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队的比赛并未按照写好的剧本来进行。

    争冠对手再次丢分,球队主场完美开局,人员齐整士气高涨,一切都看似在往利好方向展的时候,现实出来捣乱了。

    曼联队一直领先到了8分钟,西汉姆联队在挣扎给了他们致命一击。

    兰帕德!

    这位近来表现抢眼的英格兰人在关键时刻祭出了杀招。

    带球至大禁区外五米远处,用强壮的身体倚住对手,拔脚怒射!

    皮球的度,角度,弧线都无可挑剔,更为可贵的是整个射门是在干扰下完成的。与大卫*希曼年龄相仿的丹麦童话创造者,彼得*舒梅切尔,纵然身高臂长反应快,也没能阻止皮球轰然入网。

    同样的剧情,不同的版本,依然不变的分优势,让人只能感慨世事无常。

    卢伟本场比赛没有出场,丢球之后弗格森才把他换上搏命,结果神奇的红魔时间这次没能显灵,1:1的比分保持到了完场。

    他和尤墨一样,都处在瓶颈期蓄力阶段,单纯倚仗个人突破并不足以完全改变比赛走向。

    弗格森也看出点苗头了,于是主动降低了他的出场时间,谨防受伤。

    从不适应到爆,再到重新回归替补席,这样的过程自然难让媒体满意,最近几场连续的不佳表现更是引了“水货”之类的讨论。

    至于这一场就更不用说了,兰帕德才是当之无愧的主角,目前入选明年欧洲杯英格兰队的呼声极高。有这样的家伙做对比,卢伟那单薄的身体与对抗能力成了明显的软肋,甚至直接被人怀疑为是否适合在英展。

    毕竟他这种类型的家伙更适合在西甲意甲展,即使有德甲的两年历练,赛程密度与判罚尺度也不能比。

    兰帕德,杰拉德,这两名冉冉升起的英格兰全能场成了本赛季的最大看点。贝克汉姆,斯科尔斯。吉格斯,基恩,他的这些队友挥同样出色。在这些人的衬托下,他那时灵时不灵的挥让很多人失去了耐心。

    在外界看来。弗格森也是其一员。

    “与对手相比,曼联队缺少一个兰帕德式的全能场。当初做出决定,选择e而不是巴拉克的红魔主教练,是否会后悔莫及呢?”

    这样的疑问媒体敢问,球员们最多只能存在心里。私下谈起都得注意对象与场合。以免招致飞来横祸。

    弗格森治下的曼联队,更衣室传统即是如此,像阿森纳队更衣室里生的那些事儿如果被老头儿知道了,手段会严厉的多。

    晚上九点过,曼彻斯特市心一座商业住宅楼内。

    郑睫瞧着电梯的数字逐渐变化,心情也一点一点地按捺不住。?

    她这趟澳大利亚之行收获颇丰,澳网四强的战绩刷新了国内网坛的历史高度。只是由于同样的原因,她和卢伟都完全游离在国内主流媒体视线之外,才没有在国内掀起足够大的关注来。

    不过还好,那些并不是她现在想要的东西。

    “嘿嘿嘿。干嘛抱着我不放?”

    小别最是胜新婚,饶是卢伟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也受不了从天而降的惊喜出现在自己怀。两人亲热了好一会儿仍然不肯放开彼此,索性抱住了在沙上继续缠*绵。

    “果然晒黑了不少,我怕手一松开就认不出来咱家傻妞了。”

    “去你的,李娟又不在,谁是傻妞!”

    “听说你在赛后接受采访时,一口流利的英惊了国内记者一跳?”

    听了这话,郑睫顿时得意洋洋,“是他们太低级好不好。报道网球这种新兴运动只顾着国内的一亩分地,压根让人感受不到乐趣!”

    虽然有点夸张,不过国内情况大抵如此。

    在目前的国人看来,运动员那是个为国争光的职业。至于名利这些都是次要的东西,有的话自然更好,没有反而更能凸显人格魅力。有这种心态做支撑,体育报道也多以从小励志为开头,国家荣誉为动力,振兴项目为已任。一心为了事业抛家离子舍弃健康

    至于运动本身的乐趣往往被丢在一边,反而刻意强调枯燥无味来展示个人的精神属性。名与利就更不用说了,仿佛劳动所得并不光荣一般,不把奖金捐献出一部分来简直不符合民族英雄的形象!

