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赛往往就是这样,双方实力差距不大的时候,迫切想杀死对方的往往会先露破绽出来。§§№卐

    当然,破绽这种东西球场上经常会出现,真正把握住需要充足的准备,足够的能力,再加上一些些运气。

    切尔西队为何不用上一回合的战术,真的是体力不支或者未战先怯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全场压迫式打法意味着不成功便成仁,现在的他们没有本钱采取这么冒险的方式。

    能为而不为意味着隐忍图谋,为的就是对手主动露出破绽的时候!

    阿森纳还是老问题。

    全队处于高位压迫时,两名卫缓慢的回追度,活动范围偏小的门将,以及两者之间形成的巨大空当,成了比赛的突破口。

    o:1的比分仿佛一场倾盆大雨一般,把整座球场给浇了个透心凉。

    阿森纳的球员们也有些怅然若失。

    虽说是复仇意味浓厚的德比大战,可两队踢的并不粗野,全场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攻势正盛的时候,遭遇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心理上的影响显然不小。

    难道比赛的结局在开场十分钟不到时,就已经被注定了?

    双杀?

    重新开始的比赛转眼又过去了五分钟,距离全场结束还有十分钟不到的时候,有个家伙耐不住寂寞了。

    “托尼是笑着离开的,别让他看完比赛之后郁闷的想哭!”

    一次角球防守,尤墨吼出的一嗓子让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笑着离开?

    时间不等人,切尔西主罚角球的家伙又磨蹭了两秒之后,皮球终于起飞。最终禁区里的混战两边都没能讨到便宜,角球变成了界外球。

    场上顿时又进入暂停时间。

    经验丰富的老将很少会在这种情况下犯错,即使全场响起的嘘声再响亮,他们依然不动声色。

    阿森纳的球员们看起来好像也不太着急了。

    “不可能吧,你说他是笑着离开的?”

    马丁*基翁先忍不住喊了一嗓子,随即有好几道目光落向了当事人。

    尤墨听到了问话。于是大步往前冲刺的身体刹住,转成小碎步后退。

    “是啊,每个人都一样,哭着来到这个世上。笑着离开。”

    听了这话,其它人被忽悠的一脸释然了,马丁*基翁却不信邪。?

    “还有圣伯莱德杯呢,队长难道不想高高举起它吗?”

    对付这种家伙尤墨就更有心得了。

    “当然想了,不过咱们这种表现让他想也白想!”

    对于这货来说。忽悠一帮缺心眼的老外简直易如反掌,最终效果也证明了他的大忽悠水平并未下降。

    比赛的最后十分钟内,阿森纳重新振作的攻势给了他持续挥的机会,不过仿佛忘带射门靴的家伙还是没能破门得分。

    第89分钟,前场定位球战术,博格坎普用一记高质量的传球找到了他。

    高高跃起,收腰甩头,“咣”的一声巨响后,横梁君将皮球拒之门外!

    还好,禁区外围游荡的法国人佩蒂特没有辱没身价。一记弧线极为刁钻的世界波扳平了比分!

    关系势同水火的两个家伙,即使合作完成了进球也没能改变些什么,不过还好,急于反的阿森纳球员们无心庆祝,迅开始的比赛避免了可能的尴尬。

    比分最终锁定为1:1,一个都能接受的结果。

    “挥这么出色都没能获得进球,这家伙的运气看来被透支了!”

    比赛已经结束,看台上的两人却没有从最后时刻的热烈气氛走出来,丹妮娅显得尤为不甘。

    “哈哈,足球比赛往往就是这样。不能破门得分的话,再好看的动作也只是徒留遗憾。”

    阿布想看到的东西最终没有缺席,此刻的他颇有打个电话给贝茨的冲动。

    切尔西有经验,有风格。有能与强队一战的实力,可单薄的阵容与不合理的年龄结构拖住了球队前进的步伐,已经出现帐面赤字的情况下,他这个金主无疑是雪送炭般的存在。

    俄罗斯人的收购意向转达完毕后,切尔西高层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给出明确标价。

    这种态度不外乎两种可能。

    卖与不卖尚在考虑。或者是待价而沽。

    他给出的价码相当有诚意。

    1亿两千万英磅!

