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比分最终锁定于4:1,最后一粒进球依然与尤墨无缘。

    替补上场的老将加尔德在禁区外一脚撩射直接破网,算是给比赛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不过这样一场大胜依然不能掩盖隐忧。

    身为统领全局的主教练,只盯着眼前比赛无疑是不合格的,因此温格的担心不无道理。

    脚风顺的时候,整个人的兴奋度会明显上升,随之而来的就是不知疲倦的奔跑。

    管它是1:o,2:o,:o呢,什么都不能阻挡进攻的欲*望!

    如果是当打之年且体能强悍的家伙也就罢了,一周的时间基本上能完全调整过来。两者缺一,风险大大上升,两者都不具备,那只能用“作死”来形容。

    这其实也是很多球队在大胜之后往往表现平庸的最主要原因。

    心理与身体都已经透支了,拿什么来挑战下一个对手?

    要知道这场比赛打完之后,连续两周都将是一周双赛,其更有主场对阵切尔西的复仇之战,主场对阵国际米兰的欧冠十六强战!

    两场比赛的重要性无须多说,球队目前的状况依然隐患多多。

    主力阵容的竞争力在英仍属顶尖,可有实力的轮换球员数量太少,年龄太大!

    卫替补迪克逊比岁的老队长亚当斯还要大一岁,刚刚伤愈复出进入18人大名单的左后卫温特伯恩2岁,左前卫大卫*普拉特岁,右前卫加尔德4岁,后腰凯阿什利2岁,这帮老爷子如果一起上场的话,那场上球员的平均年龄将过o岁!

    和他们相比,莱曼29岁的年龄不但不显老,反而羡煞众人。

    真是名副其实的老爷车!

    除此之外,尤墨刚满19岁,阿什利科尔仅比他大半岁。这两个家伙即使体力再好,温格也会谨慎使用以妨不测。

    赛程如此密集,阵容如此单薄的情况下,主教练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不过冬窗转会市场上很难有能在球队立足的即战力。买来之后现用不上的话,与彼与此都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开源的可能性不大,节流的重要性顿时大大上升,这场对阵南安普顿队的比赛,温格从6o分钟就着手用换人来降低球队的进攻欲*望了。奈何效果有限。

    场上球员除了阿什利科尔外都是球场上的老油条,为何会兴奋的收不住?

    原因其实不难想象。

    更衣室不和,打架斗殴,转会传闻沸沸扬扬,出轨丑闻天下皆知这样的氛围下每个人的心情都难言舒畅,于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就成了最好的缓解压力方式。

    温格也是心知肚明这一点,心虽然无奈,但也没有出言提醒什么,只是在全队集合返程时随意说了几句就走人了。

    主教练一走,那些兴奋到收不住的家伙自然迫不及待。

    阿什利科尔第一时间就飞奔过来搂住尤墨的肩膀。商量晚上去哪儿庆祝。永贝里花了场比赛才算找回状态,此时也凑过来一脸兴奋地在那添油加醋。就连一贯话不多的两位荷兰人同样满脸笑容地走近过来,静静旁听。

    人堆的不远处,心有点郁闷的莱曼都被气氛感染了,竖起耳朵在练听力。

    尤墨并不出人意料地拒绝了阿什利科尔的大力邀请,反而转头求教起博格坎普来。

    这场比赛于他而言学习意义重大,现在正是抓紧时间温故知新的时候。

    荷兰人给出的建议果然有旁观者清的味道。

    “所谓的地面快反击,跑位时不需要时刻关注队友的拿球情况。你只需要在观察后尽可能地跑出空当就行,真正到了空当位置或者临近越位的时候,自然会有充足的时间来观察。调整。”

    听了这番话,尤墨顿时明白问题所在。

    他以前在凯泽斯劳滕时,球队所擅长的快反击多有远距离的传球,身为支点。他不可能在队友起脚找他时仍然蒙着头往前冲。这种边跑边观察的习惯自然会降低前进的度,在目前这种地面流的快反击经常与队友的节奏搭不上。

