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怎样?

    维尔托德彻底楞住。?

    是啊,那又怎样?

    不像个男人有什么大不了的,与问心无愧相比,别人口的“真男人”个字真有那么重要吗?

    把所有的责任都扔在一边,把事业与家庭一起搞砸,只为了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

    可笑的逻辑!!!

    “失败了可以重来,不知道为何失败才是最致命的!”

    说完,维尔托德长出了一口气,头抬了起来。

    “我明白了,放心吧。”

    尤墨与博格坎普相视一笑,挥手别过。

    第二天是个难得的艳阳天,阿森纳队即将在小谷球场与南安普顿队展开联赛第二十四轮的较量。

    尤墨是第一次来到这座英格兰东南部的港口城市,同样,这座仅能容纳15242人的细狭球场也让他大开眼界。

    这座历史过百年的球场的确比较奇葩,它的长度连最低标准9o米都不到,仅仅88米,宽度更是可怜,距离标准线o米足足差了6米!

    欣赏完难得一见的东西后,这货心很是感慨。

    不是吧,英还有这么穷的俱乐部?

    事实上南安普顿队自从英元年开始一直都在顶级联赛打拼,连年保级成功又没有大肆买入球员的情况下,俱乐部完全有能力给球队另寻个去处。

    有能力为何不动工?

    原因其实很简单。

    小俱乐部主场门票收入有限,只要球队能够保级成功,转播费与广告收入完全足够维持正常运转。

    如此一来,小球场的好处显露无疑。

    球场越小,场上空间就越有限,这对于扎根防守伺机反击的球队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福音!

    想想看,与9o米乘12o米的球场相比,眼前这座足足小了分之一,比赛时皮球无论在哪运转,所有人都会有禁区的错觉。

    如果没有足够的空间。摆脱过人的难度会成倍增加,这等于是把强队赖以生存的个人能力给拉低了一个准线!

    说老实话,通过这种方式获取比赛胜利明显不够大气,不过还好。英足总对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没有视而不见。几次番交涉后,他们的新家圣玛丽球场已经在建设了,预计两年后即可搬迁。

    只可惜那是以后的事情,对于阿森纳这种骨子流淌着攻击性血液的球队来说,现在只能呵呵了。卐  卍?◎◎卐?网§卐?、

    南安普顿队目前排名第十位。保级形势不算差也谈不上乐观,主场面对卫冕冠军这种档次的球队,他们非常务实地排出了铁桶阵,打算利用地利人和来搏一场胜利。

    要是能下场雨就好了!

    看台上的球迷们瞧着对手一波又一波的地面攻势,心不无遗憾地想着。

    阿森纳排出的主力阵容与上一轮一模一样,不过状态却明显比上一场好了不少。

    刺头的极品,阿内尔卡终于走人了,球队虽然因此丧失了不少战术变化,可更衣室要比以前消停的多。维尔托德被同胞卖了之后,法国帮彻底四分五裂。以前训练随处可闻的法语也随之销声匿迹。

    眼前这场比赛难度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其最关键的就是哪一边先打破僵局。

    强队打弱队往往如此。

    虽说是保平争胜,可在平局被打破前,即使身为弱队也会像模像样的攻上一番。这种情况下强队若能先破门,弱队只能压出来搏一把,局面也会随之变的开放。弱队如果先破门,那强队必成围攻之势,局面多半成了如何破铁桶阵。

    当然,战术之所以迷人。全在于千变万化。在温格看来,强队打弱队同样可以伺机快反击!

    于是,比赛第5分钟的时候尤墨被好好地上了一课。

    这次进攻并不是源于对手失误,确切说是南安普顿队球员个人能力有限。在攻到对方禁区前沿的时候,皮球的传递已经颇为勉强。这种情况下回传是最稳妥的做法,勉强往前塞一脚也算人之常情。

    毕竟对手也是人,万一失误了呢?

