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会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会让人的思维形成惯性,直至带入沟,河里,瘀泥下。…,

    江晓兰在卖萌佯怒撒娇发嗲方面一向不擅长,即使偶有为之也很难沉的住气,这次其实也一样,只是觉得想要的气氛没出来有点小失望而已,不至于深更半夜在医院里和他闹别扭。

    结果这种坦然大度的表现被理解成强颜欢笑了。

    “心里难过就哭吧,你越这样我越不踏实。”

    尤墨在心里叹了口气,搬了把椅子过来,坐在病床旁边,握住了她的手。

    “哭什么呀,我干嘛要哭?”江晓兰头一次觉得他有些陌生,于是收紧了心脏,压低了声音。

    “哦,那不聊这个。等你做完月子就继续读书吧,不然大好的语言天赋都给荒费了。”尤墨眼睛一转,计上心头。

    抑郁症患者往往对未来持悲观态度,如果有值得期待的事情在不远处等着,情绪自然不会一直低落下去。

    “你看着我的眼神怎么怪怪的?”江晓兰先是点了点头,然后皱眉。

    女人的直觉往往是很可怕的,这货那副看待病人的目光纯属职业习惯,即使加了些爱怜进去也挡不住失衡的医患关系。

    “啊,哦,关心你嘛,生孩子可是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事情了,噢不,事业型的女性现在也很有市场”尤墨把自己给说的风凌乱了,于是只能讪笑着停了下来。

    “我也觉得是最重要的事情啊,干嘛说的语无伦次的?”江晓兰楞楞地问道。

    听了这话,尤墨的心简直一凉到底。

    最重要的事情搞砸了,搞砸了,砸了

    “哪有。女人又不是为了生孩子才存在的,一辈子长着呢,多少有价值的事情在前面等着。”

    如此自相矛盾的说法顿时加重了江晓兰的疑心,她的脸色终于变了。

    “墨墨,你看着我。”

    “嗯?一直在看着啊。”

    “你是不是不喜欢女孩,特别想要个男孩?”

    听了这话。尤墨恨不得一气跑到医院楼顶赌咒发誓。

    “我才不是!!!”

    这货由于激动,说话就有些卡壳,结果唯一的听众楞了一下之后,两行清泪再也止不住了。

    “做月子呢,淌眼泪会落下病根”尤墨心都疼揪揪起来了,手忙脚乱地找纸递了过去。

    “好了,我没事了,你快点去睡吧,明天还有训练。”江晓兰强自忍住泪水。只是声音里的哽咽忍不住。

    “训练个p呀我,哪儿有心情!”

    这货刚嚷嚷完,就知坏菜了。

    知道媳妇生了个女娃后连上班都没心思了,这得多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

    “男孩,万一我生不了男孩”

    江晓兰正处产后最虚弱的时候,情绪本来就容易起伏不定,现在怎么瞧他都觉得不对劲,各种不好的念头顿时一股脑地涌了上来。

    事实情况也确实不够乐观。

    尤墨在摆平王丹父母的时候用了男孩跟对方姓的大招。将来李娟父母肯定也会享受同等待遇,于是生男孩的重任就落在了她的肩膀上。虽说这儿没有计划生育。想要几个都行,但自家人知自家事,她既没打算做个生育机器,也不觉得自己是那种生娃如同吃饭穿衣般简单的类型。

    “生不了就不要男孩了,而且不还有丹姐娟姐嘛,自己的孩子。跟不跟我姓有什么关系!”

    尤墨从未像今天这般苦逼,话一说完就知又出岔子了。

    后宫里面自然母凭子贵,哪有凭着公主上位的道理?

    江晓兰本来就是个不爱争宠的家伙,如果不能在这一项上达成心愿,将来拿什么和人竞争?

    “好啦。你别安慰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江晓兰别过脸,甩了个冰冷的后背给他。

    “不行,话没说明白呢,误会一旦隔夜会发酵的!”尤墨哪敢使劲扳她,于是只好自己绕了个圈,溜到对面蹲着。

    “哪有什么误会,你的心思我都明白。”

    江晓兰定定地看着他,泪水又开始忍不住。

    模糊的视线让她看不清楚熟悉的容颜,来回转悠的声音让她听不进任何解释,嘴角的苦涩让她的心渐渐变得冰凉

    “就是有误会,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对了,你看我平时多喜欢馨雅!”

