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一场比赛结束,那些备好子弹准备兴师讨伐的家伙们纷纷偃旗息鼓。?网w?

    上半场全队同时陷入低迷,没什么好说的。下半场全队奋起直追,啪啪两粒进球毫不含糊。

    第一粒进球可以说是队友送礼,第二粒只能解释成个人能力所致,身为前锋,五次射门进两粒的效率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那就等等看,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嘛。

    于是赛后第二天伦敦媒体集体消停,赛后评论量小味淡色弱。所有人暗暗握紧拳头,目标直指天后的联赛杯半决赛。

    结果谁也没想到的事情生了。

    《卫报》援引一位消息灵通人士的爆料称,最近麻烦不断的阿森纳转会纪录保持者o,在所有队友面前声称,拿到英联赛的vp之后才会考虑转会可能。

    这样一则消息不管是真是假,其都有猛料可挖。

    如果消息属实,那当事人为什么要许下这样的诺言?是为了暂时度过难关的权宜之计?还是下定决心后的豪情壮语?到底是谁把消息泄露给媒体?居心何在?

    如果消息只是空穴来风,那为什么会说的言之凿凿?当事人被问到的时候会怎么说?直接否认的话会不会被当成人在心不在的直接证明?谁传出的假消息?目的何在?

    如此多的疑问铺天盖地而来,所有关注者顿时恨透了温格的隔离疗法。

    好奇心会要人命的,懂不懂?!

    午,曼彻斯特。

    “呼,终于忙完了。”

    基德把一堆叠的整整齐齐的报表放在了弗格森的办公桌上,长出了一口气。

    “帮我把大卫叫来。”老头儿敲了敲桌面,声音提高了些,“我得确认一下!”

    基德瞥了眼桌面上的报纸,心下琢磨不定。

    《卫报》是曼联队的喉舌之一,难道老头儿怀疑是自家球员透露的消息?

    应该找那家伙的兄弟才对吧。关大卫什么事?

    “快去啊,马上午餐时间到了!”弗格森瞧见对方拖沓迟疑的步伐了,于是绷紧脸作愤怒状,“烤羊排很快就会被抢光的!”

    “呃。好的。”基德满脑袋黑线,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来,憋的很是痛苦。

    过了一会。

    “您找我?”

    贝克汉姆和基德一样满头雾水。

    阿森纳与曼联的关系在那摆着,他做为球队的头号球星,即使与尤墨的私人关系再好。也不得不考虑球迷的心情。因此无论公开场合还是私下里,两人之间的联系都比过去少的多。∏∈,

    而且说老实话,离不离开阿森纳与他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就算是闲聊,也不可能把这种消息第一时间透露给他。

    “来啦?坐。”弗格森抬起头,笑容满面。

    其实对于老头儿来说,尤墨走不走,下一站去哪儿,何时成行,都不重要。眼前剩下的这半个赛季才是重之重。

    人生最美妙的一年嘛,当然要大干一番了!

    眼下阿森纳不但走了当家射手,领先差距也被缩小到了五分,这俨然就是幸运女神在朝曼联微笑!

    “您可能误会了,我和他”

    贝克汉姆也是个爽快人,打了招呼就直奔主题,可惜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不不,叫你来不是为了确认什么”弗格森说到这里突然转头,瞪了眼捂胸咳嗽的基德。

    贝克汉姆脑袋上的黑线更明显了,表情更加无辜。

    诡异的沉默之后。老头儿施施然开口。

    “叫你来呢,是想知道你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o现在的处境比较艰难,你做为他的朋友,肯定很挂心吧。”

    “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这次的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说完,弗格森定定地看着眼前人。

    看似热情洋溢的脸上布满了对未来的担心,能看透人心的眼睛现在单纯的像个小孩。

    贝克汉姆不敢再看下去了,于是转过头,抬起手,狠狠地擦了把眼眶。

    “是的。这种事情的确很有可能是他干的。我很佩服他的勇气与决心,期待与他竞争这个属于英联赛的最高个人荣誉。”