    其实说白了还是信任度不够。

    从平民球队走出来的家伙,思维意识往往带有一定的惯性,经常会拿从前队友的水平来衡量与判断,最终错失良机。

    现在他的队友个个都是世界一流球员,以前那些看起来无解的局面。在他们强的个人能力下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这种转机在一场势均力敌比赛并不会经常出现,如果因为思维惯性错失良机的话,未免太过可惜。

    个人能力与团队合作之间的平衡是在不断变化的,何时强调个人能力,何时强调团队合作,都需要有明确的意识才能有充分的准备。他现在算是刚上路,火候把握还需不断的比赛来锤炼。

    于是让主教练颇为头痛的赛程密度在他眼里成了香饽饽。

    1999年2月日,距离大年十还有天的时候,阿森纳在主场迎来了不之客。

    蓝军切尔西,以及看台上被摄像机锁定的俄罗斯人。?????¤

    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自从俱乐部翻修球场的贷款还清之后,切尔西在转会市场上频频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大动作。他们找来的球员年龄虽然有些偏大,但无一不是证明过自己身价的实力派干将。球队的战术打法也从传统的英式冲击型迅过渡,两个赛季之后,他们的风格俨然已经成型。

    面对强队时,他们稳固防守伺机反击。面对游球队时,他们根据对手特点制定战术,或强攻,或智取。面对保级弱旅时,他们欺负起来同样毫不留情。

    个人能力水涨船高,球队战术灵活多变,比赛内容丰富多彩,这样的球队迅吸引了足够多的关注。就连英转播仍处于区域覆盖的国内,都有不少球迷耳熟能详。

    当然,吸引他们的多半原因还是那些足够星光闪耀的名字。

    佐拉,维亚利。德尚,德胡耶,勒伯夫,辛克莱尔,迪马特奥还有已经出走的古力特。这些名字都曾经如雷贯耳过。现在虽然一个个的开始步入职业生涯末期,可带来的关注却随着切尔西这个名字渐渐深入人心而日益扩大。

    与阿森纳一样,他们也成了英新贵。

    不过老将们带来经验的同时,也会面临密集赛程的影响,尤其是以魔鬼著称的圣诞赛程,他们的仅仅取得了一胜两负的平平战绩,积分榜上也被后来居上的利物浦过,目前排名第四,欧冠资格成疑。

    这种状况下,阿布与卢布的到来无疑是刺激这支球队往豪门方向展的最佳武器。

    老将们给球队注入风格。当打之年的家伙为球队注入灵魂,年轻球员为球队注入活力,而这背后的一切,都离不开个“钱”字!

    切尔西的老将们已经出色完成了任务,自然规律的影响下,仍指望他们突破自我,越从前的话未免有些天真。球队的青训与球探体系都在积极建设当,年轻人也正在迅成长,可仅仅两个赛季的时间内,他们仍显稚嫩的肩膀依然难以扛住老将们留下的重任。

    阿森纳是在温格的慧眼识珠下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切尔西则没有这份运气,俱乐部财政刚刚好转就被水涨船高的球员薪水拖累,目前已经不堪重负。

    俱乐部主席贝茨曾经在切尔西卖掉斯坦福球场时果断出手,重新为这家频临破产的俱乐部赢得了一切。

    他现在面临的局面很简单。

    继续持有球队就必须大刀阔斧地处理功勋老臣。接下来以年轻人为主打,在日益激烈的竞争扮演未知角色。

    把俱乐部果断卖给阿布则将继续扩大眼前这种关注度,或许几年之内仍以土豪形象出现,但只要俄罗斯人决心够大,豪门之路近在眼前。

    两种选择孰优孰劣看似一目了然,不过有一点不能忽略。

    迅展的英联赛。各支球队的价值都在翻倍上涨,目前情况下出售球队无疑是一种商业上的短视行为!

    个人情感还是商业利益?

    没有人知道答案,或许目前的贝茨也不知道答案。

    阿布就更不知道答案了。

    “考虑的怎样了?”

    丹妮娅现在成了俄罗斯人的翻译,最近没少跟着跑腿。

    收购一家俱乐部不是件砸钱就能办到的事情,像王丹与张楠yy的那种可能阿布不是没有尝试过,最终却只能知难而退。

    1o亿英磅!