    尤墨仍然没有放弃,只是说出的内容更像是垂死挣扎。

    果然。

    “第一个宝宝嘛,是男是女都会疼爱的。”

    淡淡的声音像极自己以往的作风,只是身为受害者,他只想踹那个安静的美男子两脚。

    装x货,给老子爬开!

    “好吧,我投降了。”

    尤墨深吸了口气,不停地告诫自己冷静一些,最终效果还不错,危急关头他想起好战友了。

    “是卢伟告诉我,小心产后抑郁症的,结果我没有表达清楚”

    “嗯?他?产后抑郁症?”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江晓兰像是在黑夜里长途跋涉后突然瞧见一丝光亮一般,汗毛都立起来了。

    难道?

    敏*感,细腻,脆弱,自家人知自家事,面对如此微弱的光亮她不敢再想了,于是强迫自己停下来,仔细听他说话。

    “是啊,我都没当回事,他还上心了,郑重其事的告诉我要小心。我一想也是,虽说男女都一样,可有了馨雅这么个小姑娘,大家都想再来个小小子,你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吧?”

    尤墨不敢大意,边说边察颜观色。结果还不错,说到“他还上心了”这句话时,对方明显有些动容。最终说完上面这段话之后。对方态度明确地点了点头。

    于是继续趁热打铁。

    “他比我细心多了,智商也远在我之上,结果没想到,我是小心又小心,最后还是被他坑了”

    “哪有,是你自己太笨!”江晓兰忍不住打断。

    “呃。好好好,他是一片好心,是我没搞懂症状就开始把病证往你身上套。”尤墨忙不迭地点头认错,心却比了无数根指给那个货。

    出什么馊主意,让人二半夜不睡觉在这玩猜猜猜!

    “好啦,卢伟是把我当成真正的朋友来相处的,提醒你很正常嘛!”江晓兰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声音也明快起来。

    “那你真的没事喽,不会因为没生个男孩就觉得自己命不好吧?”尤墨哪敢松懈。

    “哪有。我这人最容易满足了,你这份担心送给丹姐还差不多!”江晓兰作生气状扭头,闭着眼睛撅着小嘴,仿佛在期待什么。

    尤墨用飞一般的速度绕床跑了半圈,唯恐迟到了过时不候。

    良久。

    “好啦,你快睡吧,别因为我耽误了训练。现在球队的状况不太好,你别想着请假什么的。”江晓兰心满意足地平躺下。咂咂嘴,神情说不出的满足。

    “忽然觉得心里面酸酸的”尤墨瞧的楞了神。再开口时声音有些发颤。

    这么容易满足的人儿,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好啦,好啦,怪丢人的!”江晓兰一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赶紧睁开眼睛羞他。

    “好久没哭过了,哭会先。”尤墨不理。继续我行我素。

    可惜还没抹几把眼泪,咳嗽声响起了。

    过了一会。

    “干妈你难道也没睡?”

    这货瞧着对方丝毫不见睡意的眼睛,有些挠头。

    正做月子的家伙被他气的眼泪淌成河了,罪过得有多大?

    “我本来是兴奋的睡不着,刚有点困意的时候。听你们越说越不对劲,又担心的睡不着。”王瑶手下动作麻利的很,说话间已经把奶瓶塞到了尤悠佳嘴里。

    小小小姑娘闭着眼睛,腮帮子不停,喝的咕咚咕咚的。

    “干妈你太熟练了!”

    “少给我打马虎眼,说说看,是不是真喜欢男孩多一些?”