    弱队的进攻传递经常抱有这种侥幸心理,因此在皮球比较难处理的时候,往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场面已经焦灼了半小时之后,南安普顿队传球队员可能对o:o的比分有些不满,最终他选择了一脚大禁区肋部的直塞。

    面对这种强度的进攻,阿森纳队依然按照赛前布置,全线退防到了自己半场,只留尤墨一个人在前场晃悠。

    放弃高位逼抢,选择全线退防,这种做法并不符合球队的以往风格,可真正到了比赛的时候,作用开始显现!

    由于这次进攻南安普顿球员们来回倒脚的次数颇多,于是整支球队阵形都已经被充分拉开。虽说球场小的出奇,但这毕竟也是11人制足球场,两边铺开了进攻的话,空间顿时变得可观。

    结果没有任何意外。

    大禁区线上亚当斯轻松将球断下,向前带了两步之后,一记轻推交给了过来接应的维埃拉。

    身为后腰,攻防转换时的水准最能衡量身价,法国人上一场比赛挥平平不说,丢球还要负上相当部分责任,于是这一场他卯足了劲要证明自己。

    背身倚住对手,左脚领着皮球横向带了两步后,右脚一扣,大长腿朝前一迈,身旁的防守队员顿时抓瞎!

    这种触球频率并不快,节奏与力量感却十足的突破方式往往把身体条件利用到了极致,只要突破成功,对手往往连犯规的机会都没有!

    快反击的号角开始吹响,阿森纳前场球员呈辐射状散开。

    这种散开方式看起来是一窝蜂的往前跑,实际上每个人的跑位选择都很有讲究。

    边路直管撒开丫子制造空间,路成了皮球交接的枢纽。

    如此选择原因很简单。

    快反击起始阶段防守密度最大,皮球如果能在这一阶段坚持在路展,那过不了多一会,边路拉开的空当就成了再好不过的传球选择!

    难度越大,吸引来的防守也就越多,这种方式颇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味道。

    尤墨自觉已是快反击的高手一枚。结果却在队友更高层次的挥上见了眼界。

    极小的范围内,维埃拉,博格坎普,佩蒂特。个人几乎每次都是一脚传球,啪啪啪啪四脚传递之后,博格坎普已经带球直逼对手禁区!

    尤墨的接应最终做了无用功,不过他心理很清楚,眼前这种方式是长期配合的产物。严格说来都是下意识的举动,压根不过脑子!

    皮球到了大禁区前沿的时候,大师级人物的传球水准更是挥的淋漓尽致。

    刚好卡在对方支撑脚边快溜过!

    路往边路分球就是这样,力量与精准度控制的越好,边路球员的选择就越多。如果为了保险起见,分边球都直奔角旗区的话,脚法再好的家伙也难以保证传成功率。

    最终奥维马斯一直把皮球带到了小禁区角上,防守队员才得以靠近过来。

    结果自然没有悬念。

    荷兰人左脚高高抬起,轻轻落下之后,猛扑过来的防守球员与准备扑救的门将一起。心凉了半截!

    左脚往回带了两步,右脚斜线,地面传!

    皮球仿佛一道利剑一样,直奔远角!

    那里有冲刺了足足五十米的永贝里!

    整个快反击线路清晰的让人指,除了打酱油的尤墨之外,每个人的特点都被挥到淋漓尽致。

    维埃拉的攻防转换节奏把握,佩蒂特及时接应带来的平稳过渡,博格坎普强悍的传球水准,奥维马斯的度,永贝里的意识。在这样一次进攻让所有人印象深刻。

    尤墨面临的其实还是老问题。

    皮球处于高运转时,所有的判断都是下意识的,压根没有思考的余地。他现在只是个初学者,为了充分融入体系难免会被思考拖累了脚步。

    他现在适合的还是慢节奏进攻。比如阵地战一板一眼的传跑配合,长传球过来时单打独斗力拼球权,禁区里站住了做墙

    眼前这种快反击与凯泽斯劳滕时并不一样。

    德国球队普遍人高马大,反击长传球的使用频率很高。表面上看起来选择长传是更直接的办法,实际上皮球在空飞行的度远远赶不上地面传递。而且过长的距离既造成误差调整耗时,又给了防守方足够的反应时间。最终在无形扩大了快反击的难度。

    阿森纳的纯地面流快反击一旦打成功,对手仿佛提线木偶一般,只能跟着球跑,这种状况下防守时别说预判了,能干扰到他们的动作都属不易!

