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伤的是阿森纳与英格兰的双料队长,托尼*亚当斯。◎  ?№№№?

    这位已经年满周岁的老将本赛季一直保持着极高的出勤率,相比于小他两岁的搭档马丁*基翁,大他一岁的主要轮换迪克逊来说,“队长”两个字意味着更大的责任。

    场内,场外,对手,队友,不断的是非,迅提高的比赛难度,都在加燃烧着他的职业生涯。

    即使他变得滴酒不沾,即使他仍然心有不甘,强横的自然规律依然呼啸而来,带走了所有幻想。

    该休息了

    坐在单架上的他,仿佛突然想通了一般,朝围过来的队友们挥了挥手,笑了。

    就像战场上的老兵一样,笑,代表着放下。

    “很严重吗,列?”

    马丁*基翁仍然有些回不过神来,追着担架跑了几步之后,得到了答案。

    “抽屉试验阳性,有可能是十字韧带撕裂。”

    即使一点也不懂医学,可身为职业运动员,少有不知道十字韧带伤意味着什么。

    需要手术

    膝关节手术往往意味着职业生涯的分水岭,对于岁的老将来说,已经不太可能恢复到原有水平了。

    “加油啊,队长!”

    马丁*基翁楞楞地站在原地,瞧着单架快出边线了,才吼出声来。

    沉闷的声音里有些让人伤感的味道,在二月初的寒风肆意凛冽。

    “你们也一样。”

    托尼*亚当斯转过头,回了一嗓子。

    绷紧的脸上看不出痛苦的痕迹,喊完之后他就转过头去,再也没有回头。

    哨声拉回了阿森纳球员们分散的注意力,不少人抬起头,看了眼高悬天上的比赛时间。

    仅仅过了9分45秒!

    强强对话球队的精神领袖这么早就因伤下场,带来的阴影笼罩了整座球场,于是重新开始的比赛在稍显沉默的氛围进行着。

    阿森纳队开场时不错的状态随着托尼*亚当斯因伤下场打了个折扣,球员们仿佛被浇了一瓢冷水在头上一般。虽然清醒,身体却不可避免地打了个寒战,变得迟钝起来。

    应对这种突事件的影响需要极为坚强的神经,这对于一直被人诟病于球风偏软的阿森纳队来说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还好。他们的对手也有些不在状态。

    此番客战卫冕冠军,切尔西并没有拿出上一回合的冲劲,原因既有战术方面的,也有背景气氛方面的。

    战术方面不用说,客场迎战强敌自然是防守反击。背景气氛看起来并不起眼,可带来的影响同样深远。

    上一回合是赛季初,那时的阿森纳携五连胜的势头而来,切尔西将士们不用动员都鼓足了干劲。这一场交手前两队虽然同样迫切需要分,但经历了漫长的冬季赛程后,老将为主打的他们不可避免地开始状态下滑。

    眼前这种英雄迟暮的场面与他们并无直接关系,不过身为老对手,他们难以避免地看到了自己的将来。

    其实严格说来,两支球队面临的问题都差不多,眼前这场比赛比的就是谁能咬牙坚持住。

    上半场两队在碌碌无为度过了45分钟。看台上的球迷们用稀稀拉拉的掌声送别两球队球队。

    阿森纳的更衣室里。

    “队长本赛季还能回来吗?”

    温格刚刚进来就听到了这样的问题,他于是轻轻摇了摇头,走近,拍了拍永贝里的肩膀,“还不清楚,做好最坏的打算吧。”

    瑞典人不久前刚刚从伤病恢复过来,此时仍然心有余悸。

    在他看来,可怕的并不是伤病本身,因为伤病带来的信心影响才是最致命的!

    所谓的,心理阴影。

    “好了。这种事情的确让人无奈,不过托尼很坚强,他会再次出现在球场上的。上半场比赛大家踢的都很努力,下半场比赛”

    温格显然也知道球员们的心理状态问题。不过知道归知道,除了一笔带过外他实在找不出任何积极因素来。

    法国人和他的同胞们不同,他很务实,从不对未知的明天心存幻想,因此眼前这种事情的负面影响很难在他心里长远停留。

    听起来有些无情,可身为军统率。沉溺于悲伤的代价会大的乎想象!