    这个价码除了传统强买不下来之外,其它任何英球队的估值都在此之下。当然,买卖这种东西得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才公道,否则就会像阿森纳主席希尔伍德随口开出的1o亿英磅一样,纯粹是忽悠傻狍子呢。

    当然,说是随口开价,其实也不无就此吓跑俄罗斯人的意思。

    毕竟德比对手突然崛起可不是件小事,阿森纳正忙着筹钱盖球场

    ,这样一个过来捣乱的家伙自然是可着劲的吓唬。

    “我有点小看切尔西了,这支球队韧劲儿够足的。”

    丹妮娅瞧着对方若有所思的样子,也明白他在想什么了。

    与弗格森和尤墨打交道次数多了之后,她对于身旁这家伙充满了期待,希望能看到更精彩的全方位对抗。

    一个主教练,一个球员,一个老板,个男人的身份,背景,地位,完全不同,可在她心里却被划分到了一类人的范畴。

    “我现在有些明白了,老将有老将们的比赛方式,年轻人那种活力四射的踢法他们最多只能偶尔为之,眼前这种韧劲儿才是球队的风格所在。”阿布点点头,脸上笑容灿烂。

    风格这种东西好比脸面,是一支球队赖以生存的土壤。那种墙头草般的球队并不一定拿不了冠军,可要想建立王朝青史留名,风格上的坚持无疑是最重要的。

    “是啊,托尼*亚当斯受伤下场时的表情你看见没,我刚好从大屏幕上瞄了几眼。”

    “没太注意,说说看。”

    “一脸平静哎,看的我直想哭!”

    “是啊,蹦跳着上场。坐在单架上结束,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糟糕的了。”

    “你收购了切尔西可要善待那些老家伙们。”

    “放心吧。”

    平局双方都能接受,也都不太满意。

    切尔西不用多说,领先到接近9o分钟时把分变成了一分。任谁也高兴不起来。阿森纳开场就折了大将,主场面对复仇对象没能全取分自然遗憾无比。尤其是尤墨那次差之毫厘的射门,简直让第二天的伦敦媒体一片哀叹。

    他们的观点与丹妮娅差不多,都觉得那些射门既然完成的如此漂亮,没能进球始终是运气欠佳。

    不过尤墨自己却不这么看。

    身为顶级射手。在对方门将正常挥的情况下,射门完成的那一瞬间,有没有进球身体都会有讯号传出。

    这种本能属于门前嗅觉的一种,来源于平时大量的射门积累。同样,进球荒出现时,往往并不只是运气欠佳,更多的还是心态失衡导致细节上的忽略或者处理不够。

    对他来说,过于追求高难度射门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成为正经的体系前锋才是目前最紧要的任务。

    他已经在四支球队待过了,直到眼前这一支才是真正的技术流球队。算是给了他良好的成长土壤。

    第二天是周日,晚上点半,家客厅里。

    “卫报看来是铁了心的和你不对付了。”

    王丹把手报纸扔在一边,说完之后又觉得来气,于是抓起报纸揉巴揉巴扔进了垃圾桶里。

    尤墨本场比赛射门次数的确不少,足足六次射门几乎占了全队一半,虽说有次打在横梁上算是差之毫厘,但身为射手没有进球自然说不过去。

    尤其是他这种在体系内挥作用不大,擅长最后时刻抢镜的家伙,更是依赖数据带来的存在感。

    由于之前《卫报》解析过尤墨不拿Vp不离开阿森纳的深层含义。此时算是找准了证据,整篇评论看起来洋洋洒洒,听起来言之凿凿。

    “那是曼联的御用媒体啊,老大。”尤墨瞧着有些不忍。索性扭头看电视。

    “真是奇葩,伦敦的地盘上有个亲曼彻斯特的媒体!”王丹撇了撇嘴,目光也转向电视屏幕,“曼联队的比赛你不是不看吗?”

