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本队算是英超历史上一支颇具传奇色彩的球队。£∝,

    他们在英超联赛成立的前一年,1991年,仍然是支乙级球队,结果那一年他们找来了“国王肯尼”——达格利什。

    这位凯尔特人与利物浦的双料名宿因为健康问题主动放下了教鞭,结果休息半年之后发现后者的大门已经对他彻底关上了。于是无奈之下他退而求其次,选择了这样一支成色平平的乙级球队做为自己执教生涯的第二道起跑线。

    是金子总会发光,在他的带领下,这支球队赶上了末班车,成为了英超元年22支球队之一。

    那时按照原定计划,英超联赛将在两个赛季后缩减为20支球队。如此一来,他率领的球队在赛季初就成了降级热门候选。

    结果在这种外界普遍看衰的情况下,这支球队开始了神奇之旅。

    199年第一个赛季结束的时候,他们排在第四位,1994年排在第二位,1995年他们力压曼联队成为英超历史上第二支拿到联赛冠军的球队!

    年时间,他们从升班马一跃而成英超劲旅。

    又过了年时间,他们从英超劲旅急转直下,成了高不成低不就的典型。

    原因何在?

    细究起来其实很简单。

    达格利什功成身退后,英超联赛开始酝酿一场技战术的巨大变革。最终曼联队在弗格森的带领下仍然能够屹立潮头,布莱克本队却因为坐吃山空被时代抛弃。

    竞技体育的残酷性往往让人感慨万端,可事实上每一份成功,每一场胜利,每一次失败,都有迹可寻。细究起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阿森纳的轨迹与之略有不同,不过在拿到双冠王之后,他们的处境也有本场对手的影子。

    实力犹在,心态却在不经意间起了变化!

    这种变化可能并不大,也不是人人都有,但的确存在于某些不起眼的角落。而且正在生根发芽。

    比如荷兰人的孤高,英格兰人的排外,法国人的堕落,都因为有了本钱而变得理所当然。

    两支球队第一回合交锋时,布莱克本队依然没有摆正位置,虽然主场有实力加成,但没有发挥出来也是白搭。结果过于冒进的打法造成了悲惨的结果,1:的比分让埃伍德公园球场的球迷们失望透顶。

    那场比赛尤墨全场都坐在冷板凳上,这一场一开始他依然故我。

    保持领先优势的关键时刻为何不派上正印锋?

    温格的如意算盘自然不足为外人道来。

    在他眼里。尤墨即使拿了德甲金靴与vp,即使创造了一系列纪录,即使身体素质远超常人,年龄带来的劣势依然存在。如果被他们有意无意忽略的话,密集的赛程与强大的对手们会让球队付出血的代价!

    法国人以前没少看凯泽斯劳滕的比赛录像,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强强对话这家伙堪称霸道的发挥。在他看来,下半赛季的比赛,这家伙只需在面对重要对手时首发出战即可。其它难度不大的比赛最好只负责扮演超级替补角色。

    这么做听起来不错,实际操作时风险可不小。

    尤墨与球队仍然存在磨合问题。风格上也需要比赛时间来慢慢适应,超级替补这种角色本身就有运气成分加成,搞不好就落个鸡飞蛋打的结局。

    不过法国人敢这么干也不是想当然,碰运气。

    尤墨在凯泽斯劳滕时不乏替补出场的经历,有限的时间里对比赛的影响力确实非同凡响。尤其是这家伙上一场比赛替补出场时的表现,更是坚定了他的决心。这是其一。

    维尔托德只是能力上比阿内尔卡差了一线,并不存在明显短板与配合问题。锋位置只要多适应适应,即使不能自己破门得分,技术上的优势依然可以为队友创造得分良机,这是其二。

    阿森纳队实力在那摆着。博格坎普,奥维马斯,维埃拉,佩蒂特,帕洛尔,这些名头哪个不是响当当的。面对下游球队时,他们完全有能力扛着球队前进,这是其。

    一二都有,操办起来自然毫无心理压力,于是尤墨这场比赛坐在替补席上与永贝里聊的很嗨。

    “呀,你还不到20岁就有了两个小宝贝了,真不知该羡慕你还是担心你!”

