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没什么好遗憾的

 热门推荐:
    下半场比赛节奏依然快的惊人!

    纽卡斯尔目前排名第六,与第名的分差是五分,与第名的分差是分。卐?¤目前阶段英有个欧冠名额,个欧联名额,他们所处的位置加把劲就有希望冲击欧冠资格,松把劲就有可能欧联资格不保。

    要是换成其它主教练,主场面对卫冕冠军时多半会采取保平争胜的策略来进行战术安排。

    可惜不是。

    荷兰辫帅古力特在两队上一次交锋后尝尽了冷嘲热讽,此时正处于憋足一口气准备复仇的状态下,即使两队上半场体能消耗都很大,他也不会在硬碰硬先软下来。

    不管不顾,全力争胜!

    两队在实力上还是有一定差距的,纽卡斯尔联队必须付出更多的体能消耗才能维持场面平衡。这种作法看起来不太理智,实际上他们的主教练并未因为复仇心切昏了头。

    在古力特看来,士气这种东西有时候并不能直接带来胜利,但是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就能现被忽略的东西。

    信心!

    用这种硬碰硬的方式完成整场比赛,赢了或平了固然好,即使输了,场面上丝毫不落下风的状况也会大大增强球员们的自信心。

    与卫冕冠军不分高下?!

    要知道,这场比赛结束之后,联赛还有漫长的15场比赛,如果能在这场比赛收获强有力的信心来源,那即使拱手让出分又何妨?

    这种想法支撑下,全场球迷疯狂的呐喊助威声,纽卡斯尔整支球队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把全攻全守一直维持了下来!

    阿森纳队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此刻仍然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应对全攻全守型打法时,全队积极参与防守的必要性是毋庸置疑的。球队阵两名后腰个人能力的确不俗,但两名卫都是传统英式后卫,身体强壮有余,回追度与转身却偏慢。这种状况下整条后防线依然以蹲坑防守为主。攻防转换时很难把皮球快传递到前场。

    进攻两名后腰给予的帮助有限,因此前场单打独斗的状况频频生,好在尤墨及时开窍增加了对皮球的控制权,算是堪堪维持住了比赛平衡。现在时间已过65分钟。两边都开始往场上添加有生力量。

    全攻全守型踢法体能消耗最是夸张,古力特的换人即是针对这一点进行的,除此之外并无战术意义上的调整。

    阿森纳自然不会有样学样。

    永贝里新伤初愈,比赛状态还没有完全回来,温格考虑到下半赛程的严峻状况后。果断用加尔德替了下他。佩蒂特踢的虽然卖力,但在组织进攻想法太多,几次延误战机后,主教练手一挥,凯阿什利披挂上阵。§§№卐

    场边翘以盼的格里曼迪顿时有些傻眼!

    这位老兄还算念及旧情,在激*情光碟曝光前提醒了维尔托德一下,最终虽然没能阻止事件生,他自觉已经问心无愧了。

    眼前这种状况不用说,他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维尔托德认定他也是参与者,果断向主教练告了他!

    x他*娘的。好心没好报!

    格里曼迪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停止了热身,一脸愤怒地看着场上。

    事实上他有些误会了。

    维尔托德是个出了名的怕老婆,东窗事后真没心思在第一时间找他们算帐。温格同样没有问起光碟来源以及如何泄露的,但主教练毕竟是主教练,纵横江湖数十载的人生阅历不是盖的,稍一分析也能从前程往事找到线索。

    阿内尔卡,格里曼迪,佩蒂特!

    在温格心这人都是刺头儿,排名第一的家伙确实让他难以割舍。因此落下了个管教不严的名声。排名第的家伙有资历有根基,年龄也老大不小了,因此处理起来心一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唯有排名第二的家伙既没有足够的实力也没有足够的资历,因此敲打起来最顺手。