    温格深知这一点,于是整个场休息的十五分钟时间里,他没有给弟子们自由讨论的时间,最后几乎是用东拉西扯的方式度过了难熬的时光。

    球员们开始还有些不解,听着听着又直想笑,最终,所有人都瞧出端倪来了。

    那些真正的悲伤,是深埋在心底,不会轻易流露的。

    “觉得有点残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走在球员通道里的时候,永贝里仍然念念不忘于主教练的滑稽表演。

    “是啊,每个人都将老去,用这种方式告别球场让人遗憾。”

    尤墨的情绪也好不到哪儿去,原因到不是悲伤于眼前这件事。卐?卐?

    他想起了自己,岁时的自己,那个身体已经福,倒勾射门已经偏的离谱的自己。

    “唉,如果有从来一次的机会,那该有多好!”

    快出球员通道的时候,鲍尔德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所有人听了之后都只是摇头叹息,尤墨却楞住了。

    彻底楞住了。

    下半场比赛一开始仍然有些沉闷,两支球队继续在场纠缠不休,射门机会寥寥无几。

    直到十分钟之后,某个家伙算是彻底醒来了。

    其实严格说起来,尤墨才是球场上思考人生的极品种类,甚至有的时候明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毛病,依然要把自己泡进去沉浸一会才觉得心满意足。

    或许这么做有些任性,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心里装不下太多的情绪,没有个合适的出口,没有充足的时间来消化吸收。他的身体就会找不到感觉。勉强让自己不去想的话,心里反而会一直悬在半空不上不下,负面影响会更大。

    鲍尔德无意说出的那句话,可能每个人一生都会听到过很多次。可能自己都会说过很多次,但是说老实话,重来一次的人生,不需要经历痛苦折磨的一生,真的能收获圆满吗?

    想挣钱。容易!股票,地产,期货,大把的票子在向你招手。

    想泡妹子,简单!随便给她们哼几支来自未来的歌,就能让她们拥有满满的浪漫感觉。

    想时时装x,经常打脸,没问题!谁能有与先知抗衡的能力?

    可这一切都太简单,都太轻松,初始的新鲜感过去之后。拿什么来维持激*情?

    没有被现实碰的头破血流,怎么能在成功后激动的语无伦次?

    所谓的人生巅峰,如果没有足够多的意外与艰辛的话,含金量未免也太低了一些吧?

    思考了十分钟之后,尤墨得到了答案。

    如果没有足球,他现在多半成了国际播种机,每天在不同的女人怀醒来,思考自己活下去的意义。

    兴趣,难度,责任。这样东西一直伴随着他,让他没有丝毫懈怠。

    现在,是让自己碰的头破血流的时候了!

    比赛进行到6o分钟左右的时候,看台上的阿布与丹妮娅同时打起了哈欠。

    老实说。有点失望。

    他们并不是这两支球队的球迷,吸引他们来看比赛的,除了商业利益之外,两支球队的真材实料同样重要。

    结果比赛踢了足足一小时了,两队依然在场纠缠不休,个人表现也乏善可陈。o:o的比分更是让人看的碍眼无比。

    阿布甚至心都有些打退堂鼓了。

    不是说好了强强对话,伦敦德比大战的吗?

    怎么感觉像是两架老爷车在玩连连看!

    有这种感觉的并不止他们俩,周围的铁杆球迷同样觉得乏味,整座球场闹哄哄的到处都在打电话。

    “好吧,都不在状态,没什么好看的了,大概。”丹妮娅打了一个长哈欠之后,站起来扭腰。

    “是啊,像是两台编好程序的机器一样,重复的次数太多,看的人直打瞌睡。”阿布双手托腮,眼睑低垂。

    “我还以为托尼*亚当斯下场之后,切尔西会乘机大打出手呢,现在看来他们可能真的老了,面对这样的对手力不从心了。”丹妮娅自顾自地扭了一段,身体感觉顿时恢复,于是站直了开始下腰。

    时不时扫过来的摄像机顿时被吸引,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因此得饱眼福。

    事后据说某位解说当时激动的比进球时还夸张!

