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胆子不够大,服务生里奥其实只听到了半截内容。?虽然对方的目的已经揭晓,但具体情况与他讲述的存在不小偏差。

    记者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无论是维尔托德的风*流韵事,还是尤墨的转会传言,他们都不会浅尝辄止。

    长期追踪,深挖内幕,必要时采取些擦边球甚至诈骗手段,这些都是一名合格的娱乐记者所必备的素质。想在短时间内出名,上位,挣大钱,原则底线这些东西就必须彻底扔到一边,用一种不怕你告我,就怕你不告我的姿态,去充当一根活跃无比的搅屎棍。

    佩蒂特可没那么大胆子。

    他今年已经29岁了,职业生涯的黄金阶段马上就要收尾。此时若能成功转会豪门,签上个五年的肥约,那整个球员生涯无疑是完美的。

    世界杯已经到手,英与足总杯也已拿下,一旦转会成功加盟巴萨,西甲与欧冠也会变得近在咫尺。这种情况下,即使私怨满满,他也不会冒着毁自己名声的风险去公然报复尤墨。

    之所以把维尔托德的激*情光碟交给记者,一方面是恼羞成怒,另一方面则因为这件事可以让阿内尔卡背锅。

    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的时间只需要安心看好戏就行。此时若还不知足,仍然想在里面添油加醋,搞不巧就会露了马脚,最终得不偿失。

    卫报记者是个什么德性他清楚的很,因此对方再怎么怂恿他都没有动心,只是打着哈哈随口应付过去。

    莱尔也知道对方在顾忌什么。

    无论是阿森纳的更衣室,还是球迷的心,尤墨都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基础,他佩蒂特一个就快走人的老将,想正面抗衡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反正阿内尔卡临走前使出的妙招已经让这家伙深陷转会传闻,他只须断其后路就行。

    面对这种小富即安的心态,莱尔也不好过多表示些什么,好在他们现在合作关系良好。不愁将来没机会。

    这种心态驱使下,他们人煞有介事的讨论只是在过嘴瘾,其实狗屁计划都没一个。

    尤墨听完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路走来,他可没少见识巨大的利益面前人性是怎么扭曲的。反正得罪小人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既来之则安之。

    小服务生为了报达恩情采取的行动虽然价值有限,心意还是满满的,他于是先留了个联系方式给对方,再仔细叮嘱了一番。

    英格兰小报记者都是些人精。最擅长神不知鬼不觉地跟踪潜伏。  里奥今年才1岁,稍不留神就会被逮个现行。

    他没有提任何要求,除了让对方小心谨慎外,就是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打他的电话。

    又随意聊了几句,里奥心满意足地退去,王丹一脸挫败地溜了过来。

    其实王大记者魅力依然不减当年,只是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

    她可是名花有主的人,阿什利科尔与莱曼宁愿多叫几声“夫人”,也不想让尤墨误会。

    与她相比,谢丽尔此时不但名花无主。曾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的经历也足够吸引人,更不用说一展歌喉时惊艳全场的表现了。

    人比人气死人,王大美女此时只想找块豆腐来撞死得了。

    对这种不搞清楚状况就冲上去找虐的家伙,尤墨一贯不会放过冷嘲热讽的机会,只可惜为了不让对方误会自己别有用心,措词比较委婉。

    “棋逢对手的感觉如何?”

    “靠,如果不是你在的话,胜负难料!”王丹梗着脖子叫唤,一脸的不服气。

    尤墨笑而不答,只是端起酒杯回敬了莱曼一下。

    德国人可没有见色起心忘了正事。这会瞧见那两位越聊越热乎,也意识到自己当灯泡的可能了,于是主动凑了过来。

    这两位可不会怠慢客人,于是立即换成德语。

    “温格可是下过限酒令的。这一打喝完都不许叫了哈!”王丹心恨的直痒痒,嘴上却只能无奈叮嘱。

    她很清楚,自家这位酒量虽不咋样,酒品却让人没话说,如果不是平时很少出来玩的话,酒精带来的影响说不定已经开始出现了。

    而且不光是他。卢伟也不遑多让。

    在莱曼面前说这些意在提醒,不然以德国人的豪饮架式来看,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传到主教练耳朵里。

    挨批一顿是小事,初来乍到就留下不良印象那可是大事!