    一球领先之后上半场时间已经不多,最终1:o的比分被两队带入了更衣室。

    下半场易边再战,局面果然变得开放。

    南安普顿这边反正一个也是输,为了进攻多输上几个也情有可原。阿森纳队今天难得脚风颇顺,有人愿意和他们打对攻自然乐意奉培。

    开放的局面造就了开放的结果,等到下半场常规换人时间到来时,两队已经打成了:1。

    阿森纳的第二粒入球由奥维马斯小角度爆杆打进,第粒是角球战术基翁建功。南安普顿队在:o之后总算把握住了机会,算是保留了些许拿分可能。

    双方你来我往正战个痛快,教练席上的温格却坐不住了。

    “您怎么了?”

    法国人在场边与教练席来回折腾了好几次,最终他的老伙计看不明白了。

    过程顺风顺水,比分高枕无忧,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维尔托德怎样了?”

    温格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不过帕特莱斯听懂了。

    体力问题!

    目前阶段算是二月份魔鬼赛程来临前的宝贵喘息期,对手不强的情况下,应该是维尔托德大放异彩的时候。结果丑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到这时候来!

    而且在经历了如此惨痛的教训[之后,这位老兄即使人回来了,身体还能找到以往的感觉吗?

    “昨天我看他在训练结束后与人交流来着,距离太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不过最后我好像看到他有点振作的意思了。”

    “嗯,那就好。”温格松了口气,“丹尼斯也踢的太兴奋了些,刚才那个动作很危险,搞不好就受伤了。”

    被主教练斤斤计较的动作的确有些危险。

    冲刺高高跃起,右脚外脚背空停球!

    重心足足距离地面o厘米往上!

    这样的高度没有身体接触还好,一旦有人拉一把,拽一下,甚至只是轻轻碰一下,都有可能导致受伤!

    “是啊,丹尼斯最近状态不错,运气也不错,可能是难得踢的这么开心吧,动作有点不管不顾了。”帕特莱斯睁大眼睛看着场上,也有些摇头。

    居然还有飞的更高的!

    尤墨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比翼双飞”,当然前提条件是球场内有两个足球。

    这货在一次抢点几乎把身体都横过来了,最终落地时摔的那叫一个惨!

    更惨的是皮球居然打在了门框上!

    “唉,都是些让人不省心的家伙!”温格也看楞了,好一会才摇头叹气。

    “是啊,这个家伙也就罢了,年轻嘛,身体条件也让人没话说。”帕特莱斯乐了一会,开始皱眉,“丹尼斯最近一直和他加练不说,这赛季到现在好像没缺席过几场比赛”

    “是啊,等维尔托德回来,丹尼斯也该轮休几场了。”温格不加思索地回答道。

    “嗯?那个家伙怎么办?”帕特莱斯瞪大了眼睛。

    “呃,忘记了居然”温格顿时直拍脑袋。

    “要不要在冬窗关闭之前找个即战力?”

    “一直在找,不过说老实话,看这些家伙的比赛习惯之后,锋位置上的要求无形提高很多。”

    “那就难办了,您知道,冬窗都是小打小闹”

    “是啊,有了维尔托德当替补还要再买个即战力的话,确实难有合适人选。”

    “那要不要考虑o之前提议的人选呢?”

    帕特莱斯小心翼翼地提出了建议后,屏住呼吸,静待结果。

    “兹拉坦?我了解过,是个狂的没边的小子,你希望球队再来个尼古拉吗?”

    “为什么不,至少在尼古拉身上俱乐部大赚特赚了!”

    “oo万英磅啊,伙计,这个价格我能把蒂埃里带回来了!”

    “是啊。蒂埃里有那个意思吗?还有,来了的话人员配置好像有点难办了。”

    “那个家伙不是号称‘自由人’的吗,我到要看看是吹牛还是真有真材实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