    “哪儿有嘛,再这么说我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王瑶忽然收了笑容,叹气。

    “人都是这样,有了好的就想要更好的,尤其是咱们这些搞竞技体育的,没有争强好胜的心真吃不了这碗饭。可是呢,有些事情不是你争强好胜就能解决问题的,有时反而会因为现实与理想有落差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所以才安心躺着,等你们把误会搞清楚。”

    “只是有些话憋在心里,不说出来实在不踏实。”

    “我和老周这些年没拌过几句嘴,最近却时常你一言我一语的呛人。现在想来,还是以前的日子缺憾太多,总觉得对方是个可怜人,有看不惯的地方也就忍了。但是忍着忍着,日子过的就太平淡了,甚至我一度想到出家,了此残生算了。”

    “日子一旦过的有奔头,吵架,误会,发脾气,这些都会不断地找上门来。有些人受不了这个,觉得还不如平平淡淡的好。照我说,这些就是生活的佐料,控制好量,就能让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好了,人老了就爱唠叨,我再给悠佳换个尿垫儿,你们快点休息吧。”

    老人言如同静静流淌的地下河水一样,平静透着一股强大的张力。

    只可惜氛围没持续多久就被破坏了。

    江晓兰楞楞地听完,楞楞地问道。

    “你和周叔叔吵架了?我怎么没听到?王阿姨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平平淡淡最好?”

    没睡好觉自然会影响训练效果。

    这货平时的睡眠时间都在10个小时左右,极少熬夜,昨晚算是折腾的够呛。今天是赛后第天的正式训练,虽然有一周双赛的压力顶着,可他上一场只踢了半小时,实在不应该是这种训练状态。

    尤其是现在这种流言满天飞的时候,当事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落在有心人眼里就成了线索。

    看他不顺眼的两位法国人就不用说了,球队里的荷兰人都是典型的完美主义者,这种事情很容易让他们误会为耍大牌。英格兰人本来就持观望怀疑态度,眼前这种状况算是进一步证实了他们的猜想。

    所谓的“不拿vp不走人”只是权宜之计,阿森纳并不是他的理想之地!

    这里面其实也不乏媒体推波助澜的功劳,只是他们身在局不自知而已。

    其实尤墨完全可以用“老婆刚生了娃,熬夜照顾她们了”来解释一切,不过他不打算这么做。

    竞技体育不需要任何借口,能让所有人哑口无言的,只有场上表现!

    更衣室并不太平的气氛,英超联赛第二十二轮正式开战。

    阿森纳队本轮坐阵主场迎接布莱克本队的挑战。

    由于榜首球队上轮联赛输球导致分差缩小为五分,因此这场比赛即使不是强强对话,吸引的关注也不在少数。

    上一场比赛一球气走南安普顿,一脚踏进联赛杯决赛后,海布里球场现在是一票难求。王丹开车带着自己的父母特意绕了两圈,就为了统计一下球场外有多少人进不去。

    结果统计出的数据有点吓人。

    最少在一万人以上!

    欧洲人可没有国内挤春运的觉悟,这么多人进不了场又不死心的话,只能证明新球场的建设迫在眉睫了。

    “真想不到啊,球票那么贵还有人挤破头!”

    张楠可是个理财观念远超时代的家伙,头一次听说阿森纳的主场套票价格后,整整念叨了半个月!

    680磅,折合rb000+!

    她这个知识分子退休后一个月才拿五百多块钱,攒一年连门票钱都不够!

    “开车不许闲聊!”王九经拿眼睛瞪了一下开车的女儿,施施然反问道:“贵有贵的理由,不然这么多人在外面眼巴巴的等啥?”

    “以前我觉得温格就是个守财奴,现在看来还真有些小瞧人家了。”张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关键是他的老对手,弗格森!”王九经拈须笑了笑,一副天下尽在我胸的样子继续神侃,“曼彻斯特联队的主场,老特拉福德球场又名‘梦剧场’,能容纳6212人,是海布里容量的整整两倍!想想看,怎么比?”

    “唉,说是这么说,可勒紧裤带建球场苦了谁?还不是墨墨他们!”张楠撇了撇嘴表示不屑,“不是有个俄罗斯富商看好咱家女婿了吗,咋不喊他把阿森纳给买下来?这样一来球队成绩也有了,球场也有着落了,多好!”

    这话说的两位听众一楞。

    好一会。

    “你这愚者千虑,终有一得嘛!”

    “妈您太有水平了,改天我让温格请你喝茶!”

    张楠很是低调地直摆手。

    “哎呀哎呀,小小建议嘛,喝茶就省了,套票什么的多给两套就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