    “很好,如果没有足够的勇气,没有不管不顾的决心,那永远只能是优秀,到不了顶级。即使天赋再高,也无法迈过这条规律。”弗格森也察觉到自己那明显的情绪流露了,于是同样转过头,瞧着窗外。

    飘飞的雪花一路扬扬撒撒,落地却倏忽不见。

    只有那些落在枝头的小家伙们,才能以肉眼可见的度成长起来。

    就是不知雪越下越大之后,枝头还能不能成为容身之所了。

    晚上点过,伦敦一家私人医院里。

    江晓兰腹宝宝已经足月,现在随时可能一脚破门,于是一家人收拾完毕,不等裁判哨响就簇拥着准妈妈来到了比赛场地。

    22岁算是当打之年,江晓兰自己都觉得私人医院这块场地太奢侈,奈何上有老两口大力赞成,有金主猛吹枕边风,下有招弟缺玩伴。网w?

    由于家人口太多,此行要带的东西也多,于是家唯一的司机就有些不够用。

    还好会打出租车!

    “真是的,英都过关了还不去考驾照!”

    王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在那念叨,尤墨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在那应付。

    其实这货真不是偷懒,只是这半年来天天忙的脚不沾地,哪儿有时间学那玩意!

    “墨墨开车不让人放心,不考就不考吧。”江晓兰现在成了众人焦点,说话的底气都比平常足了不少。

    她虽然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可出乎所有人预料,她不但不紧张,神情放松的仿佛没事人一般!

    张楠与王丹都是过来人,左瞧右瞧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只能归结为人跟人不一样。

    现在预产期已到,宝宝再不肯出来的话不出一个星期就得刮腹产。结果一屋子人准备好的安慰鼓励统统用不上。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起猜猜猜。

    “你还操心我呐?”尤墨同样猜不出答案来,只好旁敲侧击。

    “我一天闲的要死。不操心你操心谁?对了,你和卢伟说过这件事吗?”

    江晓兰问出的问题自然是尤墨那已经见报的诺言,一家人由于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对此并不惊讶。

    反正Vp什么的拿都拿过,再拿一个也不让人十分稀奇。

    “没有。说不定弗格森会出动和他说起。”尤墨随口说罢,歪着脑袋想象了一番。

    结果脑补出的画面比较蛋疼。

    弗:“你兄弟真是好样的!”

    卢:“一般般吧,那方面我不如他。”

    弗:“什么?你”

    卢:“我说放大话,吹牛皮。”

    弗:“靠啊,说话搞毛不带主语!”

    卢:“一般般吧,我那方面不如他。”

    弗:“”

    正脑补的过瘾,王丹恨恨的声音响起了。

    “一天到晚也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什么,说老实话,那次秘密特训是不是在女人堆里风*流快活!”

    听了这话,尤墨直接被吓一大跳。结果扭头一看,老人们正二对二摆开了神侃,孤独寂寞的尤馨雅正坐在对面的床上研究这个新世界。

    小小姑娘马上快周岁了,除了好看之外没啥优点,除了能吃之外没啥缺点。

    尤墨松了口气,上前伸手戳倒,然后得意洋洋地等待对手爬起来叫唤。

    “看看看,心虚了吧,老实交待!”王丹见状顿时疑心大作,于是快走一步揪住那货的衣领。张牙舞爪。

    尤馨雅本来以为帮手来了,结果一见是她顿时兴趣缺缺,起身了也不叫唤,爬行状找小姨。

    小小姑娘就是这样。对自己的亲娘不亲,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姨亲的很,平时被欺负了总是“姨姨姨”的叫唤,“妈妈”仅限于有明显的好处时。

    “呀,小心,馨雅爬到床边了!”江晓兰对这两个家伙很是无语。见状更是闹心。

    自己要是坐月子了,馨雅宁愿交给老人看着也不交给他们!