    当然。事情没有水落石出前他也不想冤枉好人,于是本场比赛的18人大名单里依然有格里曼迪,只是出场顺位在老将凯阿什利之后而已。

    回到场上。

    比赛进行到这个时间段,双方除了刚换上来的新鲜血液外,其它所有人体能消耗都很大,甚至连两队的门将都因为高节奏的比赛而喘起了粗气。

    两边的情况都不乐观。

    纽卡斯尔这边本场已经持续了足足o分钟的高水平挥。现在体力面临绝境的情况下,如果不能一举冲破极限,就此崩盘也很有可能。阿森纳的后防线平均年龄太大,这种高强度比赛已经让他们体力所剩无几,注意力下降明显的情况下,丢球随时可能生。

    两边都在咬牙坚持,o:o的比分同样如此。

    时间在快流走了十分钟之后,比赛平衡最终还是被纽卡斯尔先打破了。

    两队的士气毕竟不可同日而语,阿森纳强在进攻上,防线以稳为主,强强对话相当依赖于两名后腰的保护。结果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维埃拉有些沉不住气,几次冲上去未果后,失去足够保护的后防线被纽尔斯卡一次犀利的反击直接扎穿!

    阿兰*希勒!

    杀手就是杀手,双方踢的再热闹,球迷们吼的再起劲,他在面临机会时依然冷静的可怕!

    球场的另一边,尤墨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影子。?¤?网◎?◎

    高插上,交叉换位,小禁区边缘力压对手,高高跃起,头槌砸入死角。

    摇头笑了笑,他快步跑回圈弧,等待开球。

    震耳欲聋的噪音,阿森纳队所有人都有些楞。

    输球不可怕,八分差距被追上同样不足为奇,可眼前对手明明实力不如自己,为何能一直水平挥到现在?

    与对手相比,他们是不是缺了点什么?

    双冠王拿到手之后,怎么觉得比赛一场比一场难打了,难道只是对手在进步吗?

    自知犯错的维埃拉朝亚当斯挥了挥手。面部表情很是郁闷。事实上他今年也才22岁,只是过于老道的挥掩盖了他的真实年龄,让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犯错而已。

    让人热血沸腾的比赛对于年轻人的刺激最大,尤其是场面与比分都很焦灼的时候。过于亢奋的心情往往会带来判断上的失误,最终导致进攻时过于积极,防守时屡屡失位。

    由于性格沉稳,球风凶悍且个人能力强,他是被温格当成队长接班人来培养的。目前阶段亚当斯对于更衣室的控制力开始下降。场上表现也明显不如上个赛季,因此接班人上位的时间要比原定计划要提前不少。

    不过说老实话,阿森纳此前一直因为引援策略不受英足总待见,到时候队长也换成外籍球员的话,舆论压力肯定不小。

    那些算是后话,暂且不表,眼前这种失误外行可能看不出来,内行们心雪亮着。

    “不要紧,时间还有,后场踢的简炼一些。他们回收打防反了!”

    纽卡斯尔一名球员因为抽筋倒地接受治疗的时候,温格把鲍尔德叫了过来,虽然只字不未提维埃拉的失误问题,但皱紧的眉头暴露了主教练纠结的心情。

    失误不可怕,就当是交学费了,可如果是因为心态出了问题导致的呢?

    该不该敲打一番?

    鲍尔德转头朝队友们传达完指令后,场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他们看的出来,对手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他们再坚持上个几分钟,比赛的最后时刻很有可能直接带走分!

    现在对方已经得手。全攻全守无须再坚持下去,铁桶阵围上个十分钟比赛就会结束。这种状况下,他们拿什么来完成8o分钟都没完成的任务?

    意志与心态上的差距导致了比分的变化,他们如果一直这么踢下去。卫冕都会成为泡影,何况欧冠?

    意识到这些之后,沉默的气氛有股让人抬不起头的压抑在漫延。

    尤墨察觉到了,于是笑。

    “想要卫冕,就得拿出越上一年的干劲才行。我已经做好准备,看你们的了。”

    他的声音不大。听到的人也不多。

    奥维马斯,博格坎普,加尔德,凯阿什利,维埃拉,一个个顿时变了脸色!

    原来如此!!!

