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其实是个很容易满足的群体,媒体则恰恰相反。

    尤其是在球队状态起伏不定时,前者只要能看到球队在进步就觉得有希望了,后者则以吸引关注为已任,即使没有干货也要用标题来诱发好奇,引起联想,甚至直接引爆口水战。

    联赛杯比赛前爆出猛料的《卫报》,目前看来是铁了心要黑到底了。

    “据知情人透露,o因斗殴事件导致阿内尔卡离队后,在球队的处境一度非常不妙。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价并吸引潜在买主,他断然声称要拿到英超联赛的vp后再离开球队。获得队友支持后,他一改以往作风,每场比赛射门次数直线上升,成功率却连凯泽斯劳滕时期一半都不到。”

    这样一段话弦外音很明显。

    开火权上大包大揽意味着追求数据,在许下这样的诺言之后,当事人的真实目的已经暴露。

    用真假难辨的诺言博得队友信任,为了个人表现而置球队整体利益于不顾!

    老实说,《卫报》这篇评论不算空穴来风,不管论点还是论据都有出处,仔细想来甚至觉得合情合理。

    面对纷纷扬扬的转会传言,球员无论说什么都会被怀疑真假。队内处境尴尬的情况下,这种许下诺言以求安然度过信任危机的办法,不失为危机公关的典范。

    要知道,转会这种东西可不是球员自己说了算,即使许下诺言,没有兑现之前完全有可能被俱乐部主动终止。同样,如果私下协商得当的话,俱乐部为了利益完全可以主动帮球员背锅。

    阿森纳在转会市场上一向以低买高卖闻名。尤墨那1100万英磅的俱乐部转会纪录放在豪门球会简直拿不出手。虽说阿内尔卡走了之后球队正印锋非他莫属,但也不保准温格会继续妙手点晴,迅速找到合适的替代品来。

    如此一来,留给当事人摆脱不良形象并重新证明自己身价的时间已经不多,许下诺言很有可能只是权宜之计!

    比赛结束后第二天晚上,estood酒吧贵宾包厢。

    房间挺大。人只有个,气氛却挺热烈。

    “干杯!”

    佩蒂特举起手酒杯,与旁边一位年轻人轻轻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

    年轻人叫克里斯*莱尔,去年曾在《伦敦标准晚报》当体育记者,被尤墨当众戮穿身份后摇身一变,成了《卫报》的一名得力干将。

    《卫报》又称《曼彻斯特卫报》,地盘虽然也在伦敦,倾向性却一目了然。佩蒂特手握重大内幕消息自然在合作者上诸多计较。最终他的选择不孚众望。

    两人这次已经算是第二次合作了,彼此之间都有些轻车熟路的味道。

    “介意吗?”

    莱尔同样一饮而尽后放下手酒杯,衣兜里掏出包香烟来。

    他其实知道阿森纳队的法国人甚至包括温格都是烟鬼,不过这么一问既显得尊重,又可以进一步试探对方。

    果然。

    “哎呀,都戒了好久了,您这不是为难我嘛!”佩蒂特面现犹豫之色,手放在半空不知是想拒绝还是想直接抽一根出来。

    “那真是不好意思。让您破例了,我一到这种地方烟瘾就来了。”莱尔瞧的仔细。心直骂娘。

    抽根烟也要算计半天,累不累人?

    “是啊,我年轻的时候也是烟不离身,每晚无酒不欢,现在老了,不收心不行了。”

    佩蒂特面子活路做完自然放下了心思。于是伸手接过,熟练地弹了一根出来叨上。

    莱尔脸上的鄙夷之色一晃而过,同样娴熟地为其点上,嘴里毕恭毕敬,“您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不会抽烟喝酒简直不行,哪儿都是应酬,哪儿都要打点,哪儿有消息哪儿就有同行竞争。”

    “是啊,现在哪一行竞争都激烈。”佩蒂特美美地吐了个烟圈出来,话锋一转,问道:“这两篇报道一出炉,你大概成了主编眼里的红人吧,怎么样,老哥我够义气吧!”

    “当然,多亏您了。”莱尔猛点头作激动状,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何止是主编,老板都亲自召见我,夸我手眼通天路子广。我又不敢提您的名字,把我躁的简直不行!”

