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这种事情,如果仅限于小范围内传播的话,处理起来往往并不不棘手。卍卍?卐

    要钱,或者要人,或者两者都要,总有一款适合你。

    一旦闹的天下皆知,大麻烦就来了。

    面子问题!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层皮,身为名人妻,如何能容忍自己成为所有人口的笑柄?

    出去胡搞已经让人忍无可忍了,居然还拍成视频供大家观赏?

    即使受害者忍下来了,孩子怎么办?会不会还没成年就落下阴影,甚至有样学样?

    而且以英格兰媒体的一贯德性来看,既然证据确凿,那整件事情肯定不会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

    当事人,原配,小,没有谁能彻底摆脱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队!

    温格心知肚明这一点,即使维尔托德表现之沉稳有些出人意料,他也没有掉以轻心。

    法国人接受采访时一贯话不多,这次为了弟子能顺利度过难关,很是煞费了一番苦心。

    “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那时的我们会觉得某些东西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了。事实上不用过很过年以后,我们就会现,那些东西只是组成人生的一部分,还有更广阔的天地,更高的舞台,更大的责任在等着我们。”

    “没有谁能不犯错,只是结了婚,有了孩子之后,代价会大到足以刻骨铭心的程度。相信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能够找到积极的一面,尽快让自己和家人走出阴影。”

    “阿森纳俱乐部不会袒护任何错误,也不会因为错误而忽略闪光点。事件生后,我和当事人进行了一番长谈,最终他的坦诚态度让我印象深刻。”

    “这件事情已经折磨了他一年之久,眼前这种方式(曝光出来)虽然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力,但之前那种悬在半空的心态也随之而去。在我看来,这件事情会帮助他成长,最终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承担起所有的责任与义务。”

    “事件对于更衣室会造成影响。球队的排兵布阵肯定也会受到干扰,不过我相信困难会很快过去,值得期待的明天就在不远处!”

    有温格的身份地位在那摆着,这番长谈吐露的信息媒体们自然会仔细分析。

    结论其实不难得出。

    球队正处用人之季。不会因此封杀当事人!

    这样的结论在情理之,只是主教练在风口浪尖上表示力挺的态度还是让不少人放下心来。

    晚上,家。?◎?§卍

    由于母子平安,尤墨在医院里的工作告一段落。晚饭时平常热闹的饭桌现在有些冷清,不过还好。有维尔托德的风*流韵事做调剂,一顿饭不知不觉就吃完了。

    一家人虽然化程度都不低,也都了解过不少老外们的荒唐事,但这次可是实打实的生在自己身边的,不拿来八卦一番实在不近人情。

    尤墨没有透露更多细节,一脸无辜的样子仿佛他也是看报纸才了解情况一般。

    毕竟是别人的隐*私,即使没有恶意,也没必要让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一脸兴奋地到处白话。

    不过王丹可不是能随意糊弄的主儿,说着说着,问题开始偏离原定轨道。直指真相。

    “你说,这维尔托德刚打上主力,刚有这么一场让人印象深刻的比赛,第二天就被人曝光了丑闻,要是巧合的话未免也太巧了点。不对,这肯定是早有证据在手,就等着合适时机!”

    这样的分析能力并不让尤墨惊讶,只是如何回答让他有些挠头。

    工作上的麻烦纠纷影响家人可不好,他可不想让法国人的所作所为刷新他们的认知。

    于是只能打马虎眼。

    “是啊,会是谁呢?”

    和稀泥的终极奥义即是如此。

    不加考虑地肯定对方说法。然后继续提出无脑问题。

    “你都没兴趣分析一下?我觉得有可能是你们身边的人也说不定!”王丹一脸嫌弃地白了他一眼,继续分析,“照我说这肯定是得罪人了,不然不至于在节骨眼上捅出来!”

    “是啊。是啊,看来是不共戴天之仇。”

    “哪有,从准备如此充分的情况下看,肯定是一直以此要胁对方,现在撕票了!”