    “好吧,你出风头的能力远我想象,对了,o的比赛你看的比较多吧,不是老和我吹嘘创造力,才华,想象力吗?今天是怎么了?”阿布叹了口气。

    “我猜是那个家伙和他们队长感情很好吧,以前就听说过,他为了队友可以牺牲自己的表现。”

    丹妮娅也有些叹气,不过还好,女人看球的同时也看脸,比赛沉闷不要紧,有那么一张越看越顺眼的脸存在就行。

    只可惜看的见吃不着,充血再多也只能眼馋。

    “那是在凯泽斯劳滕时期吧,现在不一样了。”

    “是啊,一个是平民球队,氛围好的让人不敢相信。另一个是刚拿了双冠王的球队,更衣室里成天争来夺去,没个消停。”

    “豪门的更衣室嘛,利益牵扯重大,没有人能一直高枕无忧。”

    “哇噢,倒勾射门!”

    说话间两人的视线并未一直集在球场上,不过这一次阿森纳难得打出了漂亮配合,看台上的铁杆粉丝出的声音惊醒了他们。

    尤墨在右路大禁区角上接奥维马斯传,身体背对球门,左脚将球撩起,右脚来了一记势大力沉的倒勾射门!

    由于身后的家伙块头太大,他这次没有表演一字马式的倒勾射门,用的是比较传统的倒挂金钩。相比于其它人的作品,他的动作度更快更简洁,命率也高出许多。

    当然,倒钩这种东西始终不是常态射门,球是很难达到远射级别的,如果距离偏远且角度不够刁钻,射门的成功率并不高。

    皮球最终擦着边网出了底线。

    虽然与球门差距颇远,但这样的精彩镜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这座球场了,于是整座球场都热闹起来了。

    “看吧,明明可以交给队友继续配合的,他却用强的个人能力让切尔西门将出了一身冷汗!”

    丹妮娅顿时兴奋起来,如果不是在看台上的话,她真想也来个后空翻。

    “嗯,这样的想象力还不错。”阿布也看的眼前一亮,“他的队友们状态都不算好,继续交给他们配合不如自己来。”

    “是啊,一个个的射门偏的离谱,真不知道他们午吃没吃午饭!”丹妮娅轻哼一声,一脸不屑。

    “你们女人看球的时候好像都特别喜欢个人表演?”阿布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其实团队的配合同样很有观赏性,呃,不过”

    话没说完就被丹妮娅打断了。

    “哇噢,又来!”

    攻势渐起的阿森纳队开始力,这次是右路成功配合后永贝里给出了一脚大弧线传,尤墨最终奋力杀到左路球门近角,鱼跃冲顶差之毫厘。

    和优势足右脚一样,他的整个运动系统都有些偏右,力量,度,动作的感觉,都在右路时挥的威力颇大。

    这种状况目前还没有被这里的对手充分研究过,但他自己已经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继停球,护球之后,逆足问题即将纳入日程,成为下一阶段的突破目标!

    “对他来说,这种动作只算是热身,不过他的活动范围确实比之前大的多了。”阿布频频颌,笑容满面。

    “真奇怪,咱们不是来看切尔西比赛的吗,怎么会对他们的对手如此感兴趣呢?”丹妮娅眨眨眼睛,一脸无辜样。

    “其实也不是件坏事啊,对手表现的越好,越衬托出他们问题的巨大。”阿布笑着摇摇头,主动拉远了些距离。

    “干嘛,像看外星人一样看我?”丹妮娅撅嘴表示不屑,声音恨恨的。

    “‘外星人’?还真巧,1o天后阿森纳的欧冠对手就是外星人和他的舰队!”阿布笑着指了指不怀好意的摄像机镜头,声音里难掩兴奋。

    “哇噢,真让人期待!对了,罗纳尔多的虎牙好可爱!”丹妮娅双拳紧握,激动地在空挥舞着。

    阿森纳的场上球员们也仿佛听到了进攻的号角一般,开始用潮水般的攻势向分起冲击。

    切尔西连续换人之后正在勉力支撑,只是险象环生的门前已成焦土。

    “对的嘛,这才是我们想要的比赛!”

    “没有进球啊,难道就这么结束吗?”

    “还有足足二十分钟呢,说不定切尔西都有机会进球!”

    “呃好吧,你可一战封神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