    瑞典人的肌肉拉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本场比赛被雪藏算是主教练谨慎性格的体现。

    替补席上与旁边这家伙待久之后,聊天什么的往往不会局限于比赛,尤其是场面看起来有些平淡的时候,聊些其它话题毫无心理压力。

    布莱克本队吸取了两队第一回合交锋时的教训,本场比赛布重兵于后场,屡屡用身体与人数优势来抵挡对手潮水般的攻势。阿森纳在缺了尤墨这个高点之后,进攻方式明显有些单一,靠短传渗透撕开对手防线需要高度的默契与灵感绽放,目前看来维尔托德做的并不让人满意。

    不过现在时间还早,场面也在控制之下,因此整支球队表现尚可,替补席上走神的也不在少数。

    欧洲的年轻人结婚往往都在0岁左右,生孩子则不太靠谱,20岁不到的年龄正是最贪玩的时候,家庭责任这种东西往往会成为矛盾的根源。

    永贝里觉得自己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原因自然是来球队后的所见所闻。

    更衣室是球员之间开玩笑吹牛皮恶作剧的集地,即使球队氛围不佳,年轻人也不会让天性随之泯灭。瑞典人来球队半年多了,耳边听到的往往是让人咋舌的代言收入,眼里看到的往往是香车宝马佳人,心想的自然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当打之年的球员生活往往多姿多彩,花起钱来个顶个的不要命,家庭责任这些耗时费心的东西如果能用钱搞定的话。他们多半会直接拍支票走人。眼前这位在他心目可不是这样的家伙,他自然不希望有类似的情节发生。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有些多余。

    “我的目标是一支足球队,不过当时忘了性别问题,现在看来任重道远呐!”

    尤墨正在应付不远处莱曼的眼神骚扰,回答起瑞典人的问题根本就是脱口而出。

    德国人上一场表现得到了一致认可,甚至连一贯挑剔的伦敦媒体都忍不住倒戈了一把。可眼瞅着马上就能顺利上位了,哪曾想主教练又把他摁回替补席了。

    他可是个急性子,完全没有考虑人老心不老的英格兰国门的感受,一来就打算直接干翻竞争对手自己披挂上阵。

    其实他的出色发挥并没有被温格忽略,甚至仅有的几堂训练课后,守门员教练还在法国人面前帮他美言了几句。不过他毕竟来球队时日尚短,与后防球员之间也不太了解,贸然用比赛当学费的话未免代价太大了些。

    上一场比赛的重要性在主教练眼里还不如一场普通的联赛,看看他的实力水平与临场发挥算是人之常情。这一场坐回替补席也并不代表法国人偏心。

    这支球队除他之外只有温格和尤墨会德语,前者需要考虑竞争对手的根基人脉,不能做的太过火,后者目前在球队的处境他看在眼里,自然也不好强求些什么。只是脱离了熟悉的环境之后,他实在是想搞清楚队友们对他是个什么看法,因此目前这种状况下他的注意力有一半都在尤墨身上。

    这货当然明白对方在暗示什么,只不过最近家务缠身。阿什利*科尔的聚会邀请都被延后了,其它想法也难以立杆见影。

    如果可能的话。尤墨并不希望他像自己一样时时处于漩涡心,于是在如何融入球队这一块上多以柔和平缓的建议相赠,平时也没有操着一口德语和他聊个没完。

    这货知道自己拉仇恨的能力有多赞,为了避免忽悠来的家伙被人aoe,保持些距离还是有必要的。

    旁边这位就不存在这份担心了。

    “哈哈,听说你们国家的女子足球队比男子好的多。有这么回事吗?”永贝里伤愈复出后自觉状态不错,此时语带笑,面含春风。

    受旁边这位的耳濡目染,他在替补席上坐的很踏实,与莱曼一比简直看不出彼此年龄来。

    “是啊。娟姐连亚洲杯都拿到手了,说不定今年还能当一把世界杯冠军。”尤墨随口说罢,心里起了些涟漪。

    那个单纯而又坚强的傻丫头,何时能怀上呢?