    有这种认知做前提,国内的人口基数再大,也敌不过漫长的成长道路上让人不忍直视的成材率。

    竞技体育的残酷性注定了绝大部分人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足够的兴趣支撑,没有足够的名利吸引,极少有人能在默默无闻坚持下去。

    如此一来,举国体制的培养方式就成了主流,想凭借个人渠道拓展运动生涯几乎是天方夜谭。

    “陈玉雯给你打电话了吗?”

    “打了,不咸不淡地问了几句。还好,没有提还回不回去这种问题。”

    “你看来还挺介意的?”

    听了这话,郑睫那不老实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撇撇嘴道:“我这人不记仇,但也不傻。他们当初是怎么给我洗脑的,现在想想都觉得来气!”

    “洗脑也是迫于压力,只要觉得对方人还不错,观念上的差距就别带到印象了。”

    “知道啦,不说这些了。№    我现在是春风得意,说说你吧,最近好像被人贬的厉害?”

    “是啊,不过和老牛相比,我觉得大树底下好乘凉这句话真有些道理。”

    这话让郑睫顿时一脸嫌弃,水蛇样的身体停止蠕动,拳头握起,捶落在对方胸口上,“有点出息么你,弗格森对你那是别有目的的,照我说当时要不是怕你也去了阿森纳,他才不会选择你而不是巴拉克!”

    卢伟笑而不答,两只手只顾忙活自己的。

    女大确实十八变,这种话搁以前可听不到。

    所谓的夫妻相。往往是性格的互补完成之后,思维方式上有所转变带来的气质变化。

    当然,心智上的不对等也可能让这种气质变化具有某种目的性。

    “唔,算了。看在给你高薪的份上饶过他好了。说说看,你和那个家伙怎么打算的,带出那些小兄弟们再回国家队?”郑睫哼哼着开始除去两人身上束缚,动作之麻利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

    身为运动员,她可比王丹江晓兰之流胆子大的多。这种事情上采取主动纯粹是小事一桩,更大胆的尝试都有过。

    当然,与腐国人民的大胆作风还是不能比。

    “带出来他们?你把欧洲联赛想的太简单了些。”卢伟坦然接受服务,一副今生无憾的样子。

    不过听了这话,郑睫的动作顿时缓慢下来。

    人生的某个阶段,朋友带来的回忆往往会比较深刻。在她的心目,善良单纯的张笑瑞,楞头楞脑的李京羽,朴实憨厚的李贴,都存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偶尔想起的时候,会觉得心挺不是滋味的。

    家人,爱人,朋友,那时的世界虽然简单,物质虽然贫乏,可现在想想真是完美的让人无法直视。

    或许留恋的并不是时光,而是那时的自己。

    “不是吧,你们刚来德国时很快就适应了呀,第二年踢德甲也毫无压力的样子。”

    说完又叹了口气之后。郑睫继续忙活。

    很快响起的甜腻声音让这个冬日夜晚变得旖旎,卢伟想了想,只是点点头应了一声,没有说出下面这句话。

    郑睫突然提起国家队这件事自然是有原因的。

    今年是女足世界杯年。全国上下对于这支夺冠呼声蛮高的球队寄予了巨大期望,相比于男足那些狗屁倒灶的恶心事儿,女足圈里风气要正的多。当然,实力上也确实让人有盼头,这一点才是吸引关注的最大原因。