    听了这话,尤墨有点刮目相看了。

    聊八卦也要有如此刻苦的钻研精神吗?

    “不得不说你很有天赋。不去当个小报花边记者实在屈才。”

    “主编我都不稀罕,还花边新闻记者!”

    “那你说说看,谁最有可能是幕后主使者?”

    听到这样的问题,王丹先是捂嘴窃笑了一番,才施施然开口。

    “从逻辑上来说,动机决定行为。◎  ?№№№?维尔托德目前的竞争对手只有你一个,该不会是你吧?”

    “”

    “好吧,开个玩笑。你这家伙虽然有时候也会不择手段,不过这么没水准的事情干不出来。照我说,还得从光碟的来源入手,分析整件事情。”

    “我正洗耳恭听,王柯南。”

    “没有谁不知道这种视频泄露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光碟的来源不外乎两种。第一种可能是当事人的电脑被黑客攻破,导致资料泄密。第二种可能是当事人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有人以此相要胁时,才知道自己被陷害了。”

    “请继续,王*福尔摩斯。”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作案人多半只是图财,也有可能一气之下撕票,但撕票意味着前功尽弃,稍微理智一点的家伙不会这么干。如此看来,第二种情况更符合一些。”

    “你不去写小说真是浪费了,王仁杰。”

    “第二种情况的话,身边人的可能性就大了。我听说你们球队的法国人一个个夜生活都挺丰富,会不会是他们在一起鬼混时,有人恶作剧一般拍下了这段视频?”

    “靠,王青天你怎么不去当法官?”

    “本来是无心之举,最后却被有心人收藏起来,留到有用的时候再拿出来!”

    “好吧,我已经词穷了。”

    “这么多都是我说的。表下你的看法呗。”

    听了这话,尤墨顿时明白,不交点干货出来是不行了。

    “好吧,听起来都挺有道理。照我看。图财的话一旦撕票,当事人完全可以报案。而且即使当事人不报,他的家人也不会轻易放过的。所以只需安心等待后续报道,就可以大致了解对方的目的了。”

    两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海吹神侃,尤墨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阿什利*科尔那吊儿郎当的声音让他马上记起了一件事。

    莱曼还在眼巴巴地瞅着他呢,一直拖着未免寒了心。

    一小时后,estood酒吧。

    选择这么个熟悉的地方,主要原因是尤墨这方面实在缺乏经验且没有多大兴趣。不过从档次上来说,这间酒吧也配的上他们这些腰缠万贯的金主们。

    由于上次这货私自跑出去被媒体逮了个现行,王丹这次果断跟来了。晚妆手艺高的家伙这次花了半个多小时化了个烟熏妆,妖媚动人不说,与酒吧氛围简直浑然一体!

    由于只是联谊性质的私人聚会,而且除了尤墨外其它两人都没带女伴,于是在阿什利*科尔的提议下。四人在大厅里边喝酒边聊天,目光不时地转来扫去。

    大厅精力过剩的年轻人们对这一男女组合同样好奇。

    大冷天的带什么墨镜,装什么黑客帝国?

    这间酒吧有专门的驻唱乐队,除了那些耳熟能详的劲爆音乐外,时不时地还要演奏一些轻柔和缓的不知名小曲儿。阿什利*科尔不知是对音乐感兴趣还是对乐队某位成员感兴趣,聊天的时候一点也没忘正事。

    尤墨其实也没什么打算,只是答应过别人的事情兑个现而已,实在不指望眼前这个东张西望的货能给莱曼带来什么帮助。

    德国人虽然性子急,却也清楚想取代英格兰国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家人还在德国没过来,于是眼前这种氛围让他感觉不错。话比平时更多了。

    尤墨此时真有些庆幸带了王丹过来,不然这货得罗里巴嗦地拉着他问个没完。

    大厅里玩了一个小时,四人起身,准备去包房里过过歌瘾。莱曼接近两米的个子在欧洲人当依然鹤立鸡群。不过德国人虽然长相威猛,语言不通却是个大问题,最终前来搭讪的女人们一个也没留在他身边。

    阿什利*科尔本来属于典型的来者不拒,结果今天像是看准人选了一般,返回包房后就叫来了服务生,好一番耳语。

    服务生频频点头的同时。目光却不住地瞟向尤墨这边,结果次数多了,当事人反应过来。

    叫什么来着?

