙们个个都是实用型干将,他们的稳定挥帮助球队保持了胜平的主场不败战绩。

    青年军就是这样,战术纪律与执行能力一般,场上活力与创造力丰富。主场的雄壮气势是他们的最爱,生命不休,狂攻不止是他们的信条。网w?

    阿森纳的阵容基本上是个球迷都能猜的出来,这种状况往好了说叫“稳定”,往坏了说叫“死板”,客场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使是最铁杆的支持者也难言必胜。

    这场重头戏被安排在了周日晚上点半进行,搁国内已经是凌晨四点了。不过既然有机会看一场直播,阎事铎与朱广护肯定不会错过。

    时近年底,足协领导把总结会议安排在了羊城,两人一个是下任掌门的有力竞争者,一个是国足主教练的第一助理,目前算是强强联手,影响力在圈屈一指。

    “这个对手不是软柿子吧?”

    阎事铎本来打算睡醒一觉再起来看直播的,奈何临时有人组了个饭局,左推右推仍然折腾到了一点过,回来洗漱一番刚准备躺下。朱广护拎着啤酒宵夜来敲门了。他于是提前问了一句,省的像上一场比赛一样,虽然赢的痛快,但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明天又没啥事。我反正不挑!”

    听了这话,阎事铎笑着摇了摇头。

    想在官场混的开,没事找事,有事平事,这八字是真言。明年就是足协领导班子交替的时候了。暗流涌动的交锋已经渐趋激烈,此时哪敢松懈。

    眼前这位没啥大志向,毕生理想就是个国足主教练,而且以他的资历根本不愁熬不到那一天。

    “你不挑那是因为你能看到我看不到的地方,这次不许扔下我自己看的高兴了!”

    阎事铎笑着说罢,朱广护有些挠头。

    他是个球痴,看比赛的代入感极强,严格说来并不是个好解说。奈何领导话,他不行也得行了,于是欣然领命。

    两人半夜不睡凑在一起。其实也不只为了看场球,最近各自领域的信息都比较庞大,及时的分享与消化非常有必要。

    李贴,隋东谅,李健,这个家伙在欧洲转了一圈就铁了心了,这对两人而言是好事,但好事没有落在实处就有可能变成坏事。转会这种东西往往转的不是钱,而是思路与意识形态,因此俱乐部那边需要做的工作并不轻松。

    李京羽。范智毅,孙寄海,这个家伙即将奔赴欧洲战场,目前来说他们的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但长远来看仍然任重道远。

    适应不了怎么办,惹麻烦了怎么办,萌生退意怎么办

    除了这些家伙之外,张笑瑞出场时间依然少的可怜,杨辰虽然已经坐稳主力位置,可球队的保级形势并不乐观。

    这八位是他阎事铎能否一战定乾坤的重要砝码。相比之下,尤墨与卢伟的挥带来的影响力要明显打个折扣。

    毕竟两个家伙在国内名声不佳,踢的再好也只是让黑子们更加活跃而已。

    不过眼前状况归眼前状况,两个家伙既然答应出战明年的亚洲杯,他们就不担心到时候国内舆论翻转不过来。

    “真是没想到,最让人担心的家伙现在融入的最好,最让人放心的家伙惹麻烦不断。”

    比赛快要开始前,阎事铎忍不住感慨。

    卢伟当年在国少队惹的麻烦实在不算小,如果不是这两位一路力挺的话,说不定就落个开除出队的结局。至于后面的巴西留学,出国踢球,更是会变得渺茫之极。

    这样的家伙在面临单飞局面时无疑是最让人担心的,相比之下尤墨因为女人惹出的麻烦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结果自然让人大跌眼镜!

    “这我可是内行!”

    朱广护已经酒至半酣,此时心情不错地吊起了阎大佬的胃口。

    “不说我就睡觉去!”阎事铎作生气状拍桌子。

    “好,好,好,说说说!”朱广护一张大饼子脸上满是得意笑容,仿佛这里生的事情会被电视画面里的那个家伙看到。

    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吗?