    这个价格与俄罗斯人心目的价位差距甚远,实在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而且阿森纳是股份制俱乐部,完全私有化的难度非常之大。

    除了切尔西与阿森纳之外,阿布对曼联同样有意,不过红魔的执政官肯扬连价格都懒的开,直接一口回绝了。

    除了这家,同处伦敦的热刺俱乐部主席列维主动找上门来,表示有意转让。

    “真要是这么爽快就答应的话,对我来说不见得是件好事。”阿布笑了笑,挥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

    丹妮娅与他是从小的玩伴,此刻仍然不顾形象地双手搭在对方肩膀上抱怨,“说是这么说,可我搞不清楚他在犹豫什么。我都要快要累死了,什么时候能去你的游艇上度假?”

    “快了,快了。”

    熟悉的感觉与陌生的环境让阿布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我猜还是感情上的原因吧,据说当年他接手时俱乐部负债累累,球场都卖掉了。”

    丹尼娅毕竟在伦敦生活过,谈起这些显得轻车熟路,“是啊,o年代的事情了,当时差点被人改造成级市场或者住宅区,后来他偿还清所有债务后以1英磅的象征价格将俱乐部买下,接着又打了足足十年官司,才将球场赢了回来。”

    “想想看,用了25年时间,把一家濒临破产的俱乐部带到现在这种高度,是你的话会怎么办?”阿布点了点头,目光变得更加专注。

    球场上两队球员正在列队握手,一个个的身影让他有些莫名激动。

    执掌一家俱乐部,赢得一个个冠军,留下无数值得回忆的瞬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听说他们已经负债一千多万英磅了,有什么好犹豫的呢,感情又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钞票花!”

    丹妮娅撇撇嘴,语气有点不屑。

    俄罗斯姑娘毕竟年轻,理解不了除了爱情与亲情之外的深厚感情。

    事实也的确如此。

    切尔西俱乐部现在颇有些打肿脸充胖子的味道,只是由于贝茨的信誉一向坚挺才没有让财政危机漫延。

    不过这么一直坚持下去的话,会不重蹈覆辙呢?

    “理是这么个理,真正做出决定时的心情你不要忽略了。就像主动结束一场历经磨难的婚姻一样,做决定时难免会想到从前。”阿布依然保持了耐心,脸上笑容依旧。

    “是啊,人一旦老了,就会变得怀旧。”

    丹妮娅轻轻摇了摇头,想把目光转移开,最终却仍然情不自禁地落在场地正那个家伙身上。

    哨场响起,那个让她心生无奈的身影迅活动开来。

    “你呢,还会时时想起咱们小时候的事情吗?”阿布顺着她的目光瞧了过去,于是主动转移话题。

    “当然会啊,我都2岁了”丹尼娅叹了口气,依然没什么聊天的欲*望。

    “小我六岁的家伙居然说自己老了,我怎么办?”阿布笑了笑,大手伸出,拍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他才19岁,为什么感觉比你还老?”丹妮娅依然少气懒言的,好一会才回应了一句。

    “所以说感觉这种东西最会骗人了,女人爱上当也是同样如此。”阿布没有放弃,双手一摊,眼睛睁大,嘴角向下撇的老长。

    “女人在感情上爱较真,任何微小的讯号都能调动起她们的感官。实际上很多女人其实明白自己可能被欺骗了,只是心里不愿意承认而已。”丹妮娅又叹气。

    “活在梦里的感觉很好吗?我觉得你该找点事情来转移注意力了。”

    “最近累的要死要活的,忙完这件事吧。”

    “可能的话,还是继续自己的学业吧,学医有什么不好的,治病救人嘛。”

    “我的逆反心理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爸爸当时态度能稍微缓和一些,我大概就坚持下去了。”

    “他早都后悔了,你这么些年一直飘着,什么事情都没个着落。”

    “算了,别提他了,看比赛。”

    “呀,有球员受伤了!”

    “这么早?真不走运,是谁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