    这货记性一直还不错,奈何此时突然卡壳,于是只能抱以微笑。直到阿什利*科尔吩咐完毕,服务生恋恋不舍地往外走的时候,他才记起来了。

    那个差点被基佬克劳德带走的家伙!

    里奥?

    等到服务生再度进来的时候,他主动打了个招呼过去。结果年轻的服务生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连身后的美女都忘记介绍给大家了。

    阿什利*科尔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心仪对象受冷落,先是摘了墨镜露出真身,接下来快步上前9o度鞠躬问好让座,最后不忘一一介绍。

    “你好,叫我谢丽尔就行。”

    到了尤墨的时候,年轻美女不顾旁边大龄美女一脸咬牙切齿,很是热情地自我介绍。

    谢丽尔虽然此时还不到2o岁,女神气质却已经显露无疑,面对身边这些名头响亮的家伙们,她不但不怯场,反而准确把握到他们此行的目的。

    阿什利*科尔是尤墨的朋友,两人一起为廷斯*莱曼接风洗尘!

    这份了解让气氛顿时热闹起来,就连语言不通的德国人都兴致勃勃地参与进来,好一通神侃。尤墨自家人知自家事,面对这种举手投足间消灭菲林无数的家伙,他才不会故意卖弄显摆来惹起妒火。

    王丹则是全场焦点当惯了,今天难得遇见个相貌,身材,气场,都不比自己的差的家伙,好胜心顿起,存心想在莱曼与阿什利科尔面前与对手比比看。于是她主动放弃麦霸形象,一心干起了翻译活。

    尤墨正闲的慌,一转头现服务生里奥没走。

    “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他看出来对方欲言又止的神情了,其实不用问他都知道对方要说什么。

    果然。

    “克劳德先生与尼古拉先生离开之后,埃曼努埃尔和《卫报》记者莱尔好几次出现在这里”里奥显得很紧张,小声说完手都在微微颤抖。

    “嗯,不要主动对别人说起,事情的影响不好。”尤墨点点头,同样小声叮嘱。

    在他看来,佩蒂特毕竟是阿森纳的夺冠功臣,即使行为不端,无良媒体依然会把黑锅扣在俱乐部头上。当然,温格对于更衣室刺头儿管教不力的作风也会被揪出,平白惹起一场麻烦。

    对于媒体来说,好有好的写法,烂有烂的卖点,反正俱乐部也不会倒闭,只要能吸引眼球,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现在维尔托德一个人都让主教练焦头烂额了,如果再牵扯进去更多的家伙,那温格多半要被气吐血。

    “知道,我们领班也这样子和我说的,不,他是警告我,让我不要和别人说起。”里奥的神情镇定了一些,原因是他现另外四个家伙压根没理他们两人,自顾自地聊的正嗨。

    “嗯,不说是为你好,对了,克劳德后来有找过你麻烦吗?”尤墨随口问道。

    “没有了,多亏了先生您。”里奥苍白脸上有了些笑意,说完猛点头。

    “不客气。你忙去吧,需要了再叫你。”尤墨挥了挥手,笑容满面。

    里奥明显犹豫了一下,最终却下定决心一般,不但没走,反而凑近了过来。

    尤墨脸上依然在笑,心里却有些摇头。

    种什么样的因,收什么样的果,神仙不挡路,小鬼最难缠!

    “昨天他们过来的时候聊的很热闹,最后全都喝多了,因为听到了您的名字,我于是和其它服务生临时打了声招呼。”

    “最终我听到了一些内容。”

    “他们不打算就此收手,还想找您的麻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