    比赛最终结果于1:1,阿森纳队在第89分钟扳平了比分。

    进球是博格坎普完成的,为他助攻的是尤墨。

    两人在两周的加练相互增进了不少了解,彼此习惯都有留意的情况下,场上配合也有了长足进步。

    这粒进球是从右路起的,加尔德与鲍尔德两名老将成功完成连续配合后,由后者在角旗附近大脚传。由于禁区内人员密度实在太大,尤墨最终选择了高插上的方式来抢点,结果天不遂人愿,他在启动之后现由于风力的影响,皮球的落点明显靠后!

    如果换成其它人,这种只能用头顶够着的皮球多半勉强顶一下就算交差了。

    这货岂是一般人!

    现无法完成射门后,他索性在起跳刻意控制身体前倾,最终用后脑勺顶到了皮球!

    或许是天意,或许是灵机一动带来的巧合,或许是博格坎普对他的了解远常人想象,反正当荷兰人把皮球在大禁区前稳稳停下,支撑腿着地,身体左倾,右腿向后高高扬起时,很多人都有了必进的感觉。

    事实证明,直觉这种东西有时候也会形成群体效应。

    皮球最终划出了一道美妙的弧线,擦着门柱入网!

    进球后连一贯冷静异常的荷兰人都有些激动了,如果不是分尚未到手的话,他真想来个十米滑跪庆祝一番。

    为他助攻的家伙表现的就比较扯蛋了。

    “太不可思议了,你在顶球之前观察过身后吗?”

    比赛结束之后,阿兰*希勒主动走过来和尤墨交换球衣,虽然分美梦泡汤,但英格兰人觉得不冤,因此比赛一结束,他就笑着过来求证了。

    不过说老实话,会有这种可能吗?

    高冲刺抢点之前,先扭头观察一下身后?

    “他如果说‘是的’,你会相信吗?如果说‘没有’,你会不会有些失望?”

    尤墨还没张口,博格坎普凑了过来,说话的同时与对方握了下手。

    荷兰人平时一贯沉默寡言,今天看上去却有些沉不住气。

    “哈哈,你们的合作方式让人印象深刻!”

    阿兰*希勒稍稍楞了一下,笑了起来。他和博格坎普是老对手了,射手榜上两人同样上演过龙争虎斗。现在荷兰人随着年龄增加,位置渐渐固定在影子前锋上,进球数量已经不能和以前同日而语了。

    不过要是把助攻也算上的话,两人之间依然不分上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博格坎普也笑,不过声音依然执着。

    阿兰*希勒又楞。

    这也要较真?

    “好吧,那你得让他先回答我的问题。”

    “没有,没有人会在那种情况下观察身后,我的后脑勺也没长眼睛。”尤墨同样一脸认真地说道:“如果我说成1oo%巧合的话,你大概不愿意相信。那我这样解释一下:这种球我以前当卫时顶过,最终结果同样是被人一脚远射洞穿了球门。所以呢,巧合与否并不重要,把平时踢球的灵感带入比赛更重要一些。”

    听了这话,阿兰*希勒继续呆,博格坎普却笑了起来。

    “怎么样,这样的答案让你满意了没有?”

    “你们,你们最擅长的踢球方式,看来并不仅仅来源于平时训练。”阿兰*希勒结巴了一下,声音才恢复正常,“我大胆的猜测一下,大概你们都有过相同的经历,才会展现出与正常青训结果完全不同的一面吧?”

    “是啊,现在足球产业太过达,球员,特别是欧洲球员,仿佛都可以进入流水线生产了。我和他一样,花了很多年时间在随意性很强的街头足球上面。”

    说罢,荷兰人又补充道:“其实有我们这种经历的人也不在少数,最重要的还是态度上的选择造就了不同的结果。”

    阿兰*希勒笑着点点头,“是的。想把街头足球的经历完美结合在正规战术体系,需要强大的领悟能力与天赋。”

    两人先后表完看法,目光同时转向另一个家伙。

    尤墨笑的蛮开心。

    “其实灵感这种东西看似来无影去无踪,其实也是有迹可循的。比如说丹尼斯在接到我的后脑勺传球后,会不会瞬间灵感附身,射门质量高涨呢?”

    两位听众同时楞住,好一会,才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我如果能有你这样的队友就好了!”

    “能有你这样的家伙做队友,职业生涯都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