    “快要踢欧冠了,看看他们的状态如何。”尤墨随口回了一句。

    “呀,踢完下一轮联赛。你们也要面对国际米兰了!”王丹有些大惊小怪。

    其实对她来说,任何一支欧洲豪门俱乐部都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即将来临的对手如果有世界足球先生的话,她心的小火苗自然蹭蹭蹭的往上蹿。

    代表足球领域的最高个人荣誉,自家这位何时能据为已有?

    “是啊,我们现在的状况只是一般般,希望他们加点劲,别拖英的后腿。”

    尤墨头也不抬地回答完毕,顿时激起了王大记者的强烈不满。

    “搞错没有,自己不努力让别人加把劲!”

    “没有搞错,阿森纳的后防线不足以在世界顶级赛场上立足,目前状况下只能打到哪儿算哪儿。”

    “呀,你不会觉得曼联队比阿森纳队更有竞争力吧?”

    说完,王丹斜了他一眼,心腹诽无数。

    俱乐部再不堪,薪水也是准时放的,这种黑自家夸别人的家伙,好意思拿28ooo英磅的周薪吗?

    “阿森纳的状态出的太早,现在是强弩之末了,曼联队开始时跌跌撞撞,现在正是兵强马壮的时候。”

    “嗯,这么一说听起来还有几分道理,对了,你们队长的伤势如何?”

    “估计要手术,本赛季看来是报销了。”

    “卫没有替补了吧,温格该头痛了。”

    “更衣室也没了老大,这才让他头痛。”

    “是啊,队长一旦倒下,整支球队都要缺了几分硬气。”

    “没办法,岁了,温格该考虑接班人了。”

    “哈哈,你想不想?”

    问题一出口,原本在房间里坐月子的江晓兰都沉不住气,探了个脑袋出来。

    准妈妈现在已经转正,有了自己心爱的宝贝儿,不过那个家伙在她心目的位置依然不会有变化。

    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有变化了,她想。

    “队长意味着一言九鼎,我这样的家伙合适吗?合适吗?合适吗?”尤墨自家人知自家事,声音里都不带犹豫的。

    “是哦,你糊弄人的功夫堪称一绝,无法想象你当队长之后,球队的风气会变得多么让人头痛!”王丹当年没少被这家伙调*戏,此时想来既甜蜜又心酸。

    他大爷的,21岁的时候居然被一个1岁的家伙耍的团团转,说出去丢人不?

    更丢人的是,最后居然倒追起人家来!

    “可是,墨墨你为什么不能和他们实话实说呢?”江晓兰还是没忍住。

    “我来回答好了。”王丹果断跳出来抢戏,不过正专心看比赛的家伙乐得如此。

    “从某些角度来看,职业球员就是一帮疯子。面对疯子的时候,能把所有的情况都如实告知吗?”

    “奇怪,我怎么觉得他们挺正常?还有墨墨为什么不疯?”

    “不疯魔,不成活,你以为那些家伙一天跑个一万米都不累只是为了钱?你男人是疯子的异类,嗯,看起来疯,心里透亮!”

    面对这样的评价,尤墨都觉得坦然接受有些不好意思了,于是出声打断两人的谈话。

    “丹姐说对了一半。球员这个职业有些时候就像演员一样,要入戏才能达到非人类的高度。一支球队的更衣室里需要有个能煽动大家的人存在,不然的话面对困难局面只能硬挺。”

    “是啊,演说家们可能说的内容并不假,但情绪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以假乱真的东西存在,真正细究起来就没意思了。”王丹叹了口气,手指电视屏幕,“看吧,曼联队就是因为这个老头儿的存在,才从游球队一跃而成顶级球队的。这其当然也包括了许多激励他人的方法,只是旁人无法得知罢了”

    “哎呀,脚风不错嘛,开场8分钟就领先了?”

    尤墨的啧啧声打断了王丹的长篇大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电视里的弗格森快步走到场边,双拳紧握,笑容满面。

    “没什么特别的呀,就是个挺普通的老头儿嘛!”江晓兰仔细看了一会,疑惑加重了。

    “是啊,看起来挺普通的一个老头儿。”尤墨笑了,“不过有一双能洞察人心的眼睛,一对雷厉风行的手,还有一颗年轻的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