    “哈哈,咱们是各取所需,合作愉快嘛,找别人我还真不放心。”佩蒂特听的受用之极,脸上顿时红光满面。

    “这么一来,o大概会后悔得罪您了!”莱尔稍稍压低了声音,转头瞧了眼一旁玩手机的格里曼迪。

    这家伙已经无所事事很久了,闷头喝了几杯之后就闪到一边自娱自乐。

    其实他也不是不想参与,只不过曾经的带头大哥阿内尔卡不在,佩蒂特又是个谨慎小心的主儿,弄的他现在连第一手消息都知道的比以前少。

    “没关系,吉尔斯是自己人,但说无妨!”佩蒂特说完咳嗽了几声,格里曼迪很知趣地跑过来敬酒。

    莱尔自然喜出望外地连碰两下,干了两杯下肚。

    酒喝的太急,说话自然有些上头,不过旁边这两位烟瘾明显大于酒量,状态比他好不到哪去。

    “您这两招威力确实不小,不过我依我看呢,只靠嘴皮子伤不了筋骨。你们球队那些英格兰人一个个又臭又硬,本来就不喜欢外国人在这里出风头,那会不会有可能假戏真做,帮他拿个vp,再高价卖了,还能帮俱乐部赚上一笔?”

    这种可能让佩蒂特与格里曼迪同时皱起了眉头。

    没有了阿内尔卡,两人现在颇有些势单力薄。尤其是现在荷兰人力挺,瑞典人接近复出的情况下,英格兰人如果真是这么打算的,那他们这番忙碌显然只是隔靴搔痒而已。

    而且即使涉及到开火权争夺,进攻球员少之又少的英格兰人也无所谓。

    “依您的意思?”佩蒂特心下琢磨了一会。越想越觉得先前有些太过乐观,于是不耻下问。

    “我听说尼古拉把西尔万的激*情演出的光碟交到了您手上,不知”莱尔边说边察颜观色,瞧见对方面色不善后果断闭口,端过酒杯来又干了一个。

    “唉,你说的意思我懂。不过嘛。大家都是法国人,事情做的太不地道了日后怎么见面呐!”佩蒂特叹了口气,声音里不无惋惜,眼睛却在不经意间使了个眼色过去。

    “哦哦,那当我没说!真没想到您竟然这么看重同胸情分,原谅我那可恶的职业习惯吧,哈哈”莱尔准确接受到了信号,心顿时惊喜交集。

    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阿森纳队下半赛季赛程密度相当夸张,适当的轮换是必然选择。现在球队走了阿内尔卡之后。尤墨成了正印锋,维尔托德算是唯一替补。如果此时把那盘少儿不宜的光碟捅给媒体,带来的影响会是连锁反应!

    想想看,联赛已经领先了大半个赛季,欧冠已经突出重围进了淘汰赛阶段,联赛杯近在咫尺,总足杯是传统强项,这么多的重头戏摆在面前。温格能信任一个丑闻压身的家伙吗?

    不能的话自然会把正印锋拿来死艹。

    即使这家伙上半赛季一直踢踢停停,即使这家伙身体素质惊人。即使这家伙心理素质强大,也必然会倒在如此夸张的重压之下!

    “干杯!”

    被人掂记的家伙正在医院里欲哭无泪。

    搞毛搞,不是说好生个足球队的吗?为何不事先说明是女足?

    好吧,其实他也只是在心腹诽了一下,就面带灿烂笑容地面对现实了。

    老婆多,不虚!

    这货没什么重男轻女思想。只不过既然有了个千金,自然想再来个小子,结果一不小心就忽略了千金与小子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了。

    “哎呀,别灰心,以后机会多的是!”

    王丹很是没良心地捂嘴偷笑了好一会。才上来安慰这货。

    事实上指望女人不妒忌女人是不可能的,一碗水端平也是不可能的,尤墨就是深知这一点,才会对这种幸灾乐祸的行为习以为常,丝毫没有因此动怒的打算。

    原因嘛,自然是生气就代表你认真了!

    当然,争风吃醋也要有个限度,太过了这货一样翻脸。

    “好啦,让兰管家看见你这副模样的话,我就,我就”尤墨思索了一会,才给出答案,“我就去找娟姐!”

    王丹正笑的开心,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危机四伏。

    江晓兰没什么主见,一门心思又只放在尤墨身上,对她来说简直不算对手。

    李娟则不一样。

    能忍住两地相思之苦长达年的家伙,心性能是一般人能比的?