    她从小就在运动场上摸爬滚打,对那些与自己境遇差不多的女足姑娘们颇有认同感。后来认识了李娟之后,很快就建立起不错的印象来。

    这趟澳大利亚之行算是载誉归来,她即使无心炫耀,也挡不住自家爹娘的盛情之请,结果回去待了两天之后,出门逛街的时候遇见李娟了。

    傻姑娘所在的国家队暂时解散,回归各自母队参加联赛,这一晃半年多不见,两人都觉得对方亲热异常。

    要聊的东西实在太多,一下午时间压根不够,最终两人干脆组了个局,各自拉上亲友团,热闹了一个晚上。

    两人都算是事业小有成就,不过走过的路差别很大,这种情况下她们自然感兴趣于对方的世界。

    郑睫的心思就从这一晚上开始生根芽了。

    事实上李娟能有这么个让人羡慕的环境,尤墨为她苦心经营的成分居多,不过身为局外人,郑睫才不会觉得那个无忧无虑的大脑袋家伙会操心这些事情。

    第二天,伦敦。

    孙寄海与范智毅两人已经办完了所有手续,下一轮联赛就有可能出现在英赛场上了,两人这次反客为主,力邀两家人前来一聚。

    尤墨家还有坐月子的家伙在,自然不能携全家老少一起前来,最终想象的大局没组成,六个年轻人坐在一张大圆桌前聊开了。

    心事已然放下,两位临时主人自然本色演出,最终喝高了的郑睫是被卢伟背回去的。

    由于时已深夜,再回曼彻斯特已经不现实,两人于是被安排在了尤墨家。

    王丹喝的也不少,虽然是自己摇摇晃晃回房间的,可实在没了抓紧时间采访一下网球名人的可能,反倒是一贯酒品良好的两个家伙因为早有心理准备而躲过一劫。

    “郑睫居然问我什么时候回国家队,看来是被你家傻姑娘给忽悠了。”

    卢伟醉眼朦胧地躺在不属于自己的床上,身边睡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声音却依然稀松平常。

    “她?忽悠你家小姑娘?”尤墨摇了摇大脑袋,一脸不信。

    这货现在皮厚心黑,酒场上说不喝就不喝,谁劝都不好使。结果这一晚上数他说的最多,喝的最少。

    其实也是环境所迫。

    他现在已经不是老哥一个,昔日的兄弟也逐渐聚拢过来,每次见面都不醉不归的话,温格估计要哭死在海布里公寓了。

    “你还别不信,女大十八变,这一晃又半年没见了吧,说说看,有何打算。”

    卢伟看似随意地说完,气氛却突然沉默下来。

    两人之间的了解是骨子里的,有时候压根不用看,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应该是十一月份吧,不知到时候有没有假期。”尤墨没有被人看破心事后的遮遮掩掩的想法,大实话说的毫无心理压力。

    他很清楚,因为他的存在,李娟很有可能打完这一届就要提前终止自己的职业生涯了,因此十一月份在美国举行的女足世界杯变得至关重要起来。

    “有没有不重要,到时候怎么收场怕是要费一番周折。”卢伟同样没有保留,一语直指真相。

    李娟可是体制内的好苗子,无论这届世界杯踢的如何,年仅2岁就退役也实在说不过去。

    更何况还是给人当小老婆去了。

    除此之外,一直瞒着她父母的事情到时候也要真相大白,结局如何实在让人难以猜测。

    “好吧,你成功打击到我了,睡觉!”尤墨想了想,决定晚上睡觉的时候抢他被子,蹬他下床,呼噜声吵死他。

    “照我说也不用全程陪同,淘汰赛开始你再去也不迟,满打满算也就场球,十天的功夫。”卢伟心知肚明对方想干嘛,于是赶紧出声往回捞自己。

    他其实真不是有意打击这家伙,只是有些事情再难办也得面对,拖久了就懒成癌了。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到时候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就赶在决赛前跑一趟。”

    “马园安你混的挺熟,李娟退役的事情找他想想办法,别落把柄在扬一民或者张建强手里。”

    “他又不是领导,有个蛋的话语权!”

    “真要拿了冠军,那就是红人一个,到时候形势比人强”

    没说完就被尤墨打断了,“那人情可就欠大了!”

    “有什么关系,真要因为你去了之后顺利拿下冠军,该他欠你人情才对!”

    “好吧,我竟无言以对。”

    “她家人那一块,单纯用钱未免太没诚意了,想办法制造点机会。”

    “我擅长把握机会,制造机会这种事情要不你来?”

    “好吧,看在她忽悠我家郑睫的份上,老夫尽力而为。”

    “网球这种运动想要扩大影响力,单纯靠个人刷存在感未免太单薄了一些。可以让她和网球主管心谈谈,双方建立盟友关系,相互得利,岂不比现在你不鸟我,我不睬你来的更有前途?”

    “一入体制深似海,怕是没那么容易谈拢。”

    “你家小姑娘也大了,放放手未尝不是好事。”

    “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