    好吧,这么想有些禽*兽不如

    “娟姐?哈哈,你对她们的称呼里都要带个‘姐’字吗?好奇怪!”永贝里忍不住八卦。

    事实上个老婆这种事情走到哪儿都不乏议论,于是尤墨自从办完婚礼后就低调的可怕。

    这货可是皮厚腹黑鬼见愁的类型,不过身为名人,保护家人的常识还是要有的。

    “都比我大嘛,为了平衡起见,都这么叫呗。”尤墨随口回答完毕,场上发生的一幕让他有些撇嘴。

    奥维马斯的倒角传给的很舒服,维尔托德左路大禁区线上本来已经晃开了射门角度却有些犹豫,最终被防守队员卡住位置将球破坏。

    “西尔万犹豫了啊,可惜。”永贝里也没有聊的忘乎所以,注意力分了不少在场上。

    维尔托德面临的问题其实很简单。

    他不是个蓝领球员,有机会自己来一脚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种状况下主教练的赛前布置反而让他有些束手束脚。

    除此之外,阿内尔人虽然走了,阴影却依然还在,他的信心看起来并不足以支撑起场上的箭头位置。

    由于尤墨深陷转会传闻,因此法国人在摆脱同胞的控制后并未抛来橄榄枝,这种墙头草一般的行为换成其它人可能会不屑一顾,搁这货心里实在觉得不算个事。

    “是啊,想法太多,时机把握就容易出问题。其实西尔万这半个赛季比赛踢的不少,存在感却一直刷不起来,原因可能还是自我定位问题。”

    “太高还是太低?”

    “忽高忽低,位置上也没有把自己精准定位。”

    这番话虽然寥寥几个字,效果却颇有些一针见血的味道。

    最开始尤墨坚持自由人踢法时,维尔托德成了阿内尔卡的第一替补,并且在不少重要比赛首发出场,那时的他意气风发,自信心爆棚。

    事实上他的特点与传统锋相去甚远,全队都缺乏经验的情况下,他在那些比赛表现平平实属正常。

    结果就是这种还算正常的表现,在阿内尔卡出色的发挥下蒙上了阴影,他开始怀疑自己了。

    后来奥维马斯受伤,他临时顶在了左前卫位置,间还有客串过前腰位置,表现都比锋位置要好一些,于是心里的阴影被暂时搁置,他开始一心期待在这两个位置获得机会。

    可惜世事难料,阿内尔卡一走,他获得了锋位置上的第二顺位,而且主教练为了降低风险,不惜把他当成大半个主力来用!

    这样一来,他的位置感与信心都成了问题,直接体现在比赛,是个人都看的出来。

    布莱克本队实力并不差,只是打法有些陈旧落伍而已,本场比赛他们坚定的防反战术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对手破门得分的难度。如果没有犀利到难以抵挡的进攻,阿森纳队名头响亮的众将们自然屡屡撞倒在叹息之壁下。

    上半场时间已经走完,主队接近成的控球率没能改写比分,两队前后脚进了更衣室。

    “怎么办呢,西尔万这段时间好像有些沉默寡言。”

    永贝里依然掂记着他,声音里不无叹息。

    他们人之间已经能够形成不错的默契了,奈何法国帮势大,维尔托德意志也不够坚定,现在看来这半年算是荒废了。

    “没办法,听人劝吃饱饭,听不到也不能怪谁。”

    尤墨的回答有些无情,不过瑞典人能理解。

    球队里这帮法国人实力个顶个的出色,奈何心性上走了歪路。凭他们一年级新秀的身份,拿什么来打动一个自恃甚高的家伙?

    “是啊,可惜了。”

    埋藏在心的叹息没有改变两人的好心情,直至下半场比赛开始十分钟后。

    老将帕洛尔在一次带球突破被对手铲倒在地,慢镜头下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承受巨大冲击力的左膝韧带如何受伤的。

    温格愤怒的声音无法改变什么,跑道上的永贝里皱着眉头看了身旁家伙一眼,开始脱背心。

    尤墨摇了摇头。

    瑞典人正转身往换人区跑的时候,不咸不淡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试试看吧,告诉他,我说的,‘每个人都是天才,前提是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