    “哈哈,多谢你的提醒,我不会天天这么喝的!”莱曼哈哈一笑揭过,转入正经话题,“我以为你搞定了整个球队呢,没想到进度这么慢,能在我退役之前完成吗?”

    尤墨对这家伙的口无遮拦早有所料,听了这话先是叹气,“唉,谁说不是呢。老了,锋芒不比年轻时候了。”接着不等对方大惊小怪,继续一本正经继续道:“我一个人就搞定一切的话,你的能力岂不派不上用场了?所以听说你要来之后,我特意放缓了节奏,就等你来画上圆满句号了!”

    这话让王丹听的直咳嗽,莱曼却喜笑颜开。卍  ??卍卍

    “对的,这才是好兄弟的作法!”

    “你看,荷兰人和瑞典人已经是我的铁杆支持者,法国人因为我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境地,现在就剩下英格兰人交给你来征服了!”

    尤墨看似随口说罢,两位听众却同时一楞。

    独苗帕洛尔受伤后,阿森纳常备阵容英格兰人是清一色的后防球员。莱曼身为防线的最后一环,用自己的表现来征服后卫那是本职工作,交给别人代劳岂不乱了套?

    一支球队只有进攻核心是不够的,后防线上同样需要主心骨。阿森纳的两名主力卫与门将都已步入职业生涯末期,接班人迟迟不能出现的话,莱曼这个德国国门无疑是最佳人选。如此一来,仅仅打上主力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观赏性看进攻,赢冠军靠防守。这句话已经无数次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他既然放弃了ac米兰来到这里,难道仅仅是为了挣大钱?

    “是的。你说的对,我好像偷懒了。”

    莱曼收了笑容,一脸认真地看着对方。

    专注的眼神让一旁的王丹有些激动,拳头挥起却没有开口说话。像是怕打扰了这份庄重一般,无声地在空挥舞。

    尤墨看了她一眼,嘴角笑容浮起。

    “是啊,人们以为挥汗如雨的训练代表着勤奋,其实那些只是最基本的东西。并不值得拿来显摆。同样,如果以体力劳动为由,放弃思考的话,其实也是在偷懒。”

    有时候就是这样,所有人都认定的事情,往往会随着不确定因素而产生意想不到的变化。

    莱曼面临的处境即是如此。

    他没来阿森纳之前,这支球队防线最后一环的问题已经暴露无遗,可随着他的到来,英格兰老国门心的不甘忽然泉涌而出,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表现的让人吃惊不已。

    身为主教练。用人这一块需要有全面的考量,才不至于让原本正常的交接平生出许多麻烦来。

    大卫*希曼身为英格兰国门,多年来积攒的人气与根基在那摆着,表现回暖的情况下,贸然把莱曼换上去是件风险颇大的事情。

    表现不出压倒一头的实力怎么办?

    语言不通,磨合欠缺,风格不熟,这些困难明摆着,会不会因为一来就抢了别人饭碗而被人有意忽略?

    更衣室本来就不太平,还是先稳定下来。再考虑门将的交接算了。

    这些想法算是人之常情,于是阿森纳第二十轮客战纽卡斯尔联队的时候,莱曼仍然坐在替补席上。

    不过这一次即使那个家伙不在,他也不会急吼吼地坐不住了。

    这场比赛进行的比较晚。在此之前曼联队已经在客场击败埃弗顿队带走了分。如此一来,两支球队的分差已经缩小为两分。如果阿森纳队不能在客场啃下联赛排名第六的硬骨头,那原本八分的差距将变成一场球定胜负!