    会觉得自己的担心依然多余吗?

    分开年了,才梦到了几回,真的是缘分不够吗?

    还有两年才能相聚,到时候再好好哭一场罢

    “两位名帅各有千秋,总的来说弗格森在统筹全局,管理球员这一块远温格。温格在技战术钻研,年轻球员培养这方面越了弗格森。说白了,两人前一个是曹操,后一个是诸葛亮。”

    “卢伟和我一样,也是个球痴,碰上温格这种类型的教练可能引战术选择上的矛盾,弗格森这种类型的反而刚好对胃口。尤墨就不用说了,到哪儿都要拔尖的,刚好阿森纳拿了冠军滋生了骄气,不惹点事出来不知道厉害嘛!”

    话音一落,开球哨声响起,两人于是同时睁大了渴睡的眼睛,唯恐错过哪怕一秒钟的画面。

    客场且对手实力强劲,雨战,自家士气平平,这点温格早有预料,于是阿森纳在开场之后踢的并不急躁,全队阵形稳扎稳打绝不冒进,时间一晃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尤墨的身影在镜头里出现了五次都不到。

    只可惜他们的对手虽然是青年军,但半个多赛季踢下来也积累了不少经验,主场攻的看似凌厉,实际上所有球员们丝毫没有小瞧卫冕冠军的意思,阿森纳的几次反击都被早有准备的布置给扼杀在摇篮里。

    守在电视机前的阿森纳球迷们本来就有很多人是来找茬的,这副状况算是直接证明了他们的观点,于是一个个的立马开喷。

    俱乐部官网,民间论坛,聊天室,数量庞大的黑子们在那上蹿下跳。

    “o领衔主演《雨逃生记》,目前演技出色,已经获得欧洲电影节多项提名!”

    “求冬窗甩卖,求回购阿内尔卡!”

    “烛光晚宴的气氛,让人作呕的下酒菜!”

    “德甲金靴呢,神奇表演呢,是不是都丢在夜店里了?”

    万里之外的两个家伙表情同样凝重。

    他们对尤墨再有信心,也不会忽略眼前状况对他而言有多糟糕。

    当家射手因他离队也就罢了,拿不出让人信服的实力也还可以透支信用度,但与弗格森,与即将买下英球队的俄罗斯富商私下接触算是怎么一回事?

    “老朱啊,你说这队怎么跟打了鸡血一样?”

    又坚持盯着看了一会,阎事铎终于败退下来,猛揉眼睛。

    “很正常嘛,青年近卫军主场打卫冕冠军,又是雨天,不兴奋才怪了。”朱广护到是脸色平静的多,不过话一说完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他是内行,看的出来阿森纳的窘境了,只是不忍这么早下结论才说的一脸轻松。

    在他看来,既然是雨战,那就别讲究什么细腻配合,有机会就往边路走,能突就突,不突就大脚往尤墨头上甩就是了。现在上不上下不下的难堪之极,防线也不见得就能守住。

    果然,上半场过半的时候,哈塞尔巴因克禁区内接球,极小的范围内晃开了射门角度,一脚低射破网!

    这位荷属苏里南人身体极为强壮,爆力与脚下技术同样出色,与之对位的亚当斯虽然早有准备,但那一瞬间确实有心无力。

    “这么踢下去怕是要被血洗吧?”阎事铎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去洗把脸。”

    “得想办法提提士气,不然即使有办法破门得分也会因为士气问题耽误了。”朱广护目光紧盯着那个准备开球的家伙,只可惜摄像机镜头并不遂他的愿,只是一晃而过。

    “能有什么办法,这一连串事情生在他身上,队友难免会有看法。”

    “是啊,外人可不管你以前怎样。”

    “你说他会不会因为努力想表现自己,背上了包袱?”

    “不会。”

    “解释一下?”

    “信心不够才会背包袱,那家伙缺信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