    敢瞒住家人,跑到国外与人结婚的家伙,胆子能是一般人能比的?

    能入选女足国家队,并且已经把亚洲杯收入囊,目标直指女足世界杯的家伙,身体条件与心理素质能是一般人能比的?

    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不得不防!

    “哎呀,开句玩笑嘛,瞧你认真的!”

    王丹顿时化身绕指柔,瞅着四周没人,凑近了水蛇一样黏着他,肆意发嗲。

    两人此时正在医院走廊的尽头,手里都拿着电话,不过她的号码还没拨出去,尤墨的正在通话。

    这货本来打算在病房里服侍母女俩的,结果烦人的电话屡屡打扰病人,于是被果断赶了出来。江晓兰在得知宝宝性别后并未表现出异样情绪,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的担心。

    “在给卢伟打电话呢,注意点形象,别觉得用衣服一遮就可以放心地揉啊搓的,这儿有摄像头!”尤墨被骚*扰的没办法,只能果断出声恐吓。

    结果被警告的家伙转头搜寻一番没有发现后更加变本加厉,电话那一头听出端倪了。

    “揉啊搓啊什么的是在活面吧?医院里做手工面?”卢伟作百思不得其解状,继续问道:“摄像头有什么威胁?难道你已经申请专利了?衣服遮住干嘛,告诉我你在用什么擀面!”

    尤墨难得有些无语,好一会才被身后依稀响起的脚步声解了围。王丹其实也是有贼心没贼胆,酝酿多少回车*震了,一次也没敢实施。

    “你大爷的,挂了啊,回头你给郑睫打电话说一下!”

    “为啥你不直接打她电话?”

    “搞毛啊,你难道不知道她在澳大利亚打比赛,现在正在比赛?”

    “哎呀,你居然比我知道的还清楚?”

    对于这样的问题尤墨才不屑回答。

    澳网而已,尤馨雅虽然小,将来可是要拿大满贯的人!

    呃,忘了尤悠佳了,要不双打?

    “对了,有件事情忘了说。”

    尤墨刚准备挂电话,听筒的另一头语气突然严肃起来。于是这货也收了笑容,耐心等待。

    “算了,也没什么,产后抑郁症你了解的比我多,好了,挂了。”

    听了这话,尤墨心顿时咯噔一下!

    难怪像个没事人一样,都藏在心里呢!

    夜里,约摸十二点过。

    江晓兰刚一动弹,床头灯就亮了起来,对面的声音也轻轻响起。

    “要喝水吗,别动弹,我喂你。”

    尤墨一直和衣躺着没睡,听到动静立即起身下地,手脚麻利地忙活起来。

    一家人劝了好久都没劝动,最终留下他和王瑶照顾母女俩。卢伟的话他没敢和其它人说起,自己憋着琢磨了快几个小时,最终的答案依然没有。

    所谓的抑郁症有性格原因,但突发事件的刺激往往占据了更大作用。江晓兰早年丧母,没成年又丧父,现在虽然弥补了一些回来,但这次天不遂人愿,说不定她会认定天意弄人,一切皆有定数。

    想要防患于未然,无微不至的亲情是最好的药方。

    爱情太过短暂,友情往往擅变,唯有铭刻在骨子里的亲情,才能化解心无尽的苦闷。

    “就知道你没回去,算啦,我也不劝你,能睡就睡一会吧。我自己能行,不用你喂。”

    江晓兰伸手接过温度适的西洋参水,小口抿着抿着,脸上笑容满面。

    毕竟是第一胎,即使顺利也够劳心耗神的,她这一觉从下午开始,一直睡到了半夜才算真正醒来。

    “不困,瞧你的样子大概也不困吧,咱们说说话。”尤墨难得从面部表情到心里都是一本正经的,结果话一说完对面“扑哧”一声喷了出来。

    还好没呛着。

    好一会。

    “啊,好啊,咱们说说话。”江晓兰没想到他居然来真的,于是心下有涟漪泛起。

    夜半,无人,私语。

    刚酝酿好情绪,结果就被这货煞风景的开场白打断了。

    “你觉得在我心里面,是男孩重要,还是你重要?”

    “你在担心这个?我没事啦!”江晓兰有些小失望,于是作皱眉状别过脑袋。

    尤墨心顿时又咯噔一下,许久没缓过劲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