    意识到这一点后,球队内部气氛颇有些紧张。

    纽卡斯尔上一次与阿森纳交手时就带来了足够大的麻烦,这次换成主场自然劲头更足。

    反观客队阵,本赛季进球最多的阿内尔卡已经高调走人。刚刚表现出色的维尔托德则陷入偷*情丑闻,唯一剩下的锋位置人选同样深陷转会传闻。

    如此多的负面消息压身,更衣室气氛能好才怪。

    赛前新闻布会的时候,温格公布的同时,给出了帕洛尔的伤情报告。

    膝关节内侧副韧带损伤,预计伤缺六到八周!

    这样的结果颇有些雪上加霜的味道,虽然无奈,但法国人依然保持了一定的乐观态度。

    “球队最近需要面对的麻烦有点多,或许这就是卫冕所必须经历的事情吧,我们算是新手上路,交点学费是应该的。”

    主教练既然能苦作乐,球员们的心态自然放松不少,于是客场面对对手压迫性极强的冲击型打法时,整支球队表现的不慌不忙,积极冷静,颇有些卫冕冠军的气质流露。

    古力特治下的这支纽尔斯尔联队经历了一年多的磨合之后,已经有了全攻全守的影子,整支球队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有章有法,进退自如。只是目前个别位置上依然缺乏实力干将,才导致球队战绩不能一飞冲天,直逼榜。

    和这样的球队比赛,指望乱棍打死老师傅是不太现实的。

    原因很简单。

    对手进攻时压迫感十足,防守时层次分明,如果没有足够顺畅的进攻组织,皮球连运转到前场o米都困难,遑论创造机会,破门得分了!

    阿森纳依然排出了421阵形来应对全攻全守,两名后腰维埃拉与佩蒂特特点都很全面,与对手的直接对话时常能占据到不错的优势。只是因为对手的进攻欲*望太过强烈,奔跑强度相当夸张,才没能把局部优势转化为进攻机会。

    和这样的对手踢一场关键战役,尤墨强悍的对抗能力被挥到了极致。

    全攻全守意味着大量的奔跑与快的比赛节奏,身为前场支点,控球率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拿球之前往往面临不止一人的贴身逼抢。贴身意味着对抗,对手的防线又以传统英式后卫居多,如此一来,各种横冲直撞,人仰马翻频频上演。

    曾经的场搅肉机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前场搅肉机!

    除了对抗之外,皮球控制在脚下时他的选择也比以往多了不少。

    博格坎普的亲自指点效果非同小可,仅仅两周多的时间,他的停球技术已经获得了长足进步!

    这种进步其实不是技术上的,而是理念上的改变。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

    地球人都知道停球动作越柔和越好,皮球停的离身体越近越好,可事实上这些想法真的时时适用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对于脚下频率不够快,绝对度也不够快的家伙而言,皮球被停在一个容易处理的位置是最好的。换句话说,就是停球之后的处理难度决定了停球质量!

    对于大师级的家伙而言,停球之前观察皮球落点与旋转远远不够,防守队员的站位,度,可能做出的动作,都会被计算进去,成为停球选择的重要依据。

    尤墨现在虽然做不到那么精确,但进步还是实实在在的,放在场上也体现的非常明显。

    以前过于单一的处理球技术现在产生了变化,即使是背身拿球也能通过良好的停球选择转成正面进攻,以前不得不传的皮球也能通过合理的护球动作保住希望!

    对于他来说,护球这门暂新的学问算是停球的进阶课程,有了第一阶段的良好基础之后,他已经触摸到了进入殿堂的滋味。

    护球,故名思议,是在有对抗的情况下,合理利用身体部位卡住对手的抢断线路,最终实现对皮球的控制权。他的对抗技术起源于格斗技术,先前一直应用于防守当,最擅长的就是后制人。现在则恰恰相反,他需要在对手动作做出之前就完成自己的动作,让对手伸出的脚只能无功而返!

    其实无论是后制人,还是先下手为强他并不在意,这种对抗压倒对手的感觉支配着他,让他即使碌碌无为了半场比赛,依然保持了极高的兴致!

    有什么能比成长更重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