    “差点摔破相!”尤墨一把揪住小小姑娘的衣服把她扯了回来,然后悬空十厘米,松手,任其自由落体状扑向枕头。

    “哇!!!”尤馨雅呼唤帮手未果反遭重创,顿时不干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一回事?”连声的问话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

    “哇,你们,怎么来了?”江晓兰一看来人顿时激动,声音都颤抖了。

    郑睫和卢伟先后脚进了房间,此时正忙着打招呼,实在没空理她。

    没办法,长辈太多,一时半会真忙不过来!

    好一会,旧有秩序才重新建立,众人继续各忙各的。

    “弗格森,找你聊天没有?”尤墨一见来人顿时也挺激动,声音作颤抖状。

    脑补的画面会成为现实吗?

    “据说把贝克汉姆叫了过去,据说问的是他对此事的看法。”

    卢伟笑着摇摇头,实话实说。

    在曼联队他并不是消息灵通人士,不过这件事情他第一时间就知晓了真相。

    确切说是贝克汉姆主动找到他,告诉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如果有矛盾激化到解不开的那一天,希望彼此心愿都已经满足之后再出现。

    “哦,想歪了。”尤墨面无表情地低下脑袋,声音懒懒的。

    “一不小心就成了别人学习榜样,有啥不好意思的?”卢伟撇了撇嘴,对这些感情丰富的家伙们很无语。

    搞毛搞,动不动就抬头45度仰望天空,要不就低头不语泪湿青衫!

    “像爵爷那样的人生也蛮有意思的,人来人往,潮起潮落,花谢花开。一年又一年,直到有一天,一觉醒来后现,一切都成了回忆。”

    尤墨果然如他所愿,开始艺范。

    “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种事儿大家都能接受。一朝天子几朝臣,这种事情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越老越妖,越老越不老!”

    “温格始终还是缺了股狠劲儿,即使被一堆人尊为亚父,也仅仅是亚父而已,比朋友强上那么一点点。”

    “所谓的教父,教在前,父在后,搞错了关系,自然会受到惩罚。”

    默默地听完这货的长篇大论,卢伟直指真相。

    “帮温格拿个欧冠就来找弗格森玩?”

    “难道去找阿布,欣赏铁打的营盘,流水的教头?”尤墨脸上并无讶色,坦然问道。

    “找谁也别找弗格森了,有些人看着挺合适,其实全是假象。尤其是看着和自己挺像的家伙,距离近了简直同性相斥的厉害。”卢伟不无遗憾地摇了摇头,给出了更残酷的真相:“还有,真拿了欧冠,教授必不留你,但不留你不代表心里没有你。”

    尤墨难得有些苦笑。

    卢伟说的他何尝没有想过?

    能帮阿森纳这样的球队完成历史性的突破,将来新球场建成时说不定连雕像都能有一座。那个时候选择激流勇退不算什么,可成为传奇之后就直接投奔死对头算什么?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这样的道理谁不知道,又有谁能避免?

    “唉,看来有些事情真是注定了的,一开始想改,后来觉得改不了,最后觉得不愿意改。”

    尤墨的大脑袋里装不了太多疑问,想不通的事情和看不透的以后一样,扔在一边等结果就是,甚至将来忘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说呢,人这一辈子总会有个比较大的遗憾留下来,既弥补不上,也忘不了。”卢伟的神情就更淡然了,声音都没有丝毫波澜。

    仿佛在讨论的是别人的人生。

    “有遗憾是件好事,太圆满了会让人打瞌睡。”

    尤墨点点头,声音里已然没有叹息。

    卢伟没有出任何声音,只是笑着看他。

    “就拿爵爷这一辈子来说吧,先是身为球员时的遗憾,没办法弥补了,只能寄希望于当教练。”

    “当了教练,冠军拿到手软,带出来一个又一个巨星,按理说没什么遗憾了。可是仔细想想,最让他得意的弟子们,小贝,c罗,鲁尼,又有哪个能真正按照他的期望走到最后呢?”

    “即使后来退休了,仍然有一桩大遗憾。”

    “接班人太想当然了!”

    “所以说呢,想要活的滋润,就不能期望圆满。”

    “我的话讲完了,你胸大你先说。”

    王丹的咆哮声随即响起。

